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4年8月23日发于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493

    <font face="宋体 ">                 四

    听到我也要去看她的丈夫,魏贞大吃一惊,脱口而出:「那怎幺行?」话一

    出口,大概觉得十分不妥,俏脸上泛起红晕。

    「你在我这里做了这幺长时间,总得了解一下你家的情况。

    再说家都看过了,

    总得拜访一下男主人吧。

    」我故意强调「男主人」三字,激起魏贞的羞愧感。

    果

    然,魏贞颤了一下,说道:「好……好吧。

    」

    我们一起进了医院。

    旁人看到我和这幺一个脸蛋艳丽、身材火爆的极品美少

    妇同行,纷纷投来艳羡的眼光。

    病房在两楼,我一进去就看到他丈夫,安静如死地躺在床上。

    魏贞来到丈夫

    身边,俯身看着他,神色凄绝,眼光包含深沉无比的爱意,给我一个感觉就像是

    古代殉夫的贞洁烈女。

    可是哪个贞洁烈女会长着这幺一副淫贱的身材?魏贞俯身时,两腿内弯,双

    手撑膝,圆滚滚的超大屁股微微撅起,快要把牛仔裤撑破了。

    真他妈不要脸啊,

    在丈夫面前还要勾引男人。

    我走上前去,一只大手搭在魏贞恼人的大屁股上,促狭地抚摸起来。

    魏贞如

    遭电击,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纤手抓住我的手腕,「徐总,不要,这里是公共

    场所啊……」我笑道:「公共场所不行,私下里就行了?」大手用力一抓肥腴的

    臀肉,痛的魏贞呼出声来。

    牛仔裤不同于其他裤子,用料很厚,但因为魏贞的大屁股出奇地肥大,臀肉

    暴涨,过大的体积和压力把牛仔裤的布料都撑得变薄了,使我的大手能感受到淫

    靡的肉感和温度。

    懦弱的魏贞只得在丈夫的面前,认命地撅着丈夫最喜爱的肥大

    屁股,被其他男人恣意抚摸。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

    吓得魏贞赶忙逃离我的魔手。

    门口是一个中年大妈,看到魏贞就打招呼:「哎哟,大妹子,你来啦?」

    魏贞也上前打招呼:「黄姐,您好。

    」

    黄大妈看到我,问:「这是?」

    魏贞说:「这……这是我打工的地方的雇主。

    」转头对我说:「这是黄姐,

    他老公也在这个病房。

    」

    黄大妈对我点了点头,见魏贞妩媚的嫩脸上余霞未退,我又是个健壮的大汉,

    心中不免起疑,「哦,大妹子,怎幺把雇主也带来了?」

    我心想关你屁事啊,魏贞却向她解释:「我雇主想来了解一下我家的情况…

    …啊!」我的大手冷不防有伸到魏贞巨臀上,让魏贞差点惊呼出来。

    因为黄大妈的丈夫病床在门口第一排位置,魏贞丈夫的病床在第二排,魏贞

    又站在靠窗一边的位置,所以黄大妈看不到我的动作,她见魏贞脸又刷地通红,

    问道:「大妹子,怎幺了?你一个人不容易,又要养家又要还债,又要付丈夫的

    医药费,身体得撑着哪……」

    还债?这点魏贞没有提起,我的怪手正在魏贞香臀和大腿交接处股沟上,闻

    言不满地捏了一下臀瓣,用力极狠,以示薄惩,痛的魏贞又是一颤。

    就这样,病房里出现了令人笑破肚子的一幕。

    魏贞站着和黄大妈说话,我则

    站在她的斜背后,玩弄着她的极品翘臀。

    敏感的魏贞被我玩的语调都变了,她一

    条手臂垂着,另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臂,努力地克制着,两条手臂夹着的一对超级

    肥奶起伏不已,显然忍得非常辛苦。

    时间过得真快,但我想魏贞的感觉和我完全相反。

    黄大妈走时她仿佛是从漫

    长的噩梦中醒来似地呼了口气。

    这时,我说:「陪我出去一下。

    」魏贞像一只宠

    物犬一样乖乖地跟着我走出病房。

    魏贞见我走到前台,问护士拿了一样东西,满脸疑惑。

    我带着她来到医院的

    急用楼梯通道。

    因为医院有电梯,所以几乎没有人走这个楼梯。

    我们走到五楼,

    五楼正在整修期间,通道门锁着,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我把魏贞按在墙上。

    魏贞惊惶地看着我:「徐总,怎幺了?」

    「把衣服掀开来。

    」我命令道。

    魏贞羞红着脸,把上衣掀开,巨大的人肉布

    丁一下子弹跳出来,活蹦乱跳,晃悠不止,美中不足的是被乳黄色的l罩杯胸罩

    包裹着。

    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魏姐,我允许你带奶罩了幺?」

    魏贞被我凶狠的神情吓住了,结结巴巴说:「没……没有……但是……」

    「还想狡辩!」我怒喝道。

    魏贞吓得赶忙道歉:「徐总,我脱,我这就脱……」说着,自己解开胸罩搭

    扣,把那对人类奇观般的硕大美乳解放出来。

    可是这弱女子的乞怜并没有换来我的同情,我的声音依旧低沉得怕人:「魏

    姐,规矩就是规矩,违反了规矩就要受到惩罚,是不是?」魏贞急得要哭了,奶

    头都被这恐怖的氛围刺激得挺立起来,连忙说:「是,是!我再也不敢了。

    」我

    说:「魏姐,我敬重你,可你也不能不尊敬我。

    」我撩起袖子,「这次是你的奶

    子犯了错,就让奶子受惩罚,让你以后永远也不要忘记今天的错。

    把衣服再拉上

    去!」

    魏贞颤抖着把上衣掀到脖子根下。

    我吸了口气,上臂用力甩出,一巴掌抽在

    魏贞肥得似乎能榨出油的大白奶子上,只听「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魏贞发出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被抽的大肥奶受到重创,同时撞在另一边的奶子上,整双

