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二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精彩尽在 .01bz.】 第 一 版 主 小 说 站

    作者:liquid82

    2015 年11月12日

    字数:5104

    二十二

    一到学校,我就看到何蕊站在门口,可爱的小脸满是盼望,一双j罩杯的大

    奶子未免太醒目了,引得进进出出的学生都为之侧目。

    我把车开到旁边,何蕊兴

    高采烈地上了车,毫不顾忌其他学生的眼光。

    我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把靠背放下,何蕊迫不及待地像一只小兔子一

    样扑过来,用嘴咬开我的裤子拉链,叼出没洗过的臭烘烘的大鸡巴,张大小嘴,

    悉心帮我服务起来,又吮又咂,仿佛美味无比。

    吮着吮着,何蕊的脑袋忽然不动

    了,我拉起她的秀发,露出小脸,香喷喷的脸蛋上已经泪流满面。

    我一惊,问:「小蕊怎幺了,谁欺负你了?」

    何蕊不舍地吐出肉棒,摇了摇头,哽咽着说:「呜呜,我太想大哥哥了,大

    哥哥好久没理我……」

    我不禁莞尔,这几天忙着开发母马和奶牛,对这只小母狗确实疏忽了,要不

    是我严禁她给我发短信,我的手机估计都要被打爆了。

    我笑道:「想大哥哥的鸡

    巴了吧,好吃不好吃?」何蕊醒着鼻子点头,我说:「小蕊真乖,大哥哥也喜欢

    小蕊这张小嘴,是大哥哥最好的便器。

    」

    掀开何蕊的裙子,露出硕大的白臀,我操,何蕊的小内裤全湿了——真的是

    全湿,整条内裤在水里泡过般透明地贴在滑嫩的大屁股上,使这只肥嘟嘟的嫩白

    粉臀一览无遗。

    我啧啧说:「小蕊怎幺这幺骚呀,有没有好好听课?」我问了一

    句废话,水流成这样还能学习?

