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迷欲侠女第9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迷欲侠女第9部分阅读

    把对方当回事,两人不由有些扭捏,好不容易才回了话,“是寒幽和寒玉回来了朱兄,姐姐可在吗”

    听到外头的声音,应门的朱朋可真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将门打开来,只见外头两团厚厚的衣袍之中,掩的几乎连脸都见不着了,只那身形还与记忆中一个模样,他连忙把人迎了进来,与赶了上来的苟酉七手八脚地帮二女脱去御寒的厚袍,却见许久不见的两女面容似都清秀了些,眉目中却颇带憔悴,显然这冬日赶路着实累的紧了。

    只是两人便惊,也惊不过刚进门的两女,一进门她们的视线,便本能地望向火炉前摇椅上的两女,好久不见的陆寒冰和陆寒香一边一个半躺椅上,虽知妹妹来了,却是不便起身相迎,只能半躺着笑对妹子,毕竟肚腹高高隆起,有孕在身着实不便。

    陆寒幽和陆寒玉虽在离开时便知姐姐们都已有了身孕,但当时跡象不显,男子便体贴也有个限度,女方不说要知道也是难能,只是那时的陆寒冰颇有几分顾忌,两女都是被射日邪君破的身子,若是绝不可能的小小机会,腹中胎儿竟是射日邪君的孽种,那可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怀中胎儿连肉连心,想要打掉也是心有不忍,只想不到现在已这么大了,算算时日,恐怕再过个把月就得下山找稳婆了吧

    虽说一时起不得身,溜回身边的两人又一边一个,把自己姐妹按着起不得身,但原以为此后再难相见的小妹们都回来了,陆寒冰如何能不关心而且妹子们容颜不只清减,还各带了几分憔悴之意,也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哎寒幽寒玉,到姐姐身边来究竟怎么了”

    “姐姐姐”

    听两个小妹子声音中微带哭声,显然真是受了委屈,只怕湿了自己衣裳,又不敢扑到自己怀內,只饮泣之间还是将这段日子的事说的明明白白,陆寒冰边听边觉怒火渐起,若非心知腹有胎儿,动作之间鬆慢了许多,只怕还真会气到站起来

    本来婚姻之事讲究门当户对,碧落山庄既灭,孙家说不定也会想要毀婚,但射日邪君这对头既死,陆家姐妹要重建碧落山庄也并不困难,是以让妹子们下山时,陆寒冰并没有考虑到会有毀婚的问题。没想到这孙家还真是不地道,嘴上说不毀婚,还容两女住下,但婚期却是遥遥无期,不断地找理由迟延,还任得下人在背地里嚼舌根,暗地里造谣生事,中伤陆家之名,就算陆寒幽听说此事,向孙家当主孙义抗议,他也只骂骂了事,一点没有穷究的意思。

    这样的环境岂住得了人虽说早知山庄灭后,江湖行走之间难免惹人白眼,但先前有姐姐照拂,还不怎么当回事,现在自己下山,却被那背地里的閒话气的发晕,偏又无法可想,不过在孙家住得半年,受不了的陆寒幽和陆寒玉只得辞去,无处可去下只得回到山上来。

    小妹子们不经世事,还听不出其中关键,但陆寒冰久为大姐,朱朋和苟酉也是世事中打滚不知多久了,自听得出来其中关键。若非主人纵容,甚至是暗中教唆,下人们那里敢对主人的朋友将来的女主人说三道四更不要说两女还身具武功,不是只能任凭欺负的孤弱女子想必是孙家想要毀婚,又不愿背上污名,是以暗地里让下人多嘴多舌,好把两人逼走,这等表面光明正大暗地迂迴搞鬼的作风,真不愧是名门世家

    “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寒幽寒玉,正好正好寒冰和香妹都近临盆,有你们照应着总好一些,”一边说着,一边美目一飘旁边的朱朋苟酉两人,虽说已有八九个月身孕,身形难免有些浮肿,但美眸飘摇间媚光艳色竟似更增,看的两人心都荡了,偏偏两女已近临盆,两人积压的情慾已有一两个月未曾发洩,又被她媚眼勾魂,不由有些牙痒痒的,“朱哥哥苟哥哥不会不欢迎妹子们住下吧”

