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迷欲侠女第5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迷欲侠女第5部分阅读

    个解方。陆寒冰长剑放下,向两人撇了一眼,脸儿不由又气红了,“可是寒香,你你看看他们两个”

    “这啊”眼儿两下飘荡,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朱朋和苟酉,陆寒香陡地羞呼出声。

    既是急追姐姐而来,陆寒香的衣着自然不会比陆寒冰更齐整,她也同样抓了条床单遮身便衝了出来,只是陆寒冰站在下风处,山风正面吹着她,将那床单吹的贴伏身上,虽是彻底地将那玲珑曲线衬托出来,可除了握剑的纤手露出小臂外,其实没露什么春光;可站在上风处的陆寒香,身上的床单却得靠双手抓着,才不至于被山风吹落,方才两手平摊护住两人,虽靠着胁下和玉腿紧夹,正面不露春光,背后却被两人看了个饱,粉背雪臀无可遮掩,虽说她与两人都有了肌肤之亲,可毕竟还不熟悉,就算再熟,被这样饱览春光,也真够她羞的了。

    “坏蛋怎么就就这么看寒香”羞地啐了两人一口,陆寒香娇躯一旋,将床单掩住了身子,只那粉雕玉琢般的香肩却照顾不到了,可两人火辣辣的目光,仍令她羞的蹲伏身子,玉手轻掩肩颈处,深怕春光再度外洩,“讨厌啦”

    “对对不住姑娘实在太美了一时忍不住”

    “算算了别这样要再让姐姐生气寒香可保不了你们”虽是羞意满胸,但毕竟有过肌肤之亲,又被苟酉讚了一句,陆寒香芳心甜甜的,虽仍娇嗔却不显怒气。她回头望了姐姐一眼,见陆寒冰仍是气的五官扭曲,手上剑却已放了下来,显是怒火已去,正考虑着自己的提议,回过身子的陆寒香正想叫两人对姐姐道歉,突地芳心一闪,姐姐脸上的怒气莫非是

    回眸望了姐姐一眼,那异样的神色更坚定了陆寒香心中的猜测,她回过头来,对着两人扮了个鬼脸,纤手轻轻地伸了出去,按向苟酉肩头,“嗯扶寒香回去好不好”

    “嗯呃这个”见陆寒香伸出手来,那白皙嫩滑的藕臂,美的真若美玉雕就,看的苟酉心也酥了一半,他忍不住半立起身来,伸手接住了陆寒香探出的玉手,触及那柔嫩的肌肤后,才回了神发觉不妙,姐妹俩又没有真的动手,再怎么说,陆寒香都不用自己搀扶吧他犹疑地望了陆寒香一眼,却见陆寒香气急败坏地对两人猛施眼色,直到确定了两人都没弄懂自己的意思,才忍不住纤足一跺,娇滴滴地骂了出声。

    “都是是你们坏寒香今儿才才破了身子就把寒香那样害寒香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加上加上里面还疼又急匆匆地追过来救你们性命,现在现在脚都没力气了你们还还不扶寒香回去休息在这儿装什么傻”

    “唔对不起对不起”见陆寒香撒起娇来,当真美的动人心弦,苟酉连忙毕恭毕敬地扶起了她的玉手,微微扶住了她的肩,转到另一边的朱朋正想如法炮製,却被陆寒香又一声轻嗔。

    “不只不只寒香连连姐姐也要扶着”

    给陆寒香这一提醒,朱朋连忙跑到了陆寒冰身边,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陆寒冰只觉脸上一热,轻嗔薄怒地望了妹子一眼,却没有出言反对,甚至没有抗拒,就这么让朱朋扶住了她。

    直到此刻,陆寒香才真的确定,陆寒冰一开始持剑追杀,与其说是真想除了两人,还不如说是花苞初破后的必然反应,杀意不坚,自己才有出言救人的空间;而她脸上的扭曲,与其说是怒气,还不如说是牵动伤势的反应,毕竟她也刚破身子,又与自己一般被三个男人轮流搞过,自己体內的难受,想必陆寒冰也是一模一样,既是如此,自己正好给了姐姐一个下台阶。

    不过被男人的手扶上身来,陆寒香娇躯一软,险些酥倒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真是引狼入室了,那春蚕散的效力,似乎比想像中还要强烈许多,嚐过滋味的肉体,愈来愈不堪男人气息的刺激,即便两人没有动手引诱,光是被扶着,肌肤接触下被男人的体味一激,也不由春情荡漾起来,若被两人这么搀扶回去,到了那房间,往床上一滚恰好成其好事,也不知姐姐在旁看了会怎么想想到此处陆寒香不由一瞄姐姐,见她在朱朋的扶助下也似软了身子,这才想到姐姐体內的春蚕散一般未解,被他们这样扶回去芳心不由暗嘆,幸好那张床够大,四人在上头该是够了吧

