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迷欲侠女第4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迷欲侠女第4部分阅读

    住雪臀,感受着她的结实饱满,一手直扣桃花源,接着她的汨汨泉水,指头轻轻抚弄着桃花源口,又痛又酥又麻的种种滋味,让陆寒冰差点呻吟出声,本想用手推开他,却是手足失力,又被苟酉挤了进来,瘦削的胸口紧紧抵着她的饱满高耸,口唇不住地吻舐着她的肩颈处,落下了一个接一个的樱桃印跡.

    第三章

    本章字数:23365 更新时间:201189 16:59:21

    如丝媚目茫然一转,只见在不远处的陆寒香非但没有援手的意思,反而看的脸红耳赤颊润眼媚,纤手更不住在自己胸前轻托缓磨,正爱抚的火热,陆寒冰心下悲嘆,知道妹子春心已动,若让陆寒香加了进来,只是两女一同被男人强j而已,而且芳心里千想万愿的陆寒香加进来,或许还会带领着自己也逐渐步向那羞人的未来,原想呼喊的樱唇又闭了回去,一偏头避开了苟酉的强行索吻,却避不开朱朋与手同样肥厚的舌头,在耳后颈边的滑动舔舐。

    本来还有三分忌惮,即便在陆寒冰身上为恶,却不是全无戒备,毕竟一旁的射日邪君死的蹊跷,便不说表情古怪,光只那还带着斑斑落红滛液的r棒,便看的出他必在是陆寒冰身上极尽销魂之时着了道儿,可现在的陆寒冰虽还微羞地想要抗拒,身体的反应却是渐渐向着情慾靠拢,两人的戒备也渐渐消了下来。

    感觉到怀中的陆寒冰娇躯愈发火热,喘息无比销魂,两人本就是色中饿鬼,那里还忍得下去便牡丹花下死,也想做个风流鬼,两人一前一后地将陆寒冰挟到陆寒香身畔的大石上头,不知何时陆寒香已把陆寒冰被撕破散乱的衣裳收集起来,在大石上稍做舖垫,暗讚这小姑娘知情识趣的两人连忙将身子火热的陆寒冰押下大石,让她躺卧石上,朱朋肥厚的手掌在她桃花源口几下时轻时重的轻揉,扣的陆寒冰呼吸又乱了几拍,见这侠女股间湿滑柔膩,桃花源已然开放,知这冰霜仙子已然动情,他将她玉腿轻分,挺着粗壮的r棒便骑了上去。

    “哎”咬着银牙一声轻吟,陆寒冰似苦似羞地闭着眼儿,娇躯一阵颤抖,虽说此刻体內已被慾火佔满,桃花源也早已湿漉漉地等待着他的光临,可毕竟破瓜未久,在射日邪君的强犦下弄出的伤处全没癒合的时间,又被朱朋那粗壮的r棒c入,粗壮的灼热火辣辣地将桃花源撐了开来,强烈的刺激让陆寒冰甚至没法闭紧樱唇,一声哀啼已脱口而出。

    知道身下的侠女非同庸脂俗粉,又是含苞初破,最不堪勇猛强攻,朱朋虽是箭在弦上,却只得放慢了动作,他一边将身体压住了她,制的陆寒冰再也别想挣扎,一边缓缓突入,缓慢而坚持地一寸寸撐开窄紧的桃花源;动作虽慢却不是没有好处,一来为了压抑强攻猛打的本能,朱朋双手在陆寒冰滑嫩柔软曲线玲珑的娇躯上下游走,逗的陆寒冰愈发难以忍耐,轻啟的唇间不由哼声渐起,二来随着他放慢速度,紧张的芳心渐渐放鬆,陆寒冰也逐渐感觉到,桃花源被他彻底充实的火热快意,那痛楚竟渐渐麻痺软化,一点一点地臣服在那火热的刺激之下。

    感觉到身下的侠女纤腰轻扭,却不是为了挣扎,而是为了将r棒更深入地迎了进去,朱朋不由大喜,一双手从陆寒冰美挺的孚仭缴辖ソセ拢鸩阶叩铰胶挥晃盏南搜洌比崾敝氐匕茨ψ牛穆胶鍍葢j火一发不可收拾,柳腰扭摇的幅度,也从一开始的含羞微颤几不可见,渐渐地加大了力道,娇弱地在他的压制下扭动起来。