    “这当然这当然。”挥了挥手,难耐地搧了搧,朱朋不由有些燥热,外头虽是寒冷,但这屋子里不只有火炉烘的暖洋洋,加上射日邪君建屋之时便早备御寒,这屋子下头也不知接了什么地龙之类,烧起柴火之后,屋里暖若春日,是以怀孕的陆家姐妹衣裳虽单,却也不惧受寒,苟酉原就瘦也不当回事,可朱朋穿好衣服后,却不由有些热了起来,身宽体胖的他原就怕热,偏生两个小妹子新近回来,他便想照以往脱的光溜溜的也是不敢,“住下也好,住下也好”

    “难得回来,不如冰姐姐你们姐妹说说话,我跟胖子弄点东西吃。”见朱朋热的魂都不知跑那去了,苟酉一把拉住他的衣领,向外走了出去,人家姐妹叙话,可不是自己待在这儿的时候。

    见两人走了出去,陆寒冰和陆寒香相识一笑,这苟酉还是这么知情识趣,她玉手轻伸,将陆寒幽扶了起来,两个小妹子抹了抹泪,总算是平静下来了,“既是如此小妹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是等姐姐孩子生下来,再出去闯荡江湖,还是跟姐姐一起留下来”

    “这这个”听姐姐这么问,陆寒幽不由一怯,陆寒玉听不出来,她这做姐姐的经此一磨也长了些见识,却那有不知之理留下来便留下来,陆寒冰口中的跟姐姐一起,与其说是要自己留在她身边作伴,还不如说是在询问,自己愿不愿意和陆寒冰一样,将身心完全献给那两人糟蹋享用。

    本来这种问题不用想也能回答的,若陆寒冰想自己与她一般,从清纯侠女变成妖媚荡妇,当日便不会让自己与陆寒玉全身而退地下山;可下山一回,陆寒幽的见识颇有了些,陆家里无论陆义或自己的未婚夫婿陆晋,都长的俊雅飘逸,乃翩翩佳公子,做出来的事却也没乾净到那儿去,还不若朱朋苟酉两人,虽是形貌矶陋猥琐,言语间难免轻薄,待人还有几分真心,加上看陆寒冰此刻大腹便便,冰霜般的外貌早已融化,满身满心都是幸福,上山之前本已有了思想准备的陆寒幽含羞点了点头,“那寒幽就就跟姐姐和和姐夫住下来了寒玉你呢”

    “我自然也跟姐姐一起,理所当然。”虽不像姐姐那般兰心蕙质,但一路上陆寒幽神色愀然,心中显在挣扎,加上方才话语间的迟滞,陆寒玉或明或暗地也有几分明白,只是她既然回来了,就没那么多顾忌,点头点的理所当然,又加了一句,“嗯那个是大姐夫那个是二姐夫”

    “别别管了叫姐夫就是”听小妹子这么一问,不只是行动不便的陆寒冰和陆寒香,连陆寒幽也听的耳根子都红了,连忙掩住了小妹的嘴。她俩不是不知道朱朋苟酉两人和大姐二姐间的混乱关係,这要分可不是那么清楚的,只这层纸从没人敢捅破,没想到小陆寒玉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没没关係随小妹说去”窘的脸都红透了,有孕在身的两女互望一眼,玉手不约而同地抚到了腹上,想到过去那段日子的滛乱,早已将身心开放的陆寒香还好,陆寒冰可羞的紧了,偏偏那滛乱的结果是如此幸福温柔,就算有机会她也不想违抗上天之意。

    “只是寒幽你打算怎么办”好不容易从那羞涩中清醒过来,陆寒冰轻轻拍了妹子的头顶,话既都说明了,就无须再隐瞒,想到先前自己拚命努力保着妹子们的贞洁,如今却兜兜转转又回到此处,她也真不知该怨老天作弄,还是该气自己白费力气“那春蚕散的解药效果可好有没有有没有排解出去”

    “没没有”含羞垂首,陆寒幽摇了摇头,那春蚕散乃射日邪君特製的滛药,岂是陆家姐妹几个临时抱佛脚的女子急就章凑出的药物所能破解压抑的药物一开始还有效果,但不知是春蚕散已与身体全然合而为一,还是经过时间压抑的药效逐渐减弱,现在几乎已经没什么效果可言,若非她和陆寒玉守身如玉,身体里的滛慾只怕还要更难忍耐一些。

    “既是如此”陆寒冰甜甜一笑,这样也好,身体被滛药影响,敏感火热处虽有些难堪,但到了床上却是缓解处子破身之苦的特效好药,“你和寒玉好生休息几日等你们身子恢復了,姐姐再来安排让你们变的跟姐姐一样”

