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四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者:liquid822017年12月27日字数:5133屁眼和奶头的剧痛让魏贞的表情都扭曲了,可是这头温驯的奶牛却显得意外地坚强,并没有痛得大哭大叫,只是像缺氧一般大口喘着气,整张脸因此而变得潮红。

    我很满意得到魏贞这样素质的女奴。

    魏贞的肉体丰美无比,经过那么多年的玩弄揉捏,形成一身油光光的熟肉包浆,淫靡到了极点,而两颗比最大的椰子还沉实硕大的熟乳、两片肉山般夸张的盛臀更是下流得不像话,别看它们细皮嫩肉、一抽就能留下一个红红的掌印、一挤彷佛就能榨得出油,其实相当厚实耐虐。

    玩女奴最怕女奴不经虐,以前也调教过几个小奴,没虐几下就哭了,我又是特别重口,出手特别狠,再加上那几个女奴我是当情人耍的,也不太下得了手。

    魏贞就不同了,我压根儿没把这个老实懦弱的农村妇女当做人看,只当她是一头人形奶牛、一只熟肉便壶,所以虐待起来毫不留情,这身肥美的嫩肉只有用勐火熬制,才能把人间至美的鲜味全部吊出来,满足我这个老饕食客挑剔无比的口味。

    魏贞两只n罩杯超肥奶子被我勾着乳环扯成纺锤形,我把它们往两边一扯,被拉成长条状的雪白肥嫩硕乳形成一个人字,乳环穿刺的地方伤口破裂渗出血来,差点儿就要生生把魏贞的两粒褐色奶头扯下来。

    魏贞痛到了极点,终于凄惨地像个小女孩一样哭泣起来。

    我满足地看着熟肉美母痛楚的俏脸和被拉到极限的畸形大肥奶,以及白嫩的几乎透明的乳肌下被我扯得清晰可见的筋脉血管,勐然间把两只奶子使劲儿往内侧一收,彷佛北方人抻面一般,啪的一响,两根熟肉奶棍打在一起,因为惊人的弹性把对方弹开。

    我得理不饶人,勐抽乳环,以拍打篮球的速度把奶棍像拍手一样不断击打在一起,空气中传来淫靡的啪啪肉响,眼前抻成棍状的超级大奶子幻成两团高速运动的白影,极度的痛感让魏贞两眼翻白,眼前的美景让我停不下手来,我继续扯着魏贞的奶环抻奶面,忽然魏贞浑身浪肉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尿穴一动,滋的一下,一道清亮的尿液喷了出来,像一条拱桥一样落在我的胸腹之间。

    魏贞痛的失禁了,我呵呵一笑,手中使劲一拉乳环,魏贞两颗特大号椰乳被拉到了极限,然后我突然松手,只听啪的一响,弹性惊人的硕乳反弹回去,打在魏贞的下巴上,被我尽情调戏的两颗丰硕肉团左上右下、右上左下地在魏贞的胸口弹跳不息。

    何蕊见状,赶紧乖巧地趴在我的身上,埋头伸出小香舌,把母亲的尿液舔干净。

    我感受着何蕊的小香舌舔过我的胸肌。

    我伸手一手一个拽住魏贞的乳峰。

    太他妈大了,我的巴掌能轻松地覆盖魏贞小巧的鹅蛋脸,却只能勉强抓住魏贞三分之一的乳峰-这么一张小脸下竟有如此硕大的乳房,简直是上帝的一个恶作剧。

    我左右开弓,好整以暇地慢慢抽打魏贞的淫乳,无奈的魏贞只能挺起自己的两团下贱的大肉团,供我随意抽打,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我在床上又懒了半个小时,见天色不早了,这才让魏贞抬起巨臀,抽出我依旧硬的像铁棒一样的大鸡巴。

