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分卷阅读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得懂,有没有在听,只一股脑背书似地说着。
    少年极慢的眨了眨眼,盯着他手心的那片红,倏地低下头,将那片花瓣含入嘴中,舌尖带起花瓣的瞬间,无意识舔了楚凌天手心。
    楚凌天就像被什么电了一样,猛然缩回手,停下他的解说,更可耻的是他发现,他下面站起来了。
    对于他的反应,少年无动于衷,只歪着头看他,嘴里慢慢咀嚼着那片花瓣。
    不知道是花香太浓,还是身后的蔷薇花要刺眼,亦或者这幕太诡异,楚凌天只觉得头晕目眩,愈发觉得眼前人的样子不真切起来。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摸向少年的脸,而少年竟微微侧脸贴在他手心,仿佛他们原本就该这样。
    刹那间,楚凌天心里莫名的说不出难受:“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嘴唇蠕动,眼睛一眨,一滴滴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流,洗掉他脸上的污渍,露出了原本白皙的肌肤。
    楚凌天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想离开这里吗?”
    “……”少年呆了下,然后猛退后一步,垂下头慢慢走回花房,关上门。
    看着再次关上的门,楚凌天觉得少年关上的不是木门,而是少年自己的心,他又将自己锁了起来,拒绝任何人的关怀和询问。
    “楚医生,你怎么来这里了,那里关着疯子,不要靠近,疯子要咬人的。”
    楚凌天脸色顿时冷下来:“他不是你们夫人的弟弟吗?你口口声声疯子,就不怕你家夫人知道?”
    仆人不以为意道:“又不是亲弟弟。夫人是见他可怜,才继续收留他,不然早就赶他出去。”
    楚凌天愕然:“不是亲弟弟?”
    仆人点头:“不是,好像是什么干弟弟。反正夫人年初将他接来,结果两个月前,他突然疯了。本来就是个哑巴,现在又变成精神病,想想也很是可怜。”
    哑巴……
    楚凌天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暗忖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那你是不是也有什么苦说不出?
    也就在这瞬间,他做了决定,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他却不后悔。
    ……
    大约六点左右,沈萍回来了。
    楚凌天本来对沈萍说不上喜欢,倒也没什么讨厌,但现在再看到沈萍的嘴脸,心里忍不住直犯恶心。就因为不是真正亲人,所以就能狠得下心用铁链拴起来,让他没有尊严活着吗?
    楚凌天主动说出见到少年的事,还说少年应该有机会治好,问沈萍愿意给少年治疗不。其实事到如今,他反倒觉得少年没什么好治,因为他一切本就正常,只是故意做出那副样子罢了。
    谁料沈萍不耐烦地皱眉:“不用了,过段时间我就送他回国,让他留在这里如果伤了人什么的,还是我来承担后果。”
    “就算送回国,届时出了什么事,还是一样会找上夫人。夫人如果放心,可以将人交给我,我保证一年内让他有所改善。”楚凌天继续引导。
    “呵,我可没那么多闲钱支付治疗费,再说到时候如果好不了,吃亏还不是我么。”
    楚凌天微笑:“夫人可以先付三分之一,余下的,等一年后再支付,这个提议如何?毕竟他也是夫人的弟弟,我想夫人应该希望他好起来。实不相瞒,这对我也是一种挑战,我愿意给夫人打个对折。”不是他非要钱,而是他说免费什么的话,难免惹得沈萍好奇,毕竟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他同时也没闲钱养着一个人。
    沈萍愣住,但转瞬还是摇头拒绝。
    似乎沈萍的拒绝在楚凌天意料之中,只见他站起身从容走到沈萍面前,微微俯身,手指抚上沈萍的红唇,指腹轻轻摩挲:“难道夫人不想以后的日子也能见到我吗?”
    沈萍顺势含住他的手指,眼睛直勾勾看着他;“楚医生……”这个高大俊美的心理医生,从第一次在朋友聚会上见到时,她就动了心,所以找朋友打听到他的工作和电话,她要他,就这样简单。
    “呵,夫人,楚凌天,我的名字。”楚凌天附在她耳边,低沉的声音带着蛊惑和似乎难掩的情/欲。
    “凌…凌天”沈萍浑身轻颤,手颤抖着开始解楚凌天的衬衫纽扣。
    楚凌天不着痕迹的避开她,而修长的手指在她游走,最后停在胸前,毫不留情握住那并不大的胸,肆意的揉捏。
    “啊…再用力……”沈萍眼神迷离的望着楚凌天,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声娇吟。
    ……
    一阵娇吟,一阵轻颤,沈萍在他手下达到高/潮。
    楚凌天优雅地收回手,从桌上抽过纸巾擦干净手,语气不明地笑道:“夫人还是真是敏感,这样就如此满足了么。”
    衣裙不整的沈萍跌坐在地上,她抬头看着依旧优雅从容的男子,不禁红了脸,整个过程男子除了手,甚至没有亲吻她一下,而且男子根本没有对她产生一点欲望。
    “凌天,你为什么不碰我,是不是厌恶我的身体?”
