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4年9月5日发于: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140

    <font face="宋体 ">                 八

    老杨正要和我继续整治魏贞,忽然手机响了。

    老杨把绳头交给我,接了电话,

    神态突然变得毕恭毕敬,话声也小了,听他的口气是和老婆说话。

    等到挂了,老

    杨非常遗憾地和我说,他老婆有事召他回去,今天不能再调教了。

    我暗暗好笑,

    老杨这个调教达人原来这幺怕老婆。

    我和老杨道了别,把拉门拉上,转过身来看魏贞。

    这个熟肉母奴正垂着头抽

    泣,一身丰美无比的美肉凄惨地被绳子绑着,母狗般分开的双腿间美穴被抽得通

    红,娇嫩的阴唇上一条小伤口正在渗血,脚下则是一滩尿液。

    我走上前去,抬起魏贞小巧的下巴,美熟母俏丽的脸蛋上满是泪痕,我温柔

    地说:「魏姐,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说着舔掉魏贞的泪

    水,嘴唇正要贴上她的樱唇,魏贞忽然侧过脸,红着脸说:「我的嘴刚刚舔过你

    的鸡巴,让我先漱漱口再亲……」

    我听了这话,心中得意非凡,这个浑身熟肉的贤妻良母,天生的奴性已经彻

    底发挥出来,在被残忍调教后还想着主人的感受,真是一个天生的活体便器。

    我

    微笑着说:「魏姐,我的鸡巴脏,你怎幺这幺爱吃?」魏姐羞耻地不知道怎幺回

    答才好,我却一把抓住极度肉感的肥硕乳峰,把温软淫靡的嫩肉揉捏成各种不堪

    入目的形状,故意曲解说:「魏姐,你真不老实,明明这幺喜欢我的大鸡巴还嫌

    他脏……」

    天真的魏贞急忙分辨:「不是的,徐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拽住她的

    两只乳晕一捏,仿佛要从果皮里挤出果肉一样让奶头极度淫靡地突出来,说:「

    看来不惩罚你一下,你口是心非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啊。

    」

    这个老实淳朴却不幸生了一身惹火浪肉的弱女子听到我又要开始调教,惊恐

    地说:「徐总,我改,我改,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声泪俱下的

    哀求能让铁石人都动心,可是完全无法改变我调教母畜的欲望。

    我把魏贞母狗般被迫高高抬起的一条香艳玉腿从绳子上放下,却把两条美腿

    并排绑住,绳子七绕八绕,忙活了一阵子,终于在房梁上打了一个结,完成了这

    件凄美的人肉艺术品。

    只见魏贞上半身被反绑着吊在半空,两条肉光闪闪的修长

    香腿倒吊在房梁上,整个人呈u形倒挂,头低脚高,被迫朝着地面挺胸,一双惊

    心动魄的超肥乳瓜像两颗大椰子一样挂在这棵美肉椰树上,沉甸甸,晃悠悠,热

    腾腾,引诱着男人最暴虐的欲望。

    这个动作显然让魏贞难受之极,不断呜咽着摇摆香躯,却只能把大奶子摇摆

    出一阵阵炫目的乳波。

    我拍拍魏贞痛苦的俏脸,说:「别急,好戏还在后面呢。

    」

    我拿起两支蜡烛,把它们放在熟肉美母沉沉欲落的椰乳下,每支蜡烛都对着

    一只奶头,魏贞明白我要做什幺,惊恐之极地颤声哀求:「徐总,你要干什幺?

    徐总,求求你,求求你发发慈悲!不要……啊啊啊啊!」在她哀求的当儿我已经

    用打火机点燃了蜡烛,黄色的火苗「矗」地一下立起,火舌下流而残忍地舔着魏

    贞的奶头,让这个为了丈夫和两个女儿被迫献出自己的熟美肉体给有钱人作践的

    弱女子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叫,剧痛让两只大肥香乳拼命摇摆,荡出海啸般的

    凄艳乳浪。

    令人惊讶的,爆乳乱摇扇出的香风竟然把两支蜡烛扇灭了!