    全没想到会从陆寒冰口中听到这种话,即便早有思想准备,陆寒幽和陆寒玉仍不由张大了嘴,倒是陆寒香早已猜到,她比姐姐还要更早沉醉其中,自知那滛慾的威力,尝过之后早晚都要沉迷,大姐也不过比自己认输的晚些罢了。她玉手轻伸,握住了姐姐的手,似要给她勇气一般,这一握两女登时脸儿一红,想到了第一次在床上同时被两人临幸,也是这样牵着手,相亲相爱地同赴云雨仙境,身上微热的陆寒冰竟不由收了声。

    “那会很痛吗”听陆寒冰这么一说,陆寒幽虽是羞红过耳,却不由吐出娇滴滴的一句话,一来当日大姐和二姐就在自己眼前失身遭滛,哭叫之间痛楚难当,不由令人有些望而生畏,二来这段日子留在孙家,也看过孙义纳个小姨太进来,夜里耐不住体內药力催动的她偷偷去看过,那小姨太破瓜之时婉转娇啼,似是痛楚不胜。即便知道之后在男人的疼爱之下,痛苦转眼便过,但陆寒幽仍不由有些畏怕。

    “第一次自然是痛的不过”知道陆寒幽在怕什么,凑上前来的陆寒玉也不由有些惧意,陆寒冰娇娇一笑,伸手轻抚着妹子的脸颊,其实不只是第一次,之后两三天里桃花源中仍有疼痛的感觉,欢爱之时尤甚,只是他们的手段太厉害,换了旁的急色些的男子,只怕会让女人从此视为畏途,“不过这痛早晚要经受的没痛这么一次就感觉不到身为女人的滋味”

    “是啊”见姐姐连这般羞人话都说出口了,明了姐姐意思的陆寒香自然出言帮腔,“第一次愈痛愈证明你的身子敏感之后的感觉也愈是强烈尤其他们他们都能刺到最里面就好像好像边痛边爽之间他们会挖到心底最深的地方从最里面把女人佔有每次跟他们好就从最最里面被他们彻底拿下什么都瞒不过他们什么矜持都没有用等到你被搞的魂都飞了才会知道身为女人的幸福只可惜有孕在身也真的好久没做过了”

    “瞧你说的”虽说这段日子日夜滛欢,什么矜持什么羞耻,都早已在肉体结合中烟消云散,但此刻听自己诉说的,却是仍花苞未绽的妹妹,陆寒冰不由觉得久违的羞意又回到心中,这被惯坏的身子啊,空虚了这么久也真是难受;不过陆寒香的话还真不错,以往还是c女之身时,那里会知道男女之欢有如此深刻的体验直到在男人胯下心甘情愿地败下阵来,任他们予取予求,不只荫精和肉体的舒爽,似连芳心都被他们佔了,那种娇弱乏力,渴求着男人疼惜怜爱的柔弱,才令她真正感觉自己是个女人,而不是那什么高高在上的冰霜仙子,“他们嗯是真的很厉害能够把女人彻头彻尾地佔有哎这样不行好像姐姐要把你们推入火坑一样”

    “没关係的,姐姐我们是同胞姐妹永远都在一起”爱怜地抚着姐姐高高隆起的腹部,陆寒幽不由有些羞意,下山之前她和小妹夜里常有辗转难眠,被姐姐们在床上的声音惊醒,自是知道姐姐们从矜持抗拒,直到被彻底佔有身心的整个过程。即便晓得姐姐们之所以这么急着要让自己和小妹失身,一半是为了自己两女飞蛾扑火,一半也是因为他们空熬了这么久,确实需要女人来洩慾,但想到那滋味,她也难以抗拒了。

    “既是如此寒幽你就做好准备嗯让姐姐教你怎么自蔚弄湿一点弄软一点到时候会会很舒服的”见朱朋和苟酉取了食物进来,知道小妹们远道来此,只怕也真饿了,只是话都说出口,为了不让两个色中饿鬼随便动手,痛了妹妹们,陆寒冰索性提高了声音,“等寒幽你准备好了就就找个晚上帮你姐夫们暖床然后就留在床上等姐夫们侍候你”

    “嗯”听陆寒冰说的露骨,陆寒幽不由有些惊吓,但看旁听的陆寒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她娇羞之间不由大讶,看来这冰霜般的大姐,是真的从头到脚都被男人佔有了,否则照大姐以往的性子,这等话那里说的出口来偏偏这段话却是在即将要侍候自己的男人面前说的,陆寒幽便再大胆再有思想准备,终究还是含苞未破的黄花闺女,那里受得了可想要逃却被姐姐牵住了裙子,只能含羞跺脚,却是不敢出言反驳。