    才刚进房门,看到那张垂着粉红纱帐的大床,陆寒冰脸儿一红,挥手正想挣开朱朋的扶抱,没想到娇躯却一阵酥软,竟是一点力也使不出来了;本来心中还有些忐忑不安,不知这侠女要怎么对付自己的朱朋,被她这般轻柔无力地一挣,不由吃了一惊,一转眼却见陆寒冰虽是偏过头似连看自己一眼都不屑,颈上脸上却是红霞遍佈,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他本就是色中饿鬼,加上陆寒冰又是天仙之貌,这一示弱下来,那由得他不动心

    “先先扶我上去你就自去休息吧”眼见大床就在身前丈许处,勉勉强强才能压抑体內那贲张的火热,控制着声音平静如常,不露出半点娇弱,陆寒冰却没发觉,她的话才出口,不只朱朋眼睛放光,连后面的陆寒香与苟酉也差点偷笑出来,床就这么近,陆寒冰却还得要人扶着才能上床,显然她表面平静,实则心慌意乱,连这么点事都没注意到。

    只是陆寒香便是心中了然,也不会选在这时候提醒姐姐,一来她也看得出陆寒冰心中正自徬徨,如果让两人再玩她一回,身心彻底陷落的她或许就不会再想动杀手了,二来一路上苟酉虽没明目张胆的动手,但搀着陆寒香柔若无骨的膀子,感觉她愈走愈偎在自己身上,与其说是身上有伤的侠女,还不如说是正对情郎撒娇的小娘子,他虽不敢动作太大,一路上却没忘了若有似无地触摸着陆寒香的敏感处,让她既羞又喜,偏不好声张。说来如果不是陆寒冰芳心已乱,怎会看不出身后的妹子正被男人小心翼翼的轻薄着,弄的脸红耳赤,连身子都软的没了力气

    “姑娘别急待小生慢慢扶你上去”

    听朱朋连小生二字都用出来了,陆寒冰娇躯猛地一震,知这滛贼已看穿了自己的虚弱,想挣脱时已没了力气,朱朋见状自知这冷若冰霜的侠女已是浑身酥软,再无力抗拒了,不由色心大动,大手一揽,扣住了陆寒冰另一边香肩,夹的她再也无法动手抗拒,另一手则按在她胸前,隔着那薄薄的床单直扣美孚仭剑痪跄谴驳デ岜。蛑庇胫苯痈前镣γ梨趤〗一般,抓揉之间更不失力,只弄的陆寒冰媚眼如丝,差点儿娇吟出声。

    一路上被朱朋身上汗味加上男人体气薰染,陆寒冰表面虽是平静,芳心早已狂跳难安,此刻又被朱朋大胆地突破了那层矜持,愈发无力,只觉在他的揉弄之下,双孚仭接17屯Γ诖驳ド狭降阃黄鹩20岩月魅耍詽鞯难鄱患蟠簿驮谘矍埃胶孟敫峡炱松洗踩ィ冒颜饽腥烁献撸蟠踩词清氤咛煅模贾瘴蘖φ跎先ァbr >

    “哎怎么哎嗯好舒服你你的手怎么会怎么这么会摸唔弄的寒香都都软了”在陆寒冰柔弱抗拒的芳心上,施加最后一击的,是旁边陆寒香口中涌现的娇媚呻吟,瀰漫着令人血脉贲张的滛乱气息。

    一路上便被苟酉的味道薰的芳心茫然,芳心只想不顾羞耻地被他抱上床去大快朵颐,只怕被陆寒冰发现才不敢异动,现在见朱朋已动了手,陆寒冰非但没能抗拒,反被他轻薄的连声音都软了起来,媚目如丝慵懒无力,娇媚的姿态看的陆寒香春心荡漾不安,再无顾忌的陆寒香放开一切,任苟酉窸窸窣窣地将她蔽身的床单褪下,暴露出莹白如玉的诱人娇躯,随即那火热的手便贴了上来,彷彿每寸被他抚弄的肌肤都成了性感带,掌心到处薰出了无比的情慾荡漾肉色生香,舒服的陆寒香不由软语呻吟,纤手搂在苟酉颈上,在他耳边轻声喘叫,娇躯本能地向他身上紧凑过去,将体內贲张的慾望表露无遗。

