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七百四十九章 江姑娘莫非对他还不如我有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镜湖。
    从京城一路赶到江南,晁鹏飞这一路上,完全没有休息过,而且还要尽量避人耳目,整个人显得风尘仆仆,已经疲倦之极了。
    然而相比于心理的那种疲惫与紧张感,身体上的疲惫又似乎显得不值一提了。
    好在,终究没再出什么差池,终究还是顺利抵达了小镜湖,而且远远的便看到了湖面之上的一叶扁舟,以及那个紫裙的女子。
    “镇妖司,晁鹏飞拜见江姑娘!”
    飞入湖面,在小船前的湖面上落下来,晁鹏飞躬身一拜,沉声开口道。
    手中拎着一个酒壶,懒洋洋的坐在船舷上,一双雪足浸在湖水之中,轻轻踩着水花,江临仙转过头来,瞥了晁鹏飞一眼,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看你的样子,一路都没休息吧,找我有事?”
    深吸了一口气,晁鹏飞躬身再拜:“江姑娘,本不该再来打扰,只是这一个月来,无妄仙宫再京城不断出手,恐有大变,不得已之下,这才来求江姑娘帮忙。”
    “京城有变,关我什么事呢?”仰头喝了一口气,江临仙这才反问道:“当日在京城,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陆仰不在,无人能够抗衡那位无妄仙宫宫主,我画宗也无意卷入其中,你来找我有什么用?”
    闻言,晁鹏飞面露苦色,无奈的解释道:“凤歌大人也知道这么做,有些强人所难,可是……如今京城早已经被无妄仙宫控制,东海龙族,太阴山妖魔,都已离开多时,镇妖司孤木难支,若是无人援手,危在旦夕!”
    “这一次,本该凤歌大人亲自到小镜湖来请江姑娘,只是……如今凤歌大人时刻被无妄仙宫之人盯着,已经根本无法离开京城了。”
    京城的局势,远比他所说的更危急的多,若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也不会来打扰江临仙。
    可如今,陆仰不在,这世上,唯一还能说服各方出手救援镇妖司的,恐怕也只有江临仙了。
    眼皮微微跳了跳,江临仙却依然还是不为所动,只是淡淡拒绝道:“抱歉,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帮不了你们。”
    对于江临仙来说,在意的从来都不是镇妖司,而是陆仰。
    一个没有了陆仰的镇妖司,存亡与否,又凭什么让她在意。
    更何况,不用晁鹏飞说,她也能明白,如今京城的局势有多紧张,丝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去京城,是要赌上性命的。
    叹息了一声,晁鹏飞再次说道:“在下自然明白其中的凶险,只是……守住镇妖司,是凤歌大人答应过陆司首的事情,虽死无悔!只是,江姑娘,当真忍心见到陆司首用性命来维护的镇妖司,以及这天下,毁于一旦吗?”
    “镇妖司覆灭事小,可是,紧接着的,可能便是天下所有修行武道之人的无辜惨死!将武道推行天下,也是陆司首一力推动的,这是陆司首的心血……还请江姑娘三思!”
    听到这,江临仙握着酒壶的手,终于微微一滞,随之沉默了下来。
    她当然知道陆仰为了这些付出了多少,也知道,陆仰若在,势必不会坐视镇妖司覆灭,武道传承被断绝。
    可是……陆仰已经不在了啊!
    沉默了许久,江临仙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轻声道:“抱歉,不是我不想帮你们,而是……实在无能为力!”
    “光是一个无妄仙宫宫主,就已经难以对付了,更何况……若是他真要对镇妖司动手,多半已经与妖族勾结!你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不是陆仰,抗衡不了两位甚至三位绝巅强者。”
    无妄仙宫宫主,金翅大鹏,还有……无争!
    这是三位绝巅,也可能是如今这人间,仅有的三位绝巅,当他们联起手来,如今的人间,不可能有任何人,任何势力能够抗衡。
    “无妄仙宫宫主,想要统一人族,便不可能在明面上与绝巅妖王联手,只要布置得当,我们要面对的,可能就只有他一人。”
    晁鹏飞再次说道:“至于无争先生,已经许久没有露面了,凤歌大人以为,至少他绝对不会帮助无妄仙宫对镇妖司出手。”
    “只是无妄仙宫宫主一人而已,若是能够说服足够多的高手,未必便不能一战,江姑娘莫非忘了,当初太上道一战……陆司首并未出手,便击杀了太上道掌教!”
