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五十一章佳人乘龙去,仙姿满心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升不好盯着,视线再次往上,正对上一双如水清澈的眸子。
    说实话,他刚刚心绪萌动,更有些遐想。
    但与这双明眸相对,他那些小心思瞬间烟消云散。
    因为他看见这清澈明眸深处流淌着凛冽剑气,看似古井无波,背后却含蕴着令人胆寒的力量。
    赵升立即站起身来,举手至额,躬身深深一揖,十分感激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晚辈赵升,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赵升其实是有些唐突了,不过对面之人并不在意,淡然应道:“紫阳越清寒。”
    赵升寻遍记忆,也没发现紫阳宗金丹真人里有越清寒的名字。
    紫阳宗什么时候多了一位金丹女修?
    将这名字在心中念了两遍,赵升正想着后面该如何说话。
    女修却先一步问道:“外面的药田是你开辟的?”
    赵升闻言一怔,转念一想,心里顿时暗道不好。
    他赶忙抬起头来,但因居高临下,他突然看到了越清寒白皙脖颈和勾人锁骨,玉色的肌肤透过轻薄的细纱,映出眩目的光。
    真是令人着迷啊!
    但赵升马上移开视线,不敢唐突佳人。
    不得不说,前后几世为人,赵升也从没有见过像越清寒这般超凡脱俗的美人。
    说她美貌无双倒也算不上,但女修的气质却是他三生仅见,犹如谪落凡尘的仙子。
    赵升强行掐灭念头,恭敬的点头道:“越真人,那块药田确实是晚辈开辟的。”
    越清寒听后,直接说道:“很好,那颗碧血宝树,我要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果然是这样。”赵升心想。
    可没等他回应,便觉得身体一轻,随即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裹挟而来。
    眼前景物瞬间变得模糊,还有轻微晕眩。
    等到赵升双脚重新站定,却发现他已经到了药田边上。
    他刚回过神来,但看清眼前景物后,顿时吓了他一跳。
    只见原本的坡地赫然崩塌了大半,完好无损的只剩下药田以及靠近山壁一小块地方。
    除此之外,赵升还看见那条高阶云蛟奄奄一息的浮在悬崖外的云雾里,身体上遍布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里有凛冽剑意迸射,阻碍着云蛟的自愈。
    但这头云蛟却不敢逃走,因为此时它脖颈上套上一枚溅射着耀眼雷光的锁龙环。
    很明显,它被越清寒收服了。
    赵升仅瞧了一眼,便不敢再多看,他很怕这头云蛟迁怒到自己身上。
    他的小身板,可万万承受不起云蛟的怒火。
    赵升扭过头去,却又被美景所吸引。
    在他眼前,越清寒裙带飘飘,云雾缭绕,背对无尽雾海,遍体彩晕、肌肤生光,恍若天人。
    这一瞬,赵升忽然生出一种明悟,自己怕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眼前这一幕。
    他垂下眼皮,掩饰住内心悸动,转而道:“真人,若是喜欢,尽管拿去。区区外物,哪及得上救命大恩。”
    这时,越清寒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笑意,但转瞬间恢复清冷之色。
    她摇了摇头,云髻上斜插的玉珠也在晃动:“我向来不欠人因果。”
    越清寒是心剑流剑修,其心境已达剑心通明之境。
    上古曾有高僧留下四句箴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这道箴言虽不对口,但也道出了些许真意。
    对心剑流的剑修而言,因果便是“尘埃”。
    只有剑不染尘,方能斩断万古。
    斩因果斩俗缘!
    这六个字用在越清寒等心剑流剑修身上,却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赵升当然不知道越清寒的心性,他以为对方只是谦逊之词。
    但在看到越清寒那双澄净明眸后,赵升沉默了。
    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
    再次抬起头来,他仍然摇了摇头,十分诚恳的说道:“我这人很贪心。想要的东西太多了,但一时又不知道真正想要什么。真人若不喜欠人因果,那就随便赏下几样宝物。只要真人觉得两不相欠便好。”
    越清寒听完,明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她神情微动,第一次正视眼前之人,道:“你很坦诚!这种心性非常适合当一名剑修,以后不若转修剑道。”
    呃,
    赵升听完,愣住了。
    “这是想收他为徒的意思吗?”
    但在看清对方神情后,赵升立刻掐灭了这个念头。
    很明显,这位金丹剑修并无收徒之意。
    仅仅是她心性如剑,通明澄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已。
    想了想,赵升摇头道:“晚辈也喜剑,但没打算做一名剑修。”
    “可惜了!”
    越清寒说完,解下裙边玉剑挂坠,交到赵升手里,同时说道:“我身上没有适合的宝物。这枚玉剑算是一件信物。你以后想到真正要什么了,便可拿着它到紫阳宗寻我。”
    赵升接过玉剑,躬身拜谢道:“多谢真人赐下信物。晚辈记下了。”
    越清寒很快将碧血宝树连土带树一块挖走。
    做完这些,她轻声说:“你的这片灵地很罕见,小心不要暴露出去。
    另外,这天柱山已成是非之地。很快就有更多各派金丹赶来这里。说不得还要乱上一阵。你且跟我出去吧。”
    赵升闻言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真人好意,晚辈心领了。但晚辈尚有未尽事宜,并不打算现在出去。”
    寒潮一来,天柱难登。
    若是现在出去了,最少也要半年才能重新进山。
    而且在进来时也许不会像这次这样顺利。
    赵升不想多冒生命之险,就赌天柱山广袤无垠,没人能发现这里。
    他赌赢的机会很大,因为坡地真的极其隐蔽,否则不会几百年都没人找到这里。
    “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吧。”
    越清寒说完,准备离开。
    不过临去前,她忽然抛出一物,同时说道:“既然你也喜剑,以后不妨多揣摩揣摩此物。”
    赵升接过飞来的物件,看清是一枚明珠。明珠内部有一道持剑人影闪现,表面透出丝丝剑意精神。
    在赵升观察玉珠的时候,越清寒飘然飞至云蛟头颅,玉手按住龙角。
    嗷!
    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巨吼,云蛟身下陡然生出大片云雾。
    云雾升腾而起,蛟龙与女修袅袅升至高空,
    倏忽一闪,便消失于无边雾海里。
    “这才是真正的修仙者!”
    赵升深切觉得,只有像越清寒这样御剑乘龙、飘然如仙的人物,才是他应该追求的目标。
    像是魏无我,陈子川之流,不过是蝇营狗苟之徒,平白污了修仙者的名头!
    却不知何世,才能到这般境界。
    赵升仰天长吁,不禁感叹飞升之路艰难漫长
    沉默半晌,他忽地长叹一声,叹声未绝,又是哈哈大笑。
    笑声里,那位执剑降龙,超凡脱俗的女修,转化为一道飞升路上的信标,留待他去越过。
    只是不知到那时,佳人可在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