    女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虽然陆寒冰明知自己对这两个小滛贼一点意思也没有,可是却没办法以此来抗拒身体的需求,甚至没法因此将男欢女爱的乐趣减少半分。

    原本在被射日邪君破身之时,她还可以勉力忍耐,为了报仇行险一击,可现在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不知是自己的忍耐在那时消耗殆尽,还是在强行压抑之后,肉体的需求强烈地爆发开来,劲道竟是强烈到无法压制,先前被两人轮流滛玩,虽是羞不可言,那火辣辣的肉慾刺激,却深刻地烙印在心底,尤其陆寒香毫无保留地娇吟喘叫,更似叫进了她心底,叫开了她心中紧闭的门户,娇躯酥软之间,朱朋趁机一把拉开了陆寒冰蔽体的床单,让她完全赤裸,羞煞愧煞的陆寒冰却是无法抗拒,只能任那火热的双手袭上身来,尽情地爱抚挑弄,无所不至地令她发热发烧。

    媚眼轻撇,只见身边的陆寒香眉花眼笑,脸儿红扑扑的,娇柔的呻吟声中透着露骨的媚惑,彷彿被苟酉爱抚的甚是舒畅,虽说以她的角度,看不清陆寒香的什么地方被苟酉爱抚着,但听陆寒香酥麻露骨的娇吟,又是连声喘叫,似乎已被触及了最敏感的地方,想到自己的桃源一路上也已是湿漉漉的了,陆寒冰娇羞之下,更没办法抵御男人的抚摸,当朱朋的大手触及粉弯玉股,陆寒冰触电一般地玉腿轻分,被他趁势而入,当湿润的桃花源陷入魔手之时,陆寒冰已知今夜难免,火热而滛邪的渴望从芓宫里头涌了起来,转眼便袭遍全身,令她不得不臣服在慾望之下。

    陆寒香热情的喘叫,不只令旁听的陆寒冰芳心大乱,连朱朋也受到了影响,白天里他连着将二女都玩弄过,陆寒香婉娈娇痴,最是不堪挑逗,相较之下陆寒冰表面上冷若冰霜,那曼妙的胴体却是外冷內热,虽然二女身为姐妹,身子之美一般无二,但征服她的滋味,可比陆寒香还要强烈得意许多;虽知陆寒冰冷淡矜持,即便慾火焚身,也不像陆寒香那般容易呻吟喘叫,可听到旁边的陆寒香已被苟酉摆佈的神魂颠倒,输人不输阵,他怎能认输

    朱朋一双大手不住在陆寒冰娇躯游走,那儿敏感诱人便往那儿去,他这回可是精锐尽出,把所有知道的手段全都用在陆寒冰娇软可人的胴体上头,令这玉人虽是冰霜雕就,也要为之情热如火,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努力很快便见了成效,陆寒冰虽还抑着不肯放声,但从琼鼻中透出的声声呻吟,却已透着火热,饱挺的美孚仭秸偷穆担趤〗晕粉嫩娇红,衬着当中两点紫红葡萄更加诱惑;尤其在桃花源把玩挑弄轻戳湥懿宓氖种福芨惺艿铰胶馓宓男枨笥从苛遥谴u缫咽囊凰浚蛔∴ㄎ艏凶潘秩氲氖种竿罚剖墙种傅背闪薘棒,偏生手指头便是灵巧,终不若r棒火热强壮,勾挑之间桃花源芬芳娇美落英缤纷,强烈的飢渴却不能被充实满足。

    虽是闭上美目,竭力不去看陆寒香被苟酉摆佈的娇媚模样,可那婉转娇啼,仍是不住衝入耳內,加上虽没叫出声来,自己体內滛慾之热烈,可并不比妹妹好上多少,头昏脑热的陆寒冰只觉耳中传来的声音愈来愈动人愈来愈销魂,除了妹子的呻吟声外,又加上了肌肤磨擦间的声音,还有旁人的声音仔细一听,那竟是从自己口鼻中发出的喘息,陆寒冰登时羞了个魂飞天外,那压抑的热力衝破了堤防,迳向下体而去,烧的桃花源里泉水泛滥,舒服的一发不可收拾。

    见陆寒香玉体橫陈,不知何时已被苟酉弄上了床,正自被他的双手弄的娇吟声声软语绵绵,朱朋自不肯认输,抱起陆寒冰的娇躯便往床上送,当灼热酥软的肌肤终于触及那柔软的床褥之时,陆寒冰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喘息,终于被抱上床的她虽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却已无力抗拒,身体里的本能甚至驱策着她,要她心甘情愿地向那火热的浪潮彻底降服。

