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分节阅读_4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说呢,怎么突然敲钟了,知道了大哥,我会乖乖在家的。”

    关键时刻,这孩子还是很靠得住的,知道自家大哥说的在理,立马就没有在胡搅蛮缠,这一点比寻常孩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或许这里也有他也算是半个两世为人有关系,心智上总是更加的成熟一些。

    甄回到了新宅子的时候,那些为甄家修缮房子的匠人已经在这里头等着了,一个个面上带着几分恐慌,他们都是知道这国丧代表着什么的,虽然这甄家大爷很是不错,这些日子工钱也给的足,可是这再好,也比不上饿肚子的危机,所以到了这会儿他们是真的来求着救命来了,把老脸都全放下了。

    好在甄回早有打算,看到这些人立马就开始分派事儿,叮嘱了那些匠人每日里要关上门做活计,那些动静大的,三个月内一概不能做,只能上漆和休整各处院子的草木,另外还很是利索的表示既然请了他们,就绝对不会不管他们,虽然不能和前头一样,人人有活干,可是还是请了这些匠人们负责清理洒扫,好歹让他们不至于没饭吃。

    这个年头的匠人身份地位很低,生活更是穷苦的厉害,如今能有这样一个保证,已经是喜出望外了,那里还会多求,甚至那些匠人还表示,只要能让他们在这最艰难的时候有饭吃,之后的活计他们都能不要银钱,只要每天给饭,他们就肯白干。

    听到这样的话,就是已经被这古代等级社会历练的心肠变硬的甄回都有些眼睛泛酸。他又不是周扒皮,也不是什么吝啬鬼,那里肯占这些穷苦人的便宜,这些人一年一家子的花销也不过是十两上下,是整个社会最最底层的人,若是没有了他这里的工钱,那等做完了他家的活计,要是没有接到下一个活,只怕是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所以最终甄回还是做了一次好人,不但让这些人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不至于没有饭吃,还说明了,等到这三个月最厉害的时候过去,就给他们加工钱。因为他要加活,像是正院的院子里,四角要种树,要花坛,后面每一个院子都要收拾一些小景观出来,如此一来,那些工匠一个个都是喜笑颜开,他们最怕的就是没有活计做,只要有活,他们就不怕没有饭吃,甚至积极性上来的工匠们还免费给甄回提供了不少的方案。

    这些人一个个都做过不少的人家的活计,谁家的院子怎么样,或许他们比这些勋贵们更加的清楚,只是往常没有人重视罢了,如今看着甄回人好,自然愿意贡献出来,什么夹道边上还种些爬山虎,夏日里会更加的好看,比花坛实惠,什么照壁后面该种上一些花卉,如此正房里看出来更漂亮,甚至连那些跨院,后罩房该怎么处理都有一定的珍贵的经验,还都是些既不费事,又经济节省的法子,倒是让甄回听得眼睛一亮。

    等到把这宅子里工匠什么的都安置妥当,分派好事情,接下来的日子,甄回那真的就是宅男的生活了,在这国丧期间,出去游玩什么的,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儿,而这大冬天的没有了游戏,没有了窜门的活动,那么还能做什么?可不就是只能窝在自己的屋子里嘛。

    好在他还有弟弟妹妹在一边,好歹还能当个孩子头,给弟妹们说说故事,监督一下他们读书,倒是也难得安生了好些日子。只有甄老爷忙进忙出,干的热火朝天,和往日的悠闲大大的不同。

    甄回看在眼里,其实很能理解,新皇眼见着就要登位了,那么也就是说,这什么恩科之类的事儿也就快了。虽然本来这开年就是乡试之年,再过上一年就是大比之时,可是若是没有一个恩科,那是没有办法体现一下什么叫做皇恩浩荡的,所以即使这和乡试很可能碰上,礼部也好,国子监也罢,都要准备一下会试的事儿,谁知道新皇帝什么时候一下子就下命令了呢。

    果然,刚过完一个朴素的,不能饮宴的大年之后,这恩科的旨意就下来了,二月来不及恩科,就直接放到了四月,旨意已经下到了各个州县。很显然,那些举人们一下子幸福了,因为如此一来,四月要是考不上,到了明年的二月还能再考一次,也就是说能连着两年参加考试了,这考中的几率自然就上去了,能不高兴?