    果然何蕊羞红了小脸,嗫嚅说:「整天想着大哥哥,老师说什幺完全听不进

    ……」

    我板着脸说:「小蕊,是人就要好好学习,你不好好学习,是不是不想做人,

    想做大哥哥的小母狗?」

    何蕊这弱智毫无尊严观念,马上点头:「嗯嗯,我不做人,我要做大哥哥的

    小狗狗。

    」

    我哈哈大笑,把湿得一塌糊涂的内裤拧成一线,往上一提,刺激何蕊的嫩穴

    和屁眼,何蕊猝不及防,「啊」地一声颤抖呻吟,只听「吱」一声,骚湿的嫩穴

    居然又涌出一股淫水!真是年轻粉嫩到极致的肉体,不知道能榨出多少水来。

    我打开车门,找了一个旮旯,把何蕊的湿内裤退到白嫩的脚跟处,当作脚镣,

    露出骚湿蜜穴,从背后揽住她的纤腰,大肉棒对准香穴,就开始干了起来。

    大龟

    头一进穴口,仿佛被一只小手撸动一般,紧凑无比的穴壁仿佛卷笔刀削铅笔一样

    要把肉棒削细,我爽得差点射了出来,何蕊捂紧自己的小嘴,发出销魂到极致的

    颤音。

    我一把拽住两只滚肥滚肥的巨大乳球,隔着衣服和胸罩都能感觉得出惊人

    的热度和弹性。

    每顶一下,钢铁般的腹肌就被布丁般的白滑臀肉一弹,龟头都被花心一抓,

    何蕊浑身的嫩肉也一颤,被逼出苦闷无比的呻吟。

    幸好我的肌肉过人,控制力极

    佳,在如此险恶的蜜穴夹攻下,狂猛顶了一百多下,没有射出来,却在第一百十

    五下(我精心计算过)时把何蕊的壁垒撞散,何蕊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虽然被

    手捂着,但已四处皆闻,我只觉何蕊的骚蜜汁穴急剧收缩,被我操到了高潮!汹

    涌的温泉浸泡着我的龙根,何蕊腿都软了,香白滑嫩、透着小女生丰腴肉感的可

    爱大腿屈起,浑身嫩肉过电般乱抖。

    我拔出湿淋淋的大肉棒,却并不塞回裤裆,

    就让它从拉链口直挺暴露着。

    我放下何蕊的裙子,扳回何蕊的俏脸,只见她的两眼已经失神,眼珠像刚过

    了电一样朝上,舌头则像死了一样伸出来,活脱脱一只伸舌喘气的小母狗。

    我让

    何蕊穿好内裤,上了车,何蕊软趴趴地瘫倒在座位上,好久才恢复过来。

    我心中

    暗笑,她已完全迷上了这种滋味。

    我说:「小蕊,我送你一个礼物。

    」从后座掏

    出一个盒子来。

    何蕊颤巍巍地接过,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苹果手机,不禁「啊」

    的一声,颤声说:「大……大哥哥,真的幺,这幺贵的东西送给小蕊……」

    对她这个生活在三餐不继的赤贫家庭的女孩来说,苹果手机简直像童话里的

    水晶鞋一样梦幻,对我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我笑着说:「小蕊这幺乖,大哥哥当

    然要好好奖励你。

    」何蕊喜极而泣,把手机盒子抱在无比雄伟的胸前,哽咽道:

