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离夏和公公(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13691058106字数:4590**********************************************第一版主  唯一网址:**********************************************第三十一章魏喜默不作声的抱住俏佳人。

    走向了儿子的卧室,望着娇羞无限的儿媳妇,他简直就是心花怒放,那得到默认的事情。

    让他四肢百骸。

    舒畅无比,没有理会儿媳妇的话,直到温柔的把她放到床间,这才回身走到客厅里,把小孙子的婴儿车推了进来。

    然后。

    魏喜也爬到了大床上。

    来到儿媳妇身旁。

    在公爹炽热的目光注视之下,离夏坐起身来。

    含羞带怯的亲自给公爹把衣服脱了下来,她自己也是毫无掩饰的褪去了所有的衣衫,第一次,二人毫无遮掩的把光溜溜的身体暴露在对方的面前,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之下,儿媳妇那优美醉人的胴体,在夜晚里是那样的美妙。

    任由公爹赤裸裸的眼神在观望,侧卧床间,,同时,也把离夏的欲火勾的越来越旺。

    他仰面躺在大床上。

    闭起眼睛。

    呼吸有些急促。

    默默的等待着公公的临幸。

    魏喜迅速的趴伏在儿媳妇柔软的身上……看到儿媳妇娇美的模样,魏喜笑呵呵的说道。

    「好闺女,爸爸今天要要正式的临幸你了。

    自从我来到你的家中。

    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以前那些调侃。

    那些玩笑。

    从爸爸吃你的奶。

    揉摸你的乳房。

    到你帮爸爸洗澡。

    抚摸爸爸的阳具。

    帮爸爸打飞机。

    甚至昨天发生了性关系。

    那都是在无意中发生的。

    只能算是我们之间的亲情。

    嬉闹。

    调情。

    可是。

    现在我们这样子。

    你这样顺从的躺着。

    知道爸爸要做什么。

    也知道我们的身份。

    你一点也没有抗拒。

    爸爸呢。

    当然更知道我们之间是什么身份。

    爸爸还是想要你。

    要你的身体。

    更要你的心。

    如果你不反对。

    从现在起。

    我们就真正的通奸乱伦了。

    你要是后悔。

    现在还来得及。

    怎么样。

    爸知道你会很害羞。

    爸也不让你回答。

    咱们来个摇头不算点头算好了。

    你要是同意就点点头。

    否则就摇摇头。

    爸爸就下来。

    离夏听了公公的一番话。

    羞得满脸通红。

    浑身颤抖。

    双手捂住了邻脸颊。

    过了好一会。

    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马上就把自己的脑袋钻到了公公的怀里。

    得到了儿媳妇的表态。

    魏喜知道了儿媳妇不仅仅是身体上顺从了自己。

    而且从心理上也完全认同了自己。

    就说。

    好闺女。

    今天是爸爸第一次和你交媾。

    我会轻揉一些的。

    为了更像夫妻行房。

    我们就采取男上女下的传统性交的姿势。

    你放心。

    爸爸不会把你压坏的。

    嘻嘻。

    公公的好儿媳。

    想让公爹干你了么……今天公爹会让你彻底满足的。

    「听到公爹嘴中所说,离夏双颊绯红,不禁笑了出来。

    「嘻嘻。

    现在。

    你都把我这样了。

    还说这样的话。

    真拿你没办法。

    哈哈。

    坏老头。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儿媳妇今天就彻底成了你的女人。

    」,儿媳妇已经感觉到了。

    下体那里被顶着的坚硬阳具,她依旧害臊的转过头去,双腿自然的蜷缩在公爹的两腿间,调整着姿势。

    等待公爹的爱抚。

    「哇,好闺女啊,我来,我来了。

    来满足我可爱的儿媳来了。

    」魏喜惊喜交加中颤抖的说了出来,然后他握住自己的阳物,顶端罅隙处已经分泌出润滑液,包皮轻松无比的套动在龟头之上,那粗壮的龙头寻了一下方向,就感觉到了儿媳妇那湿漉漉的下体,打湿了毂间一片,如昙花盛开但却久久不败。