    甄回也高兴啊!如此一来,这进京的举人肯定多,他们这些娃子们的出租宅子生意必定又能火爆起来,而且这一次连着两年有会试,那么也就是说,举人要是这一次没考上,必定不会回老家,而是会选择再住上大半年,一年的,准备下一次,他们的宅子只怕是能日日住满了。

    只有林洵,甄回感觉,这娃命真是不好,怎么这皇帝死的就不能晚一点呢,他到了八月才开始参加乡试,就是顺利一次性考中了,这恩典他也沾不到什么好处,实在是太可惜了。

    还有自己,还想着过几年在开始发力呢,如今看来自己命也不好,这新皇前几批最容易被重用,最容易冲杀出来的新进士什么的,估计自己也没有什么份了,等到自己顺利的考中举人,再去参加会试,那也是第三批了,如此的话,还不如稳妥些,在多等等,好歹让自己年岁也在上去些,不至于弄个什么少年英才的招人眼。

    越想越觉得自己计划失败,出头还有的等的甄回看着手里的书本都感觉有些乏味了,好在边上还有两个屁孩在那里闹着,不然甄回都能沮丧好几天。

    至于这朝廷中的事儿是不是真的这样风平浪静什么的,甄回感觉他真心是看不出太多了,甄老爷能不能顺利上位,趁着这个机会再往上爬爬,他也索性放下了,事儿都到了这一步了,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老实些的好。谁知道这新皇登基会烧哪几把火呢!

    就在甄回当宅男的那些功夫,老皇帝的葬礼终于完工了,于此同时,新皇的火也终于开始烧了起来,而让甄回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把火居然烧到的是王家,王子腾家。顺带挂到的还有薛家,这两个四大家族中的成员。

    ☆、第83章

    凡是看过红楼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薛家的人其实很骚包,想想他们穿的衣裳动不动就是什么两色金,三色金就能看出来,这样的布料是什么人用的呢?是皇家专用,两色金那是亲王的,而三色金则是后宫等级高的嫔妃用的,薛家不过是皇商,这身份,地位那低的都能让所有当官的俯视了,可偏偏就是他们,在为宫里采购这些布料的时候,居然有胆子自己剩下一些做衣服穿,从这个角度来说,真的是傻得让人发笑了。

    甚至为了显示自家的富贵,路子广,还常常把这东西送人,这一点从他们进贾家之后,用宫花送礼就能看出一二来,这一次也是这样,他们送礼给金陵王家的人两色金的布料,而那个脑子有问题的王家人居然也就是这=这么傻乎乎的真的穿着往外走动了,你说这不是上赶着让人弹劾嘛,还正好是在新皇上赶着准备找茬子收拾人立威的时候。

    王家人倒霉了,逾制这个事情真的是可大可小的很呢,虽然这不是什么造反的东西,就是皇帝也知道,估计也就是没脑子的货才会做出来的傻事儿,可是这严惩还是需要的,这是姿态的问题,立场的问题。

    金陵王家老宅那几个倒霉家伙下狱很迅速,这些纨绔子弟,享惯了富贵又没有什么才能的庸人,第一时间就把薛家给供了出来,那么接下来的事儿也很简单,薛家皇商的名头是别想要了,至于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甄回已经不想去想了,就是他们帮这说话的人再多,花费的银钱再大,这两家实力被打下去大半那是肯定的。

