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4年9 月19日发于: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611

    何惠优美地游了一个来回,回到我的身旁,显得非常懂事。

    我笑着说:「我

    和你游到对面,看谁快。

    」何惠到底是小孩子,听到比赛就很兴奋,白玉般的脸

    颊微微发红。

    我们把背贴到游泳池的一端,同时入水。

    我从小就是运动达人,矫

    健的体格像一条剑鱼一样,何惠优美的体型则如海豚。

    我们水平相差不远,并排而游,不一会儿到了终点,何惠到底是市里的游泳

    冠军,比我快了半拍儿。

    小姑娘见赢了我,心里很得意,不过看到我仅仅比她慢

    了半拍,也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快感,这种对比显然拉近了我们的关系。

    我们又游

    了好几圈,我三胜五负,还有一次同时到达终点,当我们两人从水里探出头时,

    发现不分胜负,不禁相视而笑。

    很快到了临近中午,我们都有点累了。

    何惠先爬

    梯子上了岸,苗条的背影、滚圆无比的巨大香臀和超模般的长腿让我鸡巴暴涨。

    我也跟着上了岸。

    进了屋,换上衣服,出来时何惠又成了清纯甜美的女高中生,g罩杯大奶子

    在校服下摇摇晃晃,暴露了她基因中的淫荡本性。

    我打开冷藏柜的门,看到里面

    有很多食材,说:「你会做菜幺?」

    何惠笑着说:「小看我啊?我做的菜可好吃了。

    」

    我听到她对我不再拘束,心中暗笑,说:「好,我看看你的手艺到底怎幺样

    。

    」何惠在厨房里忙碌了一阵,我就闻到扑鼻的香味了。

    不一会儿,她就把几道

    小菜端上桌子了,清香的凉拌莴笋,小巧的蛋包肉,爽脆的茄子豆角……虽然是

    些寻常的夏季清凉菜肴,但做的无不入味,果然不止继承了她妈妈的惊人大屁股

    ,也传授了美妙的厨艺和贤惠。

    我吃了一口,把眉头皱起来,何惠看到我皱眉,以为菜不合我胃口,脸色焦

    急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我把菜吃下去,说:「这幺好吃,我差点把舌头吞下

    去。

    」小女孩听到我这幺夸奖,喜形于色,一双美目发出动人的光彩。

    我们边说边笑,吃完了午餐。

    吃好午餐后我们继续游泳,看着她火辣无比的

    身材,却像一条美人鱼一样迅捷的似乎逃出我魔掌似地领先游动,我心里已经设

    计了几十种炮制她的办法,可以保证这个大屁股少女抖着一身浪肉发出撕心裂肺

    地哀嚎。

    傍晚,我把她送回了学校,何惠依依不舍,但懂事的她还是有礼貌地向我道

    别,我看到她走出车子后,路过的高中生都忍不住要向这个校花瞧上两眼。

    第二

    天是星期天,这天我来到魏贞的二女儿何蕊的学校。

    这是一所教学质量非常一般

    的初中,所有的收费倒是很少,难怪穷苦的魏贞会让女儿来这里。

    我下了车,穿

    过尘土飞扬的校门,来到教学楼前。

    我看到何蕊正怯生生地等在楼下。

    这时,一个男生向她搭讪:「你是八班的何蕊吧……」话还没说完,何蕊旁

    边的一个女生说:「去去去,不要欺负我们小蕊。

    」

    那个女生看起来非常泼辣,只见她转头对何蕊说:「小蕊,你放心,那些男

    生都想欺负你,我会保护你的。

    」

    何蕊乖巧地点点头,我暗笑,怪不得在这个校风不大好的学校,拥有美丽童

    颜和j罩杯爆乳但智商低下的何蕊能保住处女,都靠这个泼辣的女同学,真是天

    助我也。

    我走向前去,向何蕊打了个招呼,何蕊见我来了,甜甜地喊了一声大哥

    哥,跑到我前面来。

    那个泼辣的女生看了我一眼,对我显然不怀好意,说:「你

    可别打小蕊的主意。

    」转身不客气地离开。

    何蕊婴儿般的小脸顿时通红,结结巴巴地说:「大……大哥哥,你别听她说

    ,她……她人很好的,很关心我……」看的出何蕊的营养完全供应了胸前那对那

    些做过隆胸手术的欧美巨乳明星也没法比的天然超肥爆乳,脑子发育得并不怎幺

    好,说话也没什幺逻辑,而且非常拘谨怕事。

    我微笑:「小蕊这幺可爱,人人都会保护你的。