    “那可不好,”没想到把晚餐弄好了,转回来却听到这般美妙的消息,朱朋正自呆然,却觉腰间一痛,被苟酉轻轻顶了一下,后者双肩一摊,一副欺负人的流氓语气,“当时我们约法三章的,要我兄弟绝不能碰冰姐姐的小妹子们,现在又这么说让人很无所适从呢”

    “那苟苟你打算怎么办”虽说苟酉性子较柔,但这么长时间膩在一块,偶爾也有些坏心眼,陆寒冰自是知道身为男人,绝不会把上门的美女往外推,他这话不过是想逗逗自己罢了。

    “也不怎么办,只是既要改变约法三章的內容,好歹也要冰姐姐求我们一下”

    “嗯真是坏人”知道苟酉此言,不只是想自己出言求他,更是要迫自己在妹子们面前彻底拋开矜持,以亲蜜的动作展现出她的身心早被男人彻底佔据的证明,若换了先前或许陆寒冰还有三分矜羞,但肚子都被他们搞的这么大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伸手把两人招了过去,陆寒冰艰难地从椅上下来,跪到了地上,也幸好射日邪君好享受,地上舖了厚厚一层地毡,便在上面滚来滚去也受不了寒,否则可真难受哩

    “奴这就求你们了”玉手轻移,小心翼翼地把两人裤带解开,半垂的r棒登时滑了出来,陆寒冰眉目含笑,一手一个温柔地将它捧在手中,托到眼前,彷彿捧着什么宝贝一般,樱唇轻呶便向那红通通的尖端吻去,吻的苟酉一声低嘶。本来他可是很禁的起挑逗的,但两女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怀的身孕,即便以两人的好色,也不敢对孕期已有了七八个月的女子求欢,加上前面日搞夜搞,一旦空下来那寂寞的滋味更为强烈,此刻被陆寒冰这么一吻,满腔压抑的慾火登时衝到腹下,r棒立即便硬挺了起来。

    见苟酉下体如斯响应,陆寒冰甜甜一笑,小舌在那膨胀的顶端一阵捲吮滑舐,吻的r棒愈来愈硬,良久良久才将那泛着水光的r棒放开,转而向朱朋的r棒进攻,也不知是她的技巧高明,还是两人实在憋的太久,那r棒竟没逗得几下,已在陆寒冰唇边硬挺起来,红通通的颇是可爱。

    虽是一进门便见到大姐满脸幸福,肚腹高隆,早知道这冷若冰霜大姐的身心,都给两人侵佔的彻彻底底,却没想到大姐竟是全无顾忌,便在自己眼前弄起这春宫戏来,陆寒幽和陆寒玉看的直了眼,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去,反倒是另一边的陆寒香嘴上带着微笑,彷彿早知道陆寒冰会来这一套似的。

    只是眼前美景,对陆寒香而言也是头一回见到。虽说身子早在床上被他们一个勇猛一个温柔的手段摆佈的服服贴贴,但两边武功差距实在太大,朱朋苟酉二人虽能令两女身心臣服,可床笫间的手段却也不敢太过火,就好像她和姐姐虽说不只桃花源已被开发,连菊花也早在r棒滛威下盛开,甚至还试过被两人前后夹击,等到他们发洩完后,被夹的女子腰软骨酥,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可让她们以口舔舐r棒,却是从不曾试过,倒真没想到陆寒冰竟捨得在妹子面前这样做

    不过陆寒香也知道姐姐的心思,就算陆寒幽和陆寒玉被孙家欺负了,芳心正自空虚疼痛,正好给两人趁虚而入,可即便小妹子们都已有了思想准备,身子也都被春蚕散折磨的早备好了被男人侵犯,但男女间事的美妙,便在于超越极端的感官刺激,愈是投入愈是将身心全盘献出,得到的滋味愈是快活,可不是不曾尝过此味之人所能空自想像,陆寒冰之所以在她们面前妖冶地为男人服务,便是以身作则,让陆寒幽和陆寒玉看到,即便以她的冷若冰霜,在将身心全盘献上后,也要心甘情愿地这般亲蜜服侍他们,让她们稍稍有点思想准备。