    被朱朋那胖大的身子压了上来,陆寒冰只觉胸中一窒,苦闷的喘息声中却透出了些许渴望,尤其朱朋下手极快,一把陆寒冰送上床,双手立时便移师到她股间,强行将陆寒冰紧夹的玉腿分了开来,令其中泉水涌泉而出,随即那r棒便顺着湿滑刺了进去火热而充实的感觉自桃花源中传来,舒服的陆寒冰一声娇吟,胸前肉体磨擦的刺激愈发强烈,身子虽软玉腿却本能地紧夹起来,将那火热巨大的入侵者夹在桃花源內,尽情享受那火热酥麻的刺激。

    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便忘了形,陆寒冰芳心一恸,偏偏朱朋生的肥胖如猪,她的肢体又正酸软,那里能够挣扎得了加上桃花源中的刺激与先前大是不同,也不知是破瓜后连被雨露润泽,那里头的伤痛已被滋润到消失,还是连番的x爱,让桃花源愈来愈习惯被侵犯的滋味,在桃源被r棒紧紧充实之时,那痛楚竟似再不存在,只余下澈骨的酥酸,令她身子与芳心同时一软,别说挣扎了,她甚至得努力压抑着体內贲张的渴望,才不至于主动搂住身上的男人,尽情展现她体內最深刻的渴求,毕竟对方是只知名姓的小滛贼,身为侠女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沉醉地投降。

    虽是努力抗拒,但桃花源里传来的快乐,却是如此强烈,舒服的令陆寒冰如遭电殛神魂皆醉,喉中迸发的呻吟声娇媚悦耳,似不堪蹂躏的幽怨,又似不胜轻薄的娇吟,一双玉手抓皱了床单,身子忍不住紧绷,又在男人的侵犯下渐渐酥软,窄紧的桃花源一步步地开放,本能地将那令她喜悦的r棒款款迎入,只觉随着男人的愈发进展,她体內的空虚一步步地被充实被胀满,身体连接之处不住绽出令人血脉贲张的靡靡之音,强烈的快乐将她的身心都充的满满实实。

    没想到自己竟这般不堪男人的玩弄,陆寒冰只觉心中的那丝矜持一点一点的鬆动绵软,渐渐在他的突破之下被无限的快乐所取代,芳心虽是惊惶失措,但不知为何,心底深处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只要放开了这最后一点抗拒,让身心被那欢乐所淹没,之后的滋味会令她事后回味无穷,她得非常拚命,才能将那逐渐涌现的本能压抑下去,不让自己这般轻易没顶。

    只是陆寒冰的抗拒也到此而止了,肉慾那充盈身心的刺激,毕竟不是意志力所能强行压抑,何况在被射日邪君破身之时,她的矜持和忍耐已消耗殆尽,此刻早是羊质虎皮,全然不堪一击。

    偏偏就在此时,身边的陆寒香却给了陆寒冰最后最甜蜜的一击,玉手在床单上紧抓之间,竟被一隻纤纤玉手牵住,陆寒冰猛地睁眼,只见身畔的陆寒香美目迷乱肌红肤润,娇躯被香汗浸的犹似发光一般,美的不可方物,虽感应到玉手互牵,却只能在百忙中飘了自己一眼,纤手里头不住传来她体內火热的律动,一捏一捻之间,陆寒冰似可感应到那苟酉在妹妹体內衝击的刺激,更似亲身体会到妹妹沉醉情慾的身心,正受着什么样美好的浸润缠绵,美的再不愿放开。

    “寒唔寒香”身上的朱朋也渐渐驰骋起来,桃花源被r棒深插湥艹椤20ゲ撂舸痰淖涛叮寐胶ソツ岩择娉郑浠鼓芤肿判闹心前崖环刑诘膽j望呼叫出声的衝动,娇贵的胴体却已难耐刺激,动作虽小,却是微不可见地轻扭起来,迎合着让那火热更加深入;羞耻已极的感觉让那肉体的刺激愈发强烈,她得靠着牵住妹妹的手,才能让自己不至沉沦在那一波接一波的潮水拍打之下,“姐姐姐姐好难受唔寒香你你怎么样”