    随着r棒逐渐被迎入,羞怯的陆寒冰发觉麻痺的痛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其陌生的感觉,虽陌生却是曼妙,被r棒火热侵佔的部位,在酥麻间渐渐涌起一股满足充实的滋味,反而更衬着犹未陷落的深处飢渴期盼,明明是正被男人强j着,可在男人无所不至的温柔爱抚与逐步开垦之间,陆寒冰只觉桃花源渐渐开放,对他的侵犯从抗拒挣扎,一点一点地变成甘心承受,甚至逐渐有了享受的感觉,芳心虽不由慌乱于这前所未有的本能,肉体却是欲罢不能地迎合。

    那桃花源原就紧窄,入侵时虽是步履艰难,可肉体廝磨的感觉却是无比快活,加上陆寒冰桃花源里泉水滚滚,充满了诱人深入的火热,渐渐被迎了进去的朱朋逐渐地难以自制,他双手箍在陆寒冰纤细汗滑的腰间,控制着她的动作不要太快,r棒却渐渐陷入其中,等到他全根尽入,感觉整个r棒都被桃花源甜蜜地吸紧时,陆寒冰娇躯也一阵哆嗦,方才没被射日邪君触及的敏感处,此刻竟被他彻底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滋味,令她不由门户大开,品尝着他的深入和粗壮,感觉着那每寸肌肤都被男人彻底充满,再也没有一处逃离他魔掌控制的滋味。

    感觉r棒的顶端,似被一团软绵绵的嫩肉无比缠绵地吸啜着,舒畅快活的朱朋也知,自己已然触及了陆寒冰最深处的花蕊,那儿的感觉极其强烈,若非朱朋先曾在陆寒香身上快活过一阵,虽说时过已久,至少r棒没那么敏感了,怕是光这一触就要射了出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稳固精关,r棒缓缓动作,左磨右揩间渐渐退出,慢慢地将桃花源中的泉水汲了出来,等到退到源口,再缓缓突入,一而再再而三,直到熬的陆寒冰娇躯微颤时,才重重地插了进去。

    正是九湥芤簧睿衽蚕辏胶痪踉诳招槎朴腥粑薜纳渭赶拢镜奶鍍葴艋鸶呷贾保酉吕茨且幌轮鼗鳎媸橇钌硇亩嘉囱绕浔荒腔鹑却碳さ拿舾猩畲Γ兄纸阑道5沟母芯酰夹纳畲t懈錾舨欢显谔嵝炎约海灰湃文谴p览#嬷吹淖涛叮慊崦烂畹奈抻肼妆龋e乓赖穆胶抢锖呱撩模稳匆押吲ひ鹄矗缴硐碌钠埔滤樯呀ソド18遥蜕硖謇镎惺茏诺目旄邢啾龋硐铝懵业母芯跞词悄前阄2蛔愕溃挥珊叩母模滥棵宰戆愕匚17鲆幌撸琶缘叵硎茏拍巧羁涛薇鹊目煲狻br >

    “哎嗯啊别”被朱朋深刻无比地来了几回,陆寒冰已是经受不起,几声娇媚的呻吟不由脱口而出,纤腰更是忍疼微微抬挪,好让朱朋插的更加深刻更加刺激,那快乐的感觉芒酥酥地瀰漫体內,让她整个心神都飘了起来,美滋滋地感受着那美妙的刺激,舒服的彷彿直透心窝,不知不觉陆寒冰娇躯已然酥麻,只觉桃源深处似有某个部位,在他的侵犯下逐渐敞开逐渐绽放,等到身上的男人呼吸一阵紧窒,身子一阵紧绷,随即一股火热的刺激热辣辣地射进她体內时,陆寒冰被那强烈的快乐刺激的阵阵哆嗦,彷彿有什么从体內深处涌了出来,甜美地与那射入的火热融到了一处,美妙无比的舒畅,顿时充满了她的芳心,让她忍不住又娇吟了几声

    当朱朋享受着陆寒冰那美妙无比胴体的当儿,无事可作的苟酉也没閒着,他坐到陆寒香身畔,肩头轻轻地触了触陆寒香发热的肌肤,羞的陆寒香垂首以避,可眼儿一垂,却正见到苟酉股间一根火热的r棒,正自朝天而起,正对着自己的眼波,羞的她连忙闭起了眼睛,心儿扑通扑通跳着,那模样儿愈看愈可爱,看的苟酉心痒痒的,差点想把她压倒石上,好生疼爱一番。

    “姑娘可还疼着”

    “嗯还有点儿里面还有些疼不过不碍事的”听苟酉没话找话说,却是一开口就提到了羞人之处,陆寒香不由娇躯发颤,却不是害怕,而是芳心不由自主的渴望,他之所以关心自己的胴体,除了想再对自己求欢,还会有什么呢

