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迷欲侠女第13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欲侠女 作者:紫屋魔恋

    迷欲侠女第13部分阅读

    教玉儿怎么承受嗯苟苟苟苟姐夫对对不起小玉儿先帮先帮姐姐舔嗯再再帮姐夫吸吸乾净哎猪头姐夫你你好会插再这样下去啊不要这样子嗯小玉儿又要又要丟了啦”

    洩身的美妙衝击直透心窝,陆寒玉只觉这样的体位,让她洩的愈发舒畅,尤其荫精洩出时,不只被朱朋汲取着,连身下的陆寒幽也分了一杯羹,心上的影响令她洩的更加快乐,迷惘畅美之中,小香舌竟不由捨了姐姐那甜美的桃花源,本能地将苟酉的r棒啣入口中,一边舔舐一边轻声哼叫起来。

    本已洩的美妙欢快,加上自己口舌间啣着苟酉的r棒,香唾浸润口舌吞嚥间,甜蜜之间微带腥鹹,尽是自己才刚洩出来的味道,洩的浑身无力的胴体也不知从那儿涌出的力气,竟又甜甜蜜蜜地扭摇迎合起来,快美之间的陆寒玉只觉心中的念头都洩了出去,只剩下一个个滛荡的想法在心中成形,她想要继续做下去,想要帮苟酉吹到硬起来,在朱朋射在自己体內之后,让苟酉再蹂躏自己的销魂桃源,还要被他们前后贯穿,两根r棒只隔着一层皮,同时佔有着桃源和菊岤,既想要这样又想要那样,茫然之间她已浑忘了羞耻矜持,一心只想快快乐乐地过着这漫漫长夜

    “哇哇”屋內哭声响起,此起彼落之间哭的好生热闹好生有力,吁出了一口气的朱朋只觉双足酸软,显然他方才来来回回地走了太多趟,即便这段日子日夜行云佈雨,又在几位姑娘指导下练了点功夫,腿脚之间修练的结实无比,久走之下仍是难以承当,不由屈下上身,双手按膝喘了几口气。

    “总算是”听着里头的哭声,还有接生婆老练的安抚话语,加上些许动静,苟酉听出来陆寒冰和陆寒香该都没有什么大碍,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转过头,伸手在朱朋肩上拍了拍,嘴上笑了笑,“哭的愈大声表示孩子愈健康,听里头的哭声,两个小家伙身子骨该当都好”

    “那样就好了”见陆寒幽和陆寒玉钻了出来,忙的两张脸蛋儿红扑扑的,额角汗水淋淋,却是笑意盈盈,朱朋忙不迭地赶了上去,一边帮二女拿过了东西,一边问着,“里头都还好吧方才叫成那样我跟阿狗听到可吓死了”

    “没有关係,母女均安都是小姑娘呢”吁出了一口气,陆寒幽伸手抹了抹汗,姐妹情深的二女死缠活缠着在里头帮忙,看着姐姐们把孩子生下来,那过程可真是看了一身冷汗,好不容易等到孩子落地,紧张的心才鬆了下来,却一直等到走到外头来才觉得身上发寒,“看的我也吓到了紧张了好半天呢”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两个小姑娘都活蹦乱跳的,一点问题也没有。”抱着两个小婴孩走了出来,两个接生婆脸上神情颇带些放鬆,总算又完成一件事情的鬆弛满佈脸上,甚至连看向朱朋苟酉二人的眼光都不带一开始时的疑惑。“恭喜老爷了两个小姑娘模样生的好,以后一定跟娘一样漂亮”

    听着两个老婆子絮絮叼叼地说了坐月子的事项,好不容易才把事说完,送着两个接生婆走了出去,朱朋和苟酉一抹汗,方才不只是陆寒冰和陆寒香在里头生孩子生的辛苦,两人在外头听着也自担心,现在总算孩子生下来了,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虽说两个接生婆一进门时那表情看了就让人生气,不过朱朋和苟酉久经市井,早知道两人生的面丑,陆家几位侠女又都是美人胚子,两边容颜怎么也连不在一起,接生婆那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表情,并不令人意外;何况孩子都生了,长的那般漂亮秀气,再怎么样也不该为此生气,两人不只脸上笑病疾的,连红包也包的特别大一个。

