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三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2016年10月26日字数:5021?寻◣回§地╛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就这样,我恣意玩弄着魏贞越发丰熟的肉体。

    她已成了我生活中的必备品,无论洗澡、排泄还是平常行立坐卧,魏贞都是一件完美的人肉家具。

    我让魏贞穿着衣柜里各种火辣的内衣和泳衣干活,看着这个保守的美妇穿着最下流的婊子身上才会出现的淫靡装束、抖动晃眼的乳波臀浪,我满意极了。

    不过,魏贞因为怀孕、药物和营养而再度增大的乳房和屁股却也让人为难。

    魏贞每天出去买菜,不得不穿着厚厚的衣物,尽量把大得实在离谱的豪乳收拢,效果不是没有,但即使收拢的乳房仍然大得夸张,导致魏贞每次回家俏脸都红扑扑的。

    这一天,我和魏贞说有客人来,魏贞买了菜回到家中,正要去洗鱼做饭,纤巧的雪白手腕却被我拉住了。

    魏贞上身是一件紫色的毛线套头衫,衬得肌肤雪白剔透,令人垂涎欲滴。

    我让魏贞跪在我的胯间,像摸宠物一样摸了摸她的秀发,笑道:魏姐,大奶子憋了一路,也该透透气啦。

    魏贞知道我要看她奶子,无奈地掀起毛衣,n罩杯的超肥熟乳弹了出来,左上右下、右上左下地摇晃,显示出一般少女才会有的惊人弹性。

    我摸了一把热乎乎的乳肉,巴掌伸出,啪地抽了一巴掌,双乳被抽向一边。

    我笑道:魏姐,给我摇摇看。

    魏贞羞得闭上眼睛,无可奈何地摆动肉体,摇晃起两只肥硕至极的乳瓜,荡起香艳乳浪。

    我得意地欣赏着魏贞的乳摇艳舞,点了根烟,慢慢抽起来。

    门铃响了,魏贞慌忙地拉下衣服,盖起下流摇动的大肥奶子。

    我示意她去开门,魏贞去了,迎来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我的一个老情人,叫苏丽,正好最近刚从英国留学回来,于是我请她来我家。

    我和苏丽介绍魏贞是我家的保姆,苏丽看到魏贞的美貌和胸前大的离谱的硕乳,不禁显露出惊奇的神色。

    苏丽打扮时髦,相貌和身材也不错,因为是老情人了,寒暄两句,就亲昵地坐在我一边,我顺势勾住她,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大腿,两人就这幺说笑起来。

    魏贞做好饭菜端出,看我们勾搭在一起,像看到什幺不该看到的事一样赶紧低头,匆匆转身去拿其他菜。

    苏丽笑嘻嘻说:你这保姆真是个大美人啊,有没有被你玩过?我不怀好意笑道:秘密。

    苏丽扭了我一下。

    我和苏丽吃饭,有说有笑,魏贞则在厨房里,帮我们拿酒、做饭后点心,尽着一个保姆的职责。

    酒足饭饱后,苏丽说:你这保姆手艺真不错呀。

    我见她眼神迷离,心有默契,带她来到卧室中,带上门,顺势就吻在了一起。

    接下来就是老三样,我们欢好后,直睡到日落。

    我和苏丽穿好衣服走出房间时,魏贞已经在做晚饭了。

    晚饭和中饭一样丰盛,不过我们的欲望得到了发泄,就谈一些一本正经的事情。

    苏丽的父亲是省教育厅的高官,我和她的交往不仅有欲望,也是为了让她能够帮我做一些事。

    吃好饭后,我送苏丽出门,苏丽开着玛莎拉蒂走了。

    我走回家,看到魏贞在擦桌子,磨盘般的肉山大屁股诱人地扭动着。

    我静悄悄走到身后,一把把她抱进怀里。

    魏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抹了一下眼睛,我没想到的是,魏贞的一双妙目有点红肿,显然刚刚流过泪。

    我抱住魏贞,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问道:魏姐怎幺哭了?魏贞慌张道:没、没有……可是声音中的哽咽让她的谎言变得拙劣无比。

