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五十六章 登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宫近山静静地看着几乎陷入疯狂状态的南宫未歌,眼中掠过一丝不忍。
    不管怎么样,今日的局面,断然不是他想要发生的,南宫未歌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可是,以南宫未歌的力量和能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整个南宫世家。
    他沉默不语,心中在长叹。
    “从小到大,南宫未央什么都比我强,在整个家族,族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她身上,而我为家族做了这么多事情,就算是之前她事事比我受优待,可是家族之位传给我,我不服!”南宫未歌洒下两行清泪,盯着南宫近山嘶吼着说道。
    她处心积虑接近徐经纬,并且依靠着苍梧集团老总的身份,在整个江南省广交朋友,为的正是把南宫近山赶下家主之位的一天。
    她要以强大,几乎可以横扫南宫家族的力量,逼迫南宫近山退位。
    她要执掌整个南宫家族,她要看着南宫未央被驱逐家族,受到无数人唾骂的情景。
    “南宫近山,希望你考虑清楚家主之位的归属,否则的话,徐家绝不会答应。”徐经纬上前一步,寒意森森的说道。
    事到如此,没有退路,即便是南宫近山把家主之位传给南宫未央,徐经纬也要抢回来。
    否则的话,今日南宫家族一行,岂不是白来了?
    随着徐经纬的声音落下,柳拂生天境强者的气势蓦地破体而出。
    受到天境气势所迫,距离较近的人,纷纷为之退避,甚至有人当场吐血昏厥。
    “金陵徐家,依仗着一位天境宗师在我南宫家族撒野,难道真当我南宫世家无人?”南宫近山沉声喝道。
    不知何时,大厅之中多出了几人,他们身上穿着南宫家族的服饰。
    这些是南宫家族的修行者,一大天境宗师,还有几位地境的修行者。
    南宫家族的修行者,冷眼死死地盯着柳拂生和徐经纬,只待家主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斩杀两人。
    “南宫世家果真是底蕴深厚,随便就有天境宗师,而且地境强者身上杀意盎然,一看便是经常在刀口舔血之人。”
    “自江华清在华海败给秦朗之后,除了华海市的势力,江南省的其他势力,几乎以金陵徐家为尊,南宫家主不会不考虑后果,毕竟斩杀徐经纬,有着不可承担的后果。”
    “不过,金陵徐家仅仅派出一位天境宗师,确实未免有些不把南宫世家放在眼里。”
    “南宫近山,你要想清楚后果,如果我家少主出事,徐家的怒火,南宫世家无法承受!”柳拂生毫不畏惧,冷冷一笑说道。
    双煞就在暗处,即便是再来几位宗师又如何?
    就算是南宫家族的老祖南宫泪,也不过是灵元境,而双煞皆是灵元境的强者。
    更何况,随同双煞而来的,还有岷山剑宗的强大修行者。
    有这么大的实力,在整个江南省都可以横推一切,何况区区南宫家族?
    “呵呵,南宫家族无法承受金陵徐家的怒火,那么再加上我的师尊丹毕大师呢?”忽然间,沉默许久的水无痕开口了。
    对于金陵徐家,水无痕了解的清楚。
    当然,他对于师尊丹毕,更为的信任。
    丹毕在整个江南省,甚至周围的省市,只要振臂一呼,就会有大批强者看在丹药的面子上,为他效力。
    在他眼中,师尊根本不惧徐家。
    再说,他今日上门求婚遭拒,正为此焦头烂额,恰好趁此机会为南宫世家站在同一战线,以此博得南宫世家的好感。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为之惊愕,不过瞬间便已知水无痕的真正用意。
    转念一想也对,从场中的形势来看,也只有水无痕能够敢正面硬怼徐家,毕竟他身后站着的可是丹毕大师。
    水无痕话落,他身边的两大强者,瞬间释放出气机,牢牢锁定了柳拂生和徐经纬。
    既然与徐家对上了,那么就不要拖泥带水。
    柳拂生和徐经纬被两道气机锁定,顿时身上的汗毛炸开,冷汗瞬间打湿了衣服。
    “丹毕的狗如此大胆,竟敢对我家少主不敬,该死!”一道声音从南宫庄园外远远地传来。
    声音越来越近,等到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来人已至大厅之外。
    来人是谁?
