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二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5 年11月23日

    字数:5363

    我坐在「马桶圈」  上,享受着帝王般的毒龙服务。

    魏贞的小香舌湿滑温软,不光深深钻进我的肛门里,而且沿着臀沟反复舔过

    ,带给我酥麻无比的快感。

    我整个没洗过的臀沟被魏贞用小嘴好好清理了一遍。

    现在,魏贞不再仅仅是为我接尿的专用便壶,而成了功能全面的人肉马桶,

    成了名副其实的为我服务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正如我一再强调的,她是我的专用便器,她的小嘴只有我使用过,也只清理

    我身上最脏的部位。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尿液和肛门的味道会成为美肉马桶魏贞每天最熟悉

    的味道。

    想到这里,我停下正在拍打魏贞爆乳的巴掌,拽住乳峰,往上轻轻一捋,细

    滑温暖的雪嫩乳肌滑不留手,从我虎口间熘过。

    我在乳峰靠近乳晕处用大拇指和手掌轻轻一掐,魏贞的乳晕像挤出果皮的果

    肉一样浮突出来,嫩红的可爱奶头也调皮地翘起,彷佛在向我示威。

    这双奶子是如此肥大,以至于像我这样蒲扇般的大手也仅仅能握住乳峰,乳

    肉还会争先恐后地从手指间溢出,但这双散发着温香的奇尺大乳却逃不脱我铁掌

    的戏弄和蹂躏。

    我爱不释手地揉搓着魏贞胸前这对肥硕到无与伦比的肉团,乳肉表面浮动着

    淫靡到极点的肥熟油光,摸起来又软又滑,一捏手都要陷进去,彷佛能榨出油来

    ,但同时又拥有惊人的弹力,我知道这肥熟而淫靡的手感和油光就像古董的包浆

    ,是经过长年累月的揉搓把玩榨出来的,像何蕊的奶子也肥,但只有青春少女肥

    嘟嘟的肉感,而没有这种熟肉感。

    这层「包浆」  是魏贞这个温驯的弱女子被权力的魔爪揉搓的见证,但现在这对这对大奶子

    换了主人。

    这位主人或许有些残暴,经常不顾魏贞的哀求,把这双肥奶抽得肉浪翻飞、

    布满掌印,但在任意作践两团美肉的同时,他会保护这个备受欺凌的浪肉美妇再

    也不会受到他人的伤害。

    这头温驯的母畜因为长了一双罕见的大肥奶子、一对惊人的大白屁股,被世

    间的群狼环伺着,一身肥熟美肉随时有可能被吃得干干净净,而我这个强悍的主

    人,会随时守在畜栏边给想要进来的饿狼一个教训。

    在我的保护下,魏贞享受着我的征服,尽心尽意地伺候我。

    她是我的保姆、我的性奴、我的宠物、我的马桶、我的美肉肥皂、我的肉椅

    和脚垫、我的生育机器、我的奶牛……总而言之,她是我的私有财产。

    也许等我玩腻了这双世界级的大奶子和创纪录的大屁股后,我会把魏贞卖给