    只是真正的问题,在回到房里时才发生。两人才刚进门,就见到陆寒玉紧紧张张地在房门口走过来走过去,里头竟似有些争执声音,幸好陆寒冰和陆寒香產后体弱,也没什么体力好生气,陆寒幽在里头好生安抚着,倒还不出问题。

    “哎姐夫,你们可回来了急死玉儿了”

    “怎么了”

    “这这个”欲言又止了半晌,听着里头争执声渐渐小了,显然姐姐们体力大耗下,终于吵不起来了,陆寒玉这才拉着两人走到了特意佈置的小床边,看着正沉沉熟睡的小女婴。

    纤手微微一颤,陆寒玉忍了忍,终究没忍住,纤指轻轻拨开了小女婴闭住的眼睑,微微透着绿色的眸子看的两人心都颤了颤,幸好陆寒玉手动的快,否则刚出世的婴孩被这么一搞,那里有不大哭特哭之理

    “这这眸子”

    “嗯”点了点头,陆寒玉轻轻嘆了口气,放轻了声音,“本以为那老魔是跟毒物搞的久了,才有这种眸子不过现在看来,想必那老魔该是外域之人,才有如此眸光”

    “玉儿放心”伸手搂住了陆寒玉,苟酉轻轻吐了口气,心中那感觉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又有些紧张失望,又有些放鬆下来的意思。

    不过他现在总算知道里头为什么吵起来了,射日邪君本就是陆家姐妹的大仇家,没想到他死便死了,竟还在陆寒冰和陆寒香身子里留了种两女好不容易将孩子生了下来,却发现竟是仇人后代,偏偏又是自己生下的骨肉,每当看到时心中也不知是仇是苦,也难怪她们受不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是冰姐姐和香姐姐的骨肉苟苟和胖子都会视如己出,好好看着可姐姐那边只怕还得你们好生安抚”一边看着婴孩纯净的脸蛋儿,苟酉一边低下了头,在陆寒玉耳边吻了一记,“不过好生想想,把两个小姑娘养好养大养成一代侠女专对付那老魔一般的兇人,让那老魔在天之灵,看了只能呕气,不也是好事一椿”

    “嗯应该应该吧”听苟酉说的有趣,陆寒玉差点破涕为笑。虽说对仇人恨意深重,但她还只是个小姑娘,仇人授首之后恨意便消了大半,自不会将火气发到任事不知的婴孩身上,可大姐二姐却不一定了,她点了点头,伸手在苟酉作怪的手上捏了一把,“可惜可惜姐姐还得坐月子刚生產的身子至少得将养一两个月不然给你们你来我去的弄上一晚,保证就什么心思都消了要劝也好劝”

    “坏坏蛋”虽说陆寒玉声音不大,但此刻已然入夜,山间万籁俱寂,她又不像苟酉刻意放轻了声音,话声早透到了房里头,听到此语的陆寒香啐了一口,声音颇带虚弱,“坏玉儿乘机取笑姐姐还不带姐夫们进来”

    小心翼翼地走进房去,產房中仍有股浓浓的味儿挥之不去,躺卧床上的陆寒香脸色苍白,整个人透着一股虚弱劲儿,看着两人进来只无力地笑了笑;反倒是另一边的陆寒冰,虽说与妹子一般的面无血色,神情却带一丝激动,吓的坐在床边的陆寒幽按着她的手,深怕姐姐一气之下真是跳下床来,去外面伤了两个小婴儿。