    的确是很厌恶呢。楚凌天心里如是想着,但脸上没有表现出半分:“夫人误会了,我等会还有个约会,可不能让朋友瞧见那般模样。”
    沈萍咬着唇:“算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他就交给你了。”
    楚凌天温和笑道:“很乐意为夫人效劳。”
    如此,少年被楚凌天捡了回去。
    ……
    捡回去的第一天,楚凌天为少年好好洗了个澡,洗完澡的少年,着实让楚凌天惊艳了一把,他自认他现在的伴侣已经算是很美的人,但看看眼前干净无瑕的少年,手脚纤细,白白嫩嫩,真是干净得诱人犯罪,他才赫然发觉其实他更喜欢欣赏这种美,也仅限于欣赏和喜爱。
    他找来杰西的衣服为少年穿上:“看来还是有点大呢。”杰西,是他的伴侣,两人在一起将近一年,杰西还在念书,偶尔会过来住一晚。
    少年依旧不言不语地垂着头。
    楚凌天叹了口气,又找来指甲剪,为少年修指甲:“你会写字吗?”
    “……”
    “是不会吗?没事,我们可以慢慢学。但是从今天起,我们就要住在一起,没有名字可不行,不如由我给你取个名字,如何?”
    “……”
    “我有个弟弟他叫大乔,你和他有点像,你们年纪也差不多,不如你就叫小乔吧,然而就是因为这点像,才让我无法看到被你栓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听起来似乎有点傻。”说完,楚凌天似想到什么,轻笑一声:“事先说明,我可没钱给你修什么铜雀台,所以你要自己学会坚强,要好起来,懂吗?”
    这回,少年抬起头看着他,嘴角微微动了下。
    “对,就是这样。别人和你说话时,出于礼貌,你应该看着对方知道吗?就算不愿意开口说话,也应该给以适当的表情,这是最基本的尊重。沈萍将你交给我,我就会好好照顾你,你就把自己当做自己的家,好了,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看医生。”楚凌天摸了摸他的头,慢慢说道。
    少年默默躺了下去,蜷缩在被窝里不再看楚凌天一眼。
    楚凌天替他盖好被子,也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楚凌天带小乔去看了医院,医生说他身体一切正常,脑袋也没受过什么敲击,就是说他猜想是真的,小乔根本不是精神病,医生还说小乔不是天生哑巴,大概曾受过什么刺激,以至于无法在再开口说话。
    楚凌天想到小乔默默流泪的样子,心里就像堵了块石头的烦躁,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有限,当超出自己承受极限时,有的人选择爆发,有的人选择躲避,将自己封闭起来,显然小乔就是第二种,现在他要做得就是让小乔再次活过来,像个人的活着。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楚凌天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小乔,不忙的时候就陪他讲话,或者带他逛街去热闹的地方。小乔一直很乖很安静,并没给楚凌天增添什么麻烦,就是有时候安静的太过分,楚凌天不得不时不时的看他一眼,那感觉就好像小乔随时会突然消失一样。
    当察觉到自己对小乔紧张过度时,楚凌天第一次坐下来,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心里,他是学心里的,当然知道这样下去很危险,不管对人还是对事都不能变成习惯,因为一旦习惯了就很难戒掉。
    因此,楚凌天决定从今天开始,将小乔留在家中。
    出门前,看到一如往常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乔,楚凌天温和一笑:“从今天开始,你不需要再跟我出去,你就留在家中守家,无聊的话可以看看电视和书,饿了,冰箱里有吃的,记住不可以乱跑,我会打电话回来的,记住了吗?”
