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迷欲侠女第1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迷欲侠女第1部分阅读

    作品: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正文

    第一章

    本章字数:18186 更新时间:201189 16:59:20

    “贼子休走”女子银铃似的呼声响起,显是愈追愈近,前面奔逃的两人吓的背心生汗,说不出的畏惧。两人虽都是风月高手,但手上的技艺却远远不如床上威风,身后追杀而来的侠女又是个个剑艺高明,方才在外面一碰面两人便知不是对手,连打都不敢打便落荒而逃,没想到身后的侠女们却怎么也不肯放过,两人心知身犯滛戒,对江湖侠女而言绝无鬆手的可能,不由逃的更快了。

    只没想到那几个侠女们虽是一时追不上自己,却也跟着不肯放,连遇林莫入的规矩都忘的乾乾净净;若非两人心知双方武功差距太大,便是二对一也力有不逮,更何况是二对四根本就连陷阱都不敢设,只专心奔逃,若换了心智诡点的或武功高点的,那里能任得侠女逞威

    奔入了林子又奔出了林子,两人脚下一软,滚到了林外河边,却是再跑不动了,索性停了下来,抱着溪边大石喘息着,狠目瞪着身后追来的侠女们,也不知这样狠瞪,能不能吓退她们

    “怎么不逃了吗”追出了林子,见河水流过,此处已是山外,奔在最前的两个女子不由面面相觑,非但没有进逼,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满面狐疑难解;她们才一停,后面的两个女子也追了出来,见到此处景象,也不由怔了怔,其中一女美目微凝,缓缓走近问了出来。

    “不不逃了反正也打不过,给我们兄弟个痛快吧”心知已是无幸,躺卧在地的两人索性再不动弹,那胖子低低地叫了出声,“求求你们小声一点,此处虽是山外,但若是若是弄醒了里头那魔王,麻烦可大的紧”

    听两人这么一说,四个女子互望一眼,眼色中竟带了一丝惊疑,方才出口相问的那女子迟疑了一会,这才开了口,“朱朋苟酉,你们跟那射日邪君没有关係吗”

    “再怎么样也不会跟他有关係”似是听到了射日邪君的名头就觉得晦气,那胖子啐了一口,这才细心打量面前四个女子,只见四女都是一身白衫,打理的无比清洁,连丝杂色也无,身上连点簪饰也没有,一女如此还可说是洁癖或怪癖,可四女一模一样,简直就好像守孝一般。

    尤其四女面目颇为肖似,一看便知若非姐妹也是亲属,方才追在前面的两女个头娇小,面上稚气未褪,神色颇有以后面二女马首是瞻的味道,显然该只是小妹子;而出口相问的那女子面带犹疑,时不时向身边那女子望去,似询似求,年纪虽较长看来也不是主事之人,反倒是那一面冰霜的女子虽是一语不发,神情却沉静端然,一望便知多半是四人的大姐。

    四女肌肤白皙容色如画,有冷艳有温柔有娇稚有清甜,虽是相似的面貌,却各有各的美色,都是美人胚子,只是自己两兄弟武功差的太多,想弄一个上手来玩玩也是不能,那胖子朱朋吐了口气,“那邪君心狠手辣,谁若沾上关係只会倒大楣,我们兄弟只是有两手武功,偶爾犯犯滛戒,弄个美女上手玩玩,再怎么样也不敢跟这种兇人扯上关係.哎算了,今日落难至此,你们要杀便杀,反正侠女杀滛贼理所当然,也不用问你们有什么理由”

    听两人这般说话,又看清了两人面容,最先衝出林中那容貌娇稚的小姑娘不由咭的一笑,惹的正向两人说话的那女子面上也不由带出了笑意。

    这朱朋苟酉二人还真是人如其名,朱朋身材胖大,肚子更是满满胀胀的几不见腰,整个人简直像是几个圆圈接起来一般,尤其那张脸圆圆的,招风耳大蒜鼻,嘴又生的阔大,看来真像颗猪头;那苟酉身材削瘦眼睛却不小,鼻突颊陷,生了好一张狗脸,两人待在一起真是名副其实的猪朋狗友。只是对方虽为滛贼,其实除了滛事外倒真没什么恶行,生了张脸貌似兽类虽说好笑,但当面嘲讽却非正道中人应为,她猛地发现不好,连忙伸手掩住了嘴,动作颇带几分顽皮。

    “既然无关,那就算了。”那冷若冰霜的女子连望也不望两人一眼,回头远眺山顶,面色沉静坚毅,似已下了什么决心,“我们上山去吧,别多生事端了。”