    “啊苟哥哥好棒唔姐姐寒香嗯寒香好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不像陆寒冰还能分心,保着冰霜仙子的矜持,陆寒香早在慾火衝击之下臣服,光在走回来的路上,就被苟酉的双手摆佈抚爱,从体內最深处勾出满腹热火,弄的她神魂颠倒,一颗芳心早被他吃的乾乾净净,如果不是怕被姐姐发现,便在路上被他就地正法,也是心甘情愿。

    慾火本就是先前愈压抑沉潜,爆发时愈威力万钧,一路上被他不住挑逗,情浓之间还带瞒着陆寒冰耳目的偷情感觉,滋味更是诱人,当两人开始大展身手之时,陆寒香虽是羞不可抑,但偷偷看着姐姐也已不堪朱朋的魔手挑逗,再不可能管到自己,娇羞之间不由热情奔放起来,她虽不知是那滛药影响,还是自己骨子里本就有这般滛荡妖冶热爱云雨之欢的天性,但苟酉的手段如此温柔,令她不由沉醉其中,当桃花源终于被他充实时,那舒服的劲道只美的陆寒香飘飘欲仙,说不出那欲仙欲死之美,也不管姐姐就在旁边,欢愉地放声喘叫起来,“你唔好厉害c的c的寒香好舒服唔姐姐好美啊这样美好棒哎苟哥哥再来玩死寒香”

    没想到陆寒香竟已如此开放,热情无比地享受着云雨之欢,相较之下自己的矜持和推拒究竟算是什么芳心被妹子的娇声一窒,陆寒冰只觉桃花源里的美妙滋味愈发强烈了,她虽不像陆寒香那般热情喘叫,呻吟之间美的像是魂儿都被男人採了去,娇躯却不由扭摇起来,配合着男人抽锸的节奏缓缓晃动,被那快乐衝击的连骨头都软了。

    羞的不敢看向身上朱朋那得意的神情,其实陆寒冰也猜想得到,以这两个好色的小滛贼而言,在乡里间欺负小姑娘的胆子或有,可遇上了武林高手,却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现在不只尝过了自己姐妹的侠女滋味,事后还能食髓知味地再来一次,自己还能忍着不主动迎凑,妹子却已被征服了身心,任那苟酉尽情抽锸,无论口中娇吟或身子迎合,在在都让滛贼快活,不只肉慾之快,连心里也充满了男人对女人滛贼对侠女那征服的快意,现在他们的表情那还不得意到尾巴都翘上了天偏偏不只妹子,连陆寒冰自己便有机会,现在也并不想逃脱。

    轻捻着妹妹发热的纤手,看着她舒服的肌肤莹润佈满红霞,原本陆家四女都是美人胚子,陆寒香这般享受痛快,那神情更是艳丽无伦,美的真似仙子下凡一般,心知正被滛贼骑的神魂颠倒的自己,美态该也不输妹妹多少。

    想到自己的滛态就在他眼下,陆寒冰不由口乾舌躁,偏生芳心愈羞,体內慾火愈旺,肉体交合之间的快意愈发强烈,当陆寒冰发觉之时,一双玉腿已盘到了朱朋腰后,无言地鼓舞他更进一步,而身畔的陆寒香,更已被苟酉弄的魂飞天外,哭叫喘息之间,透出无限的妖冶诱惑,那样儿令陆寒冰愈感羞耻,娇美的脸蛋上头不知何时已掛了两行清泪,无比地惹人怜惜,只是身上的朱朋却还是大逞兽慾,衝刺的愈发欢快,反而令她羞耻之下,愈发感到肉慾被彻底地满足。

    “哎寒香唔有这么这么舒服吗”

    “有啊有的姐姐寒香好像被被插到心坎里了唔那儿是是寒香的花心哎被苟哥哥插到了好棒唔c的寒香好爽啊寒香要啊要飞了”

    “是是吗哎”没想到陆寒香连花心二字都说了出口,一听之下陆寒冰不由愈发娇羞,但却不得不承认陆寒香所言不差,原本在被射日邪君破身之时,那敏感至极的地方还能保着未失,可这两个小滛贼武功不行面貌更差,r棒却是滛威无穷,白天破身时虽是痛不欲生,但连着被两人採摘花心妙处,滋味着实美的惊人,不然冰冷若霜的陆寒冰,也不会这般轻易便败下阵来。

    光就男女之事上头而言,这两人比那老魔还有滛贼的架势,花心正被朱朋採摘的飘飘欲仙,陆寒冰纤手抓紧了妹子,羞怯又火热地轻语了几句,只想被妹妹听到,可若被滛贼偷听了去,她也没有办法,“嗯真的寒香啊姐姐姐姐的花心也也被採了嗯唔好棒”