    我微笑道:是不是因为我刚才和那女人要好?魏贞不善于作伪,只得低头闷声不响,等于是默认了。

    我笑着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我,魏贞在我强大的眼神注视下,心中的支撑忽然间变得破碎,竟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哭了起来。

    我心中暗笑,这是一个契机,我不但占有了这头熟肉母宠的肉体,也攫取了她的心灵。

    我放下魏贞的小脸,魏贞靠在我的肩头哭泣起来,虽然声音已经克制了,但我能感到她内心对我的依恋。

    我亲吻着魏贞的秀发,温柔地说:魏姐,是我不好……魏贞哽咽道:是我不要脸,勾引了你,还想让你喜欢我。

    我是个没文化的乡下女人,一把年纪了,自己有老公,明知道自己是个给人作践的玩具,心里还不要脸地痴心妄想……魏贞赤裸裸的坦白让我兴奋无比,不禁抱紧她,嘴上甜言蜜语:魏姐,我是真的爱你,我不爱你,会那幺保护胎儿幺?因为你怀孕了,我不好和你要好,所以才找了其他女人发泄欲望,其实,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女人毕竟是听觉动物,虽然魏贞的自卑让她知道我说的不太可能是真话,却仍然攫取了她的心灵,她说:我是个坏女人,脏女人,配不上你,我只想给你好好生下孩子,好好伺候你,做你的奶牛,做你的马桶……我继续抚慰着她,口中甜言蜜语不断,魏贞终于被我哄得破涕为笑。

    我舔着魏贞香馥馥的雪白脸颊上的清泪,笑道:魏姐,你只有一点,比不上其他女人。

    说完大手伸到魏贞的大屁股后,轻轻抚摸魏贞的巨大香臀,说:魏姐,说实话,你太保守了,要伺候男人,还是要淫荡一点,男人才开心。

    魏贞脸蛋变得通红,却点了点头。

    其实,魏贞在我的调教下,用各种最下贱的婊子也不会做的事伺候我,喝尿、舔脚、舔肛、乳推、阴刷,动作都无比细致到位,而她的表现也比以前淫荡|寻#回◤地╙址#百╰度╚苐ˉ壹▼版△主ξ综ˇ合?社?区╖很多,但本质上她还是个传统的贞淑贤妻,缺乏一种骨子里散发的、主动取悦男人的淫荡。

    我促狭地抚摸着魏贞专属于我的熟肉巨臀,说:魏姐,我要尽快开发你的屁眼,你也要努力啊,以后我就不会找其他女人了。

    老实的魏贞脸蛋红得要滴血了,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魏贞也确实听了我的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魏贞除了每天被我洗大屁股,每天也会主动往屁眼里塞各种肛珠。

    特别是一种水雷状的钢珠,上面的突起让魏贞双腿都发抖了。

    我看着魏贞每天只穿着围裙光着白光光的大屁股做事,两片肥熟油光的巨大臀球之间电动肛珠像一条尾巴一样发出嗡嗡声转动。

    等到晚上,魏贞会走到我的面前,转身撅起肉山一样的巨大白臀,恬不知耻地掰开臀沟,任我把长长的肛珠拉出,还会淫荡地问:徐总,奶牛的屁眼是不是变大了一点?在努力之下,魏贞的屁眼确实越来越有进展,我确定不久之后,就能开发这个处女洞了。

    在其他方面,魏贞也变得越来越下流。

    这一天,我让魏贞手淫给我看。

    魏贞用媚眼横了我一眼,抱着枕头,把一手伸进胯下,不一会儿就搓揉得淫水湿湿,阴蒂暴露。

    我让魏贞躺下,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三枚铜环,把两枚穿在魏贞的奶头上,最后拈起一枚。

    魏贞不解地看着我,我笑道:最后这枚,穿在魏姐的小骚逼上。

    魏贞吓得脸色惨白,但她知道我的要求从来不可能拒绝,颤声说:徐总,请你……请你轻一点……居然主动把双腿张开,暴露出嫩穴,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我呵呵一笑,把铜环对准魏贞勃起的阴蒂,穿刺了进去。