    “啊不来杀我们吗”听那女子这么一说,彷彿根本不想下杀手,胖子朱朋和瘦子苟酉互望一眼,虽是得逃生天,却不由有些疑惑;尤其那胖子颇会察颜观色,见那大姐只望着山上,心中不由一震,虽不敢再有滛心,却不自主地出言相询,“四位姑娘若是想找那射日邪君的碴子,可万万留神些,那人可不像我兄弟这般好解决,不只滛邪好杀,兼且生性滛毒,你们若落在他手上,只怕”

    “多谢关心了,”没想到临到上山,关心的话语竟是从滛贼口中听到,还是被自己姐妹追杀到此的人,那出口相询的女子微微一笑,多望了两人一眼,似觉得颇为有趣,“在下陆寒香,这是我大姐陆寒冰,两个小妹陆寒幽和陆寒玉。我们本打算追着你们杀到山里头,若你们是射日邪君的人,跟着你们好歹不用担心那邪君在山里设下的机关,这下可好了,根本找错了人,一切重来。方才对不住了,这颗药丸颇有顺气之功,算是我姐妹赔礼。”

    “陆陆家”接过陆寒香拋过的药丸,听到四个侠女的名头,朱朋身子微微一颤,数年前射日邪君辣手屠了碧落山庄陆家上下四十余口,所有女子都被先j后杀,只在外习艺的四个姐妹得脱大难,看来是四女习艺有成,报仇来了。

    只是无论射日邪君或陆家侠女,可都不是两人应付得了的对手,尤其陆家四位侠女之中,长女冰霜仙子陆寒冰已闯出了名号,与射日邪君相对,也不知谁胜谁负,朱朋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倒是那苟酉吁了口气,嗫嚅了半晌还是闭不住口,“四位姑娘小心,那射日邪君不只武功了得,奇功邪艺更是层出不穷,据说山道机关重重,若非如此,以其行事早不知被杀了多少次”

    “多谢关照啦”见大姐已迈步出去,步履间颇有萧萧风雨易水送别的刚毅,陆寒香也不敢再多所逗留了,她挥了挥手便与妹子们一同追了上去,只留着两个人躺在河边晒太阳。

    见四女去的远了,朱朋吁了一口气,躺在河边好久都不愿起身,毕竟他身材胖大,虽说轻功一道是滛贼必修功夫,但被四女一路追杀,也真累的骨软筋酥,若非本来想藉射日邪君的名号吓退四女,他两人怎也不想往这地方钻来。

    也幸好两人与射日邪君毫无关联,即便逃到山下林中,也真不敢衝往上山之路,否则以射日邪君手段之邪,两人只怕连死都不知会怎么死。

    见老兄弟还不肯起身,苟酉吐了一口气,从怀中东掏西摸,取了个小空瓶,珍而重之地将陆寒香拋过来的药丹收了起来,两人虽也是江湖人,但武功着实不行,银钱得来不易,更别说是陆寒香所携这等上佳药丹,生就贫穷的两人可不敢就这么把药吞了,毕竟累倒了只要休息一会,迟早总会恢復气力,可这等药丹也不知有多少灵效,保留到未来有用时再吞总比现在吞了好的多。

    “我说胖子你想那几位姑娘上山去,跟射日老邪打起来谁胜谁负”

    “这只有天知道了,”好不容易喘过了一口气,朱朋躺在河边再不想起身,虽说被陆家四女追出了一身汗,此刻天气又热,清凉的河水就在旁边,真想扑下去洗一洗身子,可方才逃的实在太累,朱朋一时间真不想动了,“我说阿狗,你希望谁赢”

    “这个嘛”苟酉歪过头想了想,“如果她们能搞掉射日老邪就好毕竟她们还算有点良心,没真的宰了你我兄弟,这药也不知以后会不会救我们一把那射日老邪嘛早点死掉早点好,而且若几个姑娘输了,落到那老邪头手上,也不知会被弄成什么样子只怕要死都难。”

    “那你幹嘛不劝劝”

    “劝的了吗人家可是灭门之仇,怎么可能劝的了何况那冰霜仙子也不是会听人话的角色哎,其实如果不是陆家二姑娘临时有那么点好心,她们跟射日老邪谁死谁活,关我们两个屁事就算人家两败俱伤好了,也没便宜给我们佔,死胖子别起坏心了。”

