腐文屋

第120章 戴同和的一品茶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开始跟踪吴清香,看到她进了华庭小区,我找到了她在哪栋楼,找到了她在哪个单元,也找到了她是哪一户。
    我看到了那个男人,比她大七八岁,胳膊上有纹身,开着一辆悍马,我猜测这人一定是南部山区的煤老板,只有他们才喜欢开这种张扬的车。
    我开始计划如何才能杀了这对狗男女。我偷偷配了吴清香的钥匙,我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去那栋房子里看过,房子装修的非常豪华,各种高档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比我那个破破烂烂的家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我摸清了他们去华庭小区的时间,计划等他们进去后,用钥匙悄悄打开门,把这对狗男女砍死在床上。
    如果我不是因为喝多了酒,如果我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如果我的胆子再大一点,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十次啦。
    10号那天我又失败了。那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杀死那对狗男女,我喝了很多的酒壮胆。看到那个男的上楼以后,我站起来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正常的走路,浑身没有力气。这个时候我只能晃晃悠悠的出了小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睡了一觉。
    我知道自己不是个男人,我没有勇气去杀他们。如果丁鹏不被人杀死,这样的事情也许还要再重复许多遍。
    听完杨辉的交代,苏正阳又问到:
    “你以前知道那个男的叫丁鹏吗?”
    “不知道。”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名字的?”
    “发现丁鹏的尸体以后,市里就已经传遍了。我看吴清香这几天的神态也不太对劲,连接几天都没去做家教,我去华庭小区看过,那辆车一连几天都原地停着。后来我就问吴清香,被杀的那个丁鹏是不是你相好的。她哇哇的大哭起来,我这才确认已经有人替我报仇啦。”
    “你那天带着什么凶器去的华庭小区?”
    “菜刀,我们家的那把,我把他放在双肩包里背着。”
    “10号那天你什么时间离开的华庭小区?”
    “丁鹏上去没多久我就走了,具体时间不知道。”
    “你走的时候,在单元门口看到其他车辆了吗?”
    “没有,只有那一辆悍马。”
    “你注意到单元门口有其他人吗?”
    “不记得了,我当时喝的有点多了。”
    结束了对杨辉的审讯以后,警方认为杨辉作案的可能性不大,虽然他有预谋杀人的计划,但更多的也只是停留在计划阶段,所以将其批评教育一番后,决定先将其释放,等后续结案时再确定是否对其进行起诉。
    老张庄是一个较大的村子,村里的经济情况也要好一些,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从村子的中间穿过,路的两边有几家零星的小卖部,卖一些日常用品和食品。
    关杰在一家小卖部里买了一盒烟,打听沈玲家的情况。
    “老板,你们村的沈玲家住哪里?”
    “我们村好像没有姓沈的人家吧。”
    “沈玲是女的,他丈夫瘫痪在床不能动。”
    “哦,你说的是张亮家吧,对,张亮家的媳妇是叫什么玲。”
    “去他们家怎么走?”
    “从这里往前,第二条胡同往北,走到底东面那一家就是。”
    沈玲家的院门没有关,关杰敲了几下没人应声,就和顾岩走到了院子里面。老式的三间正房加一间厨房的布局,院子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不像是一个男人瘫痪在床的家庭。
    屋门大敞着,关杰伸头看了看,东屋的床上似乎有人躺着,于是他大声的问:
    “有人吗?”
    “谁呀?”东屋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关杰和顾岩走到东屋里,屋里的气味虽然有一些难闻,但还是可以接受,看来沈玲对张亮的照顾还算是上心。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双眼凹陷,他斜靠在床头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关杰。
    “你是张亮吗?”
    “是。”张亮的嘴唇没有动,只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声音。
    “沈玲是你老婆吗?”
    “是。”
    “你认识刘桥吗?”
    男人的眼珠动了动,嘴唇动了一下说:
    “认识。”
    “他最近来过吗?”
    “嗯。”
    “什么时间来的?”
    “4天没来了。”男人的眼珠转了几转说。
    “今天是14号,他来的那天是几号?”
    男人伸出手指数了数说:
    “10号一大早来的,天还没亮。”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天亮的时候。”
    “他来做什么?”
    “做那事呗。”男人说话的时候望向自己一动不能动的身体。
    “沈玲去哪里了?”
    “上班去了。”
    “他在哪儿上班?”