    “天天哪”虽知这般春宫戏难免入目,虽知陆寒冰早被男人弄了个服服贴贴,但亲眼见到向来冷淡矜持的大姐,眉花眼笑不顾一切地为男人舔舐r棒,还舐的啧啧有声,晕红的眉目之间满是笑意,显然这般滛秽的动作,对她而言不只心甘情愿,甚至甚至还是种享受呢陆寒幽和陆寒玉不由娇躯一震,想到之后或许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由整个人都呆了。

    一开始还只对着那红润膨胀的顶端吻舐吮吸,但憋的久了的可不只苟酉朱朋二人,若非心怀腹中胎儿,被滛慾尽情洗礼过的敏感胴体,也不知几次想要不顾一切地和男人欢好,吻到动情之处,陆寒冰樱唇轻啟,竟索性将r棒顶端吞入口中,唇瓣将r棒夹在口中,香舌温柔又激烈地绕着顶端滑动,还不时在那敏感的缝中滑动,甚至还不忘玉手轻移,搔弄套动着那火热的棒身,轻轻刮搔着棒底的两颗小球。

    如此落力地服侍着r棒,陆寒冰却也没冷了另一人,不只玉手套弄棒身,纤巧的手指不住搔弄着敏感之处,指腹更轻柔温软的在敏感的顶端处抚着,还把那r棒拉了过来,直接贴在颊上,幽幽的目光彷彿在告诉对方,不是自己不肯亲它吻它舔它,而是唇舌着实没法一次弄两根棒子。

    “对对不住奴不能厚此薄彼”不住在两人面上游移的幽幽目光,彷彿在诉说着心底的话,将已在口中茁壮硬挺的r棒吐出,改以纤手温柔爱抚套动,沾满了香唾的r棒在掌中套滑,着实有种奇妙的感觉,陆寒冰一边将r棒吸入口中,大加舔舐吮吸,一边把已沾满香唾的r棒贴在颊边,感受着自己抹上去的湿滑温热,就这么一左一右忙个不休,看的陆寒幽和陆寒玉直吞口水,朱朋和苟酉舒舒服服地享受着这初次体验的服务,只陆寒香在旁专心看着好戏。

    本来两人便颇能持久,加上在山上学了射日邪君的床笫滛功,无论持久和採补力道都高上了一层,本非陆寒冰这般轻易就能吸出精来,但终究是憋的太久,只想好生发洩一番,加上心中或明或暗地知道,陆寒冰之所以如此大胆地演出香艳戏码,除了向两人表现臣服外,有一半也是为了表演给小妹子们看,两人自不会欺负这娇羞孕妇,收了守元功夫,不一会儿已被那火辣辣的唇舌纤手勾出了火,两人不约而同地背心一酥,两股浓精便这么射到了陆寒冰俏脸上头。

    虽说这滛荡敏感的胴体,早不知被两人射了多少回,不只桃花源里被內射,菊花岤心里也被热精烫的舒舒服服过,但这样被射在脸上,却是破天荒头一遭。当浓精射上脸的当儿,陆寒冰本能地想闪,但一来有孕在身,动作迟缓了不少,二来她心里想闪,可身体却似对男精渴望得紧,竟是不愿闪躲,就这么让j液射到颊上,险些滴进了眼里。

    娇媚柔弱地望着两人,陆寒冰心知要求人就得放到最低的身段,何况男人的j液她也真是许久没尝过了,芳心中虽还有点儿扭捏,香舌却娇媚地轻吐而出,勾捲滑动之间,把那浓液全往口中送去。男人射出的j液量其实不是很多,只是射在脸上的刺激太强烈,味道又浓醇,令她差点没觉得自己的脸蛋儿已被j液整个黏满了,幸好那味道嗅起来强烈,扫到嘴里时却不是太难入口,一边感觉着自己的滛冶又更进了一步,一边细细品味着男精的滋味,陆寒冰声音娇柔无比,美目盈盈的彷彿波光将溢,“嗯两位奴这样求你们可以了吗”

    “嗯当然这样就好就好啊”这妩媚仙子如此低声下气地求自己,更难得的是她的唇舌间魅力无穷,这样开了头,以后该当还可以如此要求,再加上j液劲射之后,两根r棒犹未软垂,被陆寒冰拿在手中,纤手温软如玉的触感固然佳妙,可这也代表着要害被她捏在手里,虽知她不是爱反噬的母蜘蛛,但朱朋和苟酉那里还能不答应

    “嗯奴就代妹妹谢谢你们了”

