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节

作品:《一生何安

    “放屁!”叶煦笑着骂我,“你刚才明明一直都在看视频没有看我,你说你都受到什么益了?讲出来给我听听啊,要是说不出来就自觉去关禁闭。”

    “你够狠……”我说着就把电脑上的视频给最小化了,然后转过身来专注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煦煦,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多穿一点,这样真得会把你冻傻的。”

    “有多傻?”叶煦扬起了眉梢问道。

    “跟我一样傻。”我开玩笑地说。

    结果叶煦一听立马做出个惊恐万分的表情,火速拉开衣柜抽出了一条秋裤来,然后开始边脱鞋边说:“天呐那真是太可怕了……要是跟你一样傻的话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指望……不行不行,丑就丑点吧,我还是要多穿一些!”

    “……呵呵……叶娘娘您开心,我就开心。”我很淡淡然地说。

    叶煦抬起头冲我笑了一下:“嗯,比你聪明我就开心。”

    “……”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诶对了易生,你今晚一点安排都没有吗?就在寝室里头宅着?”叶煦这时忽然问我,我稍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对啊,没安排。”

    “再怎么说今天也是跨年夜,在这么一个辞旧迎新的时刻你也该给自己找点特别的事情来做啊,比起在寝室里无聊地打游戏看视频,你出去随便找个地方浪一浪不也挺好吗。我那会儿听梁竞好像说他们今晚一帮人要去t大那边玩密室逃生,你要不跟他们一起去?”叶煦又拿出了一副当家长的操心娃的口吻,看着我的眼神还有点担心。

    我不由笑笑:“竞哥之前已经叫过我了,我说不去的。宅着也没什么不好啊,前两天复习攒了好多视频没看呢,正好今晚补。”

    叶煦听完啧啧了两声:“你存心的是吧?故意的是吧!你就是想让我心怀愧疚是不是?你说这宿舍里就咱俩人,结果我还在跨年的晚上把你一个人扔在寝室里面对着电脑寂寞地看片儿,你让我于心何忍?”

    “……那个,视频就是视频,不是片儿,你不要混为一谈……”

    “有区别吗?反正都是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呗。诶你也真是的,要不干脆这样吧,你跟我和久哥一起去吃饭好了,吃完饭你就自觉一点该干啥干啥去怎么样?!”叶煦同学又突发奇想地说。

    我简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无奈地望着他:“娘娘您真得不用管我了……我没事,一个人挺好的,你就跟久哥好好去玩吧,说不定今晚你俩会有新进展呢,好好把握。”

    叶煦估计也知道他劝不动我了,没办法只好撇了撇嘴说:“那行吧,反正你一个人开心点,嫌闷就出去走走。我知道去年……”

    他说到这里抬眼看了看我,又停住了。

    “放心吧。”我又冲叶煦笑了笑,但是有多勉强他和我都很清楚。

    去年的这一天,我还处于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去年的跨年夜,有一个人对我说:易生,以后跨年我们还一起来好吗。

    我当时是无比确认地说了好,可是谁能想到这个承诺仅仅是到第二年就维持不了了。

    但是,毕竟是承诺吧……即便他不在,我也该信守的对么。他曾说我答应了他的事却没有做到,他说得没有错,我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多伤人,不管之后如何在这一点上总归是我先对不起他。那如今,我不该第二次违约了。

    想到这里我也没办法继续在宿舍里面待下去。

    叶煦这会儿已经走了,和他的精心打扮不同,我知道自己出去是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在等着我的,那穿什么都无所谓。毛衣牛仔裤加羽绒服,可能还会有点冷,但我倒挺希望自己被冻一冻。身体冷下来的时候,有些情绪就不会很明显了。

    穿好衣服出去,我此时此刻并没有吃晚饭的心情,心里像堵了块儿大石头,把胃都给压小了,不吃也不会觉得饿。

    街上的人很多,要么就三五成群,要么就成双成对,我一个人站到地铁上的时候感觉还有些突兀。不过想一想就觉得是自己太敏感,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我。