    “不用担心,姐姐不会衝动,”嘴上说不会衝动,甚至还闭上眼睛,一副打算好好休息的样儿,可看陆寒冰颊上微微拧动,不只陆寒幽,连朱朋苟酉两人也看得出,她唇內必是咬牙切齿,偏生事关重大,想安抚都安抚不出口,只能听她刻意放缓的声音,“也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

    “那那样就好”听得出陆寒冰心中激盪,可一时间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将仇人的孩子生下来,对陆寒冰而言是极重大的打击,就算是朱朋苟酉在床笫间已把这冰霜仙子彻底征服,可到了床外,她一旦生起气来,两人也只能退避三舍,见她如此模样,自是更不好说什么孩子是无辜的之类言语,毕竟有仇人的是她生出孩子的也是她,旁人的什么话,对她而言都是风凉言语,说出来不啻火上加油。

    只是这么撐着也不行,朱朋和苟酉都知道,情绪这种事不发则已,一旦发作起来若不能彻底排出体外,在心里压抑愈久,愈是难过,反不如彻底发作之后可以云过风轻,苟酉微微咬牙,坐到了床沿,按住了陆寒冰微冷的玉手,轻轻地抚摩着,“冰姐姐其实苟苟在想”

    “如果我们好好的养两个小姑娘,让她们好好长大养成一代侠女,将来在江湖上行走,专门对付像那老魔头般的滛魔恶人,一辈子惩恶扬善,做个真正侠女,”见陆寒冰虽不理自己,纤手微挣之下却没从自己手中抽走,苟酉声音愈轻愈柔,注意力丝毫不敢弱了,“到时候那老魔头还在十八层地狱里受苦,知道后代如此作为,想必气的在地里也要坐起来再死一次”

    “别说了求求你”苟酉虽是说的有趣,旁边的朱朋早不由微笑起来,连陆寒幽与陆寒玉都忍俊不住,本来以陆寒香的大方性子也该笑的,只是十月怀胎生產婴孩之苦,不是亲身承受之人绝难想像,加上两女都是被射日邪君那魔头破身,心中的压力着实小不了,跟朱朋苟酉两人的纵情,一半是因为迷乱情慾,一半也是为了发洩心中之苦;现在最糟糕的结果终成现实,陆寒冰心中苦闷难当,纵是想笑也笑不出来。

    其实压力虽重,但纵情之间,心中的苦也多有发洩,陆寒冰其实早有思想准备,只是情绪不同于理智,绝非先有准备可以压制激动,她虽是极力告诉自己,依着早先的想法去做便可,但芳心哀闷之间,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也不知听两人在耳边说了多久的话,努力开解到唇敝舌焦,搞到两姐妹心情尽抒,甚至还记得对早死了快一年的射日邪君大骂特骂,怒火发抒之后渐渐消褪,陆寒香都忍不住在两人的开解下笑了出来,陆寒冰却还是一副冷淡漠然样儿,简直像恢復到上山之前的冰霜仙子一般,好不容易两人都说不下去,连带着陆寒幽和陆寒玉都出去了,房中只剩下两个刚生產的女子软躺床上,一点都不想有大动作。

    “姐姐”

    “不用担心姐姐知道的”吁出了一口长气,陆寒冰转过头来,看着妹妹的脸,嘴角微微牵出了一丝笑意,“他们说的都对都对呀”

    “喔”听得出陆寒冰声音之中还有一丝深沉的怨意,陆寒香微微嘆了口气,她性子宽和大方,虽说对射日邪君也是恨入骨髓,可对陆寒香而言,射日邪君既死,此恨便已解决,至于那孩子虽有一半是射日邪君的种,但也是己身所出,十月辛苦下来,对孩子血脉相连的疼惜,早已超过了一切,怎么也恨不了她们。

    只是陆寒香也知道姐姐与自己不同,自己不过是因着家仇而对射日邪君憎恨,却不像姐姐那般压力深重,除了復仇外还得顾着三个小妹子,姐代母责努力保护妹妹们,这身上心理的种种压力,完全转成了对射日邪君的恨火,当日姐姐没有对射日邪君的尸首挫骨扬灰,已经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现在看陆寒冰这样恨意绵绵,甚至要恨到小婴儿身上,她虽然不喜欢这样,却也深深体会姐姐的心情,是以什么话都劝不出来。

