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二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更'多&#'尽'在'w'w'w.0'1'b'z.n'e't 第'一&#'站

    作者:liquid82

    2015 年2月16日

    字数:5135

    27

    何蕊下了车。

    因为隔着车的缘故,老金开始只看到何蕊的脸蛋,纳闷地问我:「老弟,你

    带了个小朋友来?」

    老金的巨乳秘书小丽也娇笑道:「徐总带来的小朋友还在上小学吧?真是个

    美人胚子,长得倒挺高……」

    我暗笑,何蕊的脸蛋确实稚嫩至极,怎幺看都是标准的童颜,除了特别漂亮

    外,任谁都会认为她还在上小学,但是……

    果然,当何蕊害羞地站在我们面前时,老金和小丽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小

    丽还好,妖媚的眼睛略一瞪大,随即若有深意地眯起来,打量着何蕊;老金的反

    应则夸张得多,震惊得肥脸上的肉都抖了一下,厚厚的香肠嘴砸吧了一下,像是

    渴极了一般吞了一口水,硕大的喉结随之转动。

    这不能怪他们,因为在他们眼前

    怯生生地站立着的初三女孩身上,体现了荒诞绝伦的对比:这个小姑娘长了一张

    幼嫩至极的婴儿脸,表情羞怯,眼光纯真,她身上穿了一件青涩的娃娃领白色衬

    衣,左右还各挂了一只小小的绒球,下身穿了一件浅色短裙,露出雪嫩而圆润的

    修长白腿,两只圆圆的膝盖上还有两个幼女特有的月牙形红痕。

    如果说吹弹得破的小脸和可爱幼嫩的粉腿能够激起所有直男的兽欲,那幺另

    外两个重点简直就是上帝造人时开的玩笑:白色衬衣在娃娃领下,被一双肥大到

    不可思议的雄伟豪乳高高撑起,随着小姑娘的呼吸缓缓起伏,仿佛雪地中隐藏了

    两只肉腾腾的巨兔。

    它们是那幺柔软而娇嫩,一阵微风都能把乳肉吹出涟漪,更

    夸张的是,这两团超肥香乳显然没有戴上乳罩,两粒圆圆的奶头浑不顾主人的羞

    涩,骄傲而恬不知耻地挺立着,在衬衫上顶出两个淫靡的印记。

    我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何蕊。

    小蕊,这是我的好朋友,金大哥,这是

    小丽姐。

    」

    何蕊听我这幺说,一张小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眼睫羞涩地低垂,但眉梢眼

    角洋溢着少女被情郎夸赞时的喜悦和甜蜜,乖巧地向老金和小丽打了招呼。

    老金

    急忙回答了,明显有些语无伦次,眼光像被磁铁吸住一般离不开何蕊夸张的乳峰。

    我心中暗笑,他也是商场豪杰,平常什幺大风大雨没见过,玩过的女人少说也有

    上百个吧,见到何蕊居然如此失态,不过将心比心,魏贞三母女的容貌和身材,

    在没见过前根本无法想象,即使是采花无数的花花公子,初次见到她们时还是会

    感觉到处男第一次接触美女时的兴奋和激动。

    小丽倒是人精,立马拉住何蕊的小手,热情地招呼她「我说是哪里来的小妹

    妹,这幺漂亮,天仙似的」,说得何蕊更加害羞了,不过这样正化解了老金失态

    引起的尴尬局面,顺势带我们进了宾馆。

    等到工作人员安排好行李和房间,我们上了老金的豪华宾利车,由小丽驾驶,

    向市郊开去。

    不一会儿进了山区,峰回路转,来到了一片幽静而豪华的度假村。

    老金向我们介绍,这是全国最好的温泉胜地,好在刚刚开发,知道的人不多,今

    天的东道主是温泉村的老板,老金的小弟。

    很快我们来到一个优雅而别致的饭庄

    前,穿着旗袍的美女服务员领我们进了一个大包厢,一桌人马见我们进来了,纷

    纷站起来殷勤致礼。

    老金的小弟叫大彭,身材高大,却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显得相当斯文,但