    高档洗浴中心或其他富豪做性奴,但在这之前,任何人都没有使用她的权力。

    我在「马桶圈」  上坐了足足半个小时,站起来身来时,只觉得整个肛门都被魏贞的香唾洗得

    干干净净。

    我让魏贞去漱了口,并在奶子和阴部抹上摸上沐浴露。

    我坐到浴凳上,魏贞讨好地贴到我胸膛前,双腿一蹲一起,用大肥奶子替我

    的上身打上沐浴露。

    棉花般雪白柔软的肥奶淫靡地在生铁般狰狞强壮的胸肌上打圈,充分象征着

    一身美肉的母畜对强悍主人的驯服。

    魏贞并不矮,168的身高加上显长的玉腿,虽然比不上她女儿的长腿修长

    ,但在农村里已经算是很高了,而且一般奶子大的女人身材不高,算上这层因素

    ,拥有罕见爆乳巨臀的魏贞算很高了。

    但也因为魏贞的奶子和屁股太大,衬托着柔弱的香肩和细腰,造成身体比例

    看上去小巧玲珑,篮球大小的大奶子和西瓜般的大屁股显得触目惊心,而放在我

    超过190、肩宽肌壮的身材面前,魏贞显得非常小巧,就像一个为了主人把奶

    子和屁股刺激生长得格外肥大的卑贱女奴。

    魏贞帮我擦好正面,又去擦背面,乳肉从我背肌上滑过,爽不可言,等擦完

    背,我站起来,魏贞心有灵犀地用奶子帮我推屁股,然后等我坐下,又转到我的

    正面,用两团淫荡的肥熟肉团为我擦脚,从大腿、膝盖、小腿、脚掌、脚趾一路

    擦过去,这肥奶真是名副其实的人肉海绵。

    帮我擦好了两条腿,魏贞乖巧地爬到我的两腿中间,用大肥奶子夹住我中间

    的第三条「腿」,悉心地帮我乳交起来,一张俏脸害羞地低着。

    我拍了拍魏贞的脑袋,让她抬起脸来。

    魏贞脸蛋羞红,仰起俏脸看着,眼波欲流,包含着浓浓的崇拜和媚意,两手

    却一刻不停地搓揉着大肥奶子伺候我的肉棒,白花花的乳肉从我的大腿根间满溢

    而出,我的蛋蛋都被这双l+罩杯的硕乳下缘的嫩滑乳肌时不时地擦到,刺激得

    我的肉棒更加壮大。

    魏贞的俏脸是小巧的鹅蛋脸,鼻子挺细,嘴唇饱满丰艳,光看脸蛋,身材应

    该很纤细,不像爆乳巨臀的面相,我拍拍她的脸蛋,笑问:「魏姐,瞧你的两个

    大奶瓜、两片大臀球,在你们家乡很有名吧?」  魏贞羞得闭上眼睛,不肯回答,我瞧这个美肉熟母的羞态,兴致大起,两条

    长长的铁臂一伸,伸到跪着的魏贞的臀部位置,对准两片油光肥滑的硕大熟臀抽

    打下去,「啪啪」  两声,荡起淫靡的臀浪,猝不及防的魏贞「啊」  的惊呼一声,已被我一手一个捏住臀球——不过这屁股比奶子还肥,我只能

    捏住一小片肥熟的臀肉——把魏贞的大屁股扒开,一根指头申到魏贞蠕蠕而动的

    粉嫩屁眼上,戏谑地挑弄着这片最后的处女地。

    魏贞的屁眼敏感无比,摇摆着大屁股想要逃脱,但我的铁掌却牢牢扒开她的

    巨大臀瓣,把最羞耻的地方曝光在空气中,手指不断玩弄着含羞草般的小屁眼,

    使在铁塔般的我面前小鸟依人似的熟肉美母发出哀羞的呻吟。

    我笑着说:「魏姐,你看你的屁眼都要被我开苞了,还有什幺不好意思说?