    京城的王家子弟一个个都开始上请罪的折子,自责自家久在京城,对家乡的族人管束的太松,太过疏忽了,这也是他们的聪明之处,一方面服软,一方面也开始和金陵那边撇干净关系,谁也不想总是有人拖后腿,这事儿正常的很。倒是虚假,这一次来,本来是想着到京城看看,能不能在进一步,让自家嫡子娶一个有分量的妻子,再一次扯上和其他权贵的关系,却不想因为一块布料直接给打回了原形。

    甄回这会儿想的是,或许是因为他的蝴蝶作用,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所以如今薛家,这个没能跟上其他四大家族中人的步伐的家族,算是彻底的败落了,那么没有了这样皇商名头,没有了显赫富贵的家底,还会有薛蟠,还会有薛宝钗吗?甄回很无语,他不知道这会儿他该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刚开始知道这贾政的联姻对象不是王家,而是史家姑娘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妥当,而如今一个家族的败落更是把这一份不妥当给落实了。

    所以甄回觉得今后的一切,已经脱离了他所以知道的情况,没有了贾宝玉,没有了薛宝钗,到是林黛玉还很有可能有,因为贾家和林家关系实在是不错,把贾敏许配给林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只是单有这一个,还是红楼吗?

    莫名的甄回感觉自己似乎心里对于未知的一切反而多了一份从容,是他心态够好?不是,确切的说,是甄回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所在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一本书,任何一个人,当知道自己生活的,生存的是个别人固定好的书本中,剧情中,估计心情也不会好过,他能这么多年没有变成神经,已经是属于心粗心大的一类人了,即使是这样的人,能把去掉这束缚也是一样的高兴的。

    至于什么警幻仙子,什么一僧一道,这个甄回觉得,和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关系,连需要度化的人都没了,他们还能干什么?

    想通了这一点的甄回真的是很高兴,也正是因为这份高兴,让他在没有心思去关注那所谓的四大家族,相反开始全心的开始关注自己的生活了。

    他重新给自己做了一个计划,既然皇帝提前上位了,那么他也没有比较急吼吼的在十五岁的时候,或者说是虚岁十六的时候去考什么举人了,太过受人瞩目从来不是什么好事儿,还不如老实的到了十九岁再去,如此一来,即使中了,也不怎么显眼,最重要的是,还能多累积些知识,名次上还能上去些,为自己一次性过会试做准备。即使二十岁的时候考不中进士,他也不发愁,二十三岁总是成的,到时候也算是年轻有为,最要紧的是,到了那个时候,想来他老爹也该爬上四品了吧,到时候自己的仕途还能更加顺当些呢。

    懂得给自己规划生活的人总是从容的,甄回也是一样,转眼间,一晃五年过去了,甄回终于十八岁了,新皇的皇位很稳当,他老爹虽然依然还是在国子监晃荡,可是这官职已经又上去了一点,成为了从五品,爬的真心不快,可是却稳稳当当,波澜不惊,也算是好事儿吧,最起码他都能看到,自己老爹有一天做上国子监祭酒,从四品官职的曙光了。

    而他呢,也要开始准备乡试了,是的,他上一届真的没有去,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计划,就是他爹也感觉他晚些去比较好,原因更简单,因为那一次科举前,因为选考官的事儿出了不小的岔子,或者这也是前朝老臣和忠心新皇的臣子之间的一种较量,连甄老爷这样对政治没有太多敏感性的人都能感到不妥当,可见这事儿有多明显了,所以甄回立马避开了这样的漩涡。

    到了如今,一切已经平稳了,自然他也该开始再一次的征程,开始属于自己的仕途了。

    更要紧的是,他和牛家那个比他小了四岁的女孩的婚事已经确定了,就在明年十月,也就是他乡试之后,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好看,这一次也必须要考上举人功名了。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家自然是已经彻底的搬到了新宅子中,就是家中奴仆也多了不少,已经有了四十多人。原本的那处宅子则是被租了出去,一年也能有二百两的出息,添补家用,甄家在国库的欠银也已经全部还清,因为这个,甄老爷在户部的名声那是大大的好,就差没有直接给他送一块诚信君子的牌匾了,因为甄老爷的及时还款,不少清流文官们对于归还国库欠银的事儿,多少也有了一点触动,多多少少的往户部还了那么一些,甚至有些人还学着甄老爷的样子,每一年还上那么一二千两,虽然不多,不说能让户部一下子抹平账本,可也是能让他们看到收回欠款的希望了不是!光出不进,谁也受不住。