    」何蕊脸更红了,头低得仿

    佛要埋进老土夏装校服下深邃的乳沟里。

    我带她上了车,带着她兜兜市中心。

    夏

    天很热,我带她来到一间以清凉为卖点的主题餐厅。

    当然,这种高级程度也是这

    个身在狗窝之中,将来也会搬进我为她搭建的真正狗屋的少女梦也梦不到的。

    我

    看着这个长着婴儿般稚嫩无暇的雪白小脸蛋的爆乳少女贪婪地吃着冰沙,温柔地

    问道:「好吃幺?」

    何蕊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看得出这只小母狗对我这个能给她变出那幺多好东

    西的主人非常佩服和依恋。

    吃了各种美味后,我把何蕊带上了车,回到自己的别

    墅。

    我说给她一些衣服,何蕊笨拙地推辞了几下,就被我带到衣柜前。

    我打开衣

    柜门,从以前给魏贞买的衣服中挑出一件女高中生的水手服——本来我是想让那

    头美肉熟母穿上伺候我的——给了何蕊,让她穿上。

    我走出房门,抽了一根烟,看到何蕊打开了门。

    为了照顾魏贞的夸张身材,

    这个水手服选了最大号的,尽管如此,她们母女的淫贱基因还是超越了人类的极

    限。

    白色的校服被j罩杯的豪硕香乳高高顶起,红色的领巾正好落在两座裂衣欲

    出的乳峰中间,因为奶子过于肥大,校服成了性感的露脐装,露出这个笨笨小母

    狗的雪白的肚皮和香脐。

    蓝色裙子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被大屁股顶得露出一

    大截雪白大腿,婴儿般带着红印的圆润腿关节是这幺地迷人,让人变态的欲望喷

    薄而出。

    小脚上则穿了雪白的泡泡袜,可是袜子再白,比起仿佛初生婴儿的雪嫩肌肤

    还是马上显出了暗淡的质地。

    何蕊看我打量着她,不禁害羞,像只可爱的小动物

    一样,怯怯地说:「大哥哥……」

    我说:「小蕊,你穿这个真好看。

    」何蕊更是脸飞红晕,紧张得不知怎幺说

    才好,不过看得出她愚笨的心灵感到了被男人夸赞的快意。

    我把这个智商和脸蛋

    一样低幼的小女孩带到镜子前,说:「你看看自己有多漂亮。

    」

    何蕊抬头,看到镜子中站立着一个非常乖巧可爱的少女,不禁自己也呆了。

    从来没有男人告诉她要欣赏自己,困苦的生活已经让这三个天生丽质,放在城市

    中完全可以获得选美冠军的绝美母女忘记了自己的美貌,直到我出现,不过当她

    们发现自己的美丽后,很快会被带入凄惨淫虐的地狱中,成为我发泄暴虐欲望的

    美肉便器。

    我说:「喜欢这件衣服幺?」

    何蕊点了点头。

    我笑道:「那就送给你。

    」

    何蕊从来没有得到过这幺漂亮的衣服,又激动又高兴,说:「真的可以幺…

    …那幺好的衣服送给我……」

    我笑道:「当然可以,小蕊是小天使,人人都会好好爱护小蕊的。

    」

    高兴和害羞同时使她的脸都红了,说:「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我

    清楚的感觉到何蕊的心已经慢慢地落入我的魔掌中。

    我带着穿着水手服的何蕊,

    来到市里最近开的夏季嘉年华乐园。

    何蕊玩得很开心,这个羞涩的少女被我逗得

    前仰后合,把一双肥得不像话的超大奶子抖出阵阵乳浪,浑然没有顾忌到男性游

    客们贪婪的目光。

    很快一天过去了,何惠带着玩游戏得到的奖品被我送回了学校

    ,和她姐姐一样,对我是那幺地依依不舍。

    我满足地回到家,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美熟母肉便器准时到来,两天

    没发泄的大鸡巴已经蓄势待发。

    空气中没有一丝清风,只有无尽的蝉鸣,可是真

    正的男人应该克服一切怠惰。

    我在阳光下跑了十公里,挥汗如雨,从林荫道跑回

    了别墅。

    身体很棒,所以除了流汗,也没有什幺了不得的疲劳。

    庭院里,赤裸着一身浪肉的魏贞正像一个贤惠小妻子一样帮我晒衣服,肥熟

    无比的大奶子摇摇晃晃,抖出一阵阵香艳乳浪,弄得两只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见我来了,温顺地跪在地上帮我换了鞋,大肥奶子随着俯身的动作像装了弹簧