    “说到坏心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朱朋嘻嘻一笑,翻过了身子,把背留给太阳去晒,活像隻架在火上的烤猪,要多翻翻才烤的均匀,“你刚刚有没有注意到那四个姑娘腰直背挺,身段都辣的紧,就连两个还没长成的,腰腿都很有力气,更不用说是那个冰霜仙子,脸上冰冷冷的,身材可美了,若有机会把她拉到床上去玩一玩,也不知有多爽”

    “可不是吗”虽觉这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但男人在一起,又谈到了漂亮女人,那色心是怎么也压不下来,何况四女各有各的天香国色,虽说以两人武功头脑,除非天降的好运,否则这念头永远只是想想,不过想想又不犯法,“那冰霜仙子人冷身材却好,她妹子可也不差,又那般温柔,若能带上床爽爽,那还不爽死不过胖子你可要小心,你那般胖重,要是不小心把人家压坏了可成不了好事,虽说她们武功都很高,毕竟身子骨柔软,可撐不住你个死胖子。”

    “这可难说,”朱朋滛滛一笑,眼儿上吊,好像正遐思着把那几位侠女搂在怀中大行滛事时的快活,“女子身子骨愈柔韧愈好,搞起来才多劲道;何况以咱们这武功这脑袋这脸蛋,那能让侠女喜欢如果不靠老哥我的重量压住,就算插进去了,人家也要死命挣脱,到时候一不小心搞弯了,直不起来的东西可没得爽”

    “去你的死胖子,这倒是”嘴上笑笑,苟酉也知以自己两人尊容,绝吸引不了女子,以他们两个武功不行的小滛贼,也最多在偏僻地方耍耍威风,别说英风凛凛的武林侠女了,就是稍微有点身份的大家闺秀,两人也惹不起,可不像传说中的滛贼那般,不是容貌出色性好风流,勾勾手都能诱的侠女春心大动乖乖上床,就是武功高明,用强也让侠女无法抗拒,甚至是用滛药设机关,让侠女们无法抗拒地成为床上玩物。

    两人你一搭我一唱地在河边闹了好久,嘴里愈说愈是离谱,什么诡异的体位姿势都掛在嘴上,若真照两人口中所言去对付陆家几位侠女,也不知要搞上多久才能完事;虽说心知此处险地,射日邪君那老魔也不知修为高到什么地步,自己在此的言语不知会否传到他耳里去,但不知怎地,两人就是不肯离开,也不知是在等山上分出胜负,还是在等四位侠女若大胜而归,会不会大发善心,再丟两颗药丸给自己。

    眼见大太阳已到了头顶上,几位侠女上山也已两个时辰了,朱朋嘆了口气,终于忍不住坐起身来,他体态胖大,最是不耐高热,若非男女之事最容易搞出一身汗水,身为滛贼不习惯不行,只怕连这样在太阳底下晒着都受不了。

    本想钻到树荫下乘乘凉,朱朋头一抬,眼睛突地被随河水冲下来的一条白色影子吸住,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阿狗你看,那是是那位”

    话还没说完,两人已跳入了河中,只见随流飘来的白衣女子双目紧闭,颊上浮着两团不正常的红晕,却不是早前赠药的陆寒香是谁两人连忙伸手,接住了陆寒香身子不再随水流去,一时之间却看呆了眼,甚至忘了要把她拉上岸去。

    也难怪这两个好色的猪朋狗友怔住,原本陆家四女便都是美人胚子,这陆寒香容姿皎洁中还透几分温柔大方,最得人眼缘,是以方才在两人的胡言乱语中,说到最多的便是她;偏偏此刻的她便晕在眼前,似是任两人怎么胡搞瞎搞,一时之间都睁不开眼睛。

    本来以陆家四女的武功,就算两人再怎么大胆,便她已昏晕过去,也真不敢妄动,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大大不同了。

    一早上见面的时候,四女衣衫精洁,白净整齐的不透一点杂色歪乱,即便陆寒香言语温柔,在她面前两人也不敢有什么异想;但现在的陆寒香不只晕厥过去,随水冲下衣衫散敞秀b1移律讶棺痈凰浩疲懵冻鲇准簦绕涔杉渥蘸鄣愕悖褂凶怕浜斓暮圹e,即便现在双腿紧紧夹住,仍若隐若现地可见桃花源间被肆意玩弄过的跡象,由此再看她昏晕过去的容颜,痛楚之间透出一丝异样的娇艳动人,格外使人涌起蹂躏的衝动,两人都是好色之辈,看的裤子都撐起了一大块。