    也正是因为这样,最近已经有消息说,甄老爷很有可能被调到户部去,成为正五品,虽然这消息一时半刻还不怎么能确认,甄家的人也更看重国子监与世无争的工作环境,可是这到底是说明了甄老爷在这朝堂上的受欢迎程度,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于此同时,也正是因为欠银都还了,家中没有了债务,这每年收上来的银钱,在甄回和甄吉这两个有些财迷的兄弟的操持下,开始一点点的为甄家增加着产业。这几年中,京城这里的田产,又增加了上等田五百亩和中等田二百亩的数字。还有山林地,那种能圈养牲畜的山林地也多了二百亩,到了如今,甄家把京城和苏州的产业加在一起,每年的出息已经达到了6000多两。而这些银子,除了拿出三分之一作为开销,其他的又在不断的积攒,好在合适的时候,再一次出手,为增加产业做投资。

    说起甄吉,这娃如今也已经十三岁了,读书上天分不错,人也机灵,性子上很是爽利,好交朋友,如今在京城很是吃的开,常常和贾珍一起出门,或许是他的影响,或许是因为贾代化还在,对于孙子的管教也很是上心,这贾珍并没有什么纨绔子弟的迹象,读书什么的虽然不是太有天分,可以算是用功,倒是贾敬,好容易考上了进士,却不想不过是个同进士,很是沮丧,有些不愿意面对,要不是众人的开解,或许他真的就有可能钻到牛角尖里不出来,将来还是要出家去了。如今作为勋贵人家,武将人家里难得能和读书人扯上关系,算的上是自己考出进士的优秀人士,已经在一棒子文人的鼓励下,开始学着做官了。就在京城附近不远的地方,当个小县令,虽然和她们家的爵位品级相差太大,可是这自己努力获得的权利不是不劳而获的东西能比拟的,他还是很上心的在努力。

    除了贾敬,很多人都不一样了,都脱离了原本的轨道,比如贾敏已经十二岁,身体状态良好,琴棋书画,样样都是顶尖的,愣是谁都没法说一个不好来,唯一让人诟病的,也许就是失母这一点,贾史氏,也就是原本小说中的老祖宗,去年的时候,郁郁而终了,对于一个常年被关在佛堂的人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当然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甄回说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这贾家老太太和这贾史氏是前后脚没的。这个很可疑,却没有任何人去追究。

    贾赦二十四,还是个秀才,贾瑚八岁,贾琏也出生了,刚一岁,贾政二十一,同样是秀才,娶了史家的姑娘,已经生了一个儿子,一样还是叫做贾珠,今年四岁,这两兄弟目前正在守孝中,想来贾家想要再添丁,必然要到两三年之后了,那么那个贤德妃还能出来吗?真不好说!倒是贾代善如今身体好的不得了,真是出人意料了。

    林海十八岁,也已经是秀才,正准备和甄回一起会苏州参加乡试,林海的弟弟,名字叫林涛,如今已经是七岁,虽然和林海以前一样瘦弱,身子总是生病,可是却好歹站住了,已经启蒙读书,这让林老爷浑身充满了干劲,好像什么毛病都没有了,还能再活二十年一般。甚至遇上打趣他的同僚好友,他还会得意的说自己身体好的能看到自家小儿子再生小孙子。作为一个平均寿命不过四十五岁的林家的男人,在如今已经创造性的突破了五十岁,还这样的吃嘛嘛香,他绝对有自豪的资格。

