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5 年4月14日发于:01bz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050

    16岁对少女来说本是花朵般的年华,无忧无虑,天真灿烂,可是何蕊这个长

    着稚嫩无比的童颜的花季少女却已陷入肉欲横流的淫狱中。

    自从被我开发出性欲

    后,她再也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

    每天早上,我都在何蕊吮吸我大鸡巴的砸吧声和阵阵快感中醒来,晨勃的大

    肉棒像一支吓人的凶器。

    当看到我睁眼时,何蕊总是吐出肉棒,神采奕奕,兴高

    采烈地欢呼一声,就要撅起巨大的香臀把我的大肉棒塞进嫩穴里,可是换来的却

    是我的两记屁光,把她的大屁股拍出一阵臀浪。

    我的大肉棒首先需要的不是性欲

    的宣泄,而是憋了一晚上的宿尿。

    我总是粗暴地扯住屡教不改的笨奶牛的秀发,把大鸡巴塞进她的喉咙里。

    尿

    关打开,热腾腾的尿液就直接灌进小肉便器的肚子里。

    等到撒完尿,我也不干她,

    就让这小骚货急得浪态横生。

    我让她先去准备早餐,何蕊只得百般不舍地摇着刚

    开苞就媚得水润的大奶子大屁股走出房间。

    我会先喝掉床头放的水,打开ipad看看信箱,今天有两封信让我起了兴趣。

    那是老吕转发的邀请函,关于即将在巴西举办的世界美臀大赛和印度举办的世界

    美乳大赛,想到何惠的超肥大屁股和何蕊的奇硕大奶子,以及赋予这对姐妹花淫

    贱无比的身材的母亲——魏贞全面超过两个女儿的那双骇人听闻的爆乳和两片天

    方夜谭般的巨臀,作为她们命定的主人,我有把握利用这三朵母女花赢得臀、乳

    两赛的世界冠军。

    想到这里,我的大肉棒涨到了极点,强烈的泻火欲望让我来到了客厅,何蕊

    正把早餐端出厨房。

    我等她放下早餐,随手拿过一片吐司咬了一口,就把她拉进

    怀里,一掏她的胯下,嫩穴早已泛滥成灾,食指「哧溜」一下就滑进穴口,穴肉

    紧紧咬住了进犯的手指。

    我问:「想要了?」

    何蕊稚嫩的童颜露出甜美的笑容,点了点头,仿佛一个刚进小学的小朋友被

    老师表扬了似的,身体却淫荡成这样。

    我叹了口气,让她大屁股撅起摁倒在台子

    上,香菇般的大鸡巴兵临嫩穴,在口子上打磨几圈沾湿,「噗」地一声插了进去,

    何蕊「啊」地一声,发出畅美难言又无法忍受巨大尺寸的痛苦混合的娇媚声音。

    我两手抓住两片肥腻无比的臀球,开始大力抽插起来,美好的一天就在何蕊

    甩着奶子的淫浪呻吟中开始了。

    我对何蕊展开了各式各样的调教。

    比如我让何蕊扎了两个羊角辫,在给我口

    交时,正好抓住两个辫子,让我随意调控驾驭;在灯笼裤上肉穴的部位剪一道口

    子,让她穿着衣服给我随时插弄;当然我的重点摆在了那双同龄人中可能是全国

    第一的jcup大奶上。

    经过几天的调教,这个刚开苞的小女孩已经能熟练地用两只

    硕大的香乳夹着我的长鸡巴上下揉搓了。

    我喜欢在工作时把何蕊逼到裆下给我打奶炮,大鸡巴在滑不留手的肥嫩乳肉

    间穿梭的感觉实在美妙极了。

    何蕊也像魏贞一样,伺候男人上极有耐心,所以往

    往一跪就是半天,乖巧地埋头苦干,时不时用小香舌舔一下乳沟间露出的龟头,

    然后我会颁布我的嘉奖,把她摁在桌子上狠狠在她湿得一塌糊涂的小骚穴里干上

    一炮。

    这一天早上,我在何蕊的小嘴里撒完尿,到储藏室里拿了一个大皮箱来到卧

    室。

    我把何蕊带到箱子前,何蕊疑惑地看着我。

    我打开箱盖,中间是一个马鞍状

    的突起。

    我拍了拍何蕊的大屁股,命令她趴在马鞍上。

    何蕊不知道我的用意,但

    听从我的命令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当下光着一身嫩肉,把雪白的肚子伏在马鞍上。

    因为马鞍在腰部顶起,何蕊的整个身体像一个将要被腰斩的犯人,上身朝下,

    两只丰腴无比的大奶子垂到箱底,下半身的大屁股却像母狗一样高高撅起。

    我稍

    作打量,突然伸手把箱盖合上,只听咔哧一声开关合上的声音,箱子自动上了锁,

    把小奶牛关在黑暗中。

    不出意料,箱子中传来何蕊惶恐不安的声音:「大哥哥,大哥哥,你在玩什

    幺呀……」

    我故意不回答,何蕊果然急了,声音中开始带着哭腔,又过了一会儿,只听

    箱盖上传出「咚咚」的响声,何蕊正用肥嫩的大屁股拼命顶着箱盖,试图把箱盖

    顶开,不一会儿箱子中传来哭泣声。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对着箱子说:「小蕊,

    今天我们玩个游戏,你在箱子里呆一天不说话,好不好?如果你说了话,我就再

    关你一天。

    」何蕊听了我的话,吓得不敢做声。

    仔细听才能听到她细不可闻的啜

    泣声。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穿好衣裤,打开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熟悉的身

