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样的

作品:《白羊(校园1v1)

    花了五分钟,倪清嘉打发走邹骏。
    好友薛淼淼看着邹骏落寞的背影,默默惋惜:“我说,要不你就答应他了吧。邹骏虽然颜一般,但是身材顶啊。”
    邹骏是隔壁班的体育生,追了倪清嘉一个多月,告白三次,倪清嘉拒绝三次。
    倪清嘉没接话。
    薛淼淼自顾自往下说:“那大宽肩膀,那胸肌……啧,快赶上我的了。你真不考虑考虑?”
    倪清嘉面无表情道:“我晕肌。”
    薛淼淼哈哈大笑。
    倪清嘉刚认识邹骏那会儿,还对他挺感兴趣。毕竟“一八五”“体育生”“肌肉男”这几个标签放在一起,很难不吸引人。
    她甚至有过和他交往接触的念头,不过很快打消。
    这要从半个多月前邹骏邀她去宿舍说起。
    邹骏说他准备了惊喜,让倪清嘉去他宿舍拿。
    宿舍,多隐私的地方。
    倪清嘉知道邹骏不怀好意,她有心想和邹骏发展,便同意了。
    体育生的寝室都在一楼,邹骏挡着倪清嘉,很容易混进去。
    刚一推门,邹骏脱下了校服,露出壮实的年轻肉体——他给倪清嘉准备的“惊喜”。
    可倪清嘉看不清,因为她被气味熏蒙了眼睛。
    “操……”倪清嘉捂住口鼻,弯腰扶着门框,像被《生化危机》里的丧尸追逐,急切地逃跑出门。
    该如何形容这一种气味……
    如同雨天穿着厚袜子,浸泡在满是垃圾的水坑,然后三天三夜没有洗过脚、换过鞋袜。
    不,比这更甚。
    可能是潮湿粘稠的泔水,混合着泛酸的呕吐物……
    倪清嘉明明在里面待了不到三秒,她感觉自己已经要腌入味。
    太他妈可怕了。
    邹骏追出来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眼前是邹骏半裸的身体,大块的肌肉上流着汗渍。
    嗅觉冲击太猛烈,视觉便跟着嗅觉走。倪清嘉此时只觉他的胸肌像晒过小鱼干的铜墙铁壁,气味冲到天灵盖,邦邦两下还能给她脑壳震碎。
    倪清嘉趔趄了下,扶着走廊的栏杆:“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情,那个,我先走了……”
    邹骏:“我送你。”
    倪清嘉坚定地摆手:“不用!”
    她从未如此狼狈,似逃窜的流民,从男寝飞奔而出。
    从那天起,倪清嘉迷途知返,彻底断绝了对邹骏的想法。只是邹骏穷追不舍,倪清嘉很是烦恼。
    回想起这件事,倪清嘉恹恹地对薛淼淼说:“你要是喜欢肌肉男,你去追他好了。”
    薛淼淼眼睛一亮:“你认真的?”
    倪清嘉点头,她可巴不得邹骏移情别恋。
    “你同意,我可真去了哦。”薛淼淼捏着下巴猥琐地笑,又转头问倪清嘉,“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倪清嘉模样姣好,性格开朗,追她的人少说得有过五六个。有的倪清嘉接触过一段时间,有的像邹骏她直接避而远之。
    倪清嘉对感情三分钟热度,上头快,下头也快,今天说喜欢,明天就能说拜拜。
    来来回回,兜兜转转,虽然谈过那么几段恋爱,却始终没有维持至少一个月的。
    倪清嘉虽然大大咧咧,但她是个细节控,任何方面的小点都有可能令她心动或放弃。她可以因为一个纹身,或偶然的侧脸,无意的举措而喜欢一个人;也可以由于一个动作,或咀嚼的声音,随口的玩笑而丧失兴趣。
    倪清嘉思考着薛淼淼的问题。
    她喜欢的人,不需要多帅,瘦瘦高高,干净清爽就行。性格怎样都无所谓,脾气必须得好,不然吵架吵不过,她会气得睡不着觉。
    倪清嘉在心里补充上最后一点,不要有大块肌肉。
    如此想着,教室门口出来一个人影,倪清嘉随手一指:“他那样的。”
    薛淼淼看过去,陈敬拿着一迭试卷前往老师办公室的方向。
    薛淼淼讶异:“陈敬?”
    陈敬是他们班数学课代表,成绩拔尖,戴个眼镜,校服纽扣永远扣满,典型的三好学生。
    薛淼淼和陈敬没怎么说过话,但他那类学生,她太熟悉了。
    满脑子只有学习,把“早恋”当犯罪,正经得要死。
    薛淼淼摇摇头:“你搞不定他。”
    倪清嘉淡淡地笑了,语气平静:
    “是么?”
    -
    小说角色设定不代表现实
    如有冒犯到体育生,我给你们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