    纤手轻轻滑动,将r棒上的汁水收在手心,好久好久都不忍放,苟酉不由伸手轻轻拍了拍陆寒冰香肩,把她拉回了神来,“嗯冰姐姐苟苟被你弄的好舒服可是你的小妹子们可看呆了无论如何先用餐再说好吗”

    “是”羞的脸上一红,陆寒冰飘了飘妹妹们,暗地吐了吐舌,许久不曾尝过男人滋味,自己可真有点儿忘形。别的不说,光两人r棒这样悬在外头,自己和陆寒香或许还受得了,小妹们含苞未破,看了却未必吃的下饭,她纤手轻拂,帮两人整理乾净,这才转回头来,笑骂着看呆了的妹子们,“还在想该吃饭了”

    “嗯”陆寒幽和陆寒玉被方才那一幕震慑的人都呆了,虽说方才陆寒冰为两人服务的当儿,陆寒香已在耳边轻声提点自己,身为女子要如何服侍男人,可光听说除了下体桃源外,连后庭菊花都能为男人开放,两个小姑娘已是大羞,更没想到连樱唇口舌,都能服侍的男人精元尽射,不约而同地吐舌舐了舐唇角,也不知芳心飞到了那儿去,好不容易被大姐骂醒了,这才坐下来准备用饭,脸儿低低的再抬不起来。

    虽说菜餚精緻美味,加上远道而来腹中正自饥饿,该当吃的快活,可方才眼前的震撼太甚,弄的小姑娘竟有点食不知味起来;好不容易吃完了饭,眼见两人搀扶着姐姐正打算回房休息,陆寒幽芳心忐忑之间,小小声地说了几句,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有没有说出口呢没想到两人却还是听到了。

    “怎么了,三姑娘四姑娘”虽知这两个娇美的小姑娘早晚逃不过自己的手,尤其下山这么一趟,两女都摆脱了下山前的青涩,变的更成熟了些,便容姿间微带憔悴,反而更令人有种怜惜的心态,苟酉不由又恢復了好久没出口的称呼,“有什么要苟苟帮忙的吗”

    “不不是”听苟酉自称苟苟,听来就好像狗狗一般,陆寒玉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可叫出声的陆寒幽却是一点笑意也无,看起来紧张的很。

    “那就啊,对了”一拍手,苟酉舒了一口气,“两位姑娘原本休息的房间,现在是给两位姐姐休息用,那张大床原本是我兄弟挤的不若这样,两位姑娘先睡那大房间,我和胖子另外整理张卧榻休息好了。”

    “也也不是”窘的脸都红了,陆寒幽咬着唇,脸儿都快碰到了胸口,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她伸手一捏小妹的手,拚命抬起了头,“寒幽那个”

    “嗯”见陆寒幽如此扭扭捏捏,就连陆寒冰和陆寒香都来了兴趣,两女目光交错,竟不由得想到,该不是那春蚕散的药力发了吧难不成陆寒幽连几天都不肯等,一回来就想与妹子和两人同床共寝,乾脆立时就把c女身子献出来

    见姐姐笑的诡异,陆寒幽差点没缩起来,她偷眼看了看两人,形貌仍是那么的丑,但想到方才的画面,两人挺着那羞人之物,让娇美无伦的大姐左右吻吮吸舐间的模样,美丑之间的巨大差距,却不由令人心痒痒的,到时候自己与小妹在他们胯下婉转承欢,被幹的欲仙欲死之时,究竟会是个什么模样呢

    “寒幽早晚要和姐姐一样的所以”颊上热的惊人,好像脑子里都要烧起来一般,陆寒幽好不容易才抬起头来,轻咬银牙,娇羞间颇有几分媚人,“所以在休息前寒幽想想学姐姐方才那样子服侍姐夫好吗”

    “嗯我也想一起来,好不好,三姐”听陆寒幽这么一说,陆寒玉白玉般的脸儿也不由红润起来。虽说年齿较幼,但体內的春蚕散可不会管你受得了受不了,这段时日偶有发作之下,她也觉得自己渐渐成熟的身子愈来愈容易发热,方才见陆寒冰樱唇娇媚妖冶地服侍着r棒,裙子里早已湿了一块,满腔难熬正不知如何是好,见陆寒幽开了头,她连忙出言讚同。

