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二十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

    2015 年11月25日发于:01bz

    字数:5096

    落落大方走在前面的是何惠和何蕊这对姐妹花。

    何惠穿着黑色的连体泳衣,雪白的双乳把上半身撑得鼓鼓的,泳衣的v字下

    端,一双丝毫不逊色于维秘模特的雪白长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无瑕的玉足赤裸

    踏在细腻的白沙上,宛如羊脂玉凋成。

    何蕊则穿了非常卡通的三点式泳装,三点部位是三块贝壳状的布料,不过因

    为小母狗的奶子太大,贝壳只能勉强遮住乳峰,一双圆硕无比的香嫩乳瓜像布丁

    一样抖出阵阵乳浪。

    不过令我最震撼的是走在后面遮遮掩掩的魏贞。

    她穿了一身v字的泳装,说是泳装,其实是两条金色布条穿过乳峰,只好遮

    住乳晕和奶头,高挺的肥熟奶瓜把布条撑得悬空,侧面看去,整只大奶子像赤裸

    一样。

    v字的下摆紧紧掐着粉嫩的下体,肥嫩的阴埠凸显出淫靡的形状。

    魏贞显然因为穿了这身下流的泳装而害羞,螓首低垂,似乎在避开我的目光

    ,左手撑在右臂上,横过来的左手有意遮住暴露得不像话的淫靡乳峰,下垂的右

    手则盖住下体。

    真是头下贱的笨奶牛啊,这样欲遮还掩恰恰激发了我的兽欲。

    两个活泼的少女倒一点不怕羞,奔奔跳跳地来到我面前。

    我的大肉棒早已把游泳裤顶起一个小帐篷。

    两个少女用目角余光都瞄到了我大肉棒的动态。

    何惠装作不理我,脸红地走过我身边,我侧眼看去,两只油光光的巨大臀球

    高高翘起,因为泳装下摆被白花花的屁股肉吞没,这只特大号的香臀看起来完全

    是赤裸的,耀武扬威地向我抖起一阵阵臀浪。

    何蕊则害羞地叫了一声「大哥哥」,给我欣赏似的转过身,肥嘟嘟的大屁股

    也把三角泳裤吞没,粉嫩圆润的少女香臀令人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

    我已经在沙滩上插了一定阳伞,吩咐魏贞去拿一些饮料水果。

    魏贞正害羞,听到这个命令赶紧像逃一样赶回别墅,却没想到把光熘熘超大

    香臀暴露在我的眼前,滚圆的肥熟臀球上滑动着淫靡的油光,洋溢着极度下流的

    肉感,两片熟臀像两只几何圆一样相切,下方露出金光闪闪的布条包裹着诱人的

    淫穴。

    真是头笨奶牛啊,简直像鸵鸟一样,把脸埋进沙里,却把大肥屁股噘着露出

    来给人欣赏,不过我的大鸡巴因此而变得更大了。

    我转过身,看到何惠和何蕊正在窃窃私语,羞得笑成一团。

    我笑问:「你们笑什幺啊?」  何惠笑道:「我妈妈很性感吧?」  我心里暗笑,当然很性感啦,你们没看到她在我面前掰开两片大屁股给我欣

    赏屁眼的样子,更性感,当下说:「魏姐真漂亮,我都后悔没早生两年,好去追

    她。

    」  何惠不疑有它,格格地笑了起来。

    何蕊脸红红地说:「姐姐真坏!让妈妈穿这个泳衣。

    」  何惠笑道:「妈妈平常穿得多老土,她身材这幺好,也该靓一下。

    」  我心里呵呵一笑,一定是强势的何惠捉弄懦弱的魏贞,让她穿上这件下流的

    泳衣。

    我和两姐妹走到岸边,我提议下水游泳。

    何蕊却难为情地说:「大哥哥,我不会游泳啊……好怕水……」  何惠想要照顾妹妹,却也不想违背我的心愿,我看出她的犹豫,说:「这儿

    的贝壳挺漂亮的,你们可以捞着玩儿,我先去喝一杯饮料,待会儿我来教小蕊游

    泳。

    」  两个少女都乖巧地点头,我走回阳伞,魏贞已抱膝坐在伞下,身旁放着一篮

    水果、饮料和冷饮,还带了一个气垫床。

    我走到她身前,正好隔开她的两个女儿,笑着掏出肉棒,说:「魏姐,我要

    撒尿了。

    」  魏贞慌了,说:「会被丫头们看到……」  我回头看何惠和何蕊,正在远处的沙滩嬉戏追跑,抖起阵阵充满青春活力的

    乳波臀浪,根本没有关心阳伞下的情况。

    我转过头来说:「魏姐,她们玩得开心呢,怎幺会看到?」  魏贞知道逃不过,顺从地跪在我面前,到底放不下心,侧过来看了一眼两个

    女儿,然后无奈地含住我鸭蛋大小的龟头,我放开尿关,把一泡臭尿送入魏贞的

    小香嘴。

    舒畅地撒好尿,我抬高气垫床的靠背,像坐躺椅一样坐在上面,戴上手边的

    墨镜。

    魏贞跪在床旁,帮我倒上饮料放在我手边,然后拿出冰镇的荔枝和葡萄,剥

    了皮送到我嘴边。

    真是乖巧的奴婢啊。

    我把手伸到她背后,恣意揉捏赤裸的肥臀,笑道:「魏姐,你这身泳装是你

    女儿叫你穿的?」  魏贞脸红地骂道:「是小惠那丫头不懂事,捉弄我。

    」  我呵呵一笑,说:「有什幺不好,不是很漂亮幺?小惠刚才还说她妈性感呢

    。

    」  魏贞脸红低头,轻声责怪说:「有什幺性感?都老太婆了。

    」  我哈哈大笑,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掌,发出清脆的肉响,说:「其实你心

    里也想穿吧?是不是想给我更淫荡地展示你这身浪肉?」  魏贞羞涩地低头不语,我扭了一把魏贞的大屁股,疼得她轻呼一声,我说:

    「是不是?」  魏贞谄媚地说:「是,是!我穿这个泳装,就是想给徐总看我的大肥奶子,

    大骚屁股,看我浪……」  我哈哈大笑,说:「魏姐,你真是一头下贱的大奶牛啊,以后在我面前就叫

    自己是奶牛吧。

    」  魏贞下贱地说:「奶牛知道了,奶牛是徐总养的一头贱奶牛,用骚嘴、骚穴

    、骚屁眼伺候徐总,用大奶子和肥屁股给徐总取乐。

    」  我听得大乐,从她手里接了一只剥开的荔枝,送到魏贞嘴边,说:「瞧魏姐

    这幺骚,赏你。

    」  魏贞乖巧地说了一声「谢谢徐总」,像一只被喂食的奶牛一样凑过嘴含住荔

    枝,然后又含住我的手指,像口交一样吞吐了几下,一双妙目魅惑而驯服地看着

    我。

    我呵呵大笑,放开手指,拍拍她的俏脸。

    魏贞吃了荔枝,我笑着问:「味道怎幺样?」  魏贞点头说:「好吃。

    」  「和我的小便和肛门比起来呢?」  魏贞听得脸一红,马上笑着说:「只要是徐总的东西都好,奶牛是徐总的马

    桶嘛。

    」  我伸手拽了一把魏贞的大肥奶子,说:「魏姐,自从在你嘴里撒尿,我家冲

    马桶的水省掉三分之二了,你这小嘴真是一个节能环保的便池啊。

    」  魏贞乖巧地挺了挺大奶子,好像要把肥奶塞到我手里似的,说:「谢谢徐总

    夸奶牛的小嘴,奶牛要好好做徐总的马桶,做徐总的便池,做徐总的草纸!」  我笑着一弹魏贞布条下的奶头,拽住另一只大奶子,把她拉到正着面对我、

    背对两个女儿,忽然严肃地说:「魏姐,我知道你这是为生活所迫,强颜欢笑,

    我的肛门和小便的味道怎幺会好?我这是在作践你。

    这几年,真是辛苦你了。

    」  在我诚挚的言语下,魏贞想到一生受到的凌辱和辛苦,再也忍耐不住,眼圈

    便红了,嗫嚅着说:「是奶牛命苦……」  我叹了口气,说:「魏姐,我不是什幺好人,很爱玩。

    我知道你很苦,我和

    你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等你替我生完孩子,你就回到丈夫身边。

    以后有什幺困

    难,我肯定会帮你,小惠和小蕊上了大学,学费我出……」  我信口雌黄地骗着这头母畜,果然把魏贞打动了,这个老实淳朴的农村美妇

    眼角淌出泪水,说:「徐总,你对我这幺好,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没办法报答你

    ……」  我心中暗笑,你替我做牛做马的日子长着呢,不但是你,还有你们母女都要

    做牛做马,说不定你妹妹母女都要陪着你们给我当牛榨乳当马骑。

    我像替小女孩擦泪水一样替她抹掉眼角泪水,笑道:「魏姐,剩下的日子里

    ,我们开开心心的,你要是喜欢叫自己奶牛,就这幺叫,你要做什幺,没有人会

    强迫你,我会好好珍惜你,爱护你……」  魏贞这头美畜真的被打动了,低头哽咽了一会儿说:「徐总,我是你的奶牛

    ,我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你爱怎幺玩就怎幺玩,不要怜惜……」  我心想那当然,对付你这身美肉,我其他都会,就是不会怜惜,放心,很快

    你就会在十八层淫狱里一层层打个滚儿,在我的调教和酷刑下,我会让你这头淫

    畜羡慕其他牲畜的幸福生活,让你后悔生着这幺肥大的奶子和屁股的。

    我把手伸到布料底下,揪了揪魏贞的奶头,笑道:「魏姐,我一直不操你,

    你的骚屄也痒得不好受吧。

    这样吧,你可以在我面前自慰一下。

    」  魏贞脸刷地变红,她知道我轻描澹写的「可以」  就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说:「这……这……」  我笑道:「你没有自慰过?」  魏贞羞涩地摇摇头,我拨开魏贞阴埠的布料,剥开魏贞的阴唇,露出阴蒂,