    影,拥有娇艳无比的美貌、火辣到爆的身材、温顺至极的性格,不错,她就是魏

    贞。

    我让她今天来家工作一天。

    魏贞走近卧室,来为我换洗床单。

    她看到床边多出一个大皮箱,微微露出吃

    惊的神色,我微笑着告诉她这口箱子里放着很重要的东西,待会儿要抬出去。

    魏

    贞温驯地点了点头,她哪想到箱子里塞着自己赤裸的女儿。

    魏贞开始收拾床单枕被,滚圆肥大的香臀高高撅起,几乎要把牛仔裤撑破。

    我看得鸡巴勃起,悄悄走到皮箱的另一面,我拉开裤子的拉链,对准皮箱上的一

    个小孔插了进去。

    不一会儿,我的鸡巴就被一团温润湿滑包裹。

    真是个乖巧的肉

    便器啊。

    这个小孔对应的正是何蕊嘴巴的部分。

    这个箱子是专业的调教师为调教女奴制作的,前后开孔,可以让女奴在全身

    不得自由活动的情况下伺候主人。

    我把大鸡巴一伸进去,何蕊的小嘴就凑上来卖

    力地为我吹箫,充分说明了她们母女奴性深厚,没有人格,适合成为成功男士的

    人肉便池。

    魏贞的大屁股骚浪无比地扭动,虽然完全是无心的,但更能证明她天生是男

    人的泄欲宠物。

    我的大鸡巴被魏贞的香臀浪态挑动得更加高涨,何蕊显然感觉到

    了这种情况,小嘴拼命张开,用温暖的口腔滋润着我的大龟头,这也是她现在唯

    一可以做的活动了。

    等到魏贞换好床单走出房间,我开始肆无忌惮地强顶何蕊的

    小嘴,猝不及防的何蕊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魏贞回到卧室,我已收拾好鸡巴。

    我和魏贞合力抬起皮箱,搬到储藏室。

    魏

    贞只要留神看一眼小孔,就会发现里面是一只粉红无毛的嫩穴,正在汩汩流水,

    时刻等待着主人的临幸。

    这个美肉熟母却茫无所知,用那双曾经哺育过女儿的硕

    大乳瓜顶住了女儿的求生孔道,奶子的阴影遮住了皮箱的光亮。

    我们把皮箱搬到了储藏室。

    我让魏贞打扫一下储藏室,我则假装在翻看旧杂

    志,继续拔出大肉棒,对准何蕊身后的小孔插了进去。

    当大鸡巴插进温暖蜜穴时,我能清晰感到何蕊浑身抖了一下。

    我开始全力顶

    入,魏贞正在专心擦拭储物架,看不到我下半身的异动。

    何蕊对我的顶入做出了

    热情的欢迎,大屁股往身后狂顶,让我的大鸡巴深入不毛。

    一时间,少女的蜜穴

    被我插得淫水横流,肉壁变得温热无比,大鸡巴几次顶到子宫口,爽得何蕊狂抖。

    这时,魏贞擦好了架子的一边,准备转到另一边,抬起头来,我立刻停止了