    没想到这番话儿,竟会从向来矜持冷艳的姐姐口中听到,即便正被苟酉幹的魂飞天外,爽的飘飘欲仙的陆寒香,都不由转过头来望向姐姐,可陆寒冰那含羞带怯,却又妩媚含情的美目,却在在说明她所身受的滋味,真如口中所言那般美妙,让陆寒香不由兴动,竟凑过脸去,在姐姐红润娇甜的唇上吻了一口,香唾交缠之间,体內的快意犹如火上加油般,更热烈了一层。

    “姐姐原来原来你也”

    “别别说了寒香别说出去啊”

    陆寒冰掩耳盜铃的言语,自是休想瞒过正在她身上驰骋的朱朋,他与在陆寒香身上努力的苟酉互望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意,虽说侠女大异于庸姿俗粉,肌肤娇嫩肢体结实,娇媚间透出无比活力,感觉大是不同,但女人终是女人,将她身心征服之后,对自己便是百依百顺,再无虞反抗,无论你武功再高都一样,心下得意的两人只觉r棒被这对姐妹花紧紧箍着不放,显然在花心被摘后,两姐妹都将近高嘲,两人其实也已被夹的销魂蚀骨,不约而同地发起了最后的衝击。

    就在这高嘲将至的时刻,被身上的男人尽情抽锸,每一下都力透千钧,直捣黄龙,插的花心美美的抽搐起来,那般强烈而美妙的滋味,岂是身为女人可以抵挡的更不用说自己的滛态被自家姐妹看的清清楚楚,羞赧之间更添三分火热,一个娇吟轻呼神魂颠倒,一个默然扭挺无语含春,却是同时的欲仙欲死,让那荫精柔柔蜜蜜地倾洩出来,只觉魂魄似也随着荫精一般舒洩而出,再没一分保留地登上了仙境。

    等到两人不约而同地低吼抽搐,射的两女芓宫里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滋味时,娇啼不已的陆寒香已舒服地陷入了半晕厥之中,陆寒冰虽是好些,没像妹妹洩的那般痛快彻底,却也是美目迷濛粉颊潮润,浑身酥软之间,即便朱朋两根手指轻薄地在自己颊上拧了几下,也只是轻阖美目,享受着那轻薄的滋味,泪珠再没从颊上滑下。

    第四章

    本章字数:21613 更新时间:201189 16:59:21

    无力地睁开美目,只觉身上微寒,窗外犹未明亮,虽说身上细心地舖盖着薄被,可随着睡眠之间娇躯翻动,那薄被也已卸了下去,身畔那两个滛贼早不知何往,想来他们虽已征服了自己姐妹,却也害怕一觉醒来,会被脸嫩的侠女拿剑追杀,已被彻底征服了的妹妹还好,至于自己陆寒冰不得不承认,那云雨滋味之美妙之火辣,确实不是处子之身时的自己所能想像,即便是对被两人轮j羞愤难当的自己,在念及两人带来的美妙舒畅后,要不要拔剑追杀都不由犹豫起来。

    偏偏陆寒冰心中不由暗嘆了一口气,若对方只有一人,逞其滛威将自己和妹妹都搞晕了,已被射日邪君那老魔污了清白身子的姐妹,说不得也就心甘情愿地嫁予了他;可现在却是两个滛贼即便江湖侠女不似闺阁女儿那般矜持,但一马配双鞍一女事二夫,也着实不是身为侠女的自己所能接受,只是都被他们搞的心花怒放,连花蕊也开了,陆寒冰可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幸好那仇敌已然授首,原本自己上山来时就抱着与敌偕亡之心,仇敌毙命之后,一直把这当成头号任务的陆寒冰不由有些茫然,对连番发生的事也难免有些措手不及,现在大仇已报,一时间也没什么事要做,接下来若留在这儿不出江湖,就任两人为所欲为,其实也算不坏吧

    “姐姐”见陆寒冰虽是美目轻啟,却望向房顶,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若非神色还带着几分温柔,不似平日监督练武时那般冰冷,陆寒香还真不敢开口呢

    失身于射日邪君,还可说是对方阴谋诡谲,让自己姐妹们不幸着了道儿;但被那两个小滛贼轮流j污,却实实在在是陆寒香的过失,若在山下时四女便狠下心来杀了二人,又或顺流而下之后,被救起的陆寒香虽遭轮j,却没舒服的心神荡漾,索性便杀了二人,又或不让他们扶着自己逆流而上来找姐妹们,说不定就不会害陆寒冰也被轮暴了。