    魏贞费劲地支起笨重的身子,雪白的小腿缓缓撑起,我挤在她屁眼里的大肉棒一节节缓慢地从她身下出现,抽出来看来与插进去一样令魏贞很不好受,一张俏脸疼得微微扭曲,终于,我的大肉棒从魏贞的屁眼里尽根而出,硕大如鸡蛋的龟头像个弹簧一样得意地摇了摇,彷佛在宣示着我对美肉熟母巨大香臀的征服。

    魏贞身子一转,把汗油油的香背和臀山面向我,两条纤腕被手铐烤着,令她的肩胛凹出一个优美而淫荡的幅度。

    我用钥匙打开她的手铐,在她的大屁股上一抽,啪的一响,荡漾出一圈臀浪,命令她去做饭。

    魏贞驯服地下床,扭着骚熟的巨大屁股,走向厨房。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我坐在电脑前,何蕊跪在我的胯下,乖巧地含着我的那根从她妈妈屁眼里拔出来的大鸡巴。

    现在有钱人里流行养小奴,把鸡巴放在小奴嘴里,据说非常滋养人体。

    我也经常把鸡巴放在何蕊这个小奴嘴里养,她被我开苞不久,年龄又幼小,我的鸡巴放在她嘴里,由她的香唾滋润,一段时间下来,确实感觉性功能有所增强(就像今天我的鸡巴在魏贞紧得不像话的屁眼里放了大半天,也没有精关失守。

    ),连鸡巴本身都愈发显得油光发亮,简直像一只雄赳赳的独角兽一样。

    何蕊静静地把小嘴张到最大,含着我的大鸡巴,像一具人形的电暖炉。

    她闭着眼睛,似乎在沉醉于我编织出的美梦,长长的睫毛轻巧地像蝴蝶的翅膀,一张嫩的掐的出水的小脸蛋宛如人间最美的娃娃。

    我一边享受着最高级的滋养,一边在电脑上打着字。

    我受到老吕的一次谈话的启发,正在编写一份文书。

    这份文书很特别,既像契约,又像法律,是我用来处置魏贞的一身美肉的。

    这份文书内容丰富,结构谨严,规定了魏贞浑身浪肉各部位的产权和使用权,我现在正在编写处理魏贞的那只恼人的大屁股的一部分,简称臀契。

    第二天,魏贞正在收拾房间。

    在我的要求下,魏贞天天更换着我给她买的大量下流的服饰,以便取悦我,今天她穿的是一袭薄纱,纱下空空如也,香艳的乳波臀浪彷佛被轻纱笼罩,平添一层淫靡的诱惑。

    我静悄悄地走到忙碌干活的美肉熟母的背后,圆滚滚的大屁股一翘一翘,令我肉棒怒涨。

    我伸手在一边肥熟的臀瓣上一捏。

    魏贞的巨臀真是肥得夸张,我的手掌张成o形,把温软肥熟的屁股肉捏起来一个鼓包,臀肉就像一个楔子一样被我捋进这个o形圈中。

    被我狎玩屁股的魏贞一个寒噤,夹紧股沟,触电似地挺直身子,这是女人被突袭屁股的自然反应。

    我一边揉捏魏贞丰腴的臀肉,一边在她的耳边吹气。

    我们的前方是一面镜子,我看到魏贞眉头微蹙,眼神有一种无奈的迷离,这熟女特有的烟视媚行实在动人极了,我的大肉棒涨得快要爆炸。

    我一手抓着魏贞的屁股肉,把她拖到床边坐下。

    魏贞被拉进我的怀里。

    我环着魏贞的肋下,两颗n罩杯的世界级熟乳沉甸甸地压在我的手臂上-我静静地闻着魏贞身上勾人的体香,真是一个妖媚的熟肉妙物啊,光闻着身上的香味就能让人性欲勃发。

    我笑着说:魏姐,你最近有心事啊。

    我伸出一只手,用食指隔着薄纱挑逗着魏贞的奶头,须臾间敏感的魏贞就被挑的奶头勃起。

    我笑道:是在想小蕊的事啊?魏贞被我说中心事,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叹,我才想到她不仅仅是个给我随意玩弄的熟肉奴宠,也是一个充满母性的母亲。