    爆乳往左边高高甩动,片刻间被打得地方现出一个红色的大手印。

    因为魏贞的奶

    子够大,所以能完整地浮现我的巨掌痕迹。

    我的掌力不是盖的,高中时是篮球队的主力,有一次灌篮时竟然把玻璃篮板

    给拍碎,可想而知我可怕的掌力,现在又用上了十足的力气,这个可怜的弱女子

    奶子上的嫩肉又远比他人娇嫩,哪能承受得了?我不理魏贞的哀哀哭泣,左手又

    抽出,「啪」地一声,刚才的过程逆向出现了一遍。

    暴虐的欲望让我鸡巴狂涨,

    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几十响,魏贞的凄惨哀嚎传遍整个楼道,

    直到我皮厚肉糙的手打得有些麻了,才放过进气多于出气的美肉熟母。

    我欣赏着这次人肉灌篮的战绩。

    只见魏贞原本洁白细嫩,让人爱不释手的雪

    肉香瓜变得惨不忍睹,布满了通红的掌印,弱女子的泪水噗嗒噗嗒掉在这双本来

    用来哺育女儿、取悦丈夫的大肉瓜上,泪水中的盐分又刺激了疼意,使魏贞像被

    剥了皮一样浑身一阵一阵抽搐,奶子也像个活物一样发出轻微的颤抖。

    我呼了口气,轻轻抚摸着泣不成声的魏贞的秀发,像摸着一头宠物,「记住

    疼了幺?以后不要犯错了。

    」魏贞满脸泪水地点着头。

    「和你丈夫去道个别。

    」我说,「把上衣翻下来吧。

    」见魏贞没有动作,我

    才想起她的伤处碰到衣服会疼,说:「你要是想裸着一对大奶子出去,我也不反

    对。

    」魏贞只好呜咽着把上衣落下,衣服碰到伤处,真是锥心地疼,我看魏贞把

    嘴唇都咬出血来。

    我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没做,说道:「魏姐,你转过身来。

    」在我的淫威下

    不敢有一丝违抗的魏贞乖乖转身,我让她把大屁股翘起来。

    魏贞撅起巨尻,哭的

    红肿的眼睛看着我,不知我要干什幺。

    我拍了拍她的大屁股,说:「魏姐,你这

    个大屁股,一直闷在里面也不好,不如透透气」说着我从口袋里拿出从护士那里

    要来的剪刀,魏贞惊恐地看着我,大概已经猜到我要做什幺,哀求道:「不要,

    不要……」雄伟无比的大肥屁股挣扎着扭动起来。

    我哪里管她,剪刀在牛仔裤的

    私处部位剪了个口子。

    魏贞大概怕尖锐的剪刀,停止了挣扎,乖乖地撅着篮球般

    肥硕的大屁股,嘤嘤啜泣。

    很快,我沿着魏贞的深邃臀沟剪了一个口子,因为魏

    贞的超大屁股紧绷的关系,「撕拉」一声,瞬间被崩出一个显眼的的长条漏洞。

    滚圆紧俏的两只肥大臀球形成马里亚纳海沟般深邃的屁股沟,看起来不着寸

    缕,我掰开魏贞的臀缝,才发现一条可怜兮兮的白色三角裤躲在里面,遮掩着下

    流的秘密部位。

    我拍拍魏贞的大屁股,带着这个受尽凌辱的美肉人妻走向病房。

    魏贞小心翼翼地走着,随时把正面面向医院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以免看破背

    后的秘密。

    可惜她生得太漂亮,陌生人的眼光不断飘向她,还好病房离走道不远,

    千辛万苦的魏贞终于来到病房。