    “你想的太多了,太上道掌教,是被陆仰逼杀的!若非有陆仰在,当日死的人,只会是我们。”江临仙摇头道:“更何况,当初击杀对方的关键,在于无争,我们最多算是起到了一些牵制的作用。”
    “当日是当日,如今是如今!恕我直言,这些日子,无论是江姑娘,还是当日参与过那一战的其他人,实力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若是能联起手来,绝非毫无胜算。”
    晁鹏飞再次辩解道:“更何况,到了如今这种地步,无论如何,总是要试试的……否则,将来若是陆司首归来,看到这样的人间,又该有多心痛。”
    一瞬间,江临仙眼中陡然生出了一抹杀机,冷然开口道:“陆仰可能已经死了,你却一再以此为由蛊惑人心,莫非你以为,我便杀不得你?”
    面对江临仙的威胁,晁鹏飞却依然丝毫不为所动,平静的开口道:“我的命就在这,若是江姑娘愿意,随时可以取走!可是,蛊惑人心四个字,晁某不敢应!”
    “江姑娘刚刚不是也说了,陆司首只是可能死了!”迎上江临仙的目光,晁鹏飞认真的说道:“当初在飞星城的时候,陆司首只是一个最卑微的斩妖人,修为被废,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了,可结果呢?”
    “晁某是从当初便亲眼见证了陆司首崛起的人,自然也相信陆司首,绝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看着江临仙,晁鹏飞认真的说道:“江姑娘是陆司首红颜知己,莫非对他还不如我有信心吗?”
    “……”
    死死盯着晁鹏飞,江临仙身上的杀机,却终究还是渐渐散去了。
    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之色,仰头又喝了一口气,江临仙这才轻声说道:“三个多月了,你真的还认为,陆仰能够回来吗?”
    “当然!”
    晁鹏飞斩钉截铁的回答道:“陆司首这种人,除非亲眼看到他陨落,否则……谁敢说他一定死了?”
    “其实,就算是妖族,不也一样不敢肯定陆司首死了,否则……当初绝巅不得插手的规矩,早就被打破了!那金翅大鹏,宁可勾结无妄仙宫,也不敢亲自对京城与镇妖司出手,便是证明!”
    听到这,江临仙的眼中骤然透出了一抹精芒!
    躬身再拜,晁鹏飞沉声说道:“晁某只是一个小人物,可却也明白,这天下兴亡,与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昔日,陆司首能够得天下人的拥戴,是因为他为这天下苍生,无私的奉献!”
    “凤歌大人与我,还有镇妖司中许许多多人,也都是仙道修行者,若是肯投降无妄仙宫,难道便不能保住性命吗?可是,我们却依然还是愿意为此而死,战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晁某言尽于此,究竟如此选择,还请江姑娘自行决断!”
    微微抱拳,晁鹏飞再次行了一礼,旋即径直转身离开,同样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看着晁鹏飞离开的背影,江临仙并未出言挽留,只是眼中却终究还是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
    数息之后,叶茜的身影无声的出现在了小船之上,伸手轻轻摸了摸江临仙的脑袋,叹息道:“傻丫头,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师父!”
    看着叶茜,江临仙轻轻咬着嘴唇,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他刚刚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连他都相信陆仰并没有死,难道你真的觉得陆仰死了吗?”摇了摇头,叶茜叹息道:“你瞒的过旁人,难道还瞒得过师父吗?你比任何人都相信陆仰!”
    “师父,我不怕死,可是……我怕,等他回来的时候,再也见不到我了。”趴在叶茜怀里,江临仙失声痛哭道。
    “师父知道的!”
    轻轻拍着江临仙的后背,叶茜轻声说道:“师父知道的,别怕,师父陪着你呢。”
    也不知哭了多久,江临仙这才渐渐止住了眼泪,抬起头来,轻声说道:“师父,你说,我真的该去吗?”
    “师父也不知道!”看着江临仙,叶茜轻声答道:“不过,不管你怎么选,师父都陪着你。”
    “别急,还有时间,你慢慢想,想清楚,你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再做决定。”
    “……”
    抬起头,看着这位师尊,江临仙紧紧咬着嘴唇,良久都没有再说话。
    该怎么选,其实她早就已经有了决定的。
    其实,就算是晁鹏飞不来,或许……也影响不了她的决定。
    只是,这个决定要影响的,可能不仅仅只是她一个人的性命,而是很多人的性命,也包括她最敬爱的这位师父的性命。
    这才是她一直迟疑不决的根源原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