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分卷阅读4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更何况等旷世罕见的事情,没片刻功夫,几乎全城的,该知道,该知道的,都了解到两纨绔弟,吃了雄心豹胆,将两位老侯爷,三位尚书当街狠揍了顿。
    八卦之火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京师。
    心忍住腹诽,自承恩侯的公被贼收拾通后,京师的纨绔基本都敢随意街闯祸,是哪里的两倒霉孩干般令发指的蠢事。
    经过细细打听,冷住倒抽口冷气,立即闭口言,只敢私悄声议论。
    闯祸的是谁?
    京都霸周蟠飞,承恩侯家千娇万宠的公,另位头也小,身份贵重,云贵地头蛇,镇南世也戚晨。
    两身后站的更是地位尊崇,位是当朝国母周皇后,位是帝宠妃的亲弟弟。
    而被打的五位则是朝中肱骨,居高位,握实权,容小觑。
    权贵重臣与外戚之间的较量,结局如何当真是充满悬念。
    所翘首以盼明天的太阳早些升起。
    翌日霞光万丈中,戚湛终于千万的呼唤睁开眼睛,几乎夜未睡,见半点疲惫,只觉通体神清气爽,低头看了看睡臂弯里的少年,嘴角轻微扬,修长的眉眼间尽是笑容,低头那肿胀通红的唇落轻轻吻。
    正睡梦中的察觉到的动作,满的皱着眉头,嘟着嘴,翻了身,将屁股对着戚湛。
    戚湛看着孩气的动作,无声的笑了笑,隔着锦被轻轻的身体拍了拍:“乖,好好睡,等了早朝,再陪你继续补眠。”
    侧身理的少年,迷迷瞪瞪呓语了句,跟说悄悄话似的,戚湛俯身到唇边,凑近了才勉强听清楚,两字“要”无情的拒绝了帝的邀请。
    戚湛笑容更是灿烂,轻手轻脚了床。
    曹德义等服侍帝洗漱更衣,曹德义附耳边低语几句,戚湛的脸色顿时黑的跟锅底样。
    整早朝全程笼罩乌云密布之,满朝文武被帝漆黑的脸色惊到,莫心惊胆战的。
    暗腹诽,是天要塌的节奏吗?
    帝的脸色委实太妙。
    只怪昨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糟心了。
    帝面也无光啊。
    外戚自古仰仗何物?
    还是帝恩宠!
    给皇帝锦添花便罢了,还作死的给脸抹黑,的脸色能好看才怪。
    此时跳出弹劾那两家,看是很明智之举,朝臣们心中自番思量,打算静观其变。
    直到早朝快结束的那刻,直阴沉张脸的皇帝终于开了金口:“犯法与庶民同罪,朕决意亲审此案。”
    听话听音,事情达天听,即便想从中周旋二,眼情势,只能将满腹心事给按提。
    长叹声,没事搅起三尺浪,闹到御前,作死当真作到定境界了。
    了早朝,戚湛将几位遭了横祸的位列超纲的重臣给传唤到御书房,又派前去将两位罪魁祸首给提溜过。
    厢皇帝亲自过问案情,另头家里几乎闹开了锅。
    夜没合眼的镇南妃大清早就跑到承恩侯府对着承恩侯夫,阵喝骂。
    承恩侯夫脸露出阴阳怪气的笑,任她大呼小叫,径自装鹌鹑。
    皇宫里的戚瑾第时间接到镇南妃前去承恩侯大闹通的消息,冰雪未容的冷清双眸里掠过诡谲的笑,抬手轻轻将手指间的精巧的瓶给捏碎,破碎的瓶里流出泛着诡异的碧绿色。
    里面豢养着条通体透绿眠蛊的目蛊顿时死的再透过。
    几乎同时,承恩侯府爆发出声尖锐喊声:“啊……”!
    镇南妃面如金纸,整瑟瑟发抖,手指尖狠狠颤抖指着脚横躺的,语无伦次对着身边嬷嬷道:“本宫……,……”,半天也说出句完整的话。
    时斜刺里也惊叫声:“母亲。”
    正是承恩侯二小姐周嘉馨,她见母亲萧氏横躺血泊中,心中顿时凉,紧紧抓住衣襟,伸手探了探萧氏的鼻息,整风中颤抖起,双眼赤红充血,恶狠狠地盯着镇南妃。
    镇南妃时被突如其的变化给吓的知所措,连连后退,断摇头,嘴唇哆哆嗦嗦的,身边的嬷嬷同样面色惨白,险些被吓出好歹,总算还知道护着主。
    周嘉馨情绪激动已,几丧失理智,狠狠地推开阻挡前的嬷嬷,狠狠地抓住镇南妃的手:“你杀死母亲的,要让你偿命。”
    镇南妃睁着双惊恐的眼睛,知如何为自己辩解,娇柔的身体被对方凶狠的摇晃,如惊天涛浪中的小周,左右停摇摆,钵大的拳头招呼过,全无半点招架之力。
    周嘉馨曾也是位拥曼妙婀娜多姿的妙龄少女,青梅几月的照顾,整如经过发酵的馒头样,全身膨胀,较之以往,眼的周嘉馨跟座雄伟的巨山般无二。
    被她拳中,镇南妃还得脑袋开花,嬷嬷奋力拼尽全身力气抱住周嘉馨粗壮似擎天柱的腿。
    周府家仆从惊骇中回神,立马跑出府去搬救兵,扯过当街巡逻的衙役火急火燎往家里跑。
    衙役合力之,总算惊无险的将镇南妃从虎口救出。
    承恩侯府发生命案,衙役敢片刻耽误,火速报,乔昭跌足长叹,真么邪门了,荒唐事桩接桩,还让让活了。
    险些气炸肺的乔昭迅速带控制鸡飞狗跳的现场,谁知承恩侯府门口又遇见分青红皂白的皇城军,动作粗暴地将昏死过去的镇南妃扔到马车,跟扔团破布样,紧接着姚传奇冷笑声,乔昭怒瞪的双眼中,将后脑勺开花,血流如注的承恩侯夫给丢马车里,哐当声关车门。
    对着乔昭抱拳:“承让。”
    再次留烂摊给乔昭收拾。
    乔昭非量浅之,也被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给气到恼恨难消,脸凶相让属将面色惊惶的周嘉馨给推马车,车夫样马鞭,陡然急转,还能往哪里去,当然是往宫里送。
    承恩侯府的事片刻间满城风雨,全城哗然。
    纷纷抬头看天,天怕是真要塌了。
    幺蛾闹的也太凶狠了!