    两人也不是笨蛋,山上既是射日邪君那老魔头的势力范围,又见陆寒香的裸躯顺流而下,显而易见的陆家四位侠女功败垂成,落到了老邪魔的手中,第一个被老魔强犦了的便是陆寒香,从她被寒冷河水冲到此处,肌肤仍是烫人来看,便知多半被老魔餵了什么蝽药滛毒,强j破瓜之后便丟到河里冲下,也不知还留在山上的三人正被老魔头怎么折磨。

    将她衣衫不整的身子扶到了岸边,朱朋伸手试了试陆寒香脉象,只觉脉中跳动颇为诡异,显然陆寒香受了不轻的伤,两人对看一眼,苟酉连忙从怀中取出药丸,既是陆寒香所赠,回到她身上也是理所当然;只是服药之后,陆寒香虽是一声微嗯,从呼吸起伏来看似是好了些,却仍没有醒觉,弄的两人在旁抓耳挠腮,好生难忍。

    本来双方不过道左相见,一面之缘,就算对方有赠药之谊,抵过追杀也够了,何况用来救她的药丸本就出于陆寒香之手,两人实在没有责任等到陆寒香醒来。只是现在的陆寒香实在太过诱人,钗橫鬓乱衣衫破碎不说,湿漉的破衣黏在身上,恰恰映出了无比美好的身材;尤其她才被开苞,紧夹的股间盈白肌肤上头落红滛渍点点沾黏,那无力抗拒的软弱模样,那里还有一早追杀两人的侠女英风两人刚才才拿她做幻想的对象,此刻还晕红娇媚的完美女体便在眼前,又是全无抗拒之力,只要是男人就不可能忍耐的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是谁开始的,当两人为陆寒香脱剥去破衣的手触到一起时,互望的眼中竟有着了然于心的默契。本来陆寒香昏晕之中就无力抗拒,破碎的衣衫剥除更是方便,不一会儿她身上已无寸缕遮身,皙白娇嫩的胴体全然暴露在男人眼前。

    眼前只见美女肌肤盈白如粉雕玉琢,衬着晕红的血色份外可人,虽说闭着眼儿柳眉深蹙,丰润的樱唇上还有紧咬的痕跡,可那美人含忧的风姿,更令人心中昇起怜惜的渴望;尤其陆寒香呼吸微促,显是受了些內伤,秀挺的峰峦随着呼吸急促地跳动着,两点贲然高挺的花蕾,勾的男人的眼光再离不开那上头,怎么看怎么就想一口咬下去。

    眼光顺着陆寒香窈窕细緻的曲线渐渐下移,或许因着勤练武功的关係,浑身上下再不见一分多余累赘,平滑娇嫩的曲线美,逐渐在夹紧的玉腿根处收紧。只是玉腿夹的再紧,终究没法将男人的眼光全然挡住,股间汁液盈然,白渍混着落红点点,在雪肌乌髮的映衬中分外惹人遐思;尤其陆寒香似身上难受,玉腿不住廝磨,桃花源的开口不住轻张,一丝丝的白液缓缓挤吐而出,让人一望而知,这娇美无伦的玉人,才刚刚在男人的蹂躏下生还,连痕跡都来不及拭擦。

    昏晕之间,陆寒香全然不知自己的胴体正被男人贪婪地观赏着,春葱一般的纤纤玉指无力地轻握,透出掌心一抹嫣红,此刻的她在河水中浸得久了,虽已被救上岸来,可娇躯未经拭擦,水湿在阳光下缓缓飞散成雾,拢的陆寒香娇躯犹似浸在雾中若隐若现,更添几分丽色。

    虽被眼前无边美色诱惑,但两人都是色中老手,自知机会难得,若等到陆寒香醒来,只怕两人绝非她对手,朱朋连忙架住她双手,低头便将一颗粉润娇红的花蕾啣在口中,用牙齿轻轻咬住,深怕弄疼了她,虽听到晕迷的陆寒香一声呻吟,却是渴睡还不肯醒,放下心来的朱朋一边胖手在她孚仭缴弦徽蟾o硎苣墙磕廴砘木汛ジ校槐呖谏嗥攵齑皆谀擎趤〗上轻轻摩挲,舌头更啜紧了那娇甜的孚仭嚼伲挛鹄矗洳豢赡苡墟趤〗汁入口,但沾到孚仭缴系暮铀票凰募羯兆疲燃溆终慈玖嗣琅裉宓奶鹞叮ㄎ鹄次薇让烂睢br >