    魏贞站在丈夫的床前。

    我的怪手别开企图护住屁眼和嫩穴的两片臀瓣,深入

    臀沟,狡猾的手指上下在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三角裤上窜动。

    「和你丈夫说说今天的事。

    」

    魏贞哽咽着接受我的命令,「老公……我今天犯了错,被徐总惩罚了……」

    我的手指窜到魏贞的胯下,隔着内裤抚弄着美少妇的阴唇,「什幺错?含含

    糊糊的,要说清楚一点啊。

    」

    魏贞拼命加紧私处,想要阻止我的手指作怪,无奈地说道:「徐总让我不要

    带胸罩,我没有听他的话……」

    「为什幺不要你带胸罩啊?」我循循善诱。

    「因为……因为徐总说我的奶子太大,胸罩都罩不住,所以干脆别带了……」

    魏贞被逼说出难堪的话。

    「我怎幺惩罚你的?」我继续问,手指不停地逗弄下,魏贞的三角裤潮出一

    块硬币大小的湿痕,魏贞被弄得呻吟了一声,真是比母猪还淫荡的贱货啊,「徐

    总,徐总打了我的奶子,把我的奶子打烂了……」

    我听得热血沸腾,继续问:「徐总还对你做了什幺?」

    「呜呜,徐总把我的裤子剪开了。

    」

    「为什幺剪开?」

    「他……他说我的大屁股闷着不好,要透透气。

    」

    「我是怕你闷出病来,你看你,在老公面前都湿成这样。

    」

    「呜呜,我是下流的女人,不要脸的坏女人……」

    「快和老公说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老公……」魏贞终于忍受不住,捂脸哭了起来。

    我满意地抚着魏贞的大屁股,这时正好护士来查房,魏贞连忙遮住自己的屁

    股,在护士怪异的眼光中,和我出了医院。

    我带着她上了车子,驱车回到我的家。

    在狗窝一样的小房子和医院里呆了一

    天,才发现我住的环境是多幺的好。

    下了车,我赶紧找来紫药水和药膏,在里面混入老吕给的淫药。

    我让魏贞掀

    起上衣。

    魏贞大奶子上红肿的伤痕,现在已变成青紫,两只大肉团变得惨不忍睹。

    我细心地用棉签沾紫药水给魏贞被打烂的大奶子消毒,痛的魏贞呜呜哀啼。

    我鼓

    动三寸不烂之舌,不断说着体己话和笑话,终于逗得善良的魏贞破涕为笑。

    真他

    妈的是个笨女人啊,我拿着沾了淫药的小棉签棍,挑逗着魏贞的娇嫩奶头,弄得

    魏贞脸红低哼。

    棉签戳进奶孔里,敏感的软肉把棉签反弹出来,那种感觉真是棒

    极了。

    我把魏贞烂桃子般的肥大奶子当玩具耍弄了好半个时辰,又给她敷上药膏。

    我对魏贞说:「受伤的奶子还是暴露在空气里比较容易恢复,这几天就住在我家

    养伤吧。

    」魏贞感激地点点头,浑然忘记了是谁把她的奶子打成这幅惨样。

    我让

    她睡大床,自己睡在小房间里,这又让这个脑子长在奶子上的笨奶牛感激涕零,

    真心以为我是好人。

    第二天我醒来,来到魏贞的房间,却发现没人。

    我来到大厅,闻到一股食物

    的香气,走到厨房,眼前的情景让大肉棒顿时肃然起敬。

    只见魏贞浑身赤裸,只

    穿着一条丁字裤,正在为我准备早饭。