    我忽然感到魏贞的爆乳巨臀对我形成一种庞大的压迫感,我的狎玩、凌辱、奴役、调教都在这厚重的母性和爱情前显得轻佻可笑了。

    她的奶子这么肥、屁股这么大,如此淫贱的肉体却散发着神圣的气息,消解了我的促狭,使我变得如此淼小。

    这对我的尊严是一种严重的打击。

    我必须有所行动,真正把魏贞的灵肉掌握在手里,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由里到外的肉便器。

    我笑道:魏姐,我最近要开一家公司了。

    说着把老白让我开公司的事对魏贞讲了。

    魏贞显然不清楚为什么我突然会说起这个。

    我话锋一转,咬着她的小耳垂说:以后等小蕊毕业了,我给她在公司里安排一个职位。

    魏贞浑身一颤,我知道我的话打进了魏贞的心房。

    魏贞最关心的就是何蕊的未来。

    何惠学习成绩优秀,将来不必担心找不到好的工作。

    何蕊不但学校一般,成绩也一般,而且人很笨,现在被我玩大了肚子,将来前程可忧,毕竟魏贞这样无权无势,不能给她任何帮忙,总不见得让何蕊跟她一起做保姆吧?而我现在告诉她我可以帮助她安排工作,正中了她的心思。

    我笑道:魏姐,你只要做好两件事都行。

    我舔了一下魏贞的耳垂,说:第一,你要小蕊好好学习,毕竟我的工作也是有难度的,不好好学习,胜任不了。

    魏贞激动得连点头感谢似乎也忘了,我笑着说,第二点嘛……伸手捧起魏贞一双沉甸甸的n罩杯超大淫乳,促狭地抬得老高,你和小蕊要用你们的大奶子和大屁股好好伺候我。

    魏贞脸红地点了点头。

    我捏了一把魏贞的奶子,让她站起,坐到我的身边。

    我拿出一份文书,交给魏贞,说:魏姐,你看看。

    魏贞开始看文书,刷的一下,脸变得通红。

    这份文书当然就是臀契。

    第一行就写了魏贞的屁股是徐强的私有物品,徐强可以任意使用、玩弄并且打上记号。

    -我最后一个打上记号,是为了以后地牢建成后,在魏贞的大屁股上打上烙印做伏笔。

    当然,魏贞现在绝不会想到,以后烧得火红的烙铁会在巨大的香臀上打上永远消不掉的乌黑徐字记号,一辈子成为我们徐家的奶牛。

    后面还有很多条,魏贞看得气息都开始发颤了。

    比如魏贞的屁眼是徐强的阳具专用的肉便器,他人不得进入。

    比如徐强有使用任何液体清洗魏贞屁眼的权力。

    以后我可以凭借这一条,用各种刺激性极强的液体给魏贞浣肠。

    魏贞终于看完了文书,我看到她的目光停在最后一行,左面是我的签名,右面是魏贞的签名栏。

    我抓住魏贞的纤细手腕,说:魏姐,你同意不同意上面说的?魏贞秀颈低垂,显然是默认了。

    我说:那就快签名吧。

    魏贞正要从桌子上拿笔,我说:不是用笔签啊。

    魏贞不解地看着我。

    我说:站起来。

    魏贞驯服地站起,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肥熟大屁股,彷佛在拍打一只熟瓜,发出噗噗闷响。

    我让魏贞俯下身子,把大屁股高高噘起。

    魏贞照着我的话,噘起夸张的大肥屁股,然后又遵照我的嘱咐,把两片丰腴得不可思议的臀肉掰开,露出蠕蠕而动的小屁眼。

    魏贞现在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动作,看得出她的羞耻感虽然还有,但已显得有些麻木了-我从口袋中掏出一支唇膏,打开盖子,把口红旋转了出来。

