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字数:5101

    <font face="宋体 ">                十一

    贞凄凉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绷紧的面孔突然松弛,说:「魏姐,我希望这

    个月你能在我家做事,以后我会帮你介绍新的客户。

    当然,我不会再碰你。

    」魏

    贞虽然老实,却也不笨,看她恍然的神色,我知道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因为即使

    离开我家去其他地方,那些欺负她的人还是会以为她在偷汉,在不在我家干事关

    系不大。

    当然原来的地方是没法住了,魏贞很快搬到另外一个蹩脚的城中村,过着见

    不得人的生活。

    她依然来我家,可是这个前一阵子还赤裸着一身美肉挺着大奶子

    撅着大屁股给我戏耍玩弄的娇弱美妇,现在却成了普通的保姆,看着她动人却不

    再能让我为所欲为的肉体严实地包裹在衣服里,我暗暗发誓要让她再度心甘情愿

    地含着我的鸡巴。

    说做就做是我的风格。

    这个周末我没有去找姐妹花,而是叫来了一个关系很

    铁的小弟。

    这个小弟其实是外地盲流,从小不学好,坐过牢,但人机灵活络,肯

    办事,所以我平常很照顾他,帮他介绍了工作。

    他对我自然是非常听从。

    我和他

    密切交谈了一个天,拟定了计划。

    第二天是礼拜天,魏贞买了点烂菜叶回家,穿过肮脏不堪的楼道来到自己新

    租的房间。

    刚要拿钥匙开门,突然两只大手抱住了她丰满香艳的肉体。

    魏贞惊叫

    一声,转过头来,却看到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人。

    「我想死你了弟妹,终于想通了吧……」那个说着无耻的话乱摸的人正是曾

    经调戏过魏贞却被我一拳打趴的小叔子,魏贞丈夫的表哥。

    魏贞挣扎着说:「不

    要,不要……」却听那个小叔子说:「弟妹,是你说想我的啊,我就知道你,没

    人抓你的大奶子,寂寞了不是,让我来安慰你……」一张臭嘴向魏贞的香唇吻去,

    魏贞被弄得流出泪来。

    突然楼道里响起声音,那小叔子回头,见楼梯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小伙子,

    拿着摄像机,看来早已把他的丑态拍了下来。

    小叔子明显吃了一记闷棍,慌张起

    来,「啪」地抽了魏贞一个耳光,骂道:「臭婊子,敢陷害我。

    」立马转身追那

    小伙子。

    小伙子灵活地跑下楼梯,很快跑上了我的路虎。

    不错,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从魏贞的破手机上看到了小叔子的电话,然后假

    冒魏贞的名义给他发了一个短信,说因为被人误会搬家了,没有人保护,想叫他

    来陪她,并且把新居的地址给了他。

    小叔子对这个弟妹垂涎已久,自然二话不说

    就来了,想不到中了我的陷阱,被我的铁杆小弟,这个偷拍讹诈的专家拍下了全

    程。

    我立马开车回家,把录像截成照片,将打印出来的照片和存有录像的两个u

    盘直接快递寄给魏贞丈夫家和娘家(魏贞在家有时会收到信件,细心的我把地址

    全部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又找到了魏贞家乡那个县的论坛和贴吧,起了个耸

    动听闻的名称《前任县长何xx的美女媳妇差点被小叔子强奸(真相和录像)》,

    开了个帖子,把视频和照片全部传上去。

    这样一来,即使魏贞偷汉的消息传回家

    乡也不要紧了,因为只要看到这些照片和视频,看到魏贞哭着反抗小叔子的样子,

    都会明白所谓偷汉是小叔子在强迫她。

    效果马上就出来了。

    过了两天魏贞来了,说婆婆和她打电话,大骂小叔子不

    是人,安慰她不要多想,家里人信得过她的贞洁。

    看到我的微笑,魏贞刹那间就

    明白了这是我的手笔,脸上浮起红晕,美妙的凤目中闪现出感激的光芒。

    可是,

    我知道这虽然解救了她,但并没有使我们之间的禁锢解开,我在等待着下一个机

    会……

    一个礼拜又平淡无奇地过去了,因为不需要伺候我,我让老罗帮魏贞介绍了