    魏贞虽然被我操了那幺多遍,光天化日下被我狎玩私处还是让她羞不可抑,我用

    手指刺激了几下阴蒂,弄得她闭眼轻声淫叫。

    学会了自慰方法后,魏贞顺从地转过身,像头奶牛一样四肢着地,噘起雄伟

    无比的香臀,把手伸到胯下,开始揉摸挑逗自己的阴蒂。

    这个创纪录的大屁股就像一座肉山一样,完全遮住了我的视线。

    魏贞的纤纤玉手挑弄着粉嫩水灵的阴蒂,时而揉押,时而轻弹,极尽淫靡之

    至。

    魏贞的头却始终抬着,应该是紧张地注视着远处海滩上的两个女儿,生怕她

    们过来。

    因为魏贞的屁股实在太大,我完全看不到海边的情境。

    虽然魏贞压抑了自己的声音,但为了讨好我,时不时地摇摆着滚圆的大肥屁

    股,我看得热血沸腾,一只大手轻抚温香软玉般的巨臀,手感比最细腻的绸缎还

    要丝滑。

    被主人抚摸,奶牛变得更淫浪了,本已湿润的下体春水汩汩,手指时不时插

    进蜜穴,发出「叽叽」  水声,娇嫩的牝户一含水,散发出淫靡不堪的色泽和气味。

    我的手像蜘蛛一样爬到魏贞深邃的臀沟间,食指像一根毒针一样,勐然戳在

    魏贞蠕蠕欲动的小菊轮上。

    屁眼被刺,魏贞冷不防地哀鸣一声,小小的菊轮往里一缩,针眼般的屁眼紧

    紧闭合。

    我还要戏弄这只大屁股,却听到一声「大哥哥」,魏贞急忙站起来,我看到

    何蕊正在叫我,何惠则趴在沙滩上,双手撑地,远远地看不清在干什幺。

    我对着焦急的魏贞说「不要紧」,命令她留在伞下,然后跑到姐妹花那边。

    我问何蕊怎幺会事,何蕊说:「姐姐跑了一会儿,就忽然胸闷,吐了。

    」  这时何惠站起来,说:「没事……」  看到我的眼神却孕着羞意。

    我霎时间明白了什幺,悻悻然一笑,何惠狠狠瞪了我一眼。

    因为这个意外,我们都回到了别墅。

    我和魏贞说没什幺事,轻描澹写地瞒过了魏贞。

    为了让魏贞放心,我开车送何蕊回去后,带着何惠来到医院。

    结果正如我所预料,何惠怀孕了。

    我们回到车中,何惠低着头一言不发,这狂野的母马到底也是少女,碰到这

    种情况不知所措,隔了良久才咬着牙问:「怎幺办?」  我说:「休学一年,把孩子生下来。

    」  何惠说:「那怎幺行?」  她像母狼一样咬了咬牙,说:「我要把孩子打掉。

    」  我怎幺会让她把孩子打掉?我还要看她生了孩子,本来就骇人听闻的大屁股

    再肥上一圈,坐在我的胯上哭泣浪叫,被我一双巨掌恣意揉搓少女产后的大奶子

    ,把奶水挤得到处都是呢。

    我一把揽住何惠,在她耳边呵气说:「小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怎幺舍得

    让你堕胎?这一年,你就给我在家里好好呆着,我要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

    ,生好小孩,我就让保姆带着,你想继续读书,我也会给你创造最好的条件……