    本来虽然已被他j污,陆寒香总归是正派侠女,再不济也不致于一失身便连心也丟了,但射日邪君下在体內的春蚕散药性实在太过缠绵反覆,光一路上嗅着两人身上的男人味道,陆寒香已不由心痒痒了,加上此刻言语之间,身畔的姐姐正与男人大行人道,肉体廝磨之间不住传入耳內,比什么手段都还勾人,垂首娇羞的她不由自主地身心都软了,若苟酉当真现在就把她推倒求欢,陆寒香虽是娇羞呻吟喘叫哀啼,却是只有任他为所欲为的份儿。

    话一出口,苟酉心里原本叫糟,自己那壺不开提那壺,却正好提到陆寒香刚被破瓜的事上,即便陆寒香性子温柔,可侠女被滛贼,还是仇人强行破去处子之身,打击不可谓之不大,接下来又被自己兄弟轮j,虽说肉体的反应极其舒爽,这薄薄的脸皮也是撐不住的;没想到陆寒香非但不怒,话语之间还带柔顺之意,勾的他也不由心痒,甚至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一时间两人都没法再开口了,陆寒香是羞到了骨子里,只怕他真要侵犯自己,刚刚开啟的桃花源也不知是否承受得住芳心又喜又怕,却是不愿反抗,苟酉则是心痒难搔,虽被身旁的无尽春光诱的心跳加速,r棒硬的好想爆发开来,一时片刻间却不想对身旁这含羞带怯的美侠女动手,只坐在石上,等待着朱朋完事。

    听着陆寒冰娇喘阵阵,间中透出了销魂无比的呻吟,陆寒香不由羞怯,心里却渐渐有些奇怪,原本在山下河边将自己轮j之时,似乎无论朱朋和苟酉,都没有撐的这般久,那时好像都很快就让自己舒服了;可现在在陆寒冰身上,朱朋却是勇猛无比,陆寒冰的娇喘声甜膩入骨,舒服的像随时都要断气一般,她不由惊疑地望了过去,入目却是陆寒冰在朱朋胯下轻扭迎合的媚态,尤其此刻的陆寒冰虽还能撐着不开口,却已控制不住面上表情,晕红满满的脸上,满溢着蚀骨销魂的甜蜜,自己在两人胯下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表情呢“嗯他弄的好久喔”

    “本来就该这样的”听着朱朋喘息渐重,知道他其实也差不多了,将美貌侠女压在身下尽情驰骋征伐,对她予取予求,本就是滛贼最美的梦想之一,原没想到能有机会佔有如此绝色犹如天仙的侠女,两人都难免有些紧张,不然在佔有陆寒香的时候,以两人平时的表现,至少还可多花上一倍的时间让她快活呢“在下面的时候是我们太紧张了”

    正当两人说话的当儿,突听得朱朋喘息声渐起,在陆寒冰的喘叫声中显得那般明显,终于两人身子同时抽搐一阵,便瘫了下来,显然朱朋已完了事,他喘嘘嘘地坐起身来,离开了陆寒冰那令男人为之颠倒迷醉的美妙胴体,轻轻拭了拭汗,坐到了陆寒香身边,“呼真是好棒的美侠女又窄又紧又会吸唔真爽死我了”

    “你你们”见陆寒冰软绵绵地挨在大石上头,美目到现在犹然不肯轻啟,大开的玉腿之间,桃花源口正自微微敞开,一缕白膩的汁液正缓缓溢出,间中还混着一丝诱人的红,说不出的滛媚动人,陆寒香与姐姐相处久矣,向来只见到姐姐的沉稳大度严厉骄傲,这样彻彻底底被侵犯佔有,彷彿身心都飘荡仙境,软绵绵地再无一点动作的柔弱模样,却是前所未有,芳心不由想到自己在被两人侵犯的畅美瘫痪之时,是否也是这么个表现呢“竟然把姐姐这样”

    “小姑娘别担心你姐姐只是一时吃不消,暂时晕迷过去而已说到男女之事,还不只这样呢接下来该兄弟表现了,可别失了威风啊”

    见陆寒冰软瘫石上媚眼如丝,若非那美丽的孚仭椒迦圆蛔鸱拐娣直娌怀鲅矍笆锹浞驳南勺樱故乔啥崽旃さ牡裣瘢队现浪皇笔潜鹣肫鹕砹耍阕约貉股先ニ仓挥腥巫约呵址傅姆荻淘サ乜戳丝绰胶愦故捉啃撸队喜挥商匠鍪掷矗莺菀宦Вy穆胶汔舆桃簧壳既砹耍獠抛呦率矗较蚵胶浅渎栈蟮碾靥濉br >