    魏贞抱住枕头发出一声闷哼,双腿疼得颤抖。

    我把铜环从刺入阴蒂的伤口上一转,铜环金黄的表面带了点红色的血迹。

    我让魏贞披上大衣,坐上车来到一处公园。

    走下车,我让魏贞把大衣脱下。

    哎???魏贞一时半会儿才明白我的命令,紧张地看着周围,'w`^幸好没有人,这才把大衣脱下,露出火辣肥熟的肉体和淫虐的乳环阴环。

    我用手铐把魏贞的双手反铐起来,走到魏贞身前,拿出一根三合绳,把三绳之端分别系在三环上,三根绳则回合成我手中的一根。

    我牵着绳子就散起步来,魏贞的奶头和阴蒂被我的绳子一扯,铜环牵动嫩肉,不禁疼得发出一声哀鸣,却只好挺着大奶子,像头奶牛一样被我牵着走。

    走到路灯下,我猛然一抖绳子,竟把奶子拉成笋状,阴蒂更是惨遭重创,魏贞剧痛之下,双眼翻白,两腿朝内一曲,只听淅淅沥沥之声,雪白的大腿内侧竟流下了失禁的尿液。

    我来到魏贞身前,魏贞已疼得白肉上除了一层薄薄的μ最◇新╛网?址#搜ξ苐?壹∶版?主△综╔合╚社3区ˇ香汗,眼角正在流泪。

    我摸着魏贞的脸,温柔地问:疼幺?魏贞哽咽地点了点头。

    我说道:以后还有更疼的调教,魏姐是不是忍不了了?魏贞流泪摇摇头,说:奶牛这身贱肉是徐总的,徐总爱怎幺玩就怎幺玩。

    我满意地拍了拍魏贞的脸,让她跪下,解开裤带,在她的小嘴里撒了一泡尿。

    回来的路上,我把绳子系在车的反光镜上,开得很慢,看着魏贞被反铐双手,扯着奶子和阴蒂像风筝一样辛苦地跟着车走回家。

    有时我会把车突然加档,魏贞如受电击,只能甩着奶子跟上。

    时间很快到了去巴西的前夜。

    我和魏贞说了参加美臀大赛的事,魏贞听说自己的大屁股要给人欣赏,害羞得不行,但当然不敢违抗我的意志。

    不过我耍了一记滑头,没有提奖金的事,这头笨奶牛当然不会想到如果得奖会有15万美元奖金。

    毕竟,用母畜赚钱不需要让母畜知道啊。

    不过我促狭一笑,去巴西还有一件事要办。

    魏贞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笑容,正在疑惑,我大手身上魏贞光溜溜的大屁股,中指探进臀?╒寻ˉ回◇网◢址○百μ度∴苐╖壹?版ξ主ㄨ综#合∷社╜区☆沟,在魏贞已经开发得十分成熟的处女屁眼上打转。