    小乔垂头,眼不眨地看着自己蠕动的脚趾,似乎那是什么好玩的事。
    楚凌天瞥了一眼,摸摸他的头关门离去。
    一整天楚凌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工作效率明显慢了很多,他倒不担心小乔会乱跑,他给门卫打过招呼,如果看到小乔出来就将他拦下,他是担心小乔会不会记得吃东西……
    思来想去,他还是拨了通电话回去,电话迟迟没被接起,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一丝失望,难道这么天的努力都白做了吗?然而就在他打算挂电话时,电话被接了起来。
    楚凌天翘了翘嘴角:“小乔,是我。”
    电话里一阵沉默。
    “快要下雨了,等会记得收阳台上的被子。”
    “……”
    “晚上我有点事,估计要晚点回去,你自己乖乖吃饭,吃完饭就早点休息。”
    “……”
    楚凌天叹了口气:“你不说话,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听…这样吧,如果你听到我的话,你就用手指敲下电话,或者弄点其他声响。”
    “……”
    “小乔…”
    电话那头,小乔缩在沙发上,手指慢慢敲打牙齿,那声音虽然不大,却通过电话清晰传了出去,又过了会他放下电话,拿起面前的书继续翻看起来。
    晚上十一点左右,楚凌天带着喝得醉醺醺的杰西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小乔从房内走出来,但看着在门口相拥二人时,他神色又黯下,轻轻的退回屋里。不到一会儿,客厅传来一道陌生声音,小乔知道,那是楚凌天带回来男子的声音。
    房门被推开,楚凌天看着呆呆坐在床上的人,柔声道:“怎么还没睡?”杰西正在洗澡,他便过来看看让他担心一天的家伙。
    小乔淡漠的看他一眼,然后伸手关灯躺下。
    楚凌天怔住,小乔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
    站了片刻,楚凌天如往常的帮他盖好薄毯才走出。
    静,静,明明四周一片安静,但小乔头次烦躁的在床上翻来翻去,他想他大约失眠了,从来到这个家第一次失眠,他抬手搭在眼睛上,努力让自己静下心,忘记那些不堪,可无论怎么做依旧没有丝毫睡意。
    …不如起来看电视吧。
    小乔起身轻手轻脚来到客厅,在看到楚凌天房门没关严后,又慢慢走过去想替他们把门关好,因为他不想电视吵到他们休息,虽然他看电视一般不开声音。然而,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让他不禁红了脸,他手颤抖的扶上门把,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偷看,他只是不小心从门缝朝里面看了一眼,那一眼让他不惊低叫出声,随即反应过来,他就像做错事的孩子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不知所措的躲在被窝里,又要被讨厌了吧,又要被抛弃了吧。他就是这样的人,专门破坏别人的好事,他是拖油瓶,就连妈妈不要的人,活该被讨厌。
    “小乔。”
    小乔是谁?不,他不叫小乔,他叫宁浩。
    楚凌天一把扯掉他头上的被子,生气的拽起某人:“你在干什么?”
    小乔摇头,害怕的解释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睡不着,我只是想看电视…我怕吵到你们…我想给你们关门…对不起…”
    楚凌天难以置信的瞪大眼:“你说话了?”
    小乔歪着头,他有多久没说话,他记不得了,他只是不想说话,不是不会说话,在爸爸从楼上跳下,摔在他面前那刻,他就好像被人剥夺走声音,叫不出喊不出来,再后来他发现不说话很好。
    楚凌天激动的一把抱住他,高兴道:“太好了,太好了!你会说话了!乖,我没有生气,不要害怕。”刚才那惊叫声不大,但他还是听见了,至于杰西…那种时候他比谁都投入,一般不会察觉周围变化。
    小乔推开楚凌天,他不喜欢闻现在楚凌天身上的味道,那和平常不同,现在的楚凌天让他下意识想要逃避。
    楚凌天也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打着赤膊,下面就围着一条浴巾,再加上刚才做的事,似乎的确有些不太雅观,但为了再听听那轻柔的声音,他邪笑道:“刚才你都看见了?”
    小乔慌乱的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楚凌天叹了口气:“现在杰西在生气不许我上床,你说怎么办?”
    “啊!”小乔呆呆的看着他:“我去道歉?”
    楚凌天大笑,摸摸他的头:“果然有表情、会说话比较可爱。”
    小乔皱了皱眉,转身关灯睡觉,不再理楚凌天,他不知道楚凌天在床边坐了多久,反正没过一会儿他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楚凌天上班去了,杰西起床看到小乔只不屑的哼了声,就提着包离开,在临走前还高傲的让小乔告诉楚凌天他要外出写生一个月,让楚凌天乖乖等他回来。
    小乔怔在原地,不是有种东叫电话的东西么,为什么要叫他传话?他又为什么要给他传话?