    我把口红放到魏贞的股沟间,在魏贞的屁眼上涂抹起来。

    唇膏的触感让魏贞一颤,却依旧不改姿势,甚至把淫荡的大屁股分得更开。

    终于,我放下唇膏,把臀契拿来,拍在魏贞的股沟上,在签名的部分往里一摁,正摁在魏贞小巧秀气的屁眼上。

    魏贞啊的一声,头仰了起来。

    我把臀契拿到魏贞面前,说:魏姐,你看。

    魏贞看到签名的部分签了一个鲜红的花押,呈现完美小巧的肛菊形状,正是她小屁眼的印记,不禁羞得满脸通红。

    我把臀契收起来,在魏贞的耳边说了两句悄悄话。

    魏贞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在魏贞、何蕊母女的乳波臀浪中,我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一早,就有人按响了我的门铃。

    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十分时髦的长腿女郎,带着一只漫画家的扁红帽子,披着一件紫色的风衣,带着一只单反相机。

    琳琳,你这么早就来了啊。

    我笑着把她带进房。

    琳琳是我的朋友,是一个人体摄影家,现在专门在给日本的公司拍写真集。

    琳琳平时话不多,眼光在我房中游走,我知道她是个摄影狂人,对人体有极大的兴趣,她随时会看周围的光影环境,以找到最佳的摄影角度。

    现在阳光从落地窗中照进来,整个房中十分地敞亮。

    我拍了拍手,突然从小房间里转出一对丽人,身穿一红一橙的毛衣。

    她们的脸蛋都像天仙一般,只是胸前却都长了一对大的夸张的硕乳,这对奶子竟然比她们耻辱的孕腹还大。

    琳琳正在环视周围环境,此时眼光却被魏贞和何蕊这对母女的身材吸引住,停留在她们胸前魔幻般的大肉团上,久久不能离去。

    我看她被魏贞和何蕊的身材魇住了,笑道:这就是我要你来拍的魏姐和小蕊,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琳琳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惊讶道:真是,怎么回这样?不会是假的吧?我让琳琳上前,说:你捏捏看。

    琳琳上前抓起魏贞的一枚乳瓜,掂了一掂,又捏了一捏,感受着惊人的大小、柔软和温度,琳琳啊了一声,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货真价实的n罩杯呢。

    魏贞温驯地低着头,被琳琳当做牲口一样随便捏弄。

    琳琳又试了试何蕊的奶子,彷佛在菜市场里的水果铺子一个一个地掂量西瓜。

    她看到何蕊羞羞的神情,问她:你今年几岁了?何蕊低声说:我十六岁啦。

    琳琳捧着何蕊的一枚l罩杯奶子,说:看你的脸,感觉像十一二岁的小学生,但这里……怎么会大成这样?何蕊羞得不说话了。

    我笑道:你还要仔细看看。

    向魏贞和何蕊说:把奶子露出来。

    魏贞和何蕊把毛衣下摆往上一提,两对欺霜赛雪的核弹级硕乳蹦了出来,在空气中左上右下、左下右上地跳动晃悠,荡起阵阵淫靡的乳浪。

    琳琳眼睛都冒光了,颤抖着手捧起魏贞的一只n罩杯淫乳。

    魏贞的奶子因为怀孕的关系,不但体积涨了两个罩杯,乳晕也扩散开来,形成一朵澹褐色的淫靡之云,奶头则成了咖啡色,葡萄大小的奶头蔚然矗立。

    琳琳不断惊叹着魏贞的奶子之肥美,忽然说道:怎么这里有个小洞?旁边也有伤?原来她看到我给魏贞穿奶环打出的小洞,还没有愈合,乳晕上也有一些烟头烫伤的痕迹。

    我让魏贞说,魏贞说:徐总给奶牛的肥奶子打上了环,平常徐总把奶牛的下贱奶子当烟灰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