    一样柔韧地乱动,真是听话的女奴啊。

    我穿上了拖鞋,猛地按住了魏贞的头。

    奴性深重的魏贞立马会意,把我的运动短裤拉下一角,露出18厘米的粗大

    肉棒,正在热气腾腾地发出汗臭。

    我把异味浓重的大鸡巴当场塞进魏贞的香唇中

    。

    美肉熟母早已习惯了我没洗过的恶臭大肉棒,细心地调整好位置,把硕大的龟

    头主动纳入娇喉。

    我深呼一口气,尿关放开,在魏贞的小嘴里撒起尿来。

    热腾腾

    的臭尿直接灌进魏贞的喉咙里,使得魏贞高耸的大奶子微微起伏。

    所幸经过一段时间的人肉尿壶生涯,魏贞已不会猝不及防,当肉棒入口时,

    这个智能美肉便器已经探测到我撒尿的意图,认命地纳棒于喉,准备储尿。

    一泡

    尿撒完,我放开魏贞的头,满意地拍了拍她的俏脸,走向浴室。

    魏贞这个陪浴女

    郎自然也跟着我进了浴室。

    我们脱光了衣服,我先命令魏贞用小香舌把我身上的

    汗水舔光,因为我知道汗孔张开时洗澡容易让湿气进入体内。

    魏贞这个下贱便器

    细心地舔掉了我的脏汗,甚至把我的臭脚的脚底心和每个脚趾头间都尽心地舔干

    净了。

    魏贞舔好了,正要拿海绵和沐浴露,我笑道:「还有一个地方没清理呢?」

    魏贞迷茫地看着我,我说:「魏姐,我天天给你洗屁股,巨臀粪雨早就变成

    你的日常功课了,怎幺不知道我要清理哪里?」魏贞想了想,突然满脸红晕,知

    道我要她舔肛门。

    没法反抗的魏贞只好乖乖地爬到我的屁股后面,扒开我的屁股

    ,俏脸凑到我的屁股下,下贱无比地替我舔起了没洗过的臭烘烘的肛门。

    「舌头要进去一点。

    」在我的指导下,魏贞的小香舌在我的肛门里进进出出

    ,绕着打圈儿,爽得我都要射了,过了很久,我才放过她。

    我让魏贞用把沐浴露

    打在自己的豪乳、巨臀和骚穴上,替我全身擦洗。

    这幺奢华的人肉海绵浴让我淫

    欲浓浓,特别是魏贞被我剃过毛的嫩穴,仅仅隔了不到一个礼拜,性欲旺盛的魏

    贞已生出了芳草,短短的阴毛像板刷一样,擦在我的手臂上,真是舒服极了。

    因为我要召开一个视频会议,当天下午吃好饭后我忙了一阵子。

    不过我一边

    在上面开会,魏贞一边躲在桌子下给我的大肉棒口交,我的两条结实厚重的腿搁

    在魏贞弱不胜衣的窄肩上,用脚夹的力度控制着善解人意的魏贞口交的速度。

    也

    多亏我耐力惊人,魏贞帮我吹了一天,嘴巴都酸得合不拢了,我还是没爆出来。

    晚上,意犹未尽的我送魏贞回到了她的狗窝,楼道里灯光暗淡,我鼻中满满

    都是魏贞身上的幽香,忍不住在楼梯口抱住魏贞,手伸到背后揉捏着她被套裙包

    裹的大肥屁股。

    魏贞把下巴靠在我的肩上,我的胸口清晰地感到我们之间的亲密

    距离使她硕大无比的大奶子被压成肉饼。

    我感觉到这头贱畜是对我真的动情了。

    我撩起套裙的裙脚,正要剑及屦及,魏贞突然惊叫一声把我推开,叫声中充满了

    极度恐惧。

    我回头一看,一个中年妇女站在楼梯口,正是以前我在医院里看到过的黄大

    妈。

    黄大妈那张充满了中年妇女八卦精神和道德优越感的丑脸微微扭曲,冷笑着

    说:「大妹子,我还关心你来看你,没想到你老公还躺在医院里,你倒和其他男

    人快活起来。

    」

    说着立马回头就走,魏贞已经吓呆了,忽然双目中泪水涌出,我抱住她说:

    「没事的,没事的。

    」当然这幺一来,我们之间的兴致被一扫而空,我只能把魏

    贞送进门,闷闷不乐地开车走了。

    第二天魏贞来了,我正要抱着她亲热,却发现

    魏贞脸蛋发红,一摸她无瑕的额头,竟然滚烫,这个懦弱的美妇竟然被吓得发烧

    了。

    我说:「魏姐,你发烧就该和我请假。

    这几天好好养病,不准你来了,我工

    资会照给的。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我让魏贞吃了药,要开车送她回去。

    魏贞忽然拉住我说:「徐总,我自己回去。

    」我知道她是怕又被人看到,只

    能准了她。

    接下来两天魏贞没有来,到第三天里我想去探望一下她,于是开车来

    到城中村。

    车停在村口,打火机的油没了,我去小卖部买了一个打火机,走出来

    听到两个中年妇女在交谈。

    「我早就说何家那个媳妇是个不守妇道的骚狐狸,被

    我说中了。

    」

    「可不就是,成天摇着大奶子撅着大屁股勾引男人的,还有什幺好东西。

    」

    「一进城就给有钱人勾搭了,看她回乡下怎幺交代,要被人打死了。

    」

    「呵呵,哦,你看,她来了。

    」我转身看到魏贞正提着菜篮,里面难得摆了

    一些成形的蔬菜,当然一看就知道是快落市的蹩脚便宜货,向村里走来。

    突然,

    跑出一个脏不拉几的小孩,在魏贞的菜篮上一掀,菜全部倒了出来。

    魏贞蹲下来整理,这时一群小孩上前,对着魏贞又踢又骂,「贱婊子」、「

    破鞋」这种话从小屁孩们嘴里骂出,格外刺耳。

    魏贞被这些乡下来的小孩踢得满

    身脚印,狼狈不堪,抱着头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突然,那群小孩子发一声喊:「孟妈来了,快散啊。

    」一哄而散。

    我看到一

    个肥壮的中年妇女走向魏贞。

    被羞辱的魏贞认命地把好不容易买的菜收回篮子里

    ,却被那个肥婆一脚把菜踩在脚底,魏贞心痛地看着好不容易挑选的菜被肥婆踩

    着。

    那肥婆一把抓住魏贞的头发,一脚揣在魏贞的小肚子上,痛得魏贞哀啼了一

    声,捂住了肚子。

    肥婆力大无比,把魏贞这个除了奇迹般的奶子和屁股以外其他部位都很纤巧

    的弱女子一把掼在地上,一脚踩着魏贞的头,魏贞被迫匍匐在地,大屁股高高撅

    起,那肥婆骂道:「骚蹄子,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叫你勾引男人!」

    魏贞吓得哭道:「我知错了,我知错了……」

    肥婆说:「你这贱人,不配当人,你给我像个畜生一样爬进去。

    」抬起脚在

    魏贞的肥大屁股上踢了一脚,对着魏贞吐了一口痰。

    魏贞只好四肢着地,像头奶

    牛一样爬进村口。

    一个小孩头头把一个竹竿戳向她柔软的大肥屁股,大叫:「赶

    牛回村喽,赶牛回村喽!」

    其他人轰然大笑,魏贞只好忍着屈辱,像一头被牧童赶着的乳牛一样爬回村

    里。

    一进村口来了一个猥琐的无赖,赶紧蹲在魏贞的面前,一把托住爬行的魏贞

    快要接触地面的超肥奶子,说:「大妹子小心别撞坏了大奶子,我帮你托着。

    」

    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那无赖捧着魏贞的大奶子,手上自然用力又抓又揉

    ,又有一个无赖来到魏贞的大屁股后,拍了拍被我赠送的套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