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分段阅读_第 7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蜜似糖GL 作者:酒的叫花子

    分段阅读_第 76 章

    如蜜似糖GL 作者:酒的叫花子

    的那一年,她对十岁的女孩子,也曾流露过母爱的温情和关心,事无巨细地照顾父女俩,可当何杰出生,这一切戛然而止。

    别人的不如自己的,何杰才是她的亲生孩子,何青柔不是,她对何青柔顶多称得上尽本分,该给的绝不短缺,至于管教训斥,这是对自己的孩子才用的,所以无论何青柔做了什么,她都不会多说甚,哪怕何青柔喜欢女人。

    如同现在,何青柔跟何父关系怎样,她毫不关心,对她而言,就真的是来南城转一趟而已。

    同样的,因为如此,何青柔亦与她关系冷淡。

    “那我们等你,你早些回家。”何杰欢喜道,如今一家人关系快冷到冰点,多聚聚总归会好转。

    “我六点下班,下了班就回来。”何青柔道。

    餐馆开始上菜,她起身去端,一家人开吃。何父何杰显然高兴,吃饭期间一直同她搭话,你一句我一句,讲个没完。

    吃完饭,何青柔买单,四人回出租屋。

    由于只有两个房间,何青柔打算让给他们,自己睡沙发,可何杰说什么也不愿意,最后他睡沙发,何父他们睡客房。

    洗漱时,何杰发现自己没带牙刷。

    小区门口有间杂货铺,何青柔让他先洗澡,自己下楼去买。

    “妈,你先洗吧,”何杰对沙发上坐着的谢红玲道,“我晚一点再洗。”

    今天谢红玲的反正他们都看在眼里,闷声寡言的,唉,真的是……他这个做儿子的难说什么,这些年都这样了,只希望何青柔别多想。

    谢红玲脸色终于稍稍有了变化,她找到两件换洗衣服进浴室。

    何杰为难地看了眼何父,何父摸着烟杆子,把烟叶裹成卷,塞进孔里,但没抽。

    “你别管她,”他皱着脸,叹气,“这两天多跟你姐聊聊,她跟我……”

    他没讲完,又重重唉了声。

    何杰站着,亦在心里叹息。

    虽然谢红玲跟何青柔关系淡然,但他们一家之前还算和睦,可平静在何青柔出柜后被打破,何父接受不了,三番两次催她找男朋友,起先何青柔还能平心静气跟他解释、推脱,后面却愈发恼火。

    何父觉得,自家女儿应该试着jiāo个男朋友,跟男的处一阵,或许就正常了,他张罗着给何青柔相亲。何青柔肯定都拒绝,反正没回去,他打电话催就催呗。

    前年过年,何青柔回家,板凳都没坐热,他就提这事儿,亏得何青柔xing子温和,跟他好说歹说,他亦安静了一阵儿。

    过完年,他突然要请亲戚吃饭,叫家里人都去,当时何杰领着何青柔去饭店,一进包间,姐弟两个都懵了,一屋子的生面孔,中间坐着位年岁跟自己相仿的男xing,他旁边围着三姑六婆二大爷,感情全家一齐出动了。

    这架势相亲无疑。

    何青柔给何父面子,把饭吃了。回到家,父女俩起争执,何父气昏了头,说了许多难听的重话,又拎出连漪来训她。

    连漪死后,何家再未提过她,在何青柔心中,她是份量最重的存在,拿一个去世多年的至亲压她,实在太过。

    父女俩的隔阂因此而生,变得生疏。

    何父心有愧疚,三番两次想低个头,但苦于拉不下面子,这回借机何杰考大学,过来瞧瞧。

    由今天何青柔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是没气了,但心里肯定还是有疙瘩的。

    何父捏了捏烟卷,瞅着光洁干净的地板,心里暗暗发愁。

    .

    小区外,何青柔买了牙刷往回走,行到正门,忽尔瞥见拐角yin影处停着一辆路虎。

    她边走边下意识看了下车牌。

    这时车窗打开,一个橘黄的毛绒小脑袋突地探出,接着两只肉爪扒到窗沿上。

    她驻足,愣了愣。

    毛团儿冲她喵喵叫了声,再一跃跳出窗,可由于太胖没把控住重心,险些摔了,它胖乎乎的身子斜了一下,抬抬前爪,飞箭似的冲来。

    冲到何青柔跟前,用爪子紧紧扒住她的裤腿。

    “五两,”何青柔嫣然一笑,蹲下身把它抱起来,小家伙儿真重了些,沉甸甸的,直往她怀里钻,“怎么到这边来了?”

    “带它去医

    分段阅读_第 76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