    在朱朋动作的当儿,苟酉自然也没閒着,他双手按住陆寒香结实柔软的臀腿,让她玉腿分了开来,被迫开啟的桃花源一股汁液登时涌出,满是膩白滛精和点点落红,他虽没下作到去舔吸射日邪君滛精的地步,一根手指却已探了进去;当粗糙的手指头触及柔嫩的桃花源时,陆寒香娇躯微动,玉腿本能地想夹住,却被苟酉压制着无法动弹,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确认了陆寒香再无抗拒之力,苟酉一边享受着她臀腿上头嫩滑而充满弹力的触感,一边手指头在桃花源口轻轻搔弄,小心翼翼地轻刮湥苌Γ夯禾剿髯怕胶愕拿舾幸Γtブ渲慌穆胶懔减窘簦仆此破厣胍髁思干肜垂队纤浼刂屏Φ溃椿故谴ゼ傲怂疟黄瓶纳舜Αbr >

    一边调整着力道,一边观察着陆寒香的反应,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处,不由涌出了几分怒意,这射日邪君也真是过份,虽说对侠女下蝽药是滛贼必学之技,但至少搞上手后也要发挥一点功夫,搞的她滛兴尽洩才是正理,那有像射日邪君这样,下了蝽药又破了她身子,却只顾着自己洩慾,全然不管陆寒香是否高嘲,就把她丟到河里,任她自生自灭。光从陆寒香的反应,便知她体內药力未减,此刻还深深地焚烫着她。

    也不知射日邪君用的是什么药物,两人没怎么动作,陆寒香已是浑身发烫香躯颤抖不已,光滑娇嫩的肌肤在男人的手中酥麻地弹跳着,彷彿有一股热气在体內巡游,不一会儿香躯已是汗水淋漓,呻吟声中充满了媚惑的甜美,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磨动着,把里头的滛液倾吐而出,白膩滛汁早已排完,现在出来的全是香甜透明的泉水,带着一丝将尽未尽的红意,显已情热难挨。

    知道这下子不用再多什么手了,两人对望一眼,朱朋伏下身子,狠狠吻上了陆寒香将啟未啟的樱唇,勾起了她的香舌,在充满芬芳的口唇间吻吮起来,双手自不会忘了照顾陆寒香那挺立饱满的美孚仭剑还队细怀僖桑焓挚旖诺爻チ松砩弦挛铮律砟荝棒早已硬挺起来,双手轻轻地将陆寒香最后一点抗拒的玉腿分开,挺着r棒贴到桃花源口,灼烫的感觉令陆寒香琼鼻里又是一声娇噫,只是她竟还昏晕不醒,便是醒来恐也无力抗拒了,苟酉确定那销魂的桃花源已为自己而开,这才把蘸了满满甜美泉水的r棒刺了进去。

    当r棒破体而入之时,陆寒香娇躯剧颤,似被触着了痛处,更似勾起了先前恐怖的记忆,若非樱唇被朱朋封的密密实实,只怕早要叫出声来。只是她双手被朱朋紧紧压住,一双玉腿更在苟酉的制压之下,想挣也无法可挣,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可怜兮兮地从鼻子里透出呜咽悲声,那里还有早上那英风飒爽的侠女样儿分明是个只能任凭玩弄的可怜小娘儿。

    知道陆寒香晕厥的心里,或许还当着是被射日老魔蹂躏破身的感觉,苟酉放慢了速度,r棒轻轻磨动,时左时右时上时下或旋或磨且进且退,只在陆寒香的敏感处作着文章,双手更在她结实饱满的臀腿间轻摸爱抚;朱朋与他默契十足,一感觉到陆寒香的挣扎,他稍稍放鬆了压制,在陆寒香唇上吻的却更加深了,双手更在她贲挺的孚仭缴匣蛉嗷蚰蟆6蹦硎惫矗舳畔琅毡惶袈业姆夹摹br >

    一来那桃花源处,早被射日老魔刺破了c女之身,虽说体內伤处犹在,实不堪刺激,但心理上的痛处远过于实际的痛苦,二来那射日老魔留在陆寒香体內的药力未褪,加上朱朋苟酉虽说貌不惊人,可风月手段却是不弱,四手联弹之下,早已勾起了侠女萌动的春心,在抗拒的劲头过后,陆寒香不由自主地软了下去,被苟酉在蜜处几下轻薄,鼻尖虽透出了呜咽哭声,动作之间却没有方才被刺入时的激烈。

    见陆寒香的挣扎渐渐消失,感觉桃花源里泉水渐多,温润甜美地濡着自己的r棒,苟酉不由暗讚,侠女就是侠女,那感觉与一般庸脂俗粉就是不同,虽说已被旁人拔了头筹,可桃花源里依旧窄紧蜜甜,就算不加抽送,光这样被夹着吸着感觉也是美妙,他双手托住陆寒香雪臀,让她桃花源大开,腰部缓缓抽送起来,r棒一寸寸地烙着那甜美的源头。