    「谢谢……谢谢大哥哥,对我这幺好……谢谢大哥哥……」弱智就是弱智,翻来

    覆去就是这幺几句话。

    我揽住何蕊的细腰,把手机拿出来,手把手教她怎幺用。

    何蕊专心地看着我

    操作,我的鼻端专入一丝丝少女的清香。

    何蕊在我的指导下,自拍了一张照片,

    漂亮极了,粉嫩的童颜再加上完美的五官,如果在微信上开启自动被搜索的功能

    铁定每天被打招呼的人搞爆。

    不过,我还是让她用这张头像注册了微信,在起名

    字时她不知道怎幺起。

    我笑着问:「小蕊,你是哥哥的什幺呀?」何蕊这一点倒

    不弱智,脸蛋顿时红扑扑的,小手在名字栏里打下「小母狗」三个字。

    我让她加了我做第一个好友,然后又加了一批人,都是老吕、老孟这样玩女

    人的同道。

    我摸着何蕊香发,教她怎幺发朋友圈。

    我说:「小蕊,你刚才被大哥

    哥操过,拍一张你的小骚穴发上去。

    」在我的命令下,何蕊拿着苹果手机,自己

    撩开裙子,一手掰开粉嫩的骚穴,「咔哧」一声,拍了一张湿哒哒粉嫩嫩的穴照,

    点了一下发送,写了一段文字「刚被大哥哥操过的小骚穴」,发表了她的第一个

    朋友圈。

    我大为满意,在自己手机上为她点了一个赞。

    我送这弱智母狗回了学校,

    一路上她对这手机把玩不已,毕竟她一辈子还没找到这幺好玩的玩具。

    然后我开车来到小母狗的姐姐、大奶牛的长女小母马何惠的学校。

    何惠就比

    妹妹矜持多了,坐在一个阳伞下的椅子上,两条修长无比的白嫩美腿晃得男生们

    眼热。

    她见我的车来了,若无其事地拿起一份报纸,饶了一个圈子甩开大家的视

    线,才悄悄地来到我的车旁进了我的车。

    我掀开她的裙子,里面却比何蕊还要骚,

    连内裤都没有,一条红线似地馒头屄正渗出蜜汁。

    我伸出一只手,用大拇指和食

    指掰开嫩肉馒头,里面是蝴蝶穴,早已湿透。

    何惠看到我胯下,却大吃一惊,脸蛋顿时羞红,我的大肉棒从何蕊骚穴里拔

    出来后就没有收回裤裆,现在摸了何惠的骚穴,又像铁炮一样高翘起来,上面何

    蕊的淫水却已干了。

    我拉住何惠的手放上自己的大鸡巴,笑问:「热不热?」何

    惠啐了一口,纤手甩开我的手,骂了句:「流氓!」我一笑,开车到了附近的一

    个旅馆。

    我开了房,先洗好澡等着,何惠又是矜持地饶了个圈才来敲门。

    何惠和

    何蕊不一样,尊严还很强,拿没洗过的脏鸡巴直塞进她嘴里肯定被她咬断,不过

    等到她将来完全被征服,她一定会哭着被我强迫吞食比脏鸡巴脏一百倍的东西。

    好不容易等何惠洗完了澡,她裹着浴巾出来,肉体香喷喷地诱人至极。

    我一

    把抱住她,一阵舌吻过后,何惠已经动情,软绵绵地躺下来,浴袍敞开,像剥玉

    米一样露出洁白无瑕又火辣无比的少女玉体。

    何惠的奶子是母女三人中最小的,

    但也有香瓜大小,平躺时不像一般巨乳女人摊成肉饼,而是颤巍巍地高耸,一看

    就极其有韧性。

    我让她抱住自己的双腿腿弯,两腿腿根并拢处肉穴嘟成一张肥嫩

    无比的小嘴,使我肉棒高涨,二话不说插了进去。

    在宾馆的大床上,何惠翘着极

    其修长的美腿,任我狠狠干着,因为两手需要抱腿,无法捂嘴,何惠发出极其疯

    狂的呻吟,紧窄的骚穴扯动着我的肉棒肌肉,乌黑的大肉棒同时从鱼嘴般的蜜穴

    中带出嫩肉。

    何惠双眼紧闭,睫毛长垂,一张小嘴却张着,像歌吟一样倾吐着自己的快感。

    我狠顶的时候她的声音就会猛扬。

    姐姐的耐力比妹妹好很多,我怒顶了三百多下,

    才在尖叫声中颤抖泄身,我的肉棒却紧闭精关。

    我迅速拔出肉棒,何惠的嫩穴一

    抖,「吱」地一声,竟撒尿一样喷出一道阴精来,而她的大屁股底下床单早已湿

    透了。

    何惠精疲力竭,放下双腿,脸上露出快美的满足表情,我也躺倒在她一旁。

    她喘了几口气,见我的大肉棒仍然直挺挺的,纤手主动摸上龟头,说:「怎幺今

    天这幺乖,不射出来?」她转了转水灵活泼的大眼睛,忽然嗔怪说:「你是不是

    还有其他女人,要射在她那里?」

    我心中一惊,这丫头学得挺快啊,不过我怎幺可能承认她妈妈和妹妹已成了

    我的便壶,当下抱着她说:「你乱想什幺啊,我这幺爱你……只是最近在你身上

    射得太多,怕伤身。

    」何惠本质上也是弱智——或者不能说弱智,因为她们母女

    三人只是母畜,无法达到人类的智商也是正常——被我一抱着就全部相信了我的

    话,猛地一翻身,温香软玉的肉体趴在我的身上,雪白的大奶子压着我黝黑的胸

    部,用惊叹赞美的眼光看着我的健美胸肌,然后眼光朝上,魅惑地看着我。

    我们

    目光相交,何惠忽然小香舌伸出,边看着我边舔起我的胸肌来,看到这幺风骚的

    美少女,我的肉棒简直要炸裂。

    这头狂野的母马,和温驯的奶牛、听话的母狗完

    全不一样,常常带给我意想不到的刺激。

    我们依偎良久,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说:「我有一样礼物送你。

    」从床头柜

    上拿下手提袋,给了她一个盒子。

    何惠拆开来——当然你猜到了,也是一个苹果

    手机。

    何惠激动地手都发颤了,这个女孩样样要强,学习到体育门门优秀,但因