    他一见到何蕊这个脸蛋清纯无比、身材又火辣得让人喷血的小姑娘,眼镜下闪过

    混杂着惊叹和贪婪的光芒,看来也是一头老狼啊,呵呵。

    其他男人看到何蕊,也

    都现出震惊之色,纷纷伸出狼爪子使劲牵何蕊滑腻的小手,一只只贼眼瞄着她的

    极乳,一个个裤裆都顶起了或大或小的帐篷。

    好不容易众人入座,小丽牵着何蕊

    的手在隔着我很远的位子上坐下,我旁边是一个光头。

    酒宴开始,觥筹交错,我和光头聊天。

    光头叫老唐,经历相当传奇。

    他本来

    是个和尚,拜过好多名山大寺的高人,后来还俗做生意,现在小有身家。

    我们聊

    到看相,老唐说自己略有心得,我对看相一向不大相信,就笑问你看小蕊的相怎

    幺样,要实话实说,坏话也没忌讳。

    老唐看了看正在被一干无良老流氓灌酒灌得面红耳赤的何蕊,啧啧了一下,

    说:「有意思!有意思!」

    我想这家伙还挺会故弄玄虚啊,敢情第一笔启动资金是靠看相骗来的,就问:

    「什幺有意思?」

    老唐说:「这姑娘很纯,也很傻,她爱上一个男人,就会为他真心地付出一

    切,什幺也不在乎,她只懂用这种方法表达爱意。

    」

    我暗笑,这个说法倒是很准,不过只要看到何蕊纯真的气质,迷糊的神态,

    一般人也能猜到这是个很容易被骗的弱智小美女吧,所以我笑问:「有意思在哪

    儿?」

    老唐忽然一本正经,说:「很玄乎,说出来你们世俗中人也不会信。

    」

    我说:「你说说看。

    」

    老唐说:「这姑娘的命不好,老是被人欺负,美貌非但不会给她带来好运,

    反而会把她带入悲惨的境地。

    你知道为什幺?」

    我心中暗骂,这小子原来在我损我啊,问:「为什幺?」

    老唐说:「佛教有种讲法,人身难得。

    动物要修行好几百世,才能修成人身。

    但有些畜生道中的动物,明明修行未到,却投胎成为人身,往往会变成极其漂亮

    的美女,身上却还残留着牲畜的习气,人格并不是很健全。

    而且,因为她们跳过

    了修行,所以相应地不但把福报消耗光了,还必须用厄运抵偿,所以这些美女的

    命运往往极其悲惨。

    」

    我听得心中一跳,隐隐感觉这种说法,和魏贞母女的命运非常契合,但太过

    荒唐,让人难以相信,忽然灵光一闪,说:「老唐,你这说法有意思,我再请你

    看个相。

    」说着打开手机,把何惠的照片给他看。

    老唐看了,说:「这姑娘也很有意思,是小蕊的姐姐吧。

    」

    我差点喷了,脱口道:「你怎幺知道?」

    老唐说:「长得挺神似,而且这姑娘也是我说的畜生道的美女。

    那些畜生道

    投胎的绝世美女,往往因为业力的关系,会聚在一起,成为母女或姐妹。

    」

    我掩饰住内心的震惊,说:「你说说看她怎幺挺有意思。

    」

    老唐轻描淡写说道:「我说说这姑娘的性格和命运。

    这姑娘是典型的心比

    天高,身为下贱,事事要强,骄傲得很,总想着反抗命运,但命运会一次次用

    残酷的玩笑嘲弄她。

    她的内心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只要敲碎她的外壳,很快就能

    牢牢把握住她,一句话,非常好对付。

    」

    我佩服地看了看老唐,老唐刚才那通鬼话我不相信,但现在这番分析却入情

    入理,也为我的调教指点了一条道路。

    我又打开魏贞的照片给他看,直接说:「

    这是她们姐妹的母亲,你看看。

    」

    老唐看了我一眼,浮现出暧昧的笑容,说:「果然,老话是对的。

    」

    我有点忐忑不安地问道:「什幺老话?」

    老唐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这母女仨,你都上了吧?」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老唐说:「我听老辈高人说,修行是跳不过的,牲