    “哎不要寒冰已经唔够了啊”还心醉神迷在那迷濛仙境中的陆寒冰,突觉又一双手抚上自己精緻玲珑的胴体,虽说眼儿还睁不开来,却知道是另一个男人正对自己上下其手,芳心虽不由有些苦楚,心想着自己怎如此命苦虽灭了仇人却也牺牲了自己的c女身子,事后还被两个平日看都看不上眼的小滛贼玩弄偏偏也不知是来人手法高明,是射日邪君的滛药效力未去,还是承受高嘲之后,自己的身体真是愈来愈无法忍受被男人挑逗呢可随着他的抚弄,本就缠绵未去的性感竟再次袭上身来,陆寒冰不由羞人地发现,桃源处竟又湿了起来。

    听陆寒冰的声音软颤娇柔,看她娇嫩的脸颊上泪珠未乾,也不知是受不住男人的挞伐,还是心伤于纯洁已失苟酉俯下身去,轻轻地舐去陆寒冰的泪滴,双手轻托她胸前美孚仭剑惺茏拍潜ヂ牡Γ衷谒裢燃涞腞棒,却还是温柔轻巧地揩触着桃花源的开口。

    这可真苦了陆寒冰,原本方才高嘲的余韵,便还如骨附蛆地缠着她,即便来人立刻上马,g情之下陆寒冰都未必能忍耐的住,何况他的手段如此温柔,口舌巧妙地扫舐着自己的脸颊,带出一片火热,双手轻托美孚仭娇此泼簧醵鳎稍谒乜诘奶拢梨趤〗本能地弹跃触及他的双手,反而像是自己送上门似的,何况那r棒正若有似无地抵在桃花源口,如蜻蜓点水般触着揩着那汨汨流泉,虽没说半句话,却露骨地展现出侵犯她的慾望。

    本来陆寒冰的矜持和抗拒,已在方才朱朋的蹂躏中瓦解冰消了大半,现在的来人虽是不动,却趁着她本能的些微动作轻触着她的娇躯,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本能的渴求,陆寒冰渐渐放大了动作,主动追寻起那肉体的刺激,虽还勉能咬着纤指不开口,可肉体的本能反应,不只是苟酉,连旁观的陆寒香都看出了她心中的挣扎。

    “天啊”没想到姐姐被j过之后,再遭侵犯时竟是柔弱成这个样子,看来比自己在两人胯下遭其滛玩之时,也差不了好多,陆寒香正自惊羞,却被朱朋一把搂到了怀內,她本就心神失守,最是对男人的手段无法抗拒之时,顺势便倒了进去,一边眼儿迷茫地看着陆寒冰被苟酉爱抚把玩,汗水渐渐溢出,一边感觉朱朋肥厚饱满的大手,在自己身前轻抚慢滑,尤其双孚仭礁硬还那岽ィ舴窍慵缜岽ィ芯醯侥荝棒犹颓然未起,只湿漉漉地垂在那儿,她还真以为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呢“你们都都好厉害不只寒香连姐姐连姐姐都都弄成这样”

    “小姑娘放心今儿个咱兄弟必然竭尽所能,让你们好生舒服放浪一番保证你们事后回味无穷试过还想再试”一边言语轻薄着怀中娇俏的裸女,感觉着侠女情动时敏感润洁的美妙触感,朱朋一边却不由心惊肉跳,慾火一过,男人总比女人更快恢復正常,虽然这也表示男人不像女人那般长久地感受美妙的滋味,回过神来的他才发觉,自己竟把那冷若冰霜的侠女也玩过了,这下大事不妙,怀中这小姑娘温柔甜美,搞了一回事后还可能不追究;可眼前这冰霜仙子却非泛泛,光看她不惜失身也要弄死射日邪君,便可知其心志之坚性格之硬,现在自己两人是得意了,她也被弄的晕晕忽忽,一时难以正常思考,可等她恢復过来,自己兄弟岂还有命在

    不知身旁的兄弟正想着这些事,苟酉正好整以暇地挑逗着陆寒冰的春心,他观察着陆寒冰的反应,调节着手上的动作,等到陆寒冰便连咬着纤指,都抗不住那娇嫩的喘息声,一双修长玉腿更不顾r棒便在眼前,不住地揩磨紧夹,想将桃源中的泉水抑住却是无法可行,反而让他抵住腿根的r棒享受了不少肉体廝祸滋味之时,苟酉心知这侠女已无力抗拒,这才展开攻势。

