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敌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傍晚的天空弥漫着大块的乌黑Y云,连斑斓明媚的晚霞都被彻底掩盖住。
    汹涌澎湃的海涛撞击在深黑色的礁石上,发出阵阵野兽般的怒吼拍打声。
    阿芙缩着身体,躲在一块靠近岸边的礁石群后面的阴影里,望着不远处正在卸货的人类货船和码头,身体强壮的船员正从船上卸下一个个用半湿的黑布遮掩住的铁笼子。
    屡屡猩红的新鲜血液从笼子的一角淅淅沥沥的渗出,滴落在暗褐色的甲板上,隐约间,仿佛还能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属于少女同胞的虚弱呻吟声。
    有两名船员在搬运一个笼子下船时,其中一人不慎踩到了湿滑的地面,手一松,两人抬的笼子顿时掉了下去,笼子翻滚了几圈,盖在上面的黑布也随之滑落。
    阿芙也看清了笼子里的鲛人,此刻凄惨无比的现状。
    那条漂亮的鱼尾满是鞭挞凌虐的伤痕,一条类似鱼钩的粗壮铁钩穿透了尾鳍,伤口边缘的血肉已经被泡的发白肿胀,更别提那与人类女性别无二样的上半身,早已被蹂躏的看不到一丝透审的皮肤,美丽的面孔也满是淤青,右眼只剩下一个黑黝黝的空洞。
    这条鲛人,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少女从未如此清晰的觉得,人类真的是一种极为残忍血腥的物种。
    面对这么美丽温顺的鲛人,都能毫不心软的任意玩弄虐杀。
    如果不是运输她的那艘渔船中途发生了事故,或许阿芙的下场比这只美丽的雌X鲛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同于冷血无情的人鱼,鲛人是一种极为感性共情心较强的物种,看着同胞凄惨的下场,阿芙悲伤又黯然的掩住了自己的唇瓣,大颗泪珠从少女的眼眶落下,在接触到空气的那一瞬又变成了晶莹洁白的珍珠。
    一只冰冷的手掌从一旁伸了过来,拂上她湿润的眼角。
    同时对方的另外一只手则揽住了阿芙的腰身,将她的身体往海底拽去。
    “我们……该走了。”
    少女的头顶传来了一个浑厚暗沉的嗓音。
    “再呆下去……我们、可能会被发现的。”
    靠近人类的聚集地,可是十分危险的。
    如果不是有这条凶残强壮的鲨尾人鱼保护,阿芙是没有这个胆子离这些人这么近的。
    亲眼见到了自己的族人被人类虏获后的悲惨下场,少女一时对人类都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恐惧厌恶的心态,甚至对之前无意间救下的那名人类的行为都感到了后悔。
    早知道就不管他的死活,就让他被海里的鱼直接吃的一干二净好了。
    正当阿芙准备返身潜入海底时,却忽然看到人类的码头出现了一个颇有点眼熟的身影。
    淡金的发,天蓝的瞳,俊美瘦削的清冷脸庞。
    除了脸色略显苍白虚弱,不就是那个之前被她无意间从沉船里救下来的倒霉人类吗?
    他居然还没死?
    而且还活着回到了人类的世界里。
    因为过于震惊,阿芙下意识的顿住了。
    那名金发青年面色略显严肃冷漠的和货船的主人交流了几句话,随后货船主人无奈的点了点头,金发青年便越过他,往那些盖着黑布的笼子走去。
    他掀开笼子的黑布,往里面看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但很快,金发青年就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阿芙的心跳莫名不安的跳动了一下。
    她觉得,那名金发青年,极有可能是在找她。
    没想到他竟然会记得自己,阿芙的心情有些复杂,但却没有多少高兴的情绪在里面。
    毕竟他也是人类中的一员。
    或许是少女的目光引起了金发青年的直觉感应,他下意识的转过头,朝着阿芙藏身的地方看了过来。
    双方的视线再次对上了。
    正如第一次时,他站在甲板上,垂眸和无意间冒出水面的鲛人少女四目相对。
    金发青年只愣怔了一瞬,清冷的眼瞳陡然浮现欣喜的涟漪。
    阿芙却万分恐惧地错开了视线,毫不犹豫的旋身往能够给她安全感的海底深处游去。
    寻找了许久,心心念念的鲛人少女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兰德恩下意识的就想追过去,可他之前的伤势还未痊愈,加上他无法在水中自由呼吸游动,便只能停住了脚步。
    但很快,兰德恩就感觉到有一道极为Y森冰冷,饱含嗜血杀意的敌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金发青年看过去,便对上了一双从礁石后方露出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非人类双瞳。
    ————
    啊,珠珠破百啦,今天有加更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