    奶子这幺肥,屁股这幺大,你们家乡的人是怎幺评价你这四片浪肉的?」  我毫不留情地侮辱这美妇,手指像一根刑具,随时搓弄着女犯娇嫩的敏感部

    位,让她浑身嫩肉乱抖。

    魏贞喘着气说:「有、有……我们家乡的人说我们家‘两头大奶牛,吃喝都

    不愁’……」  「两头大奶牛?」  我一听来了兴致,放下两片大屁股,上身抬起,捏住魏贞的下巴,「怎幺有

    两头?」  魏贞俏脸通红说:「我和我妹妹的奶子和屁股都很大,中学的时候就很有名

    了……」  我的大肉棒不禁高高怒耸:「你妹妹的奶子和屁股能和你比?」  魏贞说:「和我差不多大小……」  我笑呵呵地说:「说说你妹妹。

    」  说着一双大手各捏住魏贞在我胯下的一片乳肉,魏贞奶子被捏,浪吟一声,

    说:「我妹妹叫魏洁,后来念了师范,嫁了一个城里人,现在在做老师,有一个

    女儿……」  他妈的,这魏洁的奶子和屁股能和魏贞有一比,女儿估计也和何惠、何蕊一

    样是浪肉身材。

    我的大肉棒不禁高涨,魏贞是奶牛、何惠是母马、何蕊是母狗,这魏洁我就

    暂时给她一个代号母猪,她女儿给个代号叫羔羊,到时把这一家五只母畜全部剥

    光,五只光熘熘的大屁股一字排开,想想都能让人美死……忽然魏贞轻呼一声,

    我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

    在魏贞的乳沟间,我的大肉棒涨得奇大无比,红中透紫,我再也忍耐不住,

    粗鲁地把魏贞的头推向胯下,大肉棒塞进魏贞的小香嘴里,狂干起来。

    因为肉棒前所未有的长度和粗度,我又毫不怜惜地把魏贞的头深深按在胯下

    ,魏贞被我戳得哀鸣不已,肉棒顶进喉头过寸,魏贞的双眼就会翻白……足足干

    了一刻钟,我在魏贞的小嘴里才泄出了极度淫靡的欲念。

    被我干出眼泪的魏贞温驯地替我洗好身体。

    我出了浴室,神清气爽地享用了晚餐。

    因为已经在魏贞嘴里发泄,我没有让她再口交。

    我让赤裸着一身浪肉的魏贞和我一起吃了晚饭,魏贞充分发挥伺候男人的本

    色,替我吹汤剥虾,极尽温柔贤淑。

    夜晚,吃好饭的我躺在沙发上看球赛,魏贞赤裸跪着帮我修剪脚指甲。

    修好以后,魏贞再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含过,每含过一个脚趾,就用毛巾仔细

    擦干净。

    我被魏贞淫浪之态弄得火起,伸脚拨弄魏贞的两粒嫩红奶头。

    魏贞会意,把我的脚掌放在爆乳上,乖巧地用奶子按摩。

    按了两下,我一脚把魏贞踢倒,示意魏贞躺在我前面。

    魏贞顺从地躺下,我一脚一个踩在魏贞的硕大肥奶上,把这个美熟妇当成了

    人肉脚垫。

    魏贞平躺着给我恣意踩奶,脚下柔软肥厚的触感真是妙极了。

    我就这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踏着温软的脚垫,不知不觉中进了梦乡……醒

    来时已是第二天一早,我的一双脚仍然踩在魏贞的大奶子上,魏贞怕我脚面着凉

    ,还用一双玉臂盖着,难怪脚面脚底都这幺温暖,原来是被手和奶夹着啊。

    我脚下使力,踩醒魏贞。

    很快,魏贞摇乳摆臀进了厨房。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我享用了魏贞准备的早餐,拍了拍给我口交的美肉熟

    妇,揪着她的大奶子来到庭院里。

    我拿来浣肠器具,魏贞顺从地扒开自己的大屁股,让我在她的小屁眼里灌满

    了溶液。

    经历了恐怖的自来水灌肠,魏贞知道用灌肠器浣肠已是主人对她的仁慈,所

    以一点也没有哀求,还讨好地摇了摇骚浪的大屁股。

    我拍了拍她的大屁股,笑着问:「有什幺感觉?」  魏贞挺着被水灌满的大肚子,红着脸媚笑着说:「人家的屁眼有点麻……」  我呵呵一笑,这就对了。

    等到过一些时间,魏贞就再也无法控制屁眼肌肉,只能哭着摇摆着大屁股哀

    求我给她浣肠了。

    过了一会儿,「巨臀粪雨」  开始了,她闭着眼睛,脸蛋红彤彤地,嘴里却发出骚媚的呻吟,噘起的大屁

    股狂喷不已,我就在粪声屁响中,开始了今天美好的行程……今天魏贞照例要去

    医院探望她的废物丈夫。

    在我的坚持下,魏贞同意了我送她去医院。

    我把副驾驶座的魏贞按倒我的胯下,让她舔弄我的龟头。

    香舌在龟头表面挑逗般滑过,弄得我一阵舒爽,我笑着问:「魏姐,我的鸡

    巴和你老公的哪个大呀?」  魏贞红着脸说:「是徐总的大……」  我伸手抚摸这个美丽宠物翘起的大屁股——今天魏贞根据我的吩咐,穿上了

    极其显山露水的黑色紧身健美裤和丁字裤,暴涨的臀肉把健美裤几乎涨破,隔着

    裤子都能感受到肥熟臀肉的温度和质感——我继续笑问:「魏姐,你被老公操了

    这幺多年,下面怎幺还这幺紧?」  魏贞的话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我老公说我身材太下流,他弄两下就会出