    我哈哈大笑,说:「魏姐,你的大奶子真行啊,以后可以当电风扇用了!」

    转身又拿了两根蜡烛,放在魏贞的奇肥硕乳下,说:「我试试看魏姐的奶扇

    能扇掉多少支蜡烛。

    」

    魏贞哭泣道:「呜呜呜,太惨了,太惨了……啊啊啊啊!」

    这次我点了四根蜡烛,被歹毒酷刑折磨的美肉熟母被迫又摇动起胸前的两团

    美肉,这次的惨叫时间更长,也就是花了更长时间才扇灭了蜡烛。

    当熄灭的蜡烛

    冒起青烟时,我看到魏贞的奶尖被烧得通红。

    我又拿了两根蜡烛,这次变成了六根,魏贞放声大哭:「徐总,我好痛,好

    痛……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

    这个被暴虐的猎人看中的弱小美肉猎物唯一的选择就是摇动胸前那对给她带

    来悲惨命运的l罩杯大奶,发出凄惨得让人心碎的哀嚎。

    时间流逝,蜡烛的数量

    不断增加,八根、十根、十二根……直到二十根,尽兴的我才罢手。

    魏贞的泪水

    早已流干,嗓子早已哭哑,两只原来白皙香嫩的超肥骚奶现在像煮熟的龙虾一样

    被烧得红彤彤的,细嫩的皮肤都肿胀开来,仿佛两颗随时都会爆炸的巨型肉弹一

    样。

    我赶紧把奄奄一息的魏贞放下,解开绳子,走出去问老板要了烧伤药和止血

    消炎药,回到房间,和以前把她的大奶子打烂那次一样细心地帮她敷药。

    魏贞痛

    得哀哀哭泣,我一手圈起她的细腰,嘴凑到她小巧的耳垂边,说:「魏姐,你哭

    什幺呀?你今天表现真好,让我看了就高兴,你看我的大鸡巴,为你都硬成这样

    了。

    」说着用硬邦邦的大鸡巴顶了顶魏贞香软丰腴的大肥屁股。

    魏贞满脸通红,眼泪却依旧吧嗒吧嗒落下,我继续开导:「魏姐,我真的很

    爱你,我知道你是有丈夫的人,我们相处的日子非常短暂,所以总想要留下深刻

    的记忆,你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就不玩这种游戏了……」

    我声情并茂的情话让这个老实到极点的善良女人再一度被感动,抽噎着说:

    「徐总,不要这样说,我欠了你很多东西,是我不要脸,先勾引你的。

    我虽然很

    痛,但只要你开心,随你怎幺玩都好……」

    我高兴地舔掉魏贞脸上的泪痕,脸蛋肌肤的香馥滑嫩让我再度充满情欲。

    魏

    贞被我的动作弄得破涕为笑,可是胸前两团肥硕嫩肉的疼痛又让她流下泪来。

    我

    赶紧体贴地给她上药,上好胸部,又给被我抽伤的阴部抹药,魏贞更是时不时发

    出痛苦的哀啼。

    我又哄了魏贞很多话,这个充满母性包容和奴性顺从的贤淑美妇

    很快被我迷得晕乎乎的,变得更加乖巧了。

    中午又是豪华的午餐,赤裸裸的魏贞又像奴婢一样伺候我吃饭,当然豪乳夹

    酒的戏份没了,因为只要手指一碰那对遍体鳞伤的大奶子,魏贞就会凄惨呻吟。

    吃好饭,我让魏贞像个日本女人一样跪坐在那里,我头枕着她的雪白的大腿

    睡了一个午觉,等到睡醒张眼第一个就看到她芳草萋萋的私处,闻着极品美女特

    有的骚香,大肉棒顿时涨的难受。

    我坐起来,一把环住魏贞的水蛇腰,说:「魏姐,我鸡巴硬得不行,现在就

    想干你。

    」

    魏贞红着脸,说:「我帮你吹出来吧。

    」

    我说:「今天已经吹过了,我想干呢。

    」

    魏贞以为要干肉穴,吓得声音都颤抖了:「徐总,我……我那里受伤了……」

    「谁说我要干魏姐的小骚逼?」我凑到魏姐的耳边,小声说:「我想干你的

    小屁眼。

    」

    魏贞一时没听明白,片刻之后俏脸变得比胸前烧伤的大奶子还要红,结结巴

    巴说:「那里……那里怎幺行?那里很脏的……」

    我抚摸着熟肉母的美腿,说:「我不怕脏,不管扁洞圆洞,能插的就是好洞,

    再说我还没给魏姐开过苞呢……」

    魏贞知道被我看中的地方绝不可能逃过一劫,只好顺从地说道:「好吧,徐

    总,你来插。

    」

    我高兴地拍了一下魏贞的肥臀。

    魏贞乖巧地撅起肥得榨得出油的巨无霸香臀,

    用纤手掰开两片雄伟的臀瓣,露出一直被两座臀山和深邃无比的臀沟完美遮掩,

    从来没有被人细看更不用说采摘的雪山肉菊来。

    我凑近一看,只见在着名的雪山

    深沟间,魏贞秀气的小屁眼正在蠕蠕而动。

    小屁眼呈粉红色,洞口细小如针,菊

    瓣纹理细致完美,不但毫无异味,还隐隐透着肉香,真是一头爱洁的熟肉母畜啊。

    让我想不到的是,魏贞的大肥屁股巨大无比,屁眼却比我见过的任何女人都小,

    形成触目惊心的视觉反差。

    我笑着说:「魏姐,你这只屁股是最宜家最旺夫的。

    」魏贞听到「夫」字,

    羞愧得屁股都红了,我继续说:「你看你的屁股这幺大,屁眼这幺小,屁股大说

    明能生养,屁眼明拉屎拉得少,不泄财不浪费,这还不旺夫?」说着调笑地

    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屁眼,敏感地方被弹,魏贞发出一声惊呼。

    我跪起身来,把

    早已涨的不行的巨大肉棒掏出,粗大无比的龟头顶在呼吸般一张一缩的小屁眼上,

    魏贞紧张得背筋都绷紧了。

    我深呼吸一口,屁股发力,往前穿刺。

    奇怪的是,什幺事情也没发生。

    我一看,哑然失笑。

    原来我的龟头和她的肛

    菊大小相差太大,就像蛇钻不进针眼,根本没法进去哪怕是一毫米。

    我让魏贞使

    劲掰开自己的大骚肥臀,结果还是一样。

    我颇为失望地站起来,拍拍美熟妇的大

    屁股,说:「算了吧,魏姐,你的屁眼太小,根本进不去。

    」

    魏贞坐起身来,见我很失望,感觉心里过意不去,说:「徐总,我帮你吹。

    」

    主动爬到我的胯下,小嘴张大含住我的大肉棒便卖力地口交起来,水灵灵的大眼

    睛魅惑地看着我。

    心情不爽的我抓住她的头发,粗暴地操控着这头贱畜,不一会儿就射了她满

    嘴。

    这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按住魏贞的头不让她吐出肉棒。

    中午喝酒太多,

    睡了一觉后膀胱满涨的,我放开尿关,在魏贞刚吞了精的小嘴里撒起尿来。

    魏贞

    发出悲惨的「呜呜」声,想要吐出我的肉棒,却哪里抵得过我的大手?只能老老

    实实地拼命咽下我的臭尿,雪白的喉咙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吞咽声。

    我得意洋洋地看着这个悲惨的熟肉美母失去了人类的尊严,成为名副其实的

    肉便池。

    睡觉醒来后的尿总是又臭又长,好一会儿后我才拔出大肉棒,魏贞终于

    喘了一口气,低头咳嗽不已。

    我坐下来抱住她,笑着说:「魏姐,我爱死你这张

    小嘴了。

    」

    魏贞羞红了脸,说:「你太会作践人了。

    」

    我说:「魏姐不喜欢幺?不喜欢我就不会再这幺做了。

    」

    魏贞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小声说:「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以后只要你高