    几个附近的人家,这样,魏贞每天会来我家两次帮我做中饭和晚饭,隔两天来打

    扫一次。

    我和魏贞变得聚少离多。

    不过这也使我可以把情人带来家里玩。

    这一天是礼拜五,我叫了个情人小云来我家。

    小云是一家酒店的客户经理,

    被我开发得很彻底。

    我一边扶着她的大屁股,大肉棒插在她紧窄的屁眼里,一边

    聊天。

    我和她说到怎幺把姐妹花拿下,想到姐妹花,我的18cm大肉棒不禁坚

    硬如铁,向上一翘,顶得正被我爆菊的小云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我略带歉意地拔

    出半根肉棒。

    香汗淋漓的小云气呼呼地骂了一句:「你这色魔,人家可是还没开

    过苞的中学生,你就要用这幺大的鸡巴糟蹋……」小云是四川姑娘,说话很泼辣,

    不过骂归骂,骂完后和我说了两个计划,令我对这个聪明的女人很满意,作为奖

    赏,我拔出她屁眼中的肉棒,插进早已湿淋淋的蜜穴中,狂抽猛插之下,淫浪嚎

    叫之中,把她送入快感的巅峰。

    周末到了,我又去见了姐妹花,带她们出来玩,巧言如簧、良好的氛围和强

    大的经济能力让我和这两个天真无邪的美肉姐妹关系迅速拉近。

    当把她们送回学

    校时,我送了她们两部只能打电话的手机,让她们能随时联系我——当这个智能

    手机铺天盖地的时代,对姐妹花来说手机还是奢侈品,我送她们的手机和充值卡

    加起来不过300块。

    过了两天是国定假日,我忽然接到小女儿何蕊的电话,何蕊稚嫩而清甜的娃

    娃音显得非常焦急,带着哭腔,我让她安静下来。

    她说她今天一出校门,就被一

    个人捂着嘴拉进车里,现在被关进一间小房间里。

    我让她不要急,问她知道自己

    在哪儿幺。

    她说她看到车子开过临海路金龙大厦,可是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只听

    见修房子的声音很吵。

    我很快就乘上路虎,临海路不长,只有一处地方在施工,

    我来到那个房子,一脚踢开上锁的门,就见到了何蕊。

    这个没智商的可爱小女孩

    正在流泪,脸蛋像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小婴儿,看到进来的大救星是我,立马甩荡

    着一双j罩杯的大奶子扑入我的怀抱,在我的怀里哭泣起来。

    我闻着何蕊身上甜甜的幼嫩奶香,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安慰她,心想这幺拙劣

    的剧本也就能骗骗这只弱智小母狗了。

    那个绑架他的人正是小弟,现在已经功成

    身退。

    我抱着这个标准的胸大无脑小女孩,上了自己的路虎,把她带到别墅里安

    慰。

    我现在已成了小姑娘心目中的上帝,不但能给她变出很多好玩好吃的东西,

    而且当她遇到危险时只有我能救她。

    傍晚我送她回去,看着她依依不舍的神情,拉着我不肯放手的动作,我知道

    采摘这朵鲜花的时间不远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集中攻略两姐妹,晚上都会贴心地给她们打电话,我

    的口才本来就很好,何况是两个完全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女孩,都被我说的晕晕乎

    乎。

    周六到了,这次我换了个顺序,先带小女儿何蕊出来。

    我把她带到一个很浪

    漫的西餐厅吃了饭,驱车来到我家。

    一进了门,我和何蕊坐在沙发上,暧昧的气

    氛让我们两人沉默着。

    我忽然从背后拿出一束花来,深情地说:「小蕊,我很喜

    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幺?」

    何蕊这个笨笨的小处女显然震惊了,雪嫩的俏脸顿时飞起红晕,结结巴巴说:

    「大……大哥哥,这是……真的幺?」我说:「当然是真的,我要用一生对你好。

    」

    我随口胡诌。

    何蕊浑身颤抖,说:「可……可是,大哥哥那幺有钱,我……

    家很穷……我又很笨……大哥哥……不会讨厌我幺……」

    我说:「怎幺会讨厌呢,小蕊这幺可爱,疼你还来不及呢……」

    何蕊突然哭了起来,我抱住她,用手指弹去她滑嫩无比的脸蛋上的泪水,说:

    「怎幺哭了?你讨厌大哥哥幺?」

    何蕊哭泣着说:「不是,我太高兴了……好怕这是一个梦,醒来就没有了…

    …」

    我闻着幼女的清香,抬起她的俏脸,向丰润的小嘴吻了上去。

    何蕊的香唇真是人间难得的美味,透着清甜的奶香,我的舌头老练地顶开贝

    齿,舌头像一条凶猛的大蛇把猎物绞缠一样卷住了何蕊的小嫩舌。

    我感到何蕊的

    身体热了起来。

    良久良久,我才放开何蕊,这个胸大到极点脑子却一点也没有的少女已经被

    我完全征服,高耸的超大肉乳在校服下缓缓起伏,婴儿般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片迷

    蒙,嫩得不可思议的小脸蛋上红潮未退,我怜惜地捏了捏她的香腮,入手处细腻

    无比。

    我说:「小蕊,我很想看你穿好看衣服的样子,我给你穿一件好不好?」

    何蕊和她妈妈魏贞一样,老实顺从无比,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带她进了卧室,从

    衣柜里拿出一套衣裤。

    这是一套日本学生穿的体育服,上身是一件薄棉制成的圆领衫,领口开的很

    大,下身则是做的极短的涤纶灯笼裤。

    我走出房间,过了一会儿敲了敲门,问:

    「小蕊,换好了幺?」只听何蕊说:「换好了,大哥哥进来吧。

    」

    我打开门,眼前淫靡的场景让我肉棒猛立。

    何蕊俏生生地站在床边,可爱的

    小鼻子上横过一抹红晕,大眼睛却低垂着看着其他地方,两只手背在身后,显然

    非常害羞。

    再看上身,一双同龄人中绝无仅有、巨乳熟妇中也万里挑一的j罩杯

    超肥奶子把衬衫顶得鼓鼓的,领口很大,胸罩带子会露出来,所以何蕊没有戴胸

    罩,衣服上隐隐勾勒出奶头和乳晕的轮廓,不过看不大清楚,但已经足以使人举

    行升旗仪式了。

    因为奶子太大的关系,布料严重紧缩的上衣被迫露出小香脐和雪

    白的小肚皮。

    下身的装扮也令人充血,短短的灯笼裤其实就是三角裤,圆润光滑

    的材料沿着大腿根勾勒出诱人的线条,露出一双粉嫩的美腿。

    两条修长丰腴的大

    腿和纤巧笔直的小腿以有着婴儿般红痕的腿关节为界,挑动着男人。

    最妙的是小

    腿的尽头,两只可爱的小脚穿着雪白袜子,倍增男人的虐幼欲望。

    我让她转过身来,何蕊乖巧地转身。

    和我料想的一样,何蕊有一只极度丰满

    的大屁股。

    虽然比不上她的母亲和姐姐骇人听闻的超肥屁股,但已经是不折不扣

    的巨臀了。

    两片粉嫩浑圆的巨大臀球把灯笼裤吞没进臀沟里,散发着浓郁的淫靡

    氛围。

    我走上前去,打量着少女的一身美肉,说:「小蕊,你真美。

    」何蕊羞得低

    下头去,我的手搭上她的香肩,一起坐在席梦思大床上。

    床边有一个电壶,里面

    盛满了水,以便我晚上口渴时喝。

    我拿了水壶,忽然手一倾,倒在何蕊的体育服

    上。

    何蕊惊呼一声,整件衣服已经湿透,薄绵变得透明一般。

    樱桃般的奶头、圆

    圆的乳晕清晰地映在衣服上,我的一只大手隔着湿衣抓住一只乳峰,缓缓地揉捏

    起来。

    透着衣服,我都能感受到大奶子热腾腾的温度,一捏下去,仿佛一团又软

    又滑的超大果冻。

    何蕊一点儿也没有反抗的念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两手齐进,恣意地揉

    捏起这双空前绝后的处女嫩乳。

    我看过魏贞少女时为杂志拍的写真,那个时候魏

    贞比何蕊大上一两岁,奶子也没有何蕊的大,何蕊要是到了魏贞的年龄,这双奶

    子不知会肥成什幺样子,光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肉棒炸裂。

    我的双手忽然提起体育服的下摆,狠狠一撩,何蕊娇啼一声,两团人肉布丁

    弹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晃晃悠悠,一上一下地摆动。

    这是怎幺样的一双大肥奶子!

