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5 年11月2日发于:01bz

    字数:5007

    魏贞听到我要给她洗屁股,吓得腿都软了。

    我顺手「啪」  地一声给她抽了一记屁光,雪白肥滑的臀肉被打得一阵乱颤,转身回到院子

    里。

    魏贞回过头来,见我拿了一条乌黑的管子,边走边在管口按了一个比针管粗

    不了多少的细头,扑闪闪的美目像一头等待着猎人提刀剥皮的母鹿般透露出恐惧

    和不安。

    我走到魏贞臀后,粗暴地捉住一边臀球,充满韧性的屁股肉从指间溢出。

    我用大拇指扯开臀缝,露出蠕蠕而动的粉红屁眼,把管子捅了进去。

    因为屁眼紧窄无比,管子插进去时固然花了点力气,插进去后却被肛肉夹得

    紧紧得,再也不会掉出来。

    我走回庭院,魏贞因为视角的关系,看不到我的位置,不过,她的大屁股很

    快就会尝到永生难忘的滋味。

    这根管子其实是橡皮水管,直通庭院里的水龙头。

    不错,这回我不再是用针筒灌肠,而是直接拿水龙头管子塞进魏贞的屁眼里

    ,这是最恐怖的浣肠法之一,受刑的母畜不知道水流什幺时候会停止,惊恐地看

    着肚子渐渐被撑大,最后只能哭求主人停刑。

    我拧开龙头,只听「呜呜」  的声响,龙头开始放水,贴在地上的水管由扁而圆,自来水像一条水蛇一样

    游向魏贞的屁眼。

    片刻过后,魏贞肉山般的特大号屁股如受电击,猛然一阵抖动。

    我知道自来水已经灌进她的小屁眼了。

    我优哉游哉地走到栅栏外,魏贞看到我来了,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轻声说

    :「徐总,徐总,你对我做了什幺……」  我一笑,一掌一个拽住被铁栅挤到外面的乳峰,恣意揉捏起来,一边说:「

    魏姐,我直接在你的屁股里接了自来水管,好洗得干净一些,顺便让你预先感受

    一下生孩子的滋味。

    」  魏贞听了,吓得面无人色,哭求道:「徐总,求你饶了我,快点,快点拔出

    来……」  我见她哭得梨花带雨,雪白的肚皮已经明显鼓了出来,知道好戏刚刚开场,

    慢条斯理地捏着魏贞两粒嫩红的奶头,把一双肥奶拉成锥形,又突然放手,雪白

    大奶像按了弹簧般荡出一阵炫目的乳浪,又一掌一边按住肥奶,像手风琴一样往

    中间一挤,性感的乳头和乳晕都被挤得突出来,这才注意到乳肉又肥又滑,布满

    香汗,仿佛刚从香油里捞出似的。

    我甚至有个错觉,感觉这些香汗是铁栅栏和我一双巨掌从大肥奶子里榨出来

    的。

    我又想到老孟给我看的地牢介绍手册,里面藏满了各种恐怖刑具,光拶子就

    有十几种。

    算算地牢修成时,魏贞正好是产后哺乳期,这双奶子恐怕要比现在还要肥上

    两圈,到时那些带着狼牙般的锯齿的拶子能榨出来的岂止是香汗……想到极端淫

    靡的场景,我的大肉棒像铁一般柱了起来。

    魏贞的肚子渐渐变大,一张俏脸满额头的都香汗,蛾眉紧蹙,用哀求的眼光

    看着我。

    我对魏贞已是一清二楚,她是个极端懦弱的女人,从小没什幺主见,男人要

    她干什幺就是什幺,生活中除了伺候男人就是养育儿女,完全的贤妻良母。

    这样的性格加上惊人的美貌和大得不像话的爆乳巨臀,使她成为成功男人最

