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分段阅读_第 3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蜜似糖GL 作者:酒的叫花子

    分段阅读_第 33 章

    如蜜似糖GL 作者:酒的叫花子

    喜欢花。”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何青柔没把话说得太难听,毕竟隔着中间朋友,她也不能讲对方给自己造成了困扰。

    吴妗定定看着她,语气有些飘忽地问:“你有喜欢的人了?”

    何青柔一怔,捏紧车把手,摇头否认:“没有。”

    吴妗一听却笑了,用探究的眼光打量她,好一会儿回道:“明天开始不会送了。”

    “那……再见。”

    “再见。”她说,但站在原地没要离开的意思。

    何青柔没多管,侧身上了车,等驶出街尾,她问迟嘉仪:“嘉仪,你跟吴妗关系很好么?”

    迟嘉仪正躺着养神,听到她问话,慢悠悠睁开眼,回道:“还行吧,怎么了?”

    “没,就感觉你俩好像挺熟的。”何青柔说。

    “她跟我们部门经理认识,以前帮过我不少,”迟嘉仪精神焉焉动了动身子,“搞汽车设计的,不过是个富二代,挺有钱的吧,很久没工作了,现在自己开机构玩,好像是搞教育还是培训来着。”

    何青柔嗯声,打方向盘向左。

    “她比较强势,但人很好的,”迟嘉仪说,“昨晚还跟我打探你的联系方式,我没给,说问问你的意见。”

    “别给,”何青柔立马道,说完又补充一句,“又不是很熟,免得尴尬。”

    “多认识认识啊,而且她跟咱俩一样,懂吧?”迟嘉仪道,“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在圈内算好的了。”

    她就随口一提,倒不是有意撮合,她们一堆人里吴妗这人确实还行,经济独立,单身,年纪相仿,跟何青柔挺配的。

    何青柔无话。

    迟嘉仪也住在老城区,离天星大道两条街远。

    “能自己上去吗?”何青柔看她走路虚浮,真怕她走到一半直接倒了。

    迟嘉仪摆摆手:“没事,你快回去吧,我能自己走。”

    何青柔点头,目送她进小区大门,不想她走了两步,一个趔趄摔趴在地,何青柔叹气,喝不得还喝,然后下车过去扶她,把人送到家门口。

    回到自家楼下时,天降毛毛小雨,雨落到luo.露在外的皮肤上,怪凉的,何青柔赶紧进楼。

    刚踏进家门,林奈发来语音电话,她愣了愣,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清冷:“下雨了,早点回家。”

    何青柔把门关上:“刚刚到了。”

    “嗯,”林奈回道,说话时尾音稍稍拔高,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那边有人叫她,好像是蒋行舟,“我这边还有点事,早点休息。”

    “知道,”何青柔说,末了,又加一句,“你也是。”

    “嗯好,晚安。”

    何青柔挂了电话。她脱掉鞋,收拾衣物去浴室,脱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她这才发现锁骨上的暗红痕迹。

    什么时候弄的?中午还是晚上?她耳尖蓦地发烫,多半是中午,怪不得迟嘉仪会问。

    这人也真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吗?她咬紧唇,伸手摸了摸那处,刚碰到,又像触电般弹开。

    顿了半晌,或是过于羞赧,便没再盯着镜子看,拾了东西走到花洒下,打开开关,热水淋下时,她却刹时记起,那晚,也是在喷薄的热水下,最后关头,林奈死死缠住她,动作轻柔却也极度霸道,将她禁锢在怀里,挣不开离不得,似攀附墙壁而生的藤蔓,只能依顺着她生或死。

    她问:“有对象了吗?”

    何青柔不知道她这么问的原因,当时难受得紧,犹如渴水的鱼儿,微张着殷红的唇摇头。

    “有没有?”林奈将她死死压制,不依不饶。

    “没有……”她一开口,水便流进嘴里,是热的。

    第18章

    除此之外,两人鲜少jiāo流,只一室旖旎,jiāo.融到身疲力竭,但小年轻的精力更好些,又喜欢掌握主动权,生涩的她,比不了。

    且这人蛮横得很,挟着哄着,总让她羞赧不堪却也情难自已。

    那晚的细枝末节就像印刻在脑海里一般,犹如随时活跃的岩浆,时不时就迸发一回,扰得人心烦意乱,她平时尽量不去回想,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孤零零躺在床上时,那些念头便像潮水般涌来,似置身于北京回来后

    分段阅读_第 33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