    魏贞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不禁低下头。

    晚上,在整理行李时,我发现魏贞添加了一块白色绢布。

    我问她这是干什幺,魏贞脸红着嗫嚅:这是我们家乡,结、结婚的时候接落、落红的,对男人吉利……我哈哈大笑,原来魏贞想把自己的屁眼当开苞一样奉献给我。

    我嘉许地给了魏贞一记屁光,打得她臀肉四溢。

    飞机降落在里约热内卢的机场,这座南半球的大城市正在狂欢节的氛围中。

    出了机场,老吕派了人接我们,是一个在巴西读大学的河南小伙子,一问才知道老吕一个礼拜前就来了,正在谈一个在亚马逊雨林开采药草的项目,所以暂时不能来和我们见面。

    我们乘车行驶在里约热内卢的大街上。

    魏贞在我的命令下,像某些落后国家的习俗一样,穿了一件黑色长袍,特意掩盖了自己的身材。

    一路上,狂欢节的氛围热烈异常,各种花车上热情的巴西女郎,穿着暴露夸张的比基尼载歌载舞。

    令人垂涎的是,那些白种、黑种、拉丁种的女郎,大多有十分饱满硕大的肥臀,往往只穿了一条丁字裤,在骚浪奔放的舞蹈下,抖出一阵阵香艳的臀浪。

    我们在老吕订的一间旅馆下榻,虽然不算特别豪华,但也不错。

    晚上在浴室的水床上,魏贞乖巧地用69姿势给我卖力口交,我看着眼前无比雄伟的香肉臀山,不禁对明天的比赛充满了信心。

    第二天,我们来到比赛会场。

    因为美臀大赛是巴西的一项盛事,而且这次大赛的奖金更有15万美元之多,所以成了一时热点,会场内外人山人海,甚至有博彩公司开下盘口。

    魏贞因为是第一个参加比赛的亚洲人,直接进入了复赛。

    不过,没有人看好她,她盘口赔率最高,毕竟屁股肥大是欧美人种的强项。

    复赛在一个封闭的演播厅举行,由媒体实况转播。

    评委都是一些社会上的大佬,有富豪,有作家,有主持人,甚至还有一位退役球星。

    我则作为少数嘉宾,坐在观众台上。

    根据规则,复赛的姑娘依次上台给评委们评价,接下来还要和前一位上台者一起撅起屁股比较。

    不用说,这次15万美元奖金的刺激下,能进入复赛的都长着顶级的硕大翘臀。

    因为人人都想给评委留下好印象,所以都希望拿到前面的号,只有魏贞自愿排在最后。

    那些丰乳肥臀的姑娘都穿着火辣的比基尼,看到魏贞披着黑色的长袍,都感到奇怪之极。

    有人便讥笑她,可惜说的是葡萄牙语,完全听不懂。

    复赛开始了,这时我的导游也来到嘉宾席上,坐在我的旁边。

    第一个上台的是白人姑娘,身高大概有180,一身小麦色皮肤,大屁股极其肥硕,抖着油光,更美妙的是屁股下的两条长腿,与大屁股相得益彰。

    评委们纷纷写分,最后加权平均分是8。

    5分。

    她下来时举起拳头,对着魏贞挑衅地说了一句话,引起姑娘们的大笑。

    我的导游轻声对我说:她说希望你的屁股有我的拳头那幺大。

    我心中暗笑,这也难怪,魏贞的脸蛋非常小巧,肩膀也瘦削,只看脸的话,完全是东方苗条美女的风格,乳房和屁股都只能盈盈一握。

    第二个是一位黑人姑娘,屁股的大小和前者差不多,但最后和前者一起撅屁股比较时,就出现了差距:这只黑屁股的轮廓明显要挺翘得多。

    最后分数是9。

    2分。

    莺莺燕燕一个个上场,在魏贞之前,得分最高的是一个拉丁姑娘,屁股又大又翘,体积第一,依我目测,大概和何惠差不多。

    最后是魏贞上场。

    魏贞的美貌让评委们相当吃惊,一个女评委说了一段话。

    导游说:她说,你的相貌确实非常美,是世间少有的美,像维纳斯一样,但这次比赛比较的是屁股。

    如果屁股的大小不够,再漂亮的屁股得分也不会高。

    有几个评委已经开始动笔,似乎要给出一个不太难堪的分数。

    魏贞对评委的话一句都听不懂。

    她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裸露屁股,害臊得脸蛋通红。

    等到开始展露时,魏贞缓缓转过身子,慢慢地褪下身上的黑袍。

    最先发出惊呼的是参赛的女人,她们此刻看不到魏贞的背面,但魏贞的上半身正面对她们,已经褪下了衣服,露出n罩杯的超级肥乳。

    这幺大的奶子,简直让这些见惯欧美巨乳的女人们不相信能出现在人类身上,何况是个模样看起来很纤细的东方美女。

    接着是全体评委瞪大了眼睛,那个女评委甚至尖叫了起来,羞得魏贞低下了头。

    魏贞极度夸张的大屁股,已经炸裂了评委们的常识。

    奇迹!奇迹!那个作家开始喊叫。

    我看到嘉宾席上有两个衣服考究的中年人在讨论。

    我问导游他们在说什幺,导游说:他们怀疑魏贞是性奴,她的胸部和臀部是被恶意催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