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九百零二章 非你莫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真狠啊,从非洲往国内打电话让人动手,一分钟不到,大龙和永林的爹就都被带走了……,非洲这滩水,实在是太深了,你们千万当心啊!”
    这是从非洲回国的周立强在向自己的伙伴们说起那天的场景,即便他已经在不同场合说了数百次,他语气里那种惊恐的感觉还是足以影响到周围的听众。
    那一天,陶家龙打完电话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里已经多了几位身穿中国警服的人员,而先前跟在冯啸辰身边的那位高手熊华,正是这队警察的负责人。骆永林和周立强已经被控制起来了,龙飞公司的那位司机也蔫蔫地站在一旁,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早就落了网,而且把自己知道的有关龙飞公司的事情都抖了个底儿掉。
    陶家龙在最后一刻想起了他那位张叔叔的劝告,束手就缚,随后便被押回了国内。
    正如冯啸辰此前说过的那样,陶家龙一行被要求坦白自己在非洲的所作所为,并且在电视上公开认罪,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告诫其他人不要步他们的后尘,要服从国家的安排,不搞不正当竞争。
    陶家龙和骆永林的父亲都被有关部门带走了,经过调查,他们涉嫌各种腐败犯罪,最终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关于非洲的问题上,组织上给出的结论仅仅是“对子女要求不严”,但体制内的人都传说,他们所以栽倒,恰恰是因为破坏了国家的非洲战略。更有知情人表示,如果他们的子女没有和一位名叫冯啸辰的什么协会会长硬杠,或许他们不至于栽得这么狠。
    陶家龙和骆永林因为在境外行贿的事情,被判了刑。周立强罪责较轻,被免于起诉。其实,把周立强放出来,是冯啸辰的主意,目的就是让他以一位现场目击者的身份,把当时的事情讲给其他人听,借以达成冯啸辰事先拟定的杀鸡儆猴的策略。
    要让其他蠢蠢欲动的人收敛起来,需要有一个极具冲击力的故事,要让他们灵魂深处都感觉到恐惧。冯啸辰让国内的人员事先等在陶家和骆家楼下,只等他摔杯为号就同时动手,目的就是制造出这种惊悚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又需要有周立强这样一个人物去讲述。
    这个故事迅速在全国的二世祖圈子里得到流传,又有人把这个故事隐去一些具体人物名字传到了网上,弄得世人皆知。全国的官员和企业家,但凡有子女或者亲属在海外经商的,都要反复叮嘱,让这些人千万不要干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有些事不是能够用来抖机灵的。
    收拾过龙飞公司之后,冯啸辰也回到了国内,有一个新的任命正在等着他。
    “国际贸易新形势应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处秘书长……”
    冯啸辰念着自己的新头衔,不禁哑然失笑。中国的“领导小组”和“协会”是同一类性质,名字听起来平淡无奇,实际上职权却是大得令人难以想象。他早就知道,这个领导小组是由首长亲自担任组长的,各相关部委的领导只是小组成员。领导小组的职责是制订大政方针,具体的日常工作是由小组办公室负责的,而办公室的负责人,就是这个秘书处秘书长。至于级别,呵呵,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所谓“国际贸易新形势”,其实指的就是年初刚刚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只是在官方的文件中不便直接这样说而已。
    不出冯啸辰的预料,梅普在美国大选中以很强的优势击败了对手,当选为新一任总统。上台伊始,梅普便把国际贸易问题提出来了,声称美国在过去几十年中深受国际贸易秩序之苦,每年的贸易逆差高达数千亿美元,已经掏空了美国的家底,导致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同时也造成了美国工人的大量失业。
    梅普提出要重振美国制造业,要求消除不合理的美国贸易逆差,并且同时对全球多个国家开展了贸易战,而其中又以中国首当其冲。梅普称,美中贸易每年的逆差是3000亿美元,这源于美中之间不合理的贸易关系。他指责中国对企业进行高额补贴,低估本币币值,实行商品倾销,并要求中国必须改变所有这些政策,否则就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克以高额关税。
    贸易战一起,可谓是风声鹤唳,中国的许多外贸企业都感觉到了严重的危机,国家也未雨绸缪,启动了一系列的应对预案。“国际贸易新形势应对工作领导小组”的成立,就是为了协调各部门、各地区应对中美贸易战的行动,以避免政出多头,被对手各个击破。