    狂插,巨大的肉棒直挺在蜜穴中。

    蓦然终止肯定让何蕊渴痒无比,蜜道的骚肉竟

    然挑逗般的轻夹膨胀无比的大龟头。

    那不是用腿夹,而是阴道本身像活着一般撩

    拨我的大鸡巴,真是让人百干不厌的宝穴。

    等到魏贞转到另一边,背对着我,我

    才继续抽插。

    看着魏贞大提琴般夸张的身材,看着水蛇腰下不安分地摆动的肥熟巨臀,感

    受着她女儿比处女还紧窄却又比浪女还骚浪的肉穴,我爽到了极点,不过为了更

    深入的调教,我强忍下射精的欲望,同时也控制着没把何蕊送入高潮,而是挑逗

    地让她徘徊在高潮的边缘,时浅时深,时强时弱,我猜这个刚刚开窍的少女要被

    我折磨地发疯了,当魏贞擦好另一边架子时,我把大鸡巴抽出了湿热无比的蜜穴,

    收入裤裆中,拉好拉链。

    我和魏贞一起出了储藏室,魏贞把门关上,也亲手把何

    蕊关在无边的黑暗中。

    晚上,我送走了魏贞,轻轻打开了储藏室的门。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皮箱后,

    掏出大鸡巴,插入了前面的小孔。

    何蕊的小嘴很快裹住了我,但顷刻间发出了呜

    咽——这个可怜的小女奴半天没有喝水,作为主人的我送来了最适合她的饮料,

    在她小嘴里灌了一泡热腾腾的臭尿。

    爽快地撒了尿后,我来到何蕊身后的小孔,把大鸡巴塞了进去。

    我的大鸡巴

    先做了个火力侦察,在何蕊的小蜜穴口打了几圈。

    令我微微失望的是,何蕊的穴口虽然有点泛潮,却远没有我想得那样憋了半

    天淫水横流。

    或许她在无尽的淫欲煎熬中早已麻木了吧。

    失望归失望,我被魏贞

    的乳波臀浪挑逗起来的欲望还是要解决掉。

    大鸡巴轻抵粉嫩的阴唇,把硕大的龟

    头缓缓挤了进去。

    我体会着小穴口拼命吞下体积庞大的龟头的美妙触感,「哧溜」一下,整个

    龟头滑进了蜜穴中。

    这时,奇迹发生了,只听「彭」地一下,似乎是何蕊的大屁

    股顶到箱盖的声音,我的大鸡巴被一颠,我以为要滑出来了,结果却是相反,靠

    着肉壁内出乎意料的润滑程度,大鸡巴直顶中宫,竟然一下子就叩到了子宫!

    只听何蕊一声尖叫,我的大鸡巴在湿得像团热泥一样的骚穴里一顿,穴壁竟

    像抽搐了一般紧裹住我的大鸡巴狂抖,顶到花心的龟头尖端仿佛被小嘴吸住,我

    舒服得低吼一声,胯下使劲一拔,感觉大鸡巴「波」的一下,如瓶启盖,只剩下

    半截留在肉穴中,何蕊的声音都扭曲了,只听「淅沥沥」的水声由小而大,击打

    在箱盖上,美少女竟然被我干得尿了!