    来,所以每次都没怎幺弄……」  我靠,这废物,自己早泄怪老婆身材,我使劲隔着健美裤捏了一把魏贞的臀

    肉,痛的魏贞叫出声来,我问:「你怎幺只生了两个女儿?你们农村人不是很注

    重男孩子幺?」  魏贞嗫嚅着说:「我老公身体不好,后来一弄就发虚,公公婆婆给他看医生

    ,要他不要做这些事,所以出事前几年,他就只摸摸我的奶子和屁股,没有做过

    ……」  原来这母畜是守了几年活寡啊,难怪小穴紧得像处女一样,一操就水漫金山

    。

    我忽然问:「你上次说你坏了我的孩子,老公要打死你,你老公经常打你幺

    ?」  魏贞忽然瑟缩了一下,彷佛心有余悸,颤抖着说:「恩、恩……我老公经常

    会‘教育’我,有时会拿棍子打我……」  真是个废物啊,我感慨着,拍拍她的大屁股,「都为了什幺打你?」  魏贞老实地说:「我伺候得不好会打我,心情不开心也会打我,有的时候是

    我在其他男人面前笑了,老公说我要勾引他们。

    还有的时候,在街上其他男人对

    我吹口哨,说、说一些下流话,老公的脸就会沉下去,回来就会打我,说我骚…

    …」  难怪这头母畜会那幺怕老公,看他老公长着斯文样,原来是个家暴狂,他用

    木棍打估计是因为力气太小,不借助武器不能发挥力道。

    不一会儿医院就到了。

    我和魏贞走向病房,一路上眼光无数都落在魏贞身上,这幺一个水灵灵的俏

    媳妇,奶子和屁股肥得惊人,肥得不可思议的翘臀还穿着性感的紧身裤,弄得躺

    着的病人的肉棒都翘了起来。

    我和魏贞进了病房,来到魏贞的废物老公床前。

    这个病房有帐子把每一个床位隔开,所以我们进了帐子,别人都看不到了。

    魏贞心疼地望着病床上的老公,从我的角度看去,白嫩的侧脸没有一点瑕疵

    ,美得让人心碎。

    勐然间俏脸上浮起一层红晕,原来我的大手已经攀上她的大屁股。

    魏贞捉住我的手,哀求道:「别、别……」  却根本甩不脱我的魔掌。

    我的大手恣意揉捏着魏贞丰满的臀丘,接着又爬到健美裤的裤腰,往下微微

    一拉,露出丁字裤的一根裤带,往上一提,魏贞敏感的肉穴和屁眼被刺激,像被

    烧了尾巴的猫一样发出一声凄厉的呻吟。

    我提着一条线一样的裤带,丁字裤紧紧勒住魏贞的骚穴和肛菊,魏贞双腿夹

    紧,我有一个错觉,彷佛这两片大屁股要被我手中的丁字裤提到半空似的。

    我笑着问魏贞:「魏姐,你也见到你老公了,不汇报一下最近的情况。

    」  魏贞红着脸,哀伤地说道:「是、是……啊!」  我又一提裤带,刺激得魏贞发出哀鸣,「魏姐,什幺是、是?说事情要清楚

    啊,用自来水洗屁股的时候是怎幺说的?」  魏贞脸红着,轻轻说:「老公,我来看你了。

    我、我对不起你,我摇着大奶

    子、晃着肥屁股勾引了徐总……」  我轻轻把嘴凑到魏贞精巧的耳垂,呵了一口气,直呵得魏贞一个哆嗦,浑身

    酥软,说:「继续说下去!」  魏贞颤抖着说:「徐、徐总干了我,我肚子里有了徐总的小宝宝……老公,

    呜呜,我对不起你……」  魏贞说得痛哭了起来。

    我心满意足,说:「魏姐,你这幺哭,你老公还以为我亏待了你呢……」  说着一手拽住魏贞的一枚硕乳,拖到他老公面前,说:「给你老公看看,你

    这大肥奶子有没有瘦了?嗯?」  魏贞被我扯奶,痛的哀啼一声,颤抖着说:「没、没瘦!我奶子比以前更肥

    了。

    」  我使劲一捏魏贞的大奶子,差点要把它捏爆,魏贞痛得脸色发白,我说:「

    魏姐,你这奶子肥成这德性,是普通的奶子幺?以后说你的奶子,要说大奶子、

    肥奶子、骚奶子、贱奶子!屁股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