    “为什么是我呢?这项工作责任重大,我的资历太浅,怕担当不起啊。”
    冯啸辰对前来与自己谈话的发改委副主任韩宏说。
    “领导说了,这件事,非你莫属。”韩宏笑呵呵地说道。
    “可是,我刚刚担任了中非工业技术合作协会的会长,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冯啸辰也笑着说。他知道,到了这个级别的任命,领导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由不得他推辞。他说自己资历太浅,不过是一句必要的谦虚而已。
    韩宏说:“这个会长,你还是继续兼着吧。不过,具体的工作,可以让其他同志去做。大家都说,有你在协会里坐阵,用不着你干什么,都能够起到震慑作用。”
    “我怎么觉得他们说的是门神呢?”冯啸辰自我揶揄道。
    韩宏说:“你的确有点尉迟敬德那样的煞气,当门神挺合适的。这次领导点名让你当应对办的秘书长,就是看中了你的煞气。中美贸易战,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一次大考,不可等闲视之。国际国内,都有一些小鬼想趁机捣乱,在这个时候,国家需要你这尊门神来震鬼呢。”
    “嗯,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厚望,当好这个门神。”冯啸辰说。
    韩宏说:“梅普上任以来,行事无所不用其极,很多时候甚至连起码的国际规则都不讲,让人很难揣测他的下一步行动会是什么。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的工作有些被动,屡屡是做好了充分准备,他却突然又跳到另一个战场上去了,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冯啸辰说:“这就是梅普的策略,让对手摸不清他的套路,他才能出其不意,捞到好处。不过,在大国之间搞这种小伎俩,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其实大国之间的规则都是经过千百次的碰撞才形成的,不是谁能够轻易抛弃的。他这样任性而为,最终损害的是美国的信用。既然和美国人做生意得不到保障,那大家就会敬而远之,我倒想看看,美国是不是能够脱离整个国际市场而单独发展。”
    韩宏赞同地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梅普的那些手段,一开始让人觉得有些不好应付,时间长了,也就看出来了,其实就是那么几招。只要咱们稳住了阵脚,他再怎么蹦跶,也奈何不了我们。”
    “我正是这样打算的。”冯啸辰说,“既然组织上委派我担任应对办的秘书长,我想下一步我会到各地去走走,主要就是安定人心,让大家不要被梅普的手段所迷惑,不要跟着他的节奏走。不过,咱们现在也是家大业大了,各地还有各行业有这么多企业,要让各企业都照着中央划出的道道走,也很不容易啊。”
    韩宏说:“这一点,领导已经有交代了,各部委,包括我们发改委,都必须服从应对办的安排,也就是服从你冯大秘书长的安排。你有什么想法,就尽管放手去做,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
    “谢谢组织上的信任,我定当竭尽全力。”冯啸辰说道。
    也就在这一刻,大洋彼岸的美国工业城市底特律,新当选总统梅普正在一干官员和记者的陪同下,走进了老牌工程机械企业海菲公司。
    “我从小就知道海菲公司,你们是一家伟大的企业,美国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伟大的企业,才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过去这几十年,由于政客们的昏庸,大批的美国企业都消失了,这使美国沦为一个二流的工业国家,这是不可容忍的。现在,我来了,我会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
    梅普挥着手,发着不着边际的议论。他深谙宣传之道,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吹嘘一下自己,再贬损一下前任。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风格,对于他说的话,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总统,海菲公司目前面临着非常大的困难。我们的市场份额与巅峰时期相比,只有不到1/4。去年,我们亏损了40亿美元,今年预计的亏损额还会超过这个数字。如果得不到政府的支持,我想海菲公司是很难撑过今年的。”
    说话的是海菲公司的总裁雷金。他对什么美国再次伟大之类的宏大目标没有什么兴趣,他关心的只是政府能不能给海菲公司提供一些补贴,如果再能以政府的名义逼着一些国家接受海菲公司的产品,那就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