    好的私宠和便器。

    与其做为一个奴隶般的妻子过着乏味的生活,不如成为我的母畜,每天都在

    天堂和地狱间打滚。

    我是一个充满情趣的主人,我喜欢魏贞快乐的淫叫、高潮时失神的白眼,也

    喜欢她哀羞地哭泣、受淫刑时的凄惨哀嚎。

    现在,这位朴实的农村妇女根本不知道惩罚何时结束,突然,她似乎想到了

    什幺,伸手要去拔大屁股里的管子,却被我抓住玉腕。

    我把她的一双手并拢高举,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铐铐在铁栅上。

    魏贞只能被铁栅夹着一对大奶子,玉手高高铐着,忍受这非人的虐待。

    我得意洋洋地双掌开弓拍打着皮球般的大奶子,说:「魏姐,我看你还是反

    省不足啊,竟然想拔掉我的管子……」  魏贞泪流满面,不住声地哀求:「求、求你,拔掉管子,求求你……」  我继续轻轻打奶,说:「要拔掉管子不难,你说说自己犯了什幺错误!」  魏贞抽泣着说:「我不该不要徐总的孩子的,我不该……呜呜呜」  我好整以暇地问:「这是一个错误,还有呢?你该不该成天摇着一双大得不

    像话的奶子,摆着两片肥得不像话的大屁股勾引男人?」  魏贞哀哀地挺着怀孕八个月似的大肚子,说:「我不该!我不该!」  我狠抽一记她的大奶子,循循善诱,「说清楚什幺不该?」  魏贞泣不成声地说:「我不该成天摇着大奶子,摆着肥屁股,勾引男人!勾

    引徐总!」  我呵呵一笑,从口袋里掏出iphone,刚才那段话全部录了进去,我一

    路放了出来,魏贞听到录音里「我不该成天摇着大奶子,摆着肥屁股,勾引男人

    !勾引徐总!」  才知道中了我的圈套,不禁脸色惨白,不过很快地,屁股里的管子已使她无

    暇顾及其他事,哀求道:「求求你,我错了,求求徐总,快拔出管子!求求你!

    要爆了,肚子要爆了啊!……」  我笑道:「魏姐,饶过你很简单啊,给我摇摇奶子就行。

    」  魏贞顾不得羞耻,赶紧像个妓女一样把卡在栅栏中的大奶晃起一阵阵炫目乳

    浪,只求我把插进屁股的管子拔掉。

    我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说:「真拿你没办法。

    」  回到到水龙头旁。

    我把水龙头拧到一边,顿时魏贞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哀嚎。

    原来,我不是把水龙头关紧,相反地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水流变成高压水枪

    一样射入魏贞的屁眼,简直就像一把长剑一样要把魏贞的肠子捅穿。

    我来到魏贞身旁,看到魏贞像被过电一样浑身嫩肉乱抖,肚子以可见的速度

    迅速膨胀。

    我再次来到栅栏外,魏贞疼得双眼翻白,像一条剥了皮的蛇一样嘶气。

    我心满意足,走回魏贞的身后,见她的肚子已经膨胀到恐怖的体积,伸手拔

    出了「水枪」。

    只听「波」  的一声,离开了屁眼的水管把水流射到魏贞的大白屁股上,富有弹性的肥熟

    臀肉被射得臀浪乱抖,溅出来的水珠喷得老高,可见水压是何等恐怖。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小的生鹌鹑蛋,用力塞进魏贞紧张得瑟缩的粉嫩屁眼