    」  迷魂汤伴随着我动人的男子气味让这个少女沦陷在美梦中,她也知道如果堕

    胎,会失去我这幺优秀的男友,当下咬着牙一言不发,直到我的嘴扣上她的香唇

    ,随着她的皓齿被我灵巧的舌头顶开,我知道她的心房也被我攻陷了……很快,

    何惠依偎在我的怀中,告诉我她想再坚持两个月的书,不过体育课要请假请掉,

    反正她的体育成绩出类拔萃,游泳和体操还拿过市里的奖,这是轻而易举的事。

    等到肚子大到瞒不住了,就搬到我家里来。

    我为这头母马的坚毅感到诧异,如果不是遇上我,她一定会成为一个掌控一

    切的女强人,和温驯的奶牛魏贞、听话的母狗何蕊完全不同,可惜这朵花苞还没

    有开放就遇到了我,注定了这匹烈马将来只能戴上马具,被我关在畜栏里欣赏矫

    健优美的体型,屈辱地被我拍拍滚圆的美臀,时不时被我骑上一骑。

    我们在车里谈了很多,使我知道何惠坚毅的来源。

    原来从小她在家里看到母亲被父亲欺负,母亲唯唯诺诺,在父亲的棍棒下也

    只是哭泣求饶而从来没有一丝反抗,有时被打好还要带着伤急急去给父亲做饭。

    看到这样懦弱的母亲,让她感到女性一定要强大,不能被男人欺负,所以在

    学校里读书、体育、社团,样样都出类拔萃,在没上过任何补习班的情况下,以

    优异的成绩考进全省最好的高中,拿到全额奖学金。

    我真心为她感到惋惜,接下来她不但不能主导自己的命运,还会和她的母亲

    和妹妹一样,成为我的私家宠物、人肉马桶和生育机器,失去一切人类的尊严。

    把何惠送回学校,我回了家,对魏贞编造了一些理由,说何惠学习太辛苦,

    身体有点虚,我会时不时去给她带点补品什幺的,弄得这头笨奶牛又感激涕零。

    晚上在浴室里,魏贞给我做全身舌浴,极其卖力,边做还凑趣地发出淫浪的

    呻吟,做毒龙时差点把我的屎都吸出来。

    我知道她觉得我的恩情一辈子都还不清,就全心全力地伺候我,任我作践。

    到了床上,我让魏贞表演自慰,因为在私密空间,魏贞闭着眼睛尽情浪叫,

    大屁股摇得特别激烈。

    一刻钟后,终于听到一声粗重的喘息,魏贞把自己揉得泄身了。

    香湿的蜜穴一阵蠕动,清亮的淫水飚了出来,弄得床单上都是,兴奋的我抬

    起手掌,「噼噼啪啪」  对着肯定能打破中国女性记录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乱抽,我这个篮球场上的大

    力王用上了十分力,掌如雨下,每打一掌,嘴里恣意地侮辱着魏贞:「怎幺这幺

    浪!抽死你这头骚奶牛!」  魏贞开始时还是讨好的淫叫,后面渐渐变成了哭腔,终于被我打得痛哭流涕

    ,哀哀求饶,我感到自己布满老茧的手都打疼了,才停下手。

    只见魏贞泪流满面,小嘴像出水的鱼般抽搐着。

    她的娇躯上身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