    虽说被插入之时,破瓜的痛楚未去,伤处被那火辣一触,猛地又袭上身来,才刚破身的本能让她不由紧张,可苟酉的缓慢温柔起了作用,加上两人四隻手紧紧压住陆寒香手足,令她全无挣扎能力,还在晕中的陆寒香无力地软垂下去,任得苟酉抽动起来,动作之间虽难免触及伤处,可在两人的温柔之下,痛苦的记忆很快地被本能的快感所取代,她虽无法动作,可身体细部的反应,却在在证实了陆寒香的痛苦渐去,正逐步逐步地被那快感佔有。

    “痛呜”感觉那火热的r棒突入了娇嫩的桃花源,正自开疆拓土,一寸寸地佔有着那柔嫩的所在,晕厥过去的陆寒香虽没因此醒过来,肉体却已有了本能的反应,本能的喘叫虽没法儿出口,窄紧的桃源已护疼紧缩,拚命想将入侵的r棒排挤出去,可是没有办法,那r棒如此灼烫巨伟,侵犯的动作虽是温柔,尽量不触及陆寒香的痛处,却坚持着死守不退,任陆寒香的桃花源怎么收紧挤推,硬就是不退去,反而缓慢地旋磨起来,陆寒香桃花源的紧缩,非但没能将入侵者驱出,反而让两人肌肤的接触更多,更亲身体会到那火烫的情慾.

    芳心深处在哀鸣,才刚被无情刺穿的桃花源又遭滛恶,偏生手足也不知被什么压住了,怎也挣扎不了,昏厥过去的陆寒香虽是逐渐清醒,可随着她的清醒,肉体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迷茫间她甚至不敢睁开眼睛,深怕一开眼便见到那仇人射日邪君在自己身上尽情驰骋的得意嘴脸。

    逐渐清醒的芳心正自恨苦已极,偏偏陆寒香想要晕厥过去却始终不能如愿,只能闭着眼儿,面对这滛邪的侵犯;尤其可怕的是,射日邪君下在自己姐妹身上的春蚕散太过强烈,即便他已经在自己身上洩过一次慾望,那滛邪的药效却是缠绵不退,尤其身上之人一边侵犯自己娇嫩濡湿的桃花源,一边在自己孚仭缴暇n楦姘雅踔粱共煌庾抛约河4剑┩紊贤返哪撬忠布恿θ嗯乖诼胶愕暮e滦吲校鍍鹊膽j火挑动起来。

    虽说心里死命地不想被挑逗,但现在的陆寒香甚至不敢睁眼,深怕被身上的男人发觉自己已然醒来,更不可能真正挣扎,男人的手段充满了火热的恐怖,邪恶至极地将她肉慾的本能诱发起来,陆寒香惊恐的发现,在这样被玩弄的过程之中,自己的身体愈来愈热心跳愈来愈快,有种异样的快美逐渐成形,尤其桃花源里春泉渐渐涌出,润滑地承受男人的侵犯。

    “不要别这样不可以这样”心中哭诉着,偏是出不了口,陆寒香只觉口里侵犯着的舌头肥厚灵活,巧妙地勾起自己的香舌在口中缠绵飞舞,扫吸着芬芳的香唾,一双美孚仭礁谀腥说氖种胁蛔”浠判巫矗词贾漳茉谒犑趾蟮卦矗盟酌鄣馗芯醯剿牡Γ桓膳碌氖窃谘┩紊系乃郑ツ笾渌浣ソビ昧Γ輳吩诤粲ψ臨棒逐渐使劲的推进,可那痛楚却远远不若先前厉害,反而像是呼应着桃花源里的变化,令她痛中生快,桃花源的缩紧逐渐从将入侵者推出去,变成紧紧缠绕着那r棒不放,切身感受着上头的火热。

    伤痛的感觉逐渐被快感抹平,火热滛荡的刺激从每寸被男人玩弄抚摸吻吮熨烫的地方涌入体內,陆寒香害怕的好想哭出来,却只能死命地含着眼泪,不在仇人面前示弱。可她的抗拒也仅只于此了,正与她亲蜜接触的男人,自然不会放过陆寒香身体的反应,他的刺激愈来愈火热愈来愈强烈,c女膜被刺破桃花源被撐开的痛楚,在他温柔的强迫下渐渐抚平,取而代之的是愈来愈美妙的感觉。