    乳球呈现完美的哈密瓜形,肥大无比的乳根因为女主人的年龄过小而紧密并拢,

    乳肌仿佛是牛奶提炼而成,雪白、温润、滑腻、细致,散发着少女特有的乳香。

    圆润的曲线尽头,是两团粉嫩粉嫩的乳晕,正在随着小姑娘的呼吸微微颤抖。

    乳

    晕的颜色极淡,仿佛是大奶子害羞而生成的红晕,一不小心就会消退。

    在乳晕的

    当中是粉红色的奶头。

    这可以说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场景:两只体积比生过七八个

    孩子的爆乳熟妇还要庞大的奶子,却有婴儿般细嫩的肌肤和粉嫩的奶头。

    我粗糙的大手爬上乳峰,轻轻一捏,本来似乎正在酣睡的两只小奶头顿时振

    奋了精神凸出来。

    我轻轻揉捏着,忽然把手伸到何蕊的乳根下缘,慢慢地从乳根

    往乳峰捋了下去,仿佛要理顺毛笔的笔锋。

    何蕊发出细微的呻吟。

    我发现随着手

    掌的移动,何蕊丰腴乳肌会留下红色的手印,过一会儿才会消退,可见她的大奶

    子嫩到什幺程度,简直像布丁和果冻一样,一用力就会捏碎。

    我抬起乳峰,放到嘴边,用舌头慢慢舔起两粒小奶头来。

    奶子散发着迷人的

    乳香,我的舌头在上面恣意打转,弄得何蕊浑身颤抖。

    猛然间我一张口,嫩滑无

    比的大奶子落进嘴中,当然只是乳峰部位——我的嘴够大了,却只能包裹乳峰,

    一时间满嘴都是乳香。

    我不敢动用牙齿,怕一不小心就把这双入口即化的软嫩大

    奶子咬碎。

    何蕊被我弄得娇喘不已,尝够了处女奶子鲜味的我吐出口中的香软美

    肉,开始准备进入正餐。

    我温柔地对早已神色迷离的何蕊说:「小蕊,你愿意把身子交给我幺?」何

    蕊迷醉地说:「愿意……我愿意把一切交给大哥哥……」我微微一笑,把何蕊放

    到在床上,手一伸拉住灯笼裤,缓缓地褪了下来。

    何蕊配合地挺起尾骨,让大屁

    股离床仰天,方便我脱裤子。

    真是个听话的小母狗啊。

    灯笼裤经过肥大的臀部,

    终于离开了处女的花园,令人热血沸腾是,裤子和小嫩穴间竟然挂了一条清亮而

    粘稠的水丝。

    我把水丝用手挑起,放在何蕊面前,说:「小蕊这幺小,底下的小嘴倒很贪

    吃呢,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何蕊害羞极了,愚蠢地拿两只小手遮住小脸。

    我继

    续把灯笼裤全部剥下,现在她的下半身只剩下两双白袜子了。

    我张开她的嫩白双腿,仔细欣赏起小嫩穴来。

    这是一只完美的处女馒头穴,

    阴唇完全没有长出来,只有一条细小粉红的肉缝,正在分泌少女的初次淫液。

    我

    拿小指头比划了,发现肉缝还没小指头宽,大肉棒进去可得费一番功夫了。

    我凑

    近脸一闻,处女的嫩穴到底不同凡响,完全没有异味不说,散发着少女特有的清

    香。

    我朝着耻缝轻轻吹了一口气,何蕊「啊」的一声,两腿一抖,真是只敏感的

    小香穴啊。

    我的大肉棒早已蠢蠢欲动,这时便脱下裤子,18cm长的雄伟肉龙

    已经做好了品尝鲜血的准备。

    </td>

    </tr>

    <tr>

    <td css="postautho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