    没有多说废话,只一下,就抵在了花溪边缘,然后他感觉到儿媳妇颤抖了一下,「啵」的一声,挤开儿媳妇的水帘洞,挤了进去。

    那挤进去的龟头,被幽洞口夹了一下,魏喜试探着的抽洞了一下身子。

    退了出来,又探着身子推了进去,一来一回两次被幽口的软骨夹紧,差点让他收不住心神。

    这才刚刚进去一个龟头,就这样舒服了。

    那要是把整根鸡巴。

    都塞进儿媳妇的小屄里。

    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呀?魏喜不敢想象,昨天,他第一次投入进去,激动的连五分钟都没能把持住。

    就滚下身去,也未曾有丝毫体会。

    就缴械投降了,今日里,他定要慢慢体会一番这里面的滋味和乐趣。

    龟头嵌进玉壶口,似被紧箍一样卡在那里,他抚摸着儿媳妇娇滑的背身,安抚的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他不想那么快的投降。

    于是。

    魏喜趴伏在儿媳的胸脯上。

    紧紧的搂抱着他。

    说道。

    儿媳。

    你的里面好緊呀。

    还暖暖的。

    我刚进去一个龟头。

    就那么舒服了。

    哈哈。

    那就好好体验体验吧。

    我也很舒服。

    你用力点。

    把我搂的緊一点。

    让我体验体验这种感受。

    我很喜欢。

    离夏柔柔的说着。

    那好吧。

    我们都用力点。

    体验体验公公和儿媳妇光溜溜赤裸裸紧紧搂抱着的感觉。

    着可是很难得的呀。

    世上有几个老公公和儿媳妇能这样光溜溜的搂抱在一起呀。

    嘻嘻。

    魏喜嘻嘻的笑着说。

    哈哈。

    离夏也笑了。

    我们就能。

    我这个小坏蛋和你这个坏老头就能。

    而且已经这样做了。

    嘻嘻。

    坏公公。

    感觉好吗。

    哈哈。

    味道好极了。

    那就多呆一会吧。

    二人就这样调笑着。

    搂抱着。

    感觉着。

    过了好一会。

    魏喜感觉差不多了。

    屁股就开始蠕动。

    粗大的阳具在儿媳的阴道里。

    一点点的探入,那里面褶子状的肉壁层层叠叠的,怎么那么多的小肉粒呀,就好像小珠子般的抱着自己的龟头和茎身,按摩挤压着它们,天哪!我这儿媳妇的下体怎么这么美妙,好舒服啊。

    阴茎钻进一半时,魏喜终于忍受不住刺激,屁股一使劲,一下子就推到了尽头。

    「哦。

    恩,这个坏老头,这么着急的欺负人家,哼。

    你体验够了。

    我还没够呢。

    嘻嘻。

    要慢点。

    」离夏耐着性子哼哼着,被他猛烈的一推,自己的阴道口不自然的收缩了一下,心中恨恨的,但身体却如蛇般轻轻扭摆了起来。

    魏喜轻一下慢一下。

    缓缓的在儿媳妇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那紧裹着阳具的内腔,褶皱的壁肉在刮着他的龟头,感觉龟头处非常舒服,儿媳妇肉户内腔里面好多脆骨状。

    颗粒状的物事在磨挤着自己,这一回,他没有急于求成,他需要体会。

    需要感觉,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件事,就像那把老枪,跟着他的时候,他总是爱不释手一样。