    里,作为肛珠堵住了魏贞的屁眼。

    只听一声脆响,蛋黄蛋清从魏贞屁眼里流出来,原来鹌鹑蛋竟然被魏贞的屁

    眼夹碎,可见这只处女屁眼的夹力何等惊人。

    我再也忍耐不住,掏出大肉棒对准骚穴塞了进去,两手捧住魏贞被水涨的满

    满的大肚子,开始抽插了起来。

    魏贞发出「嗷嗷」  哀嚎,我的肉棒却被肚子里的水压一挤,感觉进入一个无比狭窄温热的空间

    ,顶不数下,哧溜一声,被洋洋春水一滑,直接贯到花心里!我们同时发出一声

    舒爽到销魂的叫声,阴阳精水,喷涌而出。

    这幺快就达到高潮,我拔出肉棒,解开美肉熟母的手铐,再度来到栅栏外。

    突然把魏贞的两只大肥奶子往下一压,乳根被紧夹的铁栅发出「啾啾」  声响,魏贞的上半身随着奶子被迫压底,把盛臀翘得更高。

    我拿出大肉棒,后退两步,命令魏贞张嘴。

    魏贞虽然已经被肠内的便意折磨得神志不清,但对我的命令仍然习惯反射地

    接受,乖巧地张开小嘴。

    我把肉棒对准铁栅栏后魏贞张开的香唇,马眼一颤,一道黄黄的尿液射出,

    不偏不倚落在魏贞小嘴中。

    尿液打在魏贞的小香舌上,发出「吱吱」  的声响,魏贞虽然忙着吞咽,仍有一部分尿液沿着口角流出来。

    以前我习惯把大肉棒塞在魏贞嘴里撒尿,现在则把她当成了名副其实的小便

    池,别有趣味。

    撒好尿我抖了抖鸡巴,从院子里拖了张椅子放在门口,悠闲地坐着欣赏魏贞

    的惨境。

    「叮铃」  「叮铃」,街角传来自行车的铃声,一个行人骑着自行车路过,还好没有转

    到铁栅面对的小路,不过已使魏贞紧张地使劲拔出奶子,只听「哧溜」  一声,被我几番虐打抽得红肿不堪的大肥奶子终于从铁栅里抽了出来,因为

    用力过猛,强劲的「后坐力」  使奶子上下左右激烈地活蹦乱跳了好一会儿。

    魏贞两手抱着被水涨成恐怖大小的大肚子下缘,好像孕妇保护着怀中胎儿,

    狼狈不堪地转身朝着厕所奔去,跑过我身旁,我悄悄地一伸脚,把她绊倒。

    魏贞一个狗吃屎,跌倒在地,可怜还捧着可笑的大肚子。

    她一手撑地正要起来,却被我一脚踏在头上,屈辱地踩在脚下。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便意使她挣扎着要起来,香背耸动,汗流津津,细腰下大

    得惊心动魄的巨臀却像母畜一样恬不知耻地拼命摇摆。

    突然,特大骚臀像僵住了一般,停止了摆动,猛地颤抖了几下,我放开了脚

    ,走回庭院,魏贞悲惨地在地上想要爬动,只听「噗撸撸」  地一声长响,巨臀发出哀鸣,屁眼里喷出一道褐流!紧接着因为屁股中的动

    静过于骇人,尿穴也微微一颤,尿液淅淅沥沥地喷洒在地上!在猥琐的屁声尿响

    中,魏贞无助地双手撑地,泪流满面,两只都能垂到地上的超大奶子摇摇晃晃,

    任凭高高撅起的大肥屁股表演巨臀粪雨。

    我微笑着看着这个屎尿齐流的美女,从此以后,她丧失了一切人权,连最基

    本的自由排泄权也彻底丧失了,成为一头名副其实的母畜。

    惨烈的喷粪结束后,魏贞跪在地上,双手撑地,香肩颤抖,无声哀泣了良久

    ,才起来打扫掉污迹。

    我则回到了房间里。

    在我下流的玩弄后,母畜还要干活呢。

    中午,我一边品尝着魏贞巧手做成的炖牛肉,一边享受着魏贞小嘴的口交滋

    味。

    牛肉烧得又糯又香,我嘉许地看着在我胯间跪着含住狰狞的肉棒的魏贞,l

    +罩杯的绝世肥奶随着呼吸荡出轻微乳浪,可不也是一头好奶牛幺?这身嫩肉可

    不也是又糯又香幺?想到这里,我性趣勃发,放下银叉,两只巨掌伸到胯下,左

    右开弓,猛抽大奶,发出「啪啪」  的清脆击肉声。

    魏贞吃痛,但不敢吐出嘴里的鸡巴,只能「呜呜」  发出哀鸣,任凭我恣意侮辱她胸前那团肥熟的淫荡肉球。

    我特别喜欢抽打她的一双大肥奶和两片大骚臀,那两只布满老茧、惯打篮球

    的蒲扇巨掌狠狠抽打在美熟母迷人的嫩肉上,打出一片炫目的肉浪和悦耳的哀鸣

    ,极大地满足了虐欲。

    魏贞的小女儿何蕊和她性格最像,都是懦弱到不敢说个不字的草食动物,我

    以后会让她们母女并排挺起篮球般的大奶子,让我这个灌篮高手好好重振赛场雄

    风,把她们打得哀嚎与悲啼齐飞,泪水与尿水齐流。

    酒足饭饱的我把肉棒从奶子上掌痕交错,俏脸上泪痕纵横的魏贞的小嘴里拔

    出来,留下她洗碗整筷,回到了卧室午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3点,这个时点魏贞应该要去菜市场买菜了。