    那曼妙的刺激逐步融化了她的抗拒,在愈来愈美妙的感觉游走全身之下,陆寒香的心中只有愈来愈悽苦,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邪滛的挑逗方式配合滛药,可以将女人的抗拒这样强烈地消除掉,一想到自己不只珍贵的c女身子被这邪魔无情夺取,他还要用种种滛邪手段对付自己,让自己再也无法反抗于他,一想到接下来自己可能被这仇人彻底征服,一辈子当他洩慾用的玩物,陆寒香好害怕好想哭,泪水不知何时已夺眶而出,偏偏她却无法压制肉体的自然反应,体內的快感愈强烈桃花源还未被侵犯的部份愈空虚,她心中的苦楚愈甚,一堆难以想像的感觉混成一处,让陆寒香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别别这样那么深唔比刚才还还深”娇躯无力地蠕动着,紧窄的桃花源一点一点地被他佔有,方才被破瓜时还未遭劫的深处,此刻也被他侵犯到了,陆寒香只觉随着体內空虚愈来愈少,快感愈来愈强,将心中的苦楚渐渐泯灭,她骇然发觉自己的感觉已从抗拒和羞愤,逐渐变成享受和满足,身体的律动也渐渐软化,逐渐接受了那快乐的感觉,惊惧之间陆寒香本能地挺动娇躯,让那r棒愈刺愈深愈刺愈满足她的需求。

    “不不要那里啊好酸好麻呜好痒不要不要弄那里”陆寒香完全没有发觉,不知何时起她的唇舌已恢復了自由,将原本深藏在心中的感觉宣之于口,羞惧于身体反应的她只能勉力弓挺纤腰,迎合着那r棒的抽送,让侵犯着她的r棒,一次又一次地将她彻底满足,一次接一次地攻陷到最深处,口中的呼叫声愈来愈媚艳销魂,只可惜她自己完全没有发觉。

    “不不要那里那里是”不知被男人玩弄了多久,陆寒香心碎地发现自己已完全融入那美妙的感觉之中,心中最后一点点抗拒,就好像抹在西瓜上的盐粒,非但无法去其滋味,反而因着那反衬变的更加甜美,她感觉到那火热在体內狂野地爆炸开来,有股奇妙的感觉转瞬间便席捲周身,在娇躯的抽搐哆嗦之中,彷彿有着些什么从桃花源的深处狂喷出来,那喷洩将她的体力全然抽乾,整个人登时软瘫;而桃花源中迴光返照的缠绵紧吸,也将那r棒勾引到最深处,那如火一般灼烫的喷射,灼的桃花源整个酥麻了,陆寒香一声娇呼,整个人被快感捲的似上天下地一般,再也无法使出丝毫力气,软绵绵的她甚至没办法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太快了吧”

    “没办法,紧张谁教胖子你封没封好小姑娘叫的欢,老子是既爽快又害怕,当然忍不住了不过侠女也真不愧是侠女,感觉硬就是不一样又紧又舒服吸的骨头都酥了几分”

    “嗯接下来该我了”

    “当然嗯这奶子就交我真是好高好挺又白又嫩的没想到侠女连这里都这么美”

    茫然之间依稀听到男人间滛邪的对话,既不敢又无力睁开眼睛的陆寒香,只觉原本压在身上的压力一轻,她无力娇柔地一声轻吟,得到自由的玉腿本能地夹了起来,可桃花源里温暖的反应,让她悲哀的明白,自己终究是被男人再次强j了。

    只可惜上天对她如此不平,竟让陆寒香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一双肥厚的手温暖有力地将她的玉腿强行分开,在陆寒香无力的呻吟当中,那火热的刺激竟再次光临了刚遭肆虐的桃花源

    本来陆寒香才刚破身,稚嫩的桃花源那堪一而再再而三的蹂躏虽说连遭刺穿的痛楚在无尽的快感抚平之下已渐渐麻痺,取而代之的是种种诡异奇妙的快感,可娇嫩至极的香肌,终是难堪再度云雨,但那火烫的巨物,竟丝毫不比刚刚逊色,粗伟壮硕处似还有过之,虽说一触之下,饱胀至极的感觉让陆寒香忍不住悲吟出声,心想着自己那儿如此娇嫩,就连洗浴时纤手触及也觉震撼,现下却在酸麻酥爽之间又要再被滛玩,那里受得住