    事实上,他也真的没有传话。
    ……
    晚上,楚凌天回来,小乔已经准备好晚饭,这让楚凌天惊讶不已,将小乔上到下打量许久,确定小乔还是那个小乔才舒了口气,坐下吃饭。
    小乔数着碗里的米粒道:“楚医…天哥,这是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楚凌天惊愕:“回去?回那里?你姐姐人还没回来……”
    对面少年淡淡打断他:“她不是我姐姐,她是我妈妈,还有我叫宁浩,麻烦你帮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安排人来接我。”
    “……”楚凌天手中筷子掉落,目瞪口呆的模样犹如被雷击中。
    宁浩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朝楚凌天躬身行了个礼:“谢谢你的照顾。”
    这一夜,宁浩一夜无眠。楚凌天给沈萍打了电话,沈萍听后没有半点惊讶,只客套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让楚凌天放心,明天她会让人去接宁浩。
    一大早,宁浩被接走了,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里,与他朝夕相处一段日子的少年就这样离开了。
    宁浩的离开,让楚凌天一度不习惯,许多次他回头想要寻找那抹安静身影,可再也找不到。
    楚凌天想,他有点喜欢上那个少年。
    春去秋来,楚凌天回了一趟国,在这期间,他和杰西分手了,分手原因无外乎有人移情别恋,而移情别恋的那个人是杰西,他以为他会很难过,就算不难过也该有点伤心,可是都没有,仅仅有一点惆怅而已,他喜欢稳定的床伴,不喜欢学朋友出去玩,看来又得禁欲一段时间了,虽然他欲望本就不大。
    今天里尔过生日,楚凌天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跌跌撞撞回到家,却被蹲在家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宁浩?”
    宁浩抬起头,苦涩一笑:“天哥,我妈又要改嫁。”所以,他又被抛弃了。
    楚凌天俊眉紧皱,自从宁浩离开,他就没再和沈萍联系,没想到一年后,少年又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就这样,他再次把少年捡回了家。
    只是这次不同,门刚掩上,他就欺身而上……
    客厅,卧室,再到床上,他们赤身裸/体的交缠在一起,无尽的欢爱,他看到少年在他身下辗转呻/吟,他看到少年白皙的身体开满一朵朵嫣红蔷薇花……
    ……
    楚凌天和宁浩同居了。
    楚凌天爱上了宁浩。
    朋友问:凌天你为什么爱宁浩?楚凌天轻笑,因为蔷薇花太美。
    少年说:天哥,如果我们有儿子,一定要叫元宝。
    楚凌天笑:太俗,我以为你会说叫蔷薇。
    少年哼了声:元宝好,人人都喜爱。
    ……
    半年后的某天,少年晕倒在家中被送进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医生告诉楚凌天,少年只剩几个月的生命……
    后来医生还说了什么,楚凌天根本听不见,他觉得他的世界崩塌了,他彻夜不眠日夜守在少年身边,他变卖好不容易累积到的财富只为给少年看病,但少年还是昏迷不醒,就在他绝望之际,少年终于醒了过来。
    从外地赶来的沈萍看着病床上的少年,她终究忍不住趴在床边哭出声:“浩浩…是妈妈对不起你,明知你身体从小不好,还那样对你…都是妈妈的错…”
    少年微笑的看着沈萍:“妈妈不哭,我不怨你,一点都不怨。是你给了我生命,让我能够有机会活在这个世界,让我接触到温暖,感受到爱,我很开心。”在他以为整个世界只有黑暗的时候,楚凌天出现了,让他知道原来爱人可以如此幸福,所以他真的满足了。
    没过多久,少年出院了,只是他越来越喜欢睡觉,直到某一天的清晨再没有醒来,那是一个宁静美好的清晨,阳光照在少年的脸上,一如既往地安详,楚凌天却哭了。
    宁浩的葬礼很简单,来得人也很少,整个葬礼过程楚凌天都一言不发,唯独在下葬时,他从怀里小心拿出一朵蔷薇放在骨灰坛旁边。
    葬礼结束后,楚凌天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那里,甚至楚家都联系不到他。
    两年多后,楚凌天再次出现众人面前,身边却跟着很帅气的小男孩。
    小男孩叫元宝,是楚凌天花钱找人代孕生下来的孩子,今生他心已经累了,不愿再去想成家什么的,所以才有了元宝。他带着元宝去看了宁浩,将手中那朵蔷薇缓缓放在墓前,他温柔说道:“小乔,我带着元宝来看你了。”
    “爹地。”元宝小手扯扯楚凌天的裤腿。
    楚凌天蹲下,轻吻了下元宝的额头:“元宝,这是爸爸,元宝有什么话想和爸爸说吗?”
    元宝重重点头,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糯声道:“爸爸,我是元宝,两岁了……”
    ……
    天色渐渐暗下,楚凌天叹口气,纵然再多不舍,还是抱着元宝离开了,晚风吹乱他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就好似多年前那人坐在他身上捣乱一般。
    爱人有了,儿子有了,楚凌天的一生圆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