    为家庭的贫困,经济上是完全的劣势,所以她的心中未尝没有一点虚荣心,而这

    个手机正切中了她的要害。

    我抱着她象教她妹妹一样让她注册了微信。

    当然,我

    不可能让她加了我的同好,所以暂时朋友只有我一人。

    当她要拍照时,坐起身子,

    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摆出很正经的表情自拍了一张,完全就是一个清纯无比

    的国民美少女。

    我让她输入名字,她想了想,我摸着她肥到极点的特大屁股,说:「你看你

    的屁股这幺圆,又经常被我骑,就叫小母马吧。

    」放在平时这幺说准被她扇一记

    耳光,可是这时她在性欲和虚荣同时得到满足,只是用粉拳锤了我一下,骂了一

    句:「你想死啊。

    」然后却满脸通红地打下「小母马」三字,看得出这头小母马

    被我胡萝卜诱惑,已经开始讨好我了。

    我照例扒开她的双腿,拍了一张她的骚屄

    照片传上去,惹得她直骂我「下流」。

    我们又胡闹了一会儿,穿好衣服下了楼。

    我开车送何惠回校后,也回到了家。

    到家时已经是傍晚。

    我来到门口,掏出震蛋开关打开,不一会儿,门开了,

    我看到魏贞系着围裙,两腿内屈,站姿极其不自然,胯间发出嗡嗡细响,显然被

    震蛋闹得苦闷不堪。

    我微笑着关掉了开关,魏贞才松了口气。

    我一把抱住魏贞温

    香软玉的肉体,一手伸到下面揉搓裹在裤子下的爆炸般的肥熟巨臀,笑问:「想

    不想我?」

    魏贞羞涩地点了点头,小声说:「想死了。

    」她这幺主动的说法令我大乐,

    狠狠拍了拍她的大屁股。

    魏贞乖巧跪下,帮我除下鞋子,换上拖鞋,正要站起身,

    却被我命令:「爬过去。

    」魏贞只好四肢着地,我走在前面,她像一头跟着主人

    的奶牛一样在我脚边摇摆着大肥屁股爬行。

    走到客厅,我发现魏贞已经把晚饭做好了,三荤三素再加一锅盖子盖住的汤,

    非常精致,不过我先要解决的不是食欲。

    魏贞看到我的大肉棒把裤裆顶起一个帐

    篷,不用我说话,讨好地用嘴巴拉开拉链,张嘴含住弹出的大肉棒,津津有味地

    砸吧起来。

    我看到娥眉轻蹙,似乎觉得肉棒的味道和往常不同,忽然脸蛋变得通

    红。

    我以前经常直接把从她嫩穴里拔出的大肉棒塞在她嘴里,她也闻惯了自己淫

    水的味道,一定猜到我刚刚干过女人。

    不过嫉妒是人类的情感,便器只要乖乖地伺候主人排泄就够了,所以魏贞自

    然丝毫不松懈地帮我口交。

    我暗笑,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正在吃的大肉棒沾满了

    她两个女儿的淫水,真是头名副其实的母畜,恬不知耻地吮吸着女儿的淫水。

    想

    到这里,我粗鲁地按住她的头,把18厘米的粗大肉棒使劲顶入她的喉咙深处,

    深度史无前例,几乎整根肉棒都塞进去了,使她发出极其凄惨的哀鸣,当我拔出

    来后,魏贞撑地干呕不已。

    我坐在椅子上,伸出两只穿着袜子的脚一左一右夹住魏贞的俏脸,强行掰向

    自己。

    被鞋子捂了半天的袜子臭得连我这里也能闻到,我却用一只脚踩在魏贞脸

    上,划过小巧玲珑但笔挺的玉鼻,按在魏贞的香唇上。

    我笑着问:「魏姐喜欢不

    喜欢?」魏贞淫贱无比地轻声说了:「喜欢……」

    「那就帮我舔舔。

    」魏贞被我命令,乖巧地捧住我的臭脚,用小嘴把两只熏

    人的袜子咬下,下贱地开始舔起我的脚来,小香舌细致地在我的脚背、脚底、脚

    趾逐一划过,不但每一个脚趾细细吮过,连最最脏的脚丫都伸舌清理。

    我从她驯

    服的眼神里,看到了对我的极度崇拜和依赖,我看得兴起,双脚一抬,一只脚勾

    住魏贞的后背,强迫她磕头,一只脚踩在她的头上,往地上狠踩,再用脚勾起她

    的下巴,魏贞满脸通红,但我看得出神色中隐隐有一种成为母畜的喜悦。

    我站起来,牵着她的头发让她爬着来到浴室。

    魏贞顺从地帮我褪下衣服,又

    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一身欺霜赛雪的火辣浪肉。

    我让她张开小嘴,我伸手扯

    出她的小香舌,笑着拉了一拉:「魏姐,你这只骚舌可真会伺候人啊。

    」放开舌

    头,拍拍魏贞的脸颊作为嘉奖,然后从浴室的一个角落拿出了一只奇怪的椅子。

    这椅子是圆形的,中间有个空洞,看起来就像马桶圈。

    我在椅子下塞了一个水枕,让魏贞躺在上面,我则蹲在椅子上,正像蹲马桶

    一样,屁股分开,露出肛门,正好坐在魏贞脸上方,魏贞的脸几乎被我的臀沟夹

    住。

    不错,这是一只专为毒龙设计的马桶型椅子,我像大便一样坐在上面,人肉

    便器魏贞则躺在下面,乖乖地舔我没有洗过的恶臭肛门。

    我顿时感到一片温暖湿

    滑的香肉灵巧地钻进我的肛门,还能听到魏贞用鼻子呼吸的声音,臀沟中还能感

    觉到魏贞呼吸出的温暖气息。

    在我的胯间,魏贞肉山一般的超大肥奶缓缓起伏,

    我伸出巨掌,左右开弓,开始像拍打篮球一样有节奏地轻拍这两团肥硕无比的娇

    嫩肉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