    都禁紧绷心弦,到处打听事情的龙去脉。
    朝中也自危。
    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也太过荒唐,急转直的事态,快到们及消化。
    俨然成为京师最大奇闻。
    京师要地,消息流通速度最为快,豪门族的八卦更是百姓口中最受欢迎的谈资。消片刻,传十,十传百,经过口口相传,变了味,歪了形的,各种添油酱醋,妖邪鬼怪豪门恩怨版本都出了。
    帝本就漆黑的脸色,顿时更加黑看到丝颜色。
    满朝百官,纷纷摇头:“活见鬼了,都什么事喔。”
    整京师的气氛变得紧张起。
    冬季冷冽的北风也阻挡住百姓心中熊熊怒烧的八卦之火。
    每天可见街头三五成群,聚处神神叨叨的谈论着承恩侯府同镇南府的恩怨情仇。
    文武百官也甚为关心备至案情的后续。
    如此心焦,又过去了几天,案情终于水落石出。
    等两桩案情帝的亲审尘埃落定后的结果却是石激起千层浪。
    承恩侯府爵位被削,二小姐周嘉馨无罪释放回家,承恩侯被贬为庶民,周蟠飞贬为庶民同时且受牢狱之灾。
    逛花街喝花酒,醉生梦死的承恩侯貌美的青楼女床榻莫名丢了侯爵。
    镇南府世仅与镇南爵位擦臂而过,且锒铛入狱,镇南妃杀害承恩侯夫证据确凿,夺妃爵位,贬为奴籍,流放南岭蛮荒之地。
    随着镇南府、承恩侯大厦将倾的圣旨同颁发还从今往后再无镇南的明喻。
    原的镇南被皇室征用,改为皇室行宫,由宫里派过去的接管。
    原镇南妃母族萧氏族也相继落马。
    权势赫赫,跋扈方的云贵总督,镇南妃的表哥林家也遭受牵连,于京师郊外私宅里被捉拿进大狱。
    待圣旨昭告天后,皆长叹已。
    至于案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几真正关心呢。
    事情告段落后,年关也即将到。
    整京师扫先前,又变得热闹起。
    刚平静的朝堂,又起风波。
    周皇后自请废皇后之位,搬出乾坤宫,出家为尼,迁到郊外栖霞寺为苍生祈福。
    场轩然大波又起风云。
    戚湛凝视着周皇后递的奏疏,久久语,良久沉默后,终是提起朱砂笔,准奏。
    谁料波未平又起波澜。
    乔贤妃、冯德妃相继自请废去妃位,入栖霞寺。
    整朝堂被接连的惊雷给彻底炸开锅。
    周皇后去,两妃走,后宫之中名分只余南妃。
    “……”,果真变天了。
    少老臣跑去乔太后那里哭诉,后宫都要散了,您老可能坐视管。
    乔太后温言软语安慰了番,众软磨哭求终于透露出点口风,哀家日御花园中梧桐树小坐,没曾想竟做了梦。
    先祖托梦于哀家,凤鸣天,雄凤落枝,祖宗基业可万世长青,繁华盛世再。
    众位老臣给乔太后玄而又玄的话给惊呆住。
    凤鸣天,雄凤落枝,何解?
    回家后,坐立难安,翻看古籍,寻找蛛丝马迹。
    直到年春天,南妃及冠那日才明白何为凤鸣天。
    帝亲为南妃行及冠礼,赐表字,凤鸣。
    年秋,本该万物萧条之时,竟百花盛开,整御花园金光璀璨,让幸目睹奇观的多年后仍感叹已,观此景,枉此生。
    天降麟儿,赐名凤。
    戚湛抱着襁褓中刚满月的麟儿,大手紧紧牵着南妃戚羽于朝阳门接受四方朝拜。
    永寿宫。
    乔太后脸乐开了花催促众将天间但凡能想到的玩物统统摆大红的地毯。
    等朝拜结束,就是孙的抓周礼,玩玩马虎得。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乔太后由衷期盼年再次开花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