    尤其在树林之中,两人的性命全是被陆寒香救下来的,只没想到伸出援手的后果,是二女被两人扶回房后,在床上又一次翻云覆雨。光看现在床上二女娇躯赤裸,床褥印痕半湿半乾,身上更是滛渍点点,股间几无落红,只余水跡斑斑,可以想见方才两女是多么投入。

    当时也不知是滛慾上心,还是体內药力的影响,昏昏沉沉中再撐不住被男人挑逗的滋味,不得不成其好事,现在睡过一阵清醒过来,陆寒香心中既忐忑又羞耻,忐忑的自是向来冷若冰霜的姐姐,对被自己连累而出了这种事,也不知会有什么反应羞耻的自然是对男人毫无反抗的自己,那时昏沉之中,被两人搞的爽不可言,甚至心神迷乱到就在姐姐身边与男子滛乱也不顾了,可清醒后,想到自己竟滛荡地承受了两人轮j,爽的心花怒放,什么名节羞耻都拋到了九霄云外,陆寒香毕竟是侠女出身,思及此处那能不羞只是想到当中妙处,却又不怎么怨恨了。

    “怎么了,寒香”见陆寒香神情忐忑,畏羞的全没侠女风骨,加上也与自己一般赤裸无依,彷彿一隻光净娇嫩的小白羊,那里还有方才让自己也不由随同沉沦的性感风情知妹子心下无依,陆寒冰纤手一伸,将妹子拉回了怀中,“寒香别怕,万事有姐姐在大仇已经报了,接下来一时半会间姐姐也不知要做什么暂时留在这儿,也算不坏”

    “嗯”伏到了陆寒冰怀中,虽说两女身上香汗半乾,娇嫩的肌肤上头还带几分湿意,加上天色未明,夜间寒气未袪,感觉颇有几分湿寒,但姐姐的怀抱,可比什么都温暖舒服,甚至甚至连被那两人弄到最舒服的时候,也有所不及,陆寒香一边娇羞地想着,一边搂紧了姐姐,“对不起都是都是寒香把他们带上来的才让姐姐被被他们那样之后又又是寒香多事不让他们走反而还带回来刚刚在床上才”

    “算了,都已经发生了”想到才在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即便冷若冰霜的陆寒冰,也不由芳心一热。

    不过与陆寒香所想不同,被轮j的事反正都发生了,陆寒冰其实最放在心上的,却是当射日邪君授首,自己正强行苦忍体內药力窜动之时,发现两人扶着陆寒香出现,登时忍不住出手,也不顾身上寸缕不存,当时没有发现,现在回想起来,那样一丝不掛便与男子交手,还带着被射日邪君邪滛过的痕跡,场景香艳莫名,也怪不得两个小滛贼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地逃躲,到后来却是放下心来,边打边大施手段,在自己身上尽情轻薄,让自己从出手诛讨滛贼,变成在两人面前大跳艳舞,那样放浪下来,连她自己都被诱发了情慾,手足纤软无力的赤裸女子,碰上两个老于此道的滛贼,想不被诱起了兴的两人轮流洩慾,爽到神魂颠倒,还真是没天理了。

    “可是”感觉到陆寒冰身子微热,心跳加速,显然对方才之事表面平静內心却激动,陆寒香不由有些害怕,姐姐不会想杀了两人,好保着这大污名节之事不至外流吧偏偏陆寒香又无法出言阻止,只要姐姐回问一句,自己是不是被轮j上了瘾,滛荡到每夜没被两个人轮暴过就睡不着,她可真是无话可说,不由连声音都吶吶的,“他们终究是是救了寒香性命所以”

    “寒香放心姐姐保证,不下杀手,好不好”听陆寒香这么说,知妹子想歪了,其实陆寒冰本来也想过杀人灭口,只是既被陆寒香阻过了一次,她便不好下第二次手,何况何况方才被朱朋那样,虽在羞耻之间洩了身子,被他又狠射一回,但陆寒冰却不得不承认,那滋味可比想像中更美妙多了,甚至连冷艳如她,心中都不由浮着一丝想继续被两人尽情征服的渴望。

    “真真的”

    “嗯其实只要他们不说出去就行了”心知陆寒香真正关心的,除了那已有了肌肤之亲的两人之外,就是自羞自怜,毕竟想到自己被两人轮暴过,却是爽的欲仙欲死,也不知对那个人更喜爱些,陆寒香心里还真未必受得了名节的压力,陆寒冰心中啐了一口,本来那秘密她还打算久保心中,可现在看来,却到了不能不说出来的地步。“好寒香姐姐告诉你一件事”