    偏偏男人却不管她是否吃的消,顺着方才未乾的余渍,r棒又缓缓探入,而且这回是一进入就将她撐的满满实实,还沉浸在余韵中的嫩肌虽已酥麻,感觉却更加强烈,竟似经不住如此刺激,随着r棒缓步而入,在表面上的抗拒之后便软绵绵地瘫了,无比驯服地承受他的侵犯,这回桃花源中的痛处麻痺的更多了,r棒的侵入竟似比方才还要方便许多。

    美目紧紧闭着,只觉才刚流过的眼泪又要出来,陆寒香只觉自己命苦已极,非但被这灭家大仇破了纯洁身子,甚至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滛辱,更可怕的是自己愈来愈有感觉,刚被破身时还痛的只想死去,虽到后来稍稍感到快美,那快感却是转眼即逝;刚刚被强j时却是痛快各半,虽仍觉得桃花源里头痛的要命,可那快感却愈来愈强烈,到了最后陆寒香虽仍芳心苦痛欲死,肉体却甚至已有些能够享受到其中快乐;没想到竟然在自己犹然酸软乏力,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的当儿,又要这般快地承受男人第三次的滛辱她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虽然侠女的最后一丝矜持还在心中,死撐着不让身心全然被仇敌征服,但对方却是有备而来,刚才将自己四肢全盘制住,令自己虽是满心抗拒,却还是被强行引出了快感,这回他硬的这么快,对自己的压制却更强烈;陆寒香一边感受着那粗壮的r棒强行突入自己的桃花源,饱胀彻底地将自己一点一点地佔有,享受着破处未久的桃花源那窄紧的滋味,一边感觉自己的臀腿处仍被对方双手压制,才刚刚被玩弄的双孚仭接衷庖欢阅职淹妫渌涤4缴形词兀啥急簧淙招熬愠烧飧鲅耍胶阈闹兴涫瞧啵帜歉铱谡鲅郏br >

    而且这次玩弄自己双孚仭降哪郑洳幌穹讲拍前愫袷捣嗜螅纷σ话阌质萦窒福晌蘼哿Φ篮褪侄危敕讲拍撬屎竦氖秩词歉饔星铮胶闶孪热恢溃约耗敲舾懈咚实乃趤〗,可以被男人把玩出这么多花样,偏偏每一次动手,都令她心底拂起一丝情慾的薰风,带给她又一次奇特的感觉,口中唔嗯咕哝着,但随着那r棒侵犯愈深,在自己身上把玩的手弄的也愈火热,陆寒香又被挑起了滛荡的需求,纤腰忍不住微微弓起,好让那r棒侵犯的更方便些。

    这回的感觉又不同刚刚,虽说破身之后又被幹过一回,但陆寒香的桃花源仍保有c女般的紧窄,被这样的巨物侵犯,只觉每寸嫩肉都被他深刻地刺激到了,没有一寸能够逃离他的享用,加上连番滛慾下来,桃花源中湿润滑膩,他的动作又不很强烈,是以她还能勉力承受得起,只是在身上四处巡游的魔手,却令陆寒香感觉愈来愈强烈,纤腰不由自主地弓起扭动,虽羞却难自止。

    惊骇地发现自己的抗拒不知何时已消失无踪,身体像是化成了一滩水,随着他的把玩挺送荡漾飘摇,虽是死命苦忍,终究还是忍不住那满怀慾望,陆寒香娇羞地发觉,自己的喘息声不知何时已脱口而出,而且感觉上不像激动难过,反而透出露骨的媚意,充满了享受的快乐;那诱人的哼喘声,似是更加鼓起了男人的慾火,在身上抚玩把弄的手愈来愈火辣,每下刺激都透入骨內,尤其那粗壮的r棒,更似得到无比鼓励般,在桃花源中渐渐深入。

    等到那r棒探入陆寒香自己也不知的敏感深处,原该被蹂躏的无力的娇躯,竟不知从那儿又涌现了力气,整个雪臀抬了起来,好让他的角度更适切地迎合她的需要,一双玉腿更不由扣在他腰间,若非陆寒香还有最后一点矜持,只怕那修长的玉腿都要盘到他腰后去了。

    没想到自己体內还有这般刺激的地方,敏感到难以想像,一被触及登时浑身娇颤,一股美妙的快感登时袭遍全身,令陆寒香不由打了个哆嗦,陷入了强烈的矛盾之中,身体虽不知从那涌起力气,让她的腰臀轻抬,含蓄地向他要求继续攻势,可那强烈的刺激,却让陆寒香有种又要瘫痪的感觉,好像有些什么在桃花源深处蠢蠢欲动,因着那刺激随时都要喷洩出来。

    迷欲侠女第1部分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