    兴,随时来我嘴里撒尿。

    」

    我大为兴奋,说:「那魏姐不成了我的尿壶了?」

    魏贞把脸埋在我怀里,说:「你坏死了,你坏死了,我命苦,遇到你这个坏

    人,把人家当尿壶。

    」看着魏姐依偎着我撒娇,心中大乐。

    我们又调笑了一会,快乐的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

    酒足饭饱的我

    又在魏贞的嘴里撒了一泡尿,看着她辛苦吞咽的样子,我想以后我小便是不会上

    厕所了,就在这个人肉便池解决,还不需要冲水,真是方便节能加环保啊,哈哈

    哈哈。

    可是又一个课题摆在我的面前,就是如何突破这个熟肉母的小屁眼,把她彻

    底占领。

    我打电话问了老杨,老杨说这方面他不是专家,但他认识这里权威的肛

    门调教器具店老板,明天可以陪我一起去。

    第二天,我吃好早饭,在魏贞嘴里撒了一泡晨尿,离开了旅馆,上了老杨的

    车。

    驱车到这个全日本着名的肛门用品店,在老杨的介绍下,老板带我进了储藏

    库,真是让我眼花缭乱,大开眼界,几百种匪夷所思、稀奇古怪的调教肛门的用

    品和药物呈列着。

    我精心挑选了二十几样,满载而归。

    回到旅馆,吃过了中饭,我命令魏贞撅起大屁股,掰开臀瓣,我挑出一窜最

    小号的肛珠,一粒粒塞进魏贞的小屁眼里。

    我问魏贞什幺感觉,魏贞开始说「怪

    怪的」,等到全部塞进去,呻吟着说「好涨」,我微笑着牵着丝头,缓缓拔出来,

    只听「噗噗」珠子穿过紧窄无比的屁眼口的声音,魏贞轻轻呻吟,大肥屁股缓缓

    摇摆,似乎感受到了奇异的快感。

    等到我把珠子全部拔出,发现这骚货还没恢复

    好的浪穴上竟然渗出一滴露珠,被弄屁眼也能搞出淫意,真他妈下贱啊。

    我拍拍美肉母宠的肥臀,让她走到院子里四肢着地趴下。

    我从今天带回来的

    精选肛门调教器具里找出一个大针筒和一个大瓶子,拿了一只大号脸盆。

    根据肛

    虐界权威的说明书,我用适量比例调配了少量的肥皂水、盐水,和买回来的甘油

    混合在一起,调好水温,据介绍这种浣肠液对放松括约肌有很显着的作用,我的

    目的就是让魏贞小的不像话的屁眼能够张开到接纳大肉棒的程度。

    我用300的针筒抽满了调配好的液体,走到魏贞前面,说:「魏姐,

    我帮你洗洗屁股。

    」魏贞恐惧地看着狰狞的大针筒,知道反抗没有任何用处,反

    而顺从地高高抬起油光光的大肥屁股。

    我把针筒塞进魏贞的小屁眼,把粘稠的液

    体缓缓推入肠内。

    魏贞发出呻吟,不一会儿,小巧玲珑的秀气屁眼已经吞光了所

    有液体,正紧张地缩在一起,生怕不小心把主人的赏赐吐出来。

    魏贞浑身微微颤抖,背上香汗油油,看得出忍得很辛苦。

    我又抽了300c

    c,来到魏贞身后,魏贞惊恐地哀求:「徐总,不行了,让我先去上厕所,再来

    灌……」

    我在她的大屁股上一拍,荡起层层臀波,喝道:「不许动!」

    魏贞只能继续高翘巨臀,让我把300灌肠液压入。

    这个美熟母肉便器

    已经香汗淋淋,气喘吁吁,小腹明显鼓出来。

    我又去抽了一针筒,魏贞此时恐惧

    到了极点,说:「徐总,真的不行,求求你……」像一头怀孕的母牛般甩荡着比

    椰子还大的惊天豪乳爬开,想要躲避我的针筒,却被我一把抓住秀发。

    无可奈何的魏贞只能继续用臀沟里的小嘴吞掉了300的赏赐,小腹涨

    的更大了。

    我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大屁股以示嘉奖,命令她继续狗爬姿势撅着超肥

    香臀,我则坐在房间里观赏庭院中忍受着屁股里翻江倒海的凄惨贱奴。

    我看到魏

    贞的小屁眼一直紧闭着,大屁股香肉微微震颤,两条腿的肌肉都紧绷了,心中得

    意非凡。

    再过了一小会儿,我又抽了300,来到魏贞身后。

    魏贞正在全力忍耐,

    香汗涔涔,整个人都被浸湿了,没有注意到我来到身后,直到冰凉的针口刺入屁

    眼,这个悲惨的弱女子才发出一声恐怖的哀嚎,浑身像筛子一样抖动。

    我把最后

    一筒打进去,走回房间。

    魏贞匍匐着,我看不到正面,只能看到巨大无比的桃形肉山,正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