    “哎不唔不要”纤手不由脱离了唇齿之间,转而按在他肩上,陆寒冰娇躯一震,只觉他的双手已离开自己饱挺傲人的美孚仭剑约核确挚崴车厝纹渌犭榻崾档拇笸惹崆崽x怂啵痪跆一ㄔ匆蝗龋荝棒带着无边慾火,慢慢地刺了进来。

    虽说苟酉的r棒没有朱朋那般粗壮,但对初嚐滋味的陆寒冰而言,那细緻的温柔,却正合她的需要,何况刚被开发的桃花源那般窄紧,入侵者便细了些,又有什么差别她忍不住臀腿施力,将入侵者夹了起来,只听得苟酉一声轻哼,双手攀住她雪臀,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好姑娘别夹的太紧慢慢来放轻鬆一点我不会太过火的”

    被他这么一说,陆寒冰既惊且羞,照他这个说法,岂不变成自己春情荡漾,在祈求着男人大施滛威偏偏苟酉这番言语,却正叩进了陆寒冰心扉,她虽是含羞放鬆了臀腿,贴住男人腰间的大腿却不肯放下来,颊边泪水虽难止,但他唇舌轻舐着,泪痕却很快就被他带起的火热所取代。

    已洩过一回,苟酉的温柔手段正合她的需要,陆寒冰依言放鬆了身子,只觉那r棒推进虽缓,滋味却更为奇妙,他的温柔彷彿勾起了她心中的慾火,灼的娇躯更加热烈,娇喘声中他已慢慢地侵犯到了最深处,虽说在陆寒冰桃花源的夹啜之中,痛处难免被触及,可也不知是高嘲的威力,还是他的温柔使她身心放鬆,竟没感觉到什么痛楚,芳心昏茫间虽不由有些奇怪,但陆寒冰此刻可不管这些了,她轻挪腰臀,让他更深入一些,只觉这回又比刚刚不同,美妙愈增痛楚愈减。

    在陆寒冰的娇喘之中,苟酉的缓慢行进终也到了尽头,当他全根没入陆寒冰体內之时,那奇妙的滋味,让陆寒冰差点倒吸一口气。同样是被男人全根而入,整个将自己充满饱实,可感觉却是大大不同,相较于前面那人的粗壮紧实,他虽是细了些,长度却稍胜一筹,比之先前更能刺激深处;尤其随着他的紧抵深刻,强烈的刺激转瞬间便袭进体內,那射日邪君给自己破身之时从未曾触及的深处,却先后被这两人刺到了,陆寒冰只觉自己体內深处的柔嫩如花吐蕊,竟主动跑出来被他刺激,偏生那滋味美妙绝伦,让陆寒冰想忍却又不愿忍,芳心模糊地期待着他的刺激。

    感觉r棒顶端陷入了一团柔嫩的包围,苟酉心知自己已触及了陆寒冰的要害。说来他与朱朋武功不行容貌更差,要说诱敌入陷的智计更是一点没有,真要说到长处,就只是床上的功夫好些,加上这天生的禀赋,r棒上的长处,总能令女子试过之后大喊绝妙,只是面前这陆寒冰冷若冰霜,也不知事后会有什么反应,他摇了摇头,也不想这些了,虽是抵紧了花蕊不放,腰间却不住左旋右磨,加上偶爾轻顶湥艽良赶拢サ穆胶窕昶矗ㄈ镌谒氖侄蜗轮鸾タ牛烙溃娣淖涛度寐胶挥煽旎钇鹄础br >

    从没想到男女之间有这般滋味,心花渐放的陆寒冰只觉魂魄都被送到了天外,身上的男人动作虽不强烈,却是每一下都深刻地刺激着她的重点,挑逗的力道直透心窝,舒服到让人难以想像,她不由本能地扭动起来,好让那娇嫩敏感的花蕊,用任何角度任何方式被他爱抚疼惜,酥的香汗淋漓,虽不敢娇啼喘叫,却是毫不抗拒地承受着与他抵死缠绵的滋味,全身全心地体会着那难以言喻的快乐,蚀骨销魂的快意,令陆寒冰欲罢不能,她呼吸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快乐地感觉着那被他送入体內的种种滋味,前所未有的满足充实,好像在他的怀抱里头,可以感觉到无比的安全舒畅,潮来潮往之间,陆寒冰终于再次体会到何谓欲仙欲死的滋味。

    等到陆寒冰发现之时,她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不知何时已本能地分张开来,滛荡地盘在男人腰后,顶着他更向自己体內衝击,而一双藕臂,更是亲热无比地搂到了他背后,十指纤纤玉指扣住他的肩背,将他更深刻地压向自己,两人的身体紧紧联结,已是难捨难分。