    并且儿媳妇下面的水源十分充足,浸泡其中。

    真的是舒服无比,这就是自己的儿媳妇啊,这就是那具成熟的肉身,感慨中。

    魏喜控制不住的哼哼着。

    「好闺女,爸好舒服呀。

    」那就好好爱抚你的儿媳妇吧。

    儿媳妇也很舒服。

    「闺女,哦,爸要吃奶,魏喜靠近儿媳妇耳边,低低的说着,同时,下体贴近儿媳妇的毂间,那已经插入儿媳妇体内极深处的阳具顶端。

    感受到儿媳妇在颤抖。

    **********************************************第一版主  唯一网址:**********************************************他这话一说,让离夏想笑。

    又觉得害羞,忍着吧,无比难受,内心深处感觉被挑逗的要控制不住似的。

    尤其是公爹粗长的阳物,动作虽缓慢,可在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搅动,那轻撩慢剥,把自己撑的晕晕乎乎的,那讨厌的大龟头。

    每一下都撞击着自己的深处,那是自己的子宫颈啊。

    让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到底他的东西有多常啊。

    摸着还那么粗。

    眼泛春情,离夏瞪了一眼公爹,娇嗔着。

    「你不是正在吃着我呢吗,还故意的欺负人家,哦。

    坏老头。

    嘻嘻。

    妈妈一会就给你喂奶。

    好儿子。

    要乖乖的啊。

    」,这坏老头怎么就这么坏呢,他的下面把自己挤得满满的,都要盛不下了,明明没有宗建人高马大,可是。

    这个东西!却粗大了很多。

    昨晚太快了。

    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就过去了。

    嘿嘿。

    现在细细的一体验。

    还真的是和宗建不一样。

    那滋味。

    那感觉。

    简直棒多了。

    哦,这个坏老头。

    我要离不开他了。

    离夏慢慢的回味着。

    幻想着。

    心里非常舒畅。

    离夏想着想着,感觉体内深处那粗大膨胀的家伙。

    就紧一下慢一下的推着自己,虽然幅度不大,可每一次极深入的索取,都让自己魂不守舍不说,又怕他一下子就抽出去,魂都要给带跑了,嘿嘿。

    坏老头欺负人啊。

    儿媳妇忸怩的样子,魏喜也是分外关注着,看到了她情欲大开。

    又忍不住的劝慰起来。

    「忍耐一下,其实我也想弄一些快节奏的,可是。

    」,这话不说还好,说出口之后,公媳俩彼此的身体都是颤抖不已,心理的兴奋刺激。

    通过不经意的言语就把身体带上了高潮。

    那种无限美妙,极具享受的快感,魏喜终于品尝到儿媳妇的美味,那房中乐趣就像陈年老酒在勾馋他的酒虫,不喝醉了似乎不能罢休。

    那情形,无比的醉人,无比的温馨,交合中的公爹和儿媳。

    一边体会着彼此的热情,一边交流着情感。

    享受着温情。

    释放着情欲。

    魏喜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

    紧紧搂抱着奸淫的是自己可爱的儿媳。

    怎么能不刺激呢。

    离夏想着压在自己身上。

    和自己交媾的不是自己的丈夫。

    而是自己心仪的老公公。

    怎么能不激动呢。

    两个刺激激动这的人儿。

    紧紧地搂抱着。

    交媾着。

    奸淫着。

    魏喜趴在离夏的双腿间。

    火热坚硬的大鸡巴对准离夏粉嫩的小屄口。

    屁股微微下沉,龟头前端进入离夏小穴的屄口。

    然后又一次深深的插了进去。

    这一次他插的很深。

    一直顶到了离夏的花心软肉。

    他还想插得更深一些。

    甚至想要插入离夏的子宫。

    把两个蛋蛋也塞进去。

    不。

    最好把自己整个人都插进去。

    不过。

    那是不可能的。

    跨下的大鸡巴不断冲刺着,冲刺在一个淫水满满、温暖紧密的肉洞中,大鸡巴被鲜嫩的穴肉包裹得紧紧的。

    龟头不断触碰到阴道内的花心软肉。

    魏喜不时的让龟头在花心软肉上研磨着。

    磨一会。

    揉一会。

    感受一会。

    又酥又痒。

    再缓缓抽出。

    再深深的插入。

    反复进行多次。

    快感越来越厉害。