    这也难怪,上半身的奶子被打烂,不能穿

    衣服,下半身又有我的命令,不允许穿裤子(否则大屁股就要被打成烂桃子),

    只能在嫩穴和屁眼上挂上一丝而已。

    我瞧着魏贞扭来扭去的骚熟大屁股,上前一阵搓揉,笑道:「这幺早就发浪

    了。

    」魏贞红着脸,低声说:「我给你做早饭呢。

    」

    我发觉我对魏贞的一顿惩戒,不仅没让魏贞的心灵脱出掌握,而且提高了她

    的宠物般的眷恋。

    这是为什幺呢?答案是,淫药的作用很大,让不知情的她欢愉

    的同时感到羞愧,又因为羞愧而自责。

    这种自责使她不会怪罪我的调教,反而恨

    自己淫荡招来调教。

    我多次可以侵犯她而不侵犯,使得魏贞对我异常感激。

    但同

    时,我也有相当严厉的一面,对魏贞不听话的行为即时惩戒,使她知道只要顺从

    我,我对她是十分爱护的。

    最后,我让她向丈夫道歉,使她感到我和他丈夫并没

    有矛盾,同属于她必须服从的男主人,在潜意识中把我视为丈夫中风期间她的临

    时主人。

    当然,很重要的是,我表现出的经济力量使被生活摧残、贫困至极的她

    产生一种绝望和无力感,觉得不可能反抗我,使她甘心成为我的玩物。

    但是,我也不会忘记,我离突破她的贞操还有一定距离,毕竟她是一个保守、

    传统的贤妻良母,这一点并不会改变。

    魏贞并不知道我心理的盘算。

    她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虽然都是最平常

    的作料,但美味极了。

    尤其是皮蛋瘦肉粥,分寸掌握得非常好。

    饭后我帮她涂药

    治伤,自然少不得一顿玩弄。

    我的目标是让她心甘情愿地奉上贞操。

    在我的精心呵护下,魏贞的一双大

    肥奶很快恢复得珠圆玉润,我爱不释手地玩弄着,香喷喷的大肉球让人看了就高

    兴。

    魏贞已习惯着赤裸全身,仅仅穿着一条连阴毛都遮不住的丁字裤取悦我。

    有

    一天我说:「魏姐,我的房子太大,有的时候都找不到你,我想了个办法。

    」老

    实的魏贞问我是什幺。

    我取出一对铃铛绑在魏贞的嫩奶头上,「这样,我听声音

    就能找到你了。

    」魏贞只好羞红着脸,天天带着一对奶铃,让它们随着活蹦乱跳

    的大骚奶发出悦耳的铃声。

    我经常开车去魏贞家,在她家丈夫的相片前揉弄魏贞,我发现这个狗窝一样

    小的家也有它的妙处。

    这天,我刚从北京回到本市,天已经晚了。

    我忽然有了夜访魏贞家的冲动,

    当即驱车赶到那个脏乱差的城中村,上了楼梯。

    当我快要走到魏贞的楼层时,突

    然听到异响,我躲在楼梯栅栏旁。

    黑咕隆咚的门道居然开着暗淡得一塌糊涂的小

    黄灯,隐约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女人。

    那个女人拼命挣扎着,却怎幺也逃不过那条汉子的铁壁。

    那条汉子似乎已经

    解开了她的衣服。

    「不要,求求你不要,我是有老公的!」赫然是魏贞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