    没想到自己嚐到滋味之后,会如此飢渴地向男人索求,陆寒冰虽是羞畏于自己的变化,可身体里那蓬勃的本能需求,却驱策着她更加火热地向男人需索,想要退开都没办法了,陆寒冰心中暗嘆一口气,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今日之后,自己会不会就变成以往最看不起的滛娃荡妇,没有男人就难以度过漫漫长夜了呢偏偏想是这么想,身体却还是本能地投了进去。

    本来苟酉还算是颇能持久之人,加上前头已经在陆寒香身上爽过一回,不像刚接触这些侠女时的紧张,可陆寒冰这一盘上身来,带给他的震撼仍是强烈的很,尤其她的花蕊娇甜软嫩,无论触感和刺激都是绝佳上品,对苟酉来说刺激实在太强烈了些,他搂紧了怀中的美侠女,r棒缓缓筛动起来,配合上她的节奏,一次一次地向那娇花嫩蕊里挺进,火热美妙地刺激着她的花心,开採着甜美的花蜜,这样的男女欢爱本就强烈,加上陆寒冰心荡神迷之下,撐持的力量更是虚弱,很快地她便不由自主搂紧了苟酉,娇躯一阵美妙的抽搐,灼热膩人的荫精尽情舒放而出。

    那荫精本就美妙膩人,加上被高嘲衝击之下,陆寒冰搂的自己更紧,彷彿连一对美孚仭蕉枷爰方约禾鍍人频模队媳徽馍舷录谢鞯氖侄闻拇2灰眩由锨槊砸饴抑洌赵谒呗胶詈笞钐鸬纳胍鳎锹嫱毡成系淖詈笠桓静荩凰布浔憬目炖中n上了顶峰,“嗯给给我求求你唔射出来全全射给我一滴都都不要剩全都射到里面来啊”

    没想到自己能把这冷若冰霜的美丽侠女c的叫出声来,苟酉心怀大畅之下,更是无法忍耐,他抱紧了她,r棒深刻地送进了桃源深处,直直抵进了芓宫之中,一股火热灼烫的滛精激射而出,那灼烫快美的刺激,令陆寒冰登时一声又娇又甜的媚吟,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在又一波快美高嘲的刺激中瘫痪下来,欲仙欲死地沉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唔这里是”从那昏茫般的欢快中回过神来,睁开眼的陆寒冰只见顶上雕梁画栋,豪华之处远胜当年碧落山庄,她不急着起身,只眼儿向周边一转,却见身在一张大床之上,四周纱帐垂放,将整张大床裹了起来,床外的种种在若隐若现之中,格外有种奇特的美观。

    仔细一看,陆寒冰不由咋舌,这房间虽不小,但床却是更大,三分房间已有其二,阔大到就算有四五个人同时睡上也不嫌挤迫,床上锦褥华帐,不只装饰华贵,更兼质料奇特,即便是娇嫩欲滴的身子,躺卧在上头也完全不感到难挨,舒服到让人一躺下去就不想起来,也真不知是谁这等豪奢这等享受

    突地想到了方才的种种,陆寒冰纤腰猛一发力,坐起了身子,只觉股间一阵痛楚,她轻咬银牙垂首看去,股间虽已小心拭过,早已不见种种痕跡,可被几番蹂躏的桃花源,在这般大的动作下仍微微敞开,恰恰可见源口处几下难以拭去的印痕;尤其这一动作,牵动了桃花源內的伤处,疼的陆寒冰不由脸儿都扭曲了几分,这才发现自己竟仍是一丝不掛,而身旁的陆寒香正自看着上边,美目迷茫,也不知是否见物,更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哎,姐姐你总算醒了”身旁的人这般大的动作,原本沉思中的陆寒香也被弄醒了,她脸儿一偏,只见坐起身子的陆寒冰纤手按着腹下,面上表情正不知是痛是忍,不由轻吁了一口气,“先嗯先别动毕竟是才刚破了身子一时半会的行动颇有些不便呢”

    “此处是”见陆寒香就在身边,虽也是一般的片缕不存,面上表情却无畏惧惊吓之状,加上暗运劲气,体內真气运行无碍,只內息走到下身时难免有些难受,陆寒冰一颗悬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既然妹子也在此处,体內功力又未被制,显然自己姐妹虽是失去了宝贵的c女之身,总还没沦落到被人控制的地步,“寒幽和寒玉她们呢”

    “这里啊这里是那老魔头的房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陆寒香微微迷茫地看了姐姐一眼,“他既已授首,我们暂时又不好下山,只得暂住此处;至于她们两个,暂时先睡在其他的房间里,这老魔虽是邪气,住所倒算富丽堂皇,也不知搞了多少血腥在里头”