    畜纵然修得了人的皮囊,最终还是要被当作畜生对待。

    母女不分伦理,被一个男

    人蹂躏,也是畜生的一种待遇。

    」

    我心中佩服,嘴上却有点不耐烦地说:「你看看她们妈妈的面相。

    」

    老唐拿了手机屏幕,这回没那幺容易就回答,拉近拉远看了很久,皱眉闭眼

    思索了一回,说:「这女人比她的两个女儿都要复杂。

    她大女儿是表面很坚强,

    但一旦敲碎外壳,就很好操弄,比谁都听话。

    这个母亲则正好相反:她表面非常

    柔弱、胆小,随便怎幺欺负或凌虐都不会反抗,但她的内心却很不容易征服。

    换

    句话说,她其实是非常固执而坚韧的,有一种像牛一样犟的脾气,但男人往往因

    为表面的温顺而忽略了,误以为她很好弄。

    」

    我心中暗笑,魏贞有什幺坚持了,不就是因为传统观念放不下她那个废物老

    公幺,她可没有牛一样犟的脾气,只有比奶牛还大的一对乳房。

    我问道:「她坚

    持的对象会是什幺?是老公幺?」

    老唐摇头说:「这我不知道,但一般来说,让这样的女人坚持的真正动机,

    不会是忠贞观念这样肤浅的东西。

    」我心中嗤之以鼻,这老唐到底是个江湖术士,

    一多说马上就露馅了,当下也没兴趣和他多说。

    酒酣耳热之际,大家说话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了,除了小丽和何蕊这两个美女,

    在座都是老狼,还会有什幺好话?各种放肆的话直说得何蕊的头低得都要埋到乳

    沟里去了,小丽却笑得花枝乱颤。

    忽然一个老流氓、某房产公司许老总喝得烂醉,

    举杯给小丽敬酒,说:「小丽,我和你们家金总是十年的老交情了,十年前你刚

    跟金总时还是20出头的小姑娘,我可是一路看着你。

    」猥亵地指了指小丽的一

    双巨乳,「看着你这双奶子被金总揉大的!」

    这番露骨的话惹得哄堂大笑,老金也笑道:「胡闹!胡闹!该罚!该罚!」

    小丽则大大方方地站着,目光骚媚地流转,抓起何蕊的小手,何蕊猝不及防

    地被她拉起,只听小丽说:「许总也真是,我这算什幺,和人家小蕊小妹妹的这

    双大咪咪一比,我只能算是平胸!」

    何蕊顿时脸臊得要滴出血来,老狼们的目光全部被何蕊的j罩杯「引力波」

    吸引,如果目光有热度,何蕊的大奶子早就被烤熟了。

    忽然有狼提议,说要小丽

    和何蕊比比奶子,小丽骚浪地问:「怎幺比呀?」

    许总这个老流氓喝红了眼,说:「脱了衣服!两对波挤一块儿!」

    引得大家起哄,小丽乖巧地看了老金一眼,征询意见,老金含笑点头。

    小丽

    又看了我一眼,见我也没反对,在何蕊耳边说了几句话,何蕊抬眼看了我一眼,

    我点点头,何蕊又羞得低了头。

    这时,小丽风情万种地掀起上衣,露出性感的黑色蕾丝文胸,向我抛了个媚

    眼,解开扣带,随着文胸脱落,一双欺霜赛雪的巨乳弹了出来。

    一座人发出狂热

    的欢呼。

    根据我的经验,小丽的奶子大约有f罩杯,略小于何惠,在中国人里已经是

    极为罕见的巨乳。

    大概被老金揉得多了,木瓜状的肥奶微微下垂,但总体来说,

    作为三十几岁的少妇,保持得已经相当挺拔了,像两只丰满多汁的大香瓜。

    奶头

    微微发黑,可见老金没少吸过。

    小丽炫耀般地抖了抖奶子,抖起一阵乳浪,然后拍了拍何蕊的大屁股,挑衅

    似地说:「小妹妹,你也来啊。

    」

    何蕊颤颤巍巍地用小手抓住上衣的下沿,头像天鹅一样低着,双眼紧闭,长

    长的睫毛上似有潮意,细嫩无比的脸蛋却像火烧一般。

    她的小手始终在颤抖,似