    他的速度怎么会如此之快?
    刚才还在数里之外,怎么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已经来到了门外?
    来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就像是惊雷在大厅炸响。
    “灵元境强者!”
    水无痕身边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他虽也是灵元境的强者,可是他年纪已老,身体的各项机能都不及年轻的人。
    他有种感觉,虽然同为灵元境的强者,但是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
    南宫近山脸色一变,暗叫不好!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门外如同狂风呼啸而来,顿时整个大厅掀起了狂风。
    宾客有普通人,有实力稍弱的,皆被这股风卷在了一边。
    风落,三道人影,就像是三柄利剑,傲然地站在大厅之中,他们的身上散发着让人无法直视的气息。
    “徐家的人来了。”客房之中,秦朗缓缓站起身,淡淡地说道。
    “门主和未央姑娘一直未露面,等的正是各方势力齐聚,如今丹毕麾下的弟子和金陵徐家皆已到齐。”刘青咳嗽几声,受到重伤的他,气息有些不稳。
    “你好好休息,我和未央去会一会各方人物,希望不要让我失望。”秦朗说道。
    他和南宫未央一直静坐在客房,正是为了让今日埋藏在暗地里的势力浮上水面。
    金陵徐家,丹毕大师的人,甚至岷山剑宗的人都来了。
    这样的一场汇集着江南省三大顶级势力的盛会,秦朗岂会错过?
    “南宫近山,你对我少主不敬,就是在对徐家宣战,整个南宫家族都将因为你的行为而陪葬。”
    大厅之中,一位身穿长袍,面色阴鸷的清瘦中年人,冷冷地盯着南宫近山说道。
    接着,他的手一指大厅之中的众人,冷声说道“今日寿宴,正是南宫近山的死期,我看谁敢向他祝寿!”
    大厅一片狼藉,有不少人已躺在地上。
    双煞,正是阴煞和阳煞,两人分别修行阴阳功法,实力强横。
    说话的正是阳煞。
    阴煞一言不发,不过身上流露出的气息却让人不寒而栗。
    见到阴阳双煞到来,不但是徐经纬,就连天境宗师柳拂生,都长长松了口气。
    两大灵元境的强者在此坐镇,就算是南宫家族有丹毕又如何?
    柳拂生看到阴阳双煞身边,穿着一身道袍的青年,心中已然知晓此人便是岷山剑宗的弟子。
    单单只是剑宗弟子流露出的气息,就令柳拂生生出一股无力感。
    果真是大宗门的弟子,年纪轻轻便如此了得,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看到帮手到来,再看着原本很镇定,还抱着一副看热闹的神态,如今却一脸惊骇,胆战心惊而立的众人,南宫未歌顿时心中一阵畅快。
    “呵呵,爸,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徐家的强者在此,难道您还执意把家主之位传给那个还在上学的南宫未央?只要您一句话,把家主之位传给我,那么我会替你向徐家求情,让他们饶恕你的不敬之罪!”南宫未歌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看着南宫近山带着怒意的脸色,顿时一股优越感满怀。
    二十年了,她终于能够用这种语气,对自己的父亲说话,并且家主之位马上到手。
    一旦她做了南宫世家的家主,那么南宫世家几百亿的资产,则尽归她所有。
    嗖嗖嗖
    风声响起,几道剑光在大厅之中如闪电划过。
    啊啊啊
    随着几声惨叫,南宫家族的一大宗师撞在墙上,血流满地,生死不知。
    南宫家族的几大地境,则是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向外狂涌。
    原来,徐经纬见到南宫近山不说话,便狠下心示意阳煞动手,以此杀鸡儆猴。
    “你”南宫近山勃然大怒,他指着阳煞,咬着牙。
    死了族人,他安能忍心?
    “事到如今,给你祝寿的人,哪儿还有一丝刚才对你恭敬的模样,他们现在对你唯恐避之不及,你拖延时间做什么?难道在等着南宫未央这个丫头救你?别说救了,今日连给你祝寿,都没人敢说了,哈哈”南宫未央大笑起来。
    “华海市圣门,祝南宫家主万寿!”
    一句话,没有惊人的气势,也不甚响,却从门外清楚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