    “是吗”听陆寒香话里平和,显然心情不甚激盪,陆寒冰鬆下心来,芳心却陡地想到了方才的种种,想到了自己在两人胯下被佔据身心,甚至是在这妹子的眼前被轮j,芳心不由微荡,可无论她怎么看,就是看不到两个小滛贼的身影,就算静下心来,感受着这房舍周遭的气息,也感觉不出旁人的行踪,她咬了咬银牙,“那那两个小贼呢”

    “他他们啊”听陆寒冰提到两人,陆寒香不由粉脸一红。方才在外头亲眼见到向来冷艳的大姐,在男人的胯下婉转承欢,甚至禁制不住地呻吟出声,那异样的景象犹在目前;加上苟酉在陆寒冰身上为所欲为的当儿,朱朋也没饶过陆寒香,将她赤裸的娇躯搂在怀中,好生轻薄了一番,如果不是陆寒冰的胴体实在太过美艳诱人,将朱朋的体力吸去了大半,洩慾之后一时间难再振雄风,只怕陆寒香也要遭殃一回。

    虽说被两人轻薄j污,但陆寒香对两人却不是那般厌恶入骨,一来先前自己姐妹就对他们动过手,两人却不计前嫌,用药救了自己,虽说救回来之后也来了一轮云雨征伐便是;二来若非两人相助,以自己股间痛楚,休想回到姐妹身边,无论如何也算是承了两人的情。加上事后陆寒冰被幹的昏晕,两人一人一个,将她们扶了进来,若没有两人协助擦拭身子,怕自己姐妹还得带着满满的痕跡睡在上头哩想到两人好处,对他们一路上的毛手毛脚,陆寒香自然就不当回事了。

    “他们说要先在旁边找个房间休息,等明儿个再帮我们处理那老魔头的尸首咦”

    听陆寒香这么说,陆寒冰非但没放下心来,反而娇躯一震,整个人弹了起来,纤手一拉,一条薄薄的床单已浮了起来,恰到好处地包裹住她玲珑浮凸的娇躯,只见她纤足在床上一弹,整个人竟就这么穿帐而出,吓的陆寒香也不管股间痛楚,忙不迭地追了出去,只听得陆寒冰的声音迅速远去,“四下全无声息,那那两个小贼唬过了你,已经逃之夭夭了”

    在树林里疾速奔逃,根本不敢找到正常的路上去,两人身上只穿条裤子,说不出的狼狈。

    虽是狼狈不堪,倒也不到慌不择路的地步,毕竟那陆寒冰已然睡下,陆寒香对他们两人又没什么敌意,唬过去之后全没起心要追,两人提早起步,领先了一晚上,等明儿个二女醒觉,要追杀两人之时,一晚上的时间已足够两人逃的远远的了。

    只是此处乃射日邪君的老巢,朱朋和苟酉虽算不得聪明之人,也提了个心眼,连功力那般高的四位女侠,一路循山路走上,也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儿,显然这山道上头必有机关,自然不是两人下山时可循之路;至于两人来时溯源而上的那条小河,虽说可以确定没有任何机关,但却是陆寒香也走过的路,若真要瞒过二女耳目,在这山林中循跡下山,也是惟一的可行之道。

    只是这山林之间还真不好走,两人又赤着上身,一个不小心时还难免被枝叶什么的割伤,加上夜里赶山路着实危险,若非身后的侠女发起疯来更可怕,加上射日邪君也不知道弄了什么鬼,此处虽是山林,却是一点动物的痕跡都没有,虽说不用担心什么毒蛇猛兽,可夜里幽幽的,月光掩映之间处处皆是阴影处处皆令人畏惧,便是两个大男人仍不由害怕。

    虽说两人亡命奔逃,心中却不由暗自埋怨自己,埋怨最多的就是那胯下之物,虽说两位侠女各有各的娇美艳丽,搞上床时的感觉着实美妙,当在她们身上洩慾时,只觉舒服到要上天了,但事后一回想,两人不由都害怕起来,女人这种生物原就难搞,女人心海底针,说要翻脸就翻脸,尤其侠女身具武功,又是名门教下,矜持的要命,搞过之后也不知二女会如何对待自己,若是留在山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糊里糊涂地丟了性命,虽说那陆寒香对自己两人颇为见待,但陆寒冰在初见之时,便冷冰冰的让人不由害怕,两人自然不会笨到继续留在那儿。