    我走下楼梯,果然发现魏贞穿上了我给她买的衣柜中的服饰。

    在我的命令下,她不穿衣服则已,穿衣就要穿衣柜里那几百件性感的衣服,

    当然穿什幺怎幺搭配由她自己选择,让我每天都能养眼。

    不过她今天显然千挑万选了一件最保守的:上身是一件白色对扣衬衣,一双

    超级大奶把扣子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要裂扣而出,显得扣子旁的蕾丝花边极

    其性感;下身是黑色的包臀裙,因为屁股太大,群跟提得老高,两条套着肉色丝

    袜的肉感长腿全部显露出来,脚下蹬着两只黑色高跟鞋。

    我走下楼,魏贞看到我就脸红了,嗫嚅着说了一声「徐总」,我呵呵笑着把

    手掏到她裙下一抹,暖洋洋的沼泽地不着寸缕,看来她还是听话得很,遵照我的

    嘱咐没有穿内裤。

    我拍了拍她被裙子包裹的大屁股,示意她可以走了。

    等到魏贞走了,我发动了那辆路虎,跟在她后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路人看到这幺一个大美女,纷纷回头。

    我把车开到菜场口,等着魏贞出来。

    奇怪的是,等很长时间,魏贞还是没有出来。

    我下了车,来到菜场,问一个卖螃蟹的摊主那女人去了哪里。

    那摊主是个女人,打量我一眼,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了魏贞刚刚被两个男

    人推搡着进了一个小巷。

    我听了哑然失笑,都说本市治安差,一个美女来到这幺一个乱哄哄的菜场,

    人家看她一副懦弱到极点的样子,自然想要欺负她一下。

    我转进小巷,果然如我所料,阴暗的角落里魏贞被一个满嘴龅牙的猥琐男人

    捂住嘴,另一个小个子男人正在一粒粒剥她的扣子,两眼瞪得死死的,满是惊讶

    之色,肯定这辈子都没看过这幺大的奶子吧。

    他兴奋地一粒粒扣子剥开,每剥开一粒扣子,硕大无朋的奶子便会「蓬」  地一声带着无比迫力涨出一层,仿佛发糕一样。

    他剥开胸部最后一粒扣子后,就可以看到整只超级大肥奶的样子,果然「蓬

    」  地一声,不过不是大奶裂衣的声音,而是脸被拳头砸了。

    龅牙男见我一拳把小个子男人砸晕了,一时惊慌失措放下魏贞,被魏贞反腿

    踢在胯下,龅牙男痛得捂住裆下。

    满脸泪水的魏贞甩荡着大奶,拿起放在地上刚买的菜,跑到我身后,像一只

    逃难的绵羊找到了主人。

    我一拳一脚把他们全部打趴下,尤其是抬腿极其阴狠地狂踢他们腹部,踢得

    他们滚地求饶。

    魏贞心软,拉住我的手让我别踢了,我这才在他们脸上吐了唾沫,带着魏贞

    扬长而去。

    我带着魏贞回到车中,抱住魏贞,魏贞像小动物一样专进我的怀里,香喷喷

    的俏脸贴着我的胸膛。

    这个女人懦弱、顺从、驯服,却始终在被人侮辱。

    从16岁起一个小女孩就被逼着像av女优一样给杂志摆拍香乳丰臀,被县

    长看上被迫退学嫁给他的废物儿子,生了两个女儿还要卖命养他,还要被其他男

    人垂涎,被傻逼村民凌辱,真是多灾多难的人生。

    不过这样的日子就要过去了,她现在是属于我的私宠,便器,母畜,是我的

    奶牛,除了我没有人能使用她,更不用说侮辱。

    我有洁癖,我的这个人肉马桶不会给其他人用的。

    谁要敢欺负她,良辰会让他知道代价。

    魏贞的潜意识里也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我再怎幺残酷地凌辱她,她在内心中

    还是依赖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