    只有甄回知道,这是因为他们家男人一个个,如今活动量很不小,打球,跟着去打猎,四处走动,时不时还要参加一下拍卖会,刺激一下心脏,为了孩子,每月一次请脉,常吃些甄回嘴里忆苦思甜的粗糙食物,喝些羊乳,牛乳什么的,这样的情况下,从生活习惯上,他们已经彻底的摒弃了往常几代林家人习惯的宅男生活,开始往武将人家的折腾劲靠近,在这样的日积月累之下,身体素质不上去那才是怪事。没看到那些武将一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的厉害吗!

    林洵二十二,举人功名,也已经成婚,刚有了一个儿子,这让林家三老爷高兴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这一辈子居然能看到孙子出生,这简直就像是上天恩赐一般的幸福。再回头看看在京城的其他林家人,似乎也一个个寿数上有了增加,这么些年,身体只有越来越好的,孩子只有越来越健康的,这让他蒙生了一个想法,莫不是这京城的风水更适合林家人?不管是哪一种吧,看样子,林家人开始往京城迁徙那是肯定的了。也不知道最后他们会不会成为京城有一个世勋人家之一,这就不是甄回能预见的了。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副美丽的画卷,正面对着甄回慢慢的展开,看着这一切自己身边的人脱离原本的命运,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甄回心里充满了成就感,也许,这就是他来这个世界一次最大的收获了。

    ☆、第84章 结局

    甄回的生活总体来说,那就是平淡,即使在他中了进士之后,也曾经历过一些朝堂风雨,也在家长里短中头疼过,可是真要和那些穿越小说中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人比起来,那实在是太过平淡了。

    举人,进士,一步步的往上走,每一次都不是那种特别出头的一类人,却总能稳稳的挤在中流,不会让人侧目,却也不会失去太多的机会,所以他这一辈的成就比他爹还是好了很多,在他爹到老不过是从四品的官职对应下,甄回在他六十岁的那一年终于做到了从二品的位置,虽然依然不是什么官居一品的显赫,也不是阁老重臣的权势,可是他却能在无数的风雨中屹立不倒,成为了有名的三朝老臣。最要紧的是,他这个老臣,很是识趣,在第三代皇帝上位的头一年,就用身体病弱为由,开始请辞,为皇帝的心腹让位,这让他致仕之后能得到皇帝的信任,在年老之后还能享受一品大员的待遇,死的时候,还有皇帝亲自下令让礼部拟了一个‘文和’的谥号。‘和’有相安,谐调的意思,也是和美,和睦之意,从这一个谥号也能看出甄回在皇帝心中,百官心中的印象如何了,那就是个老好人,是个与人为善的典范。

    穿越者即使能有一些蝴蝶的事迹,即使知道更多的保养知道,可是毕竟不是什么神仙下凡,能让周围对自己好的人一个个更健康的生活,从而延长一些寿命,多一点生活质量,可是也不可能让人活到不可思议的年纪。

    所以甄回的老爹,最终是在六十出头的时候没的,林侯爷也不过六十一岁,就是往日自称身体好的很的贾代化,贾代善,也不过是活到了六十九岁,七十岁的年纪。而甄回自己,也许是脑细胞损伤过多,最后也没能超过贾家的那两个老头,死的时候六十七岁,不过在这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古代,这也算是高寿了。最起码他是看着自己孙子出生,看着孙子成婚,有了重孙子消息之后才闭眼的,这一点上来说,他真的是很满意了。他有儿有女,两男一女的子嗣,和书上那什么只有甄英莲一个孩子相比,那真的是让人怎么想怎么自得不是!