    只是两人脚下虽快,总比不上侠女所修的轻功身法,加上夜间山林路径难觅,等到两人衝出林中时,一抬头望到月光的两人竟是一口气鬆不下来,眼前月下一条窈窕的身影仗剑直立,却不是那陆寒冰是谁

    那冰霜仙子本就是武林驰名的美女,此刻人在月下,月光映衬之间更见娇美无伦,即便知杀机便在眼前,两人却不由都瞪大了眼睛,观览月下的娇美仙子,再不肯离开目光。

    只见月下的陆寒冰没怎么仔细装束,只裹着一条被单便追了下来,那被单被夜风一吹,紧紧地贴在她优美的曲线上头,光从妥贴上身的床单上两点微微的突起,便知被单之下空无一物;而此刻的她面容虽有些扭曲,似是光看到两人便怒上心头,但绝色美女终究是绝色美女,即便气的五官扭曲,仍是娇美秀丽,虽是纤手仗剑,一身杀气,却仍令两人看呆了眼。

    光想到方才光天化日之下,两人轮流把这美丽侠女玩了个痛快,虽是杀机临身,两人却不约而同地觉得此生无憾,连表情都是一样,甚至没打算转身逃走,陆寒冰何等冰雪聪明,那里看不出两人的想法却是羞怒间愈觉耻辱,仗剑缓缓走来,冷锐的美目紧盯着两人不放。

    不过真正最教两人疑惑的是,难不成侠女的轻功是这么厉害的东西吗光看陆寒冰虽赤着双足,纤巧细緻的脚掌足趾全露在外头,一路追来却是不见沾染半点尘泥,仍然娇俏纤巧一如刚出水般,精緻到让人想捧在手心好生怜惜的地步,就算踏着树梢追来,也未免太神乎其技了些。想到一早上自己两人甚至还以为能从四女的追击中逃走,两人不由气为之夺,索性坐到地上,两双眼睛盯紧陆寒冰不放,彷彿已放弃逃生,只想在死前把她娇美艳丽的模样多印一些在脑海之中。

    没想到两人死到临头,两双贼眼仍不放过自己,陆寒冰心中一阵羞怒,芳心却不由想到了先前被两人轮流蹂躏时,那美轮美奂的肉慾感觉,却是愈想愈恨,只是两人既不逃走,她也没有衝上去杀人的必要,脚步缓缓移动,步步走向两人。

    就在陆寒冰打算动剑的剎那,突然一条身影落到了两人身前,藕臂一张护住了两人,“姐姐住手,别别杀他们”

    “寒香”没想到竟是陆寒香出面搭救,陆寒冰一时气沮,原已提在胸前的长剑不由落了下来,无力地撇在身侧。其实从自己窜出那房间时,陆寒冰就感觉到妹子也追了出来,原本陆寒香轻功不如自己远矣,但自己刚破身子,腿脚之间难免窒碍,陆寒香虽也失身,但她破身还在自己之前,随着时间经过,恢復的情况也较自己好一些,加上自己出来时还绕到射日邪君伏尸出拔出剑来,难免消耗一点时间,紧赶慢赶地,也真让她给赶上了。

    “嗯我知道,姐姐很很是气恼他们”见陆寒冰表情扭曲,陆寒香不由吓了一跳,今儿个可真是广了见识,无论是先前在两人胯下的表现,还是现在的怒火填膺,都不是以往曾在姐姐面上见过的神情,虽说在两人胯下被污的彻底,可先前就被射日邪君那老魔污了,陆寒香的恨意也真没那般强烈,却没想到陆寒冰如此在意,“可是可是若不是他们寒香顺流而下之时,也不知何时才会被人发现,若发现之人又没药丹,说不定说不定寒香就没了性命说来寒香一条命也是也是他们救下来的无论如何,寒香想想保着他们的性命,好不好,姐姐”

    “可可是”

    “嗯没关係的他们也也不是坏人,只是只是急色了点”没想到陆寒冰手中的长剑会放了下来,不再对着两人,大感侥幸的陆寒香不由稍稍放鬆了些,虽说芳心仍在犹疑,姐姐这么拔剑追出,甚至不管衣衫不整,怎么会才几句话就被自己说动可现在却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反正反正我们所中的春蚕散,一时也排不出去倒不如倒不如姐姐”

    “你”虽然陆寒香没有明说,但陆寒冰才刚尝过其中滋味,那里不知道陆寒香的真意既是姐妹们都中了射日邪君的春蚕散,不只破了身子,甚至在失身之后体內滛慾仍反覆涌现,在寻得解药之前,留下两人来稍洩药力,也算是

    迷欲侠女第4部分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