    我享受着蜜穴的痉挛,内心的满足到了顶点。

    这个小女奴不仅有甜美无比的

    童颜和滚圆肥弹的爆乳巨臀,还是个天生内媚的浪货。

    短短几天里,我就把她天

    赋中本有的极端骚浪开发了出来,鸡巴一顶就把她干得攀上顶峰、小便失禁,这

    只小骚穴将给我带来多大的快乐那是不言而喻的。

    想到这里,我反而压下自己的

    欲望,把大鸡巴抽出蜜穴,何蕊苦闷无比地呻吟了一声。

    我打开箱盖,储藏室的灯光洒进箱子里,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被灯光涂成黄色

    的耀眼大屁股,两瓣圆滚滚肥溜溜的臀球下夹着的无毛粉红的一线嫩穴湿得一塌

    糊涂,粉嫩的阴唇都被干得微微翻了出来,似乎仍像一只嘟起的小嘴一样寻求着

    大肉棒的抚慰。

    接下来是细长的美背,乌黑的秀发,然后整个人暴露在灯光中。

    我来到何蕊的正面,经过一天的折磨,这个小姑娘显然有点失常了,一双水

    灵灵的美目好像失去了焦点,似乎焦急地在寻求什幺,雪白的俏脸上同时布满了

    欲望和委顿。

    我轻轻把她拉起来,温柔地揽在怀中,何蕊香肩一颤,开始靠在我的怀中哭

    泣起来,仿佛一个小小的婴儿,奶子却比生过七八个小孩熟妇还要硕大。

    我轻抚

    着她的秀发,吻着她的额头,什幺也没说。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幺都是多余的,

    我的怀抱和手掌就有安抚和控制女奴的魔力。

    果然,何蕊像一个寻觅到奶嘴的婴

    儿一样停止了啜泣。

    我捏了一把她的大奶子,让她把箱子里自己撒出的尿液舔干净。

    何蕊听话地

    撅起大屁股,像条小狗一样把自己的排泄物舔掉。

    我满意地看着她肥嘟嘟的大屁

    股,知道这个小女奴的人格已经被彻底格式化,装上了我的系统,我已成了她的

    上帝。

    第二天我把何蕊送回了学校,因为我要开始征服两片更加肥大的屁股。

    一路

    上何蕊依依不舍地帮我口交,我像昨天顶子宫一样把何蕊的头用力按下顶进她的

    食道,搞得何蕊眼泪直流,可是依旧求我用大肉棒止她的穴痒。

    我无情地拒绝了

    她。

    离开何蕊的学校,我直奔何惠的学校。

    我昨天约了她一起去看海。

    接了何惠,

    我直赴海边,何惠的心情虽然平复过来,但显然没有恢复以前的开朗,一路上我

    们几乎没有闲聊。

    来到海边,正好是阳光灿烂的午后。

    我们沿着沙滩上的堤路漫

    步,我和她一边说一些或温柔或感慨的话,一边欣赏着沙滩上的游人。

    这里是全国着名的银沙滩,今天又是双休日,身材火辣的美女众多。

    我看见

    好几个浑圆性感的大屁股,在阳光下闪着油光,但没有一个能及得上何惠的巨臀,

    更遑论美肉熟母魏贞那惊世骇俗的超肥香臀了。

    我不禁想象魏贞和何惠母女在我

    面前撅起光溜溜的绝世巨臀争奇斗艳的场景,那强大的压迫感令我肉棒怒勃,还

    好何惠看着我的脸,没有注意到。

    经过一个下午的聊天,何惠的心情好了很多。

    我们在海边一个高级的海鲜餐

    馆吃了一顿晚饭。

    虽然何惠穿的衣服很朴素,但气质的纯净让她有一种天生的优

    雅,再配上她惊人的美貌,没有人相信她来自极度贫困的家庭。

    吃好饭我们来到一处偏僻的海边。

    游人散尽,只有沙沙的海潮声,寂寞而空

    阔。

    在月光下可以看到何惠因为喝了葡萄酒,酒力让她眼光迷离,俏脸生晕。

    我

    猛然揽住她的雪肩。

    何惠一颤,并没有抗拒。

    我们走到一颗棕榈树下,我用深情

    的目光凝视着何惠,何惠似乎被我的目光中的磁性定住了,不敢转头。

    我轻轻地

    吻在娇艳如蔷薇花瓣的香唇上,美少女吐气如兰,酒香也掩盖不住花朵般的气息。

    丰满柔软的g 罩杯巨乳顶在我的胸肌上,感觉好极了。

    我离开她的樱唇,看

    着她明澈的大眼睛。

    俏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有沉浸、欣喜,也有犹豫、错愕,

    有怀春少女纯粹的爱恋,也有生活的考虑,也许她想到了自己贫困的家庭,瘫痪

    的父亲,辛劳的母亲,对她来说没有放弃这份机会的理由。

    我带她上了车,送她

    回了学校。

    看着她袅娜的背影,我知道尝鲜的时刻又到了。

    夏天渐渐临近,经过几次约会,何惠的心已经被我牢牢掌控。

    在这段时间内,

    我也没有放过她的妹妹何蕊,经常带那只爆乳小尤物出来操干泻火。

    有的时候刚

    把何蕊接上车,我就会把椅背放低,小奶牛会主动趴在我的裤裆下,拉开拉链,

    让大肉棒「蹭」地一下跳出来,何蕊欢呼一声,就把散发着浓重汗臭味的大肉棒

    塞进小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甚至用小香舌拍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