    “任家煤矿。”
    关杰本来还想问问他是如何受伤的,在哪个矿受伤的,如何赔偿的,可后来还是放弃了,他明白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尽快侦破刘鹏抛尸案。这些事迟早会清算的,他想。
    任家煤矿是中江最大的私营煤矿,年开采量达到一百万吨。任家煤矿表面上是一家集体所有制的村办企业,但实际上煤矿被其老板白建义一人把持,完全就是就是它的个人企业。白建义每年拿出一部分钱为村里分红修路搞福利,村里的劳动力也都在矿上工作,老百姓也都得到一些实惠,总的来说任家煤矿在当地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任家煤矿不像大鹏那样的小矿一样办公场所和货场在一起,他们有单独的办公场所,而且办公楼也盖的相当气派。一栋五层的装修考究的办公楼顶部,竖立着任家煤矿四个鲜红的大字。
    任家煤矿的门卫见到穿着警服的关杰他们,并未做太多的阻拦,只是问清了来由,并且告诉他们应该去办公楼的一楼找人事科。经过一番波折,人事科的一位职员带着关杰在任家煤矿开采区的职工食堂里找到了沈玲。
    沈玲是个颇为开朗的女子,面对两位警察的提问,她对答如流,丝毫没有隐瞒自己与刘桥的关系。
    “你知道刘桥目前在哪里吗?”
    “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去找我。”
    “他最近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吗?”
    “有啊,10号那天他一大早去找我就很反常的。平时他都是下了班晚上去,从来没有早晨去过。”
    “那天他给你说了什么吗?”
    “我问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来了,他说他要去做一件事,做成了也许以后就不用下矿了。”
    “哦,他具体说是什么事了吗?”
    “没有,做完事他塞给我一些钱,然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你平时怎么联系他?”
    “我联系不上他,只能是他去家里找我。”
    “他平时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说起过丁鹏的事吗?”
    “说过,他恨死丁鹏了,他说有机会一定杀了这个狗日的。我劝他想开些,别去干傻事。”
    “他恨丁鹏是因为扣他的钱和开除你这两件事吗?”
    “对,还有其他一些矿上的事,刘桥这人就是看不惯别人欺负人。”
    关杰给沈玲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叮嘱她如果刘桥再去找她的话,一定要及时通知关杰。
    一品茶室是一栋两层的建筑,一楼进门的地方是茶叶销售处,干净的玻璃柜台以及货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菜叶,龙井、毛峰、大红袍、铁观音等等应有尽有。
    从门口往里走是一间不大的品茶室,室内摆放着几张八仙桌和太师椅,供那些只喝茶聊天不打牌的人落座。
    从品茶室再往里走是娱乐室,娱乐室里摆了十几张麻将桌,墙上贴着健康娱乐、禁止赌博等宣传画。每一张麻将桌上都坐满了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来这里打牌的,喝茶聊天倒是其次。在这里打牌的人其实没有不玩钱的,不过因为数额较小,警察对这些人并不干涉。
    一品茶室二楼的楼梯口贴着vip包间的牌子,一道不透明的、需要刷卡才能进入的门将二楼的景象挡得严严实实。那扇门的位置就在品茶室里。
    陆英卫与何晓惠的到来让一品茶室的人异常兴奋。他们几个人围在他俩的身边不停的说着说那,将他们让到品茶室中间的正坐上坐下,并奉上了店里最好的龙井茶。
    一品茶室的老板慌慌张张的从那扇vip门后面出来,点头哈腰的侍候在何晓惠他们左右。这位老板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个子高高的,体型偏瘦,长长的头发披在肩头,如果不是他那突出的喉头及穿着打扮,很容易被人误以为是一位女人。
    “你就是一品茶室的老板?”陆英卫问。
    “对,是我,在下戴同和。”一品茶室的老板笑眯眯的回答。
    “哦,你就是戴同和?”
    “对,就是在下。”
    “方美华你认识吗?”
    “认识,认识,她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10号那天下午方美华来打牌了吗?”
    戴同和歪着头想了想,又伸出手指头数了数,然后对陆英卫说:
    “10号那天下午方太太确实在我们这里打牌。”
    “她是几点离开的?”
    “大约5点左右吧,她一般都是这个时候离开。”
    “和方美华一起打牌又一同离开的几位今天在吗?”
    “哎呀,不好意思,她们今天没来。”
    “你有她们的联系方式吗?”
    “有有有,我马上叫服务员写给您们。”
    “10号那天下午你在哪里?”
    “我都在这里呀,一直到晚上十点关门,我一直都在店里。”戴同和笑眯眯的回答着警察的问题,眼睛却不时的瞟向那扇挂着vip牌子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