    要去的地方,自然还是跟去年一样,蓝色港湾的倒计时广场。因为不是很赶时间,所以我直接就在亮马桥那一站下了车,然后就顺着人流慢慢地往过走。

    时隔一年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路线在脑海里却还留有一丝熟悉的感觉,我依稀记得当时被人牵着手,心里其实对于到底要去哪里并没有太深的执念,只想着能跟那个人一起像这样一直不停地走下去,走完一生就好了。

    可惜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

    时间过得太慢,尤其是在今天晚上。

    从不到八点坐到十一点半,我感觉自己已经快变成蓝色港湾这里路边的一座人体雕塑了。这么说起来小爷也算是玩了一回行为艺术的人,想想还挺有成就感的。

    看着时间快到了,我这才从路边长椅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已经被冻得有些僵硬的身体,看了眼不远处已经变得十分密集的人群,深吸一口气之后就往那边走了过去。

    还好,在我到的时候,上回我跟他站的那个地方人还不算多,我就站定了默默等着。

    不知道今天他那边会怎么庆祝跨年,他在哈佛的话,波士顿市,那也是个大城市了,应该活动会很多吧……会有很多人跟他一起么,毕竟他一向都很受欢迎。

    我忽然就觉得鼻头有点发酸,那种压抑了很久的感情在这样一个时间地点和场合的多重作用下似乎终于要冲破我自己设下的层层束缚了……

    我好想他。

    我还爱他。

    不管时间再过去多久,我都放不下。

    ……

    就在这个时候,多年来培养出来的敏锐直觉让我感知到了一束从身后射来的目光。

    我不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已经强到了这种宛如武林高手般的程度,但是在那一刻我却忽然有种强烈的预感,这道目光,是他的。

    心里瞬间就紧张得有些发颤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到底是害怕是他,还是害怕不是他……

    “……易生。”

    直到十几秒后这个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我眼前一下子就模糊了。

    六个月了。

    从六月二十九号到今天整整六个月了。一百八十五天。我终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何安……

    是何安。

    第91章 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从听见何安的声音到我转过身去面对他的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我花了足足有两分多钟的时间。

    当自己记忆当中描摹了无数遍的面孔和现实中他的脸庞交叠在一起的那一刻,我竟发现有了些细微的偏差。

    何安,他比去美国之前瘦了,哪怕是穿着羽绒服身材都显不出一点臃肿来。本来脸部就是宛如刀刻一般的硬朗线条,如今就更显得棱角分明,漆黑的瞳仁里仿佛蕴含了无数复杂的情绪,而此时我却连任何一种都分辨不清。

    看来这半年,他变得愈发深沉了。

    而我呢,他看我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我也变了。

    “易生。”

    在默默对视了一会儿之后何安又看着我清晰而缓慢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他不知道当再次听到他用这样熟悉的语气叫我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挤到一块儿去了,揪着揪着疼。

    彷如隔世,又好像昨日重现。

    考虑到在这个时候我要是再不说点什么未免会显得太尴尬,我只得让自己稳定了一下已经在某个边缘摇摆的情绪,也不用刻意显得有多自然,只要能发出声音就行。

    “你回来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这大冷天的空气中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又干又涩。

    何安望着我,点了一下头。“今天下午刚到北京。”

    “哦。那……挺好的。”我明明在发声,但却有种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感觉。

    “嗯……”何安似乎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

    “对了,你既然下午才刚回来,那怎么还不好好休息,大晚上的又跑到这里来了。”

    我在停顿了近一分钟之后才又想出了一个话题。也不知道自己事到如今还在期待着什么,但就是抑制不住地想听一个回答。

    我想听他说他也记得去年的约定,想知道他心里也是想我的,哪怕只有一点也好,有一点就够了……我只是想证明我们之间将近一年的感情对于何安来说不是那么不值钱的东西,而我也不是他一转头就可以抛在脑后、忘得干干净净的人……

    没想到在过去了半年之后,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成长了、成熟了的时候,面对着何安还是会有这么没出息的想法。

    不甘心,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发现自己心里其实一直都是藏有这样的想法的,我这么爱他,他怎么可以不爱我。

    或许如果我当初能够早一点、再明显一点地把这个想法给表露出来,那我跟何安应该也不至于会变成后来那样。然而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还会有用么……?