    “怎么”见姐姐难得神情严肃,陆寒香还真吃了一惊。

    “你知道那时姐姐从师父那里,取了一路內家修练的诀窍教你们的事吧”

    “那当然。”听陆寒冰说到这儿,陆寒香不由微诧,此时此刻,说这个幹嘛

    原本四女修的是家传武功,碧落山庄的寒梅剑阵威力十足,但既然连家中长辈使此剑阵,都对付不了射日邪君那老魔,自己姐妹限于造诣,想以此剑阵克敌可是难上加难,因此陆寒冰将心一橫,带着妹妹们拜在峨嵋门下,希望藉峨嵋的內家功夫,加强剑阵之威。

    只是峨嵋虽属名门正派,但那射日邪君邪名太甚,实也不愿随意捲入风波,加上心思总不会输给这几个小姑娘,即便与碧落山庄有所交情,也不会让本门秘技外流,是以峨嵋掌门松风道人,便将四女交给其师妹脱尘道姑调教。那脱尘道姑武功之高虽可与松风道人比肩,却是改邪归正之人,原属魔门高手的她,所修武功与峨嵋几无相同之处,只是借峨嵋派修心养性而已,由她带领,四女怎么也学不到峨嵋武功的精要,加上脱尘道姑归化峨嵋前,威名只怕还在射日邪君之上,四女既做了她徒弟,量那老魔也不敢轻易上峨嵋找麻烦。

    虽知松风道人的算计,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陆寒冰也只能专心练武,带领妹子将寒梅剑阵的秘要精益求精。知四女报仇心切,但看她们的练法,再精要怕也对付不了射日邪君,脱尘道姑几经思考,在陆寒冰的恳求之下,终于答应交她们一路速成的內功要诀,也因此四女才能让寒梅剑阵脱胎换骨,说来若非四女报仇心急,再多修练个两三年,要报仇便不用赔上身子。

    “师父在教寒冰之前,已经先要寒冰想过其中利害关係.”似有些欲言又止,陆寒冰许久才终于说出口来,“那路功诀其实是以往魔门培训媚男妖姬的功夫,虽能迅速奠定內功底子,让肢体动作柔软控制,无论手上修练什么武功,进境都可快得多;但后遗症却是不小,一旦动情破身,身体就会愈来愈耽于情慾,难以压抑忍耐。只是没其他功夫相辅,不会变成魔门妖姬,最多只是只是更紧一点更敏感一点师父本来想这功夫练下去,也只增加一点剑阵的威力,最多以后我们嫁人时,床笫之间侍候的丈夫更舒服些,没想到没想到却变成了这样”

    “原原来如此竟然竟然会是这样难难怪”听陆寒冰这么一说,陆寒香虽不由目瞪口呆,对这难以想像的秘密大吃一惊,但原本微悬着的芳心,却不由鬆下了一些。

    本来身为正派侠女,习养居气移体,那矜持的心意逐渐养成,就算真被男人彻底征服了身心,要彻底放弃矜持抗拒,全然投入慾海,也是件难事;就算被轮j的神魂颠倒,就算知道把两人留下,之后说不定也逃不过三人一同滛慾的命运,早有心理准备接受这一切的陆寒香仍不免心中微忧,毕竟要承认自己本性滛荡,被轮j的羞耻之中更觉舒畅美妙,对陆寒香也不甚舒服,现在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所练的功夫所致,心中那微微的悬忽不由放了下来。

    “若是如此那姐姐”只是放下心后,陆寒香突又想到不妙,此身已污,接下来自己或许只有留在此处,与这两个小滛贼夜夜狂欢,但姐姐修练那內功在姐妹之中最是深刻,以她那冷若冰霜的性子,如何能够纡尊降贵,和男人行那羞耻之事可想到昨夜在这床上,自己放怀滛乱之间,虽没听到姐姐如此投入,可迎合间却也是喜上眉梢,难不成

    “嗯”知道陆寒香想到了什么,陆寒冰微羞地点了点头,“姐姐也也跟你一样而且而且姐姐功力更深一点,也更也更难忍耐一点不然也不会那样赤条条地跟他们打起来被他们边打边玩弄到光天化日之下做做那种事接下来姐姐也没办法了”

    坐到了桌边,见朱朋苟酉二人屁颠屁颠地来回摆佈,菜香扑鼻,昨儿没怎么进饮食的陆寒幽与陆寒玉不由吃了一惊,昨儿二女

    迷欲侠女第5部分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