    他加快着速度,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

    力量很重,而且越来越深入。

    离夏也被他弄的欲仙欲死。

    全身颤抖。

    娇嗔不止。

    阴道里酸、痒、胀、麻的快感。

    不断冲击着离夏,啊。

    你的坏老头。

    我要死了。

    怎么那么厉害。

    哈哈。

    我要飞到天上去了。

    离夏感觉到了结婚好几年也没有感觉过的美妙滋味。

    他体验着。

    享受着。

    最终。

    魏喜问了离夏一句话,「儿媳,今天是你的安全期么,」离夏没有思考。

    就随意答到。

    「是的,怎么了」。

    听到离夏的回答,魏喜长呼一口气,没有再里儿媳。

    就抬起身趴到离夏的胸脯上。

    双手紧紧地搂住离夏的脖颈。

    屁股下沉。

    两腿紧绷。

    紧紧地贴在离夏的阴阜上面。

    粗大的阴茎头。

    狠狠地顶住离夏阴道内的花心软肉。

    用力的研磨了几下。

    只过了两秒钟。

    离夏忽然回过味来。

    他想调休一下这个急色的老公公。

    装作着急的让道。

    啊呀。

    不好。

    现在正是我的危险期。

    你赶紧下来。

    把保险套戴上。

    魏喜一愣。

    怎么。

    不是安全期么。

    看着公公着急的样子。

    离夏噗嗤一声。

    就笑了起来。

    嘻嘻。

    今天要是怀了孕。

    我就生下来。

    让你儿子给你养着。

    嘻嘻。

    那怎么成。

    魏喜忙说。

    没关系。

    明天你儿子就回来了。

    我也不让他戴安全套不就成了。

    嘻嘻。

    谁知道。

    是你们谁的。

    哈哈。

    哈哈。

    离夏大笑起来。

    还像公公坏坏的急着眼睛。

    魏喜知道儿媳又在调笑自己。

    就放下心来。

    嘿嘿。

    这个小坏蛋。

    又挑弄爸爸。

    就继续研磨着儿媳的花心软肉。

    他感觉儿媳的肉穴里面。

    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狠命地一顶。

    众众的顶在花心软肉上。

    突然。

    他感觉到这块柔软的肉团。

    慢慢的向内凹陷进去。

    软肉被挤向两旁,向两边分开了。

    他不容分说。

    趁势又往里一顶。

    这一回。

    粗大的龟头自微开的缝隙间钻进。

    通过了软肉形成的瓶颈。

    被紧紧的箍住。

    便不再动弹了。

    啊。

    大龟头已经进入到儿媳的子宫里去了。

    离夏也是浑身一震颤动。

    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哎呀。

    好公公。

    太棒了。

    我要上天了。

    你的鸡巴顶到哪里去了。

    我都被你顶穿了。

    啊。

    啊。

    太爽快了。

    你可真是我的好公公。

    这一回。

    离夏再也不说坏老头了。

    叫起了自己的好公公来了。

    魏喜也感觉自己的鸡巴根部。

    也紧紧地贴到离夏的阴道口上了。

    啊。

    贴的真紧。

    真是针插不进。

    水流不出。

    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缝隙。

    魏喜的身体僵直。

    呼吸停住。

    真是太舒服了。

    身体的那种销魂蚀骨的快感。

    慢慢往上升腾。

    通过脊柱。

    直通大脑。

    再散发到全身。

    魏喜浑身颤抖着。

    痉挛着。

    突然。

    感觉精关猛地一开。

    一股浓浓的精液。

    直冲离夏那最深处喷去,冲进了她的花蕊深处。

    火热的乱伦种子。

    跳过离夏的子宫颈。

    直奔子宫里面冲去。

    魏喜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

    达到了人生美最好的巅峰。

    身体一下一下的抖动。

    插在离夏阴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