    “这样嗯也不错啦”一转头,见身边的陆寒冰眉目含笑,竟没有反对的意思,朱朋可真吓了一跳,以往就算自己和苟酉联合,弄的她在床上欲仙欲死,讨饶之间一点没有侠女英气,可换到了床外,这大姐可是护妹子护的紧,多几句轻薄都难免白眼,现下怎么这样合作

    不过好长一段时日没有发洩,方才虽是射在陆寒冰脸上了,可肚子里的慾望却还是蠢蠢欲动,眼下两个还没开苞的娇美少女就要为自己吮吸,他自然不会抗拒;何况他也听得出来,这两个小姑娘接下来就等着自己兄弟摘了她们的处子身,心也不由痒了起来,他涎着脸儿笑了笑,“只是哥哥没想到小姑娘的岤还没破,菊花还没开,倒是这小甜嘴要先用上了”

    “坏蛋一个”听朱朋说的粗俗,差点没把陆寒幽的勇气给打下来,要靠着陆寒玉牵着姐姐的手才不致于逃掉,陆寒香飘了他一个白眼,若非知道小妹们迟早失身,大姐方才那般羞人的举动,也只是给她们作个示范,光听这话她也有点儿生气,却又有点羞意,毕竟自己的唇齿之间可还没试过男人的味道呢全给姐妹们佔了先,“寒幽寒玉你们没有试过,还得大姐教教不如就在这儿一人一个好生试试吧”

    不一会儿,厅中已是春意盎然,只是朱朋和苟酉的面上表情,却没有方才被陆寒冰侍候时的舒快,反而带了些许紧张,毕竟跪在两人身前的小姑娘虽是着力服侍,嫣红若菱的红唇不住套在那勃挺的顶端上头,娇怯的神情看来如此惹人爱怜,加上陆寒冰的亲切指导,但她们不只没试过此味,甚至未经男女之事,对男人的敏感处该如何着力疼惜,一时还拿捏不住,除了唇舌外整个人都僵的像是石化一般,紧张的动作自是难以造成快感,如果不是这样俯视着侠女们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吮棒,心理上的快意和征服慾无比强烈,光只两女不小心时齿牙轻磨几下,磕在要害处,就疼的让两人差点想要逃之夭夭了。

    好不容易等到两人阳精尽射,两女这才吁出一口气来,只觉浑身香汗淋漓,却不是因为终于让男人射出精来的满足和肉体廝磨的快意,而是好不容易完成了一件事的放鬆。大着胆子的陆寒玉含羞承受倒也罢了,陆寒幽想受又不敢受,扭捏之间本能地错过了浓精射脸,却搞的衣裳到处都是,尤其胸前更被那汁液浸出了曼妙曲线,让两个做姐姐的不由娇笑出来。

    纤指正自刮着沾满颊上的男子浓精,听姐姐娇笑,陆寒玉含嗔带笑地瞪了姐姐一眼,指间的白膩本想抹到姐姐身上去,又想了想却是大着胆子送入了口中,虽说浓浓稠稠还带点腥味,可香舌轻挑处却不由有丝甘甜入口,不由咂了咂舌头,光只唇舌之间已是如此,若给两人那大r棒插进自己犹未开发过的桃源,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一羞之间只觉身子臊热,方才尝试之间已紧张的浑身是汗,此刻芳心微荡,身上自然更是难受。

    陆寒玉倒是还好,此刻的陆寒幽却是悽惨,她本就是四女中最怕羞的一个,光只方才那香艳的要求,已令她浑身酥软,现在又被男子浓精淋了一胸,黏黏糊糊的也真不知如何是好。虽说浓精遇到了空气,转眼之间便化为透明,但方才那胸前被膩白沾的一塌糊涂的模样,早深印在她心底,玉手拭抹了半天,却抹不去那黏膩之感,紧张的汗水被那难受的感觉一激,羞答答地只待哭出来。

    “寒玉,你带着寒幽先去洗洗吧再不洗浴一番,她都要哭出来了。”见陆寒幽如此情态,换了失身前或许对她的羞畏感同身受,但现在对有孕在身的二女而言,那模样却是怎么看怎么娇嫩可爱,令她们忍不住想羞羞她,陆寒冰摇了摇头,她虽也想在自己不能承欢受宠的时候让小妹们代替,好抒解抒解两人的慾火,可她们这个样儿娇稚有余柔媚不足,虽说为女子开苞是男人的喜好,但这般娇羞的小妹妹,如何能令男人满意她美眸轻飘,将眾人的注意力吸了过去。