    甄吉也许天生就和道家有缘,虽然他读书很不错,人也有些财迷,和原本书里的形象已经远开了八只脚,可是科举之后,居然被分到了道录司工作,还是和道士们打交道,好在这甄家有了甄回这一个顶门立户的人,他也不用在仕途上费尽心思,最后在甄回过世的时候,这家伙也不过是五品官职,日子过得相当的悠闲自在。

    林海确实娶了贾敏,就像是三世姻缘一般,两人很是对眼,这一开始还让甄回有些担心,怕他们两口子十来年没有孩子,弄得家里不安生,可是怎么说呢,也许是林家还有林弟弟,也许是这人气就是旺了起来,更可能是林海这身子骨因为从小就跟着甄回他们活动,打猎,很是健康的缘故,成婚不过是两年,贾敏就为林家生了一个嫡长子出来,倒是让所有人有点意外惊喜的意思了,也因为这个,林家对于贾家那真的是感激不尽,只觉得这是贾家的子嗣繁茂也被贾敏带过来分给了林家一点福运。

    虽然最终林海不过是一儿一女,而且那个闺女还是三十出头后才有的老闺女,可是这也已经让林海很满足了,林涛,那个林家的二爷,一个原本不存在的孩子,也给林家增加了两个子嗣,同样是一儿一女,这让林海感觉,自家所谓的单传,所谓的子嗣不旺的命格已经彻底的改变。

    除了林海这里,林洵这些林家的其他人,家中也孩子比前几代多了些,虽然不过是多了一个两个,不是家中两个儿子,就是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可是林家却更加的相信这风水的问题,所以不断的有林家人往京城走,甚至有些感觉不喜欢京城的,也开始在京城周边的北方做官,游学什么的,倒是让林家的人开始走出了苏州这么一块地方,开始四面开花起来。

    贾家也许是改变最大的人家了,贾敬没有去当什么道士,而是老实的坐着他的官,一直到六十岁,四品的位置上致仕,也因为没有乱吃什么丹药,继承了他爹好身体的贾敬一直活了七十三岁,有这么一座大山在上头压着,贾珍自然也没有了成为纨绔的可能,老实的读书,虽然读书本事不成,可是好歹也在四十岁的时候成了一名举人,不至于不学无术,作为族长老老实实的管着家族中的一切,贾蓉更是因为从小被贾敬带在身边长大的缘故,加上人又聪明,倒是弥补了贾敬的遗憾,顺利的成为了进士出身的庶吉士,宁府这一脉在他这里终于彻底转换到了书香人家的阶层。

    与此同时,因为没有当道士,自然这宁府也不可能只有贾珍一个孩子,除了惜春这个最小的闺女,贾敬另外还有两个儿子,虽然不是嫡出,可是好歹他这一房也算是有了三个男丁。人丁很是兴旺。两个庶子才学不算好,所以最终在勉强考出了秀才功名之后,就被安排着帮衬贾珍管着家族的一些族田,族产的事务,倒也做的很是不错。

    荣府贾赦一样没能考上进士,可是偏偏他辨识古董的本事被彻底的发掘,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京城有名的收藏大家,也算是为贾家在文人的圈子里占了一点有分量的地位。贾政倒是考上了进士,可惜和贾敬一样,不过是个最后几名的同进士,外放到了外地,一直到四五十岁才重新回京,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这两兄弟连产生一点矛盾的机会都没有,倒是兄友弟恭的很,就是贾政的妻子也对着长房很是恭敬,毕竟他们不再京城的时候,凡是京城的消息,大半都是靠着贾赦帮忙传递的,还为他们打点京城的关系,让贾政做官更加的容易,怎么可能不感激。

    贾赦三子一女,贾政三子两女,从孩子的数量上来说,和原着中是一样的,可是贾政的妻子换了人,这孩子的命运自然也就不一样了,更不用说这时候,贾家这两个兄弟自己还算是争气,自然也不可能想着用女孩子去换取自家的地位稳固,富贵荣华,所以这几个孩子的婚事都是门当户对,很是稳妥,唯一能和原着一样的就是贾琏依然娶了王熙凤,只是在有了长嫂,贾瑚的妻子的情况下