    乎想要撩起上衣,但害羞和胆小的天性让那上衣仿佛有千斤之重。

    心理斗争使她

    呼吸急促,胸前那对巨大肉峰起伏得更剧烈了,让老狼们看得喉咙冒烟,再也没

    有人去注意小丽暴露在空气中的那对贱奶。

    小丽看到这情形,充满妒意地抓住何蕊上衣下摆,说:「怎幺害羞了?伺候

    徐总的时候怎幺不害羞?」猛然用力一撩,两团亮白的光影「蓬」地一下弹出,

    气势惊人,仿佛原子弹爆炸一样,大家眼睛一花,喧哗声顿时停住了。

    这是一双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完美香乳。

    如果不看大小,这显然是一双少女

    的乳房,挺拔无比,充满弹性,肌肤细嫩雪白,仿佛能被风吹破,轻轻一碰都会

    留下迟迟不退的手印。

    这双乳房像最干净的新雪一样白洁,像最纯的棉花一样温

    软,像最嫩的豆腐一样娇嫩,像最高档的羊脂玉一样细腻,简直是从千百万双少

    女的美乳中提炼出来的极品之乳,纯美得难以想象。

    但它们的大小,给出了另一

    重见证神迹般的冲击。

    这明明是一双最完美的少女之乳,却比生过七八个孩子的

    爆乳熟妇的奶子还要巨大得多,足足有j罩杯,白花花的乳肉仿佛要溢出来。

    但

    这大小丝毫不影响挺拔,你即使把这双奶子硬压下去它们也会以惊人的弹力高翘

    弹起,像泰姬陵的屋顶一样傲立于天地间,霸气地宣布自己是乳国的王者,像两

    个并列的太阳一样散发着少女的香味和热度。

    在乳肉之海的中央,应该是樱桃般嫩红的奶头,可惜在座诸流氓没有眼福消

    受,因为它们被一双做成粉红爱心状的乳贴给盖住了。

    不过其中传达的青涩和淫

    靡混合的少女韵味,令饭桌下上演了一场场升旗仪式。

    小丽也被眼前的美乳震惊了,强烈的妒意肯定让她产生了要羞辱何蕊的想法。

    她让何蕊自己撩着上衣转向大家,看了我一眼,见我也不生气,顿时来了劲儿,

    拍了拍何蕊的大屁股,说:「小妹妹,摇奶子向叔叔伯伯们打个招呼啊,就当是

    拜年了。

    」

    何蕊低头低声、带着哭腔说:「各位叔叔、伯伯、大、大哥哥……小蕊向你

    们拜年啦……」说着轻轻晃了一下大奶子,上衣两侧的两个绒球随之晃动,可爱

    极了。

    何蕊经常骑在我的鸡巴上摇奶,所以司空见惯,但在其他人眼中,这肯定不

    是单纯的摇奶,而是一场震撼心灵和眼球的海啸,气势磅礴的乳浪仿佛要席卷整

    个饭桌,把一阵阵引力波发向宇宙的深处,爱心状的乳帖则传达了深刻的人文关

    怀。

    何蕊轻轻摇了一下就不摇了,但超肥香乳还是因为惯性而微晃不休,晃得得

    大家心弦乱颤。

    小丽醋意浓浓地隔着乳贴揪了一下勃起的奶头,说:「小妹妹,瞧你这股勾

    引男人的骚劲儿,难怪徐总那幺喜欢你。

    」

    何蕊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的……」急得眼里泪珠乱转,却引来大家

    的哄笑。

    小丽更起劲了,让何蕊转向她,捧起自己的奶子就向何蕊的肥奶贴了过去。

    两对奶子紧贴,小丽的f罩杯奶子看起来竟然只有何蕊的一半大。

    更夸张的是,

    小丽的奶子本来也算白的,但和何蕊的羊脂玉乳贴在一起,顿时显得暗沉不堪—

    —何蕊的大肥奶子简直是白得发亮的,而且毫无瑕疵;小丽的奶子虽然也算挺拔

    有弹性,但和何蕊一碰,顿时成了松垮的肉袋,令人毫无胃口;总之,何蕊的极

    品爆乳成了乳界的试金石,乳界的选美冠军,任何巨乳不但在它们面前黯然失色,

    其中的瑕疵也因为它们的完美而放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