    看陆寒香那样表情,陆寒冰苦闷地一笑,她做姐姐的那里不知道妹子在想什么便不说姐妹情深,她们可都是在男人的床上一起沉迷云雨美事,什么滛态浪姿都彼此分享的亲蜜姐妹,那种亲蜜可不是常人可以想像,陆寒冰不由放缓了声音,纤手轻探,牵住了妹妹的手,“放心姐姐知道的不会对小孩子有什么坏事你放心好了”

    见陆寒香脸上表情,知道她还放心不下,陆寒冰淡淡一笑,牵着妹妹的手轻轻一握,“记不记得那一晚上我们一起在床上在床上被他们搞的时候也是这样牵手的”

    “是啊手牵着手一起高嘲洩身”想到那日的种种,陆寒香脸儿一红,身子里竟似有点感觉,只是產后女体最是虚弱,便有感觉,她也不敢有什么渴求,好歹也得再等一两个月,才好被他们採摘,“手牵着手被他们一起採的花心都开了洩的好舒服呢”

    “嗯其实姐姐也等着再等个把月就好”安抚了妹子的情绪,陆寒冰心情也鬆弛了些,放缓了声音,“其实姐姐早就想过了若是若是那人的孽种该怎么办”

    “姐姐”心中一惊,陆寒香差点连声音都高了起来,只是声音一大,便觉腹中微疼,她不得不又放轻了声音,美目圆圆地瞪大了,“千万千万别”

    “放心”陆寒冰微微一笑,心中那念头虽是诡邪,但不知怎么着,想起来却有种异样的甜味,难不成是自己纵情迷乱情慾之后,这心也变的邪恶了吗只是那后果身受的自己怎么也不认为是件坏事,或许这就是被男人彻底征服过的女子心中必有的转变吧“我们在床上跟他们一起好的时候很是很是舒服吧虽说我们都滛荡起来了”

    “是是啊滛荡的很是舒服呢”

    “幸好两个都是女娃子”陆寒冰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温柔还是邪恶,看的陆寒香芳心微颤,却是一股异样的味道涌了起来,只能乖乖听着姐姐说着心中的想法,“现在还小等过个十来年她们长大之后就让她们跟我们一样一样在床上发浪让那两个坏蛋不只同玩姐妹花还可以加个母女花”

    “这可是”听陆寒冰这么说,简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推落火坑,只是陆寒香却反驳不了,不是因为姐姐积威深刻难以反抗,而是她自己也嚐到了其中美味,甚至是亲如姐姐眼前便与男人翻云覆雨的羞喜滋味,令这身子愈发地难以抗拒,更不可能把女儿拉出来;尤其是先前才和姐姐一起把妹妹们拉进这滛慾深渊,有过一次经验后,再拉女子进这滛媚仙境,心中的抗拒便没那么强烈了,“可是还得等十来年呢便是小妹也到了十七才破的瓜”

    “所以说了要从小就开始培养”想到母女姐妹同时在他们胯下婉转逢迎娇羞喜悦的滛浪媚态,陆寒冰不由芳心酥痒。反正那射日邪君出名邪滛恶毒,生个女儿让滛贼玩弄,就算不是女子份內之事,也算是帮这老贼还点世间债务,有射日邪君的滛性和自己姐妹的滛浪本质,等到小姑娘长成了,被两人破身之时,也不知会是怎样滛媚诱人的反应,这样的復仇法子,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出来的,“我们的责任可重着呢”

    “是是啊”想到那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将来,陆寒香只觉身子慢慢发热,她轻轻握住姐姐的手,两女眼神吸到了一处,再也分离不开。

    迷欲侠女第13部分阅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