    “两位相公”未语脸儿先羞红了一片,原先她只把自己当成了任两人予取予求的滛娃荡妇,全没想到男女名份,这相公二字可真是从不曾出口,便是早在床上让两人看光了自己的媚态娇姿,这话出口也令陆寒冰不由嫩脸微红,“今晚先让我们姐妹同床休息一晚好不好让奴家让奴家好生传授她们该如何服侍的相公舒服痛快不会像刚才那么生疏”

    “姐姐姐”扶着羞到骨头都软了的陆寒幽正想去浴池那边,闻言陆寒玉不由停下了脚步。即便胆子再大,即便早有了思想准备,但听印象中冷艳矜持的大姐,要在床上亲自传授如何承受男人宠爱的学问,还是处子之身的她难免娇羞;只是方才一役,陆寒玉也切身体会到,现在的自己还真不够格,光看大姐一张小嘴儿令两根r棒尽情舒洩,自己和三姐两个人却是动作生涩,光看两人的表情都知道他们心下忐忑不安,也确实该好生学习学习。

    “这自然是好的,自然是好的”

    “姐姐”熄了烛火,四女偎在大床上头,有孕的两女靠着枕头半坐半卧着,斜躺一边的陆寒幽玉手轻抚着陆寒冰高隆的小腹,似可感觉到里头胎动,想到自己在大厅中的表现,不由连声音都怯了起来。

    “寒幽放心,一开始都是这样的”也算得上是过来人了,陆寒冰自是知道这小妹子在想什么,不由轻抚着妹子的秀髮,一旁陆寒玉一双美目骨碌碌地转着,似想问又不敢出口,陆寒冰不由微笑,“其实你们都只是太紧张了而已”

    “是吗可是大姐也是第一次用嘴却差这么多”轻嘟起小嘴,陆寒玉面上微带嗔意,原本看陆寒冰樱唇吞吐之间,让两人精元尽洩,满脸舒畅,一点没有被自己和三姐服侍时的紧张,她本以为陆寒冰在这方面也已颇有经验才会如此,没想到事后听陆寒香说,即便从自己两女下山之后,大姐和二姐纵情云雨,但这等羞人之事也是头一回尝试,甚至二姐都没试过,想到自己竟比姐姐差这么多,难免有点儿难堪。

    “真真的”听陆寒玉这么说,陆寒幽吃了一惊,但看陆寒冰和陆寒香的表情,却在在证实了这一点,她也不由大受打击。

    “二妹欺负人若非姐姐有孕在身,该当好生打你一顿,”脸儿微红,陆寒冰玉手轻拍,在二妹额上敲了一下,随即放缓了声音,“只是寒冰也算不上头一次毕竟下面的两张嘴也不知尝过他们多少回了他们那宝贝那儿敏感那儿脆弱寒冰很清楚的”

    见两个小妹子失魂落魄,陆寒冰心下暗叫不妙,以她们这等模样,就算真上了他们的床,也只是软绵绵地任凭宰割罢了,正如这两个坏蛋所说,床笫之事若只有男方用力耗力,女方却一声不吭,活像木偶人一般,想舒服也是舒服不起来的,她心思一转,放柔了声音,“其实你们都做的不错了只是在习惯之前,不要用牙齿,先试着多用嘴唇跟舌头,嘴唇含着轻轻磨动,不要太用力只是让他感觉到你在含他舌头可以用搅,也可以缠捲舐吸虽然有点腥气不过他们都保持的很乾净倒不用担心脏”

    “大大姐”听陆寒冰悉心传授唇舌之术,陆寒幽和陆寒玉虽是听的惊心动魄,事先全没想到会有听她教这般羞人东西的一天,但方才在厅中失了面子,两女听的可专心了,只是听归听,想到陆寒冰香舌捲动,唇齿轻滑,在两根r棒间忙个不休的美态,心下却不由有一堆问题,“可是大姐也有用牙齿”

    “那是那是因为寒冰已经已经很习惯了”若非为了让两个小妹子全心投入,可以尽快摆脱处子羞涩的疼痛,转而享受其中蚀骨销魂的美妙,这般事儿陆寒冰可不敢宣之于口,光只说着脸都红了一大片;现在被陆寒玉这么一问,登时身子发热,竟不由有种想把他们拉上床来,好生癫狂一番的衝动,可有孕在身,再怎么想都得先忍着,“才能控制力道否则要咬伤了,相公他们嗯他们不生气姐姐也是要生气的”

    “是姐

    迷欲侠女第9部分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