    周身的气流都仿佛被冻结了。

    在刚刚我说完那句话之后,何安也沉默了许久,他始终用一种几近于悲伤的眼神深深看着我,看到这时他终于说:“易生,我们说好了的。”

    所以你还是记得这个约定的对吗……我的眼眶忽然有些疼,低下头把自己那因为握得太紧而有些发颤的双手在身前相互握住,心头一阵暖一阵凉,我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在一起时的何安,分手时的何安,在机场的何安,还有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何安……太多的形象和回忆糅杂在一起,带动着种种不同的情绪也在心里翻涌混合,大概就是在我以为自己就要迷失在这情感的漩涡之中的时候,一道利刃就忽然闪着寒光从我眼前呼啸而过,斩断了其它所有的纠结不清,直直刺向最本质也最为深刻的那一种感觉。

    那是在何安说完“我为什么要接,你不想接直接挂了就好,不要再告诉我”这句话之后的我的感觉,如坠冰窖,心如死灰。

    我想笑自己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差一点就又把自己推进火坑里去。人不能太不长记性了。

    回想起这个来,我心头那份刚刚因为跟何安在这里意外重逢而涌起的惊喜和感动便全部烟消云散了,不想再自作多情。

    我的眼神应该是变冷了。何安一直注视着我,到这时他的表情也有一些凉了下去。

    “易生,我没想到……”他垂下了眼帘,身影显得异常落寞。

    我不知道明明当初走得那么决绝的人是他,为何他现在还会摆出这样一幅被抛弃了的神情,欺负人吗。

    “你没想到什么。”我不喜欢话听半句,既然你有牢骚,那你就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我的态度应该是让何安不太习惯,看着他诧异中又有些受伤的眼神我就觉得心下一片冰凉,那种凉好像是能把悲伤难过一类的情绪都给冻起来了一样,感受不到类似的波动也感受不到其它的感觉,能做出来的唯一反应居然是冷笑。

    “安神,咱有话直说行么,天气这么冷,你说完我就可以走了。”我说着下意识地扫了眼倒计时灯塔那边,此时已经没有继续等着新年降临的心情了。

    何安的唇边是一抹极淡的苦笑,他好像是想朝我走近一步,但是又给忍住了。

    “易生,我没想到你竟然真得能把感情断得这么一干二净。我以为你今天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应该是心里多少还存有一些回忆……”何安的话音全部都是往下沉的,像是在极度失望之后心已经累得提不起劲来。

    我了解这种感受。但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

    把感情断得一干二净的人是我吗?

    你走了,怪我咯?

    “我没有否认我心中还有回忆。”我淡淡地看着何安,“但是回忆又不能当饭吃。这一点,安神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么。”

    何安这下似乎是真被我给刺激到了,虽然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太过火的话,至少和他当初比起来我说得简直就是不痛不痒,然而他现在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很受伤而且还有些愠怒的样子。

    “易生,你这话是在暗示什么?你是想说我这半年来都没有联系过你么?但你不也是一样吗?”

    “一样?”我听完居然笑了起来,“安神说得对,的确一样,你没找过我我也没有找过你。我知道安神是个好面子的人,而我虽然没羞没臊惯了,但也没有那么死皮赖脸。我想有一点你肯定也赞同吧,人不能不自重自爱。”

    “自重自爱?”何安的眼神像是不相信这话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一样,他忽然走上来紧紧握住了我的胳膊,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问:“对于你来说难道给我打一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就成了不自重不自爱的表现了吗?易生,难道你肯付出的就只有这么一点吗?!我好面子?这种话你居然说得出口?!你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之前我都是怎么做的,而你又做了什么,到现在你来指责我好面子,你有这个资格么?!”

    我的胳膊,被何安抓得生疼。他好像是用尽了全力一般,力气大得几乎要把我的骨头都给捏碎了。

    这一下我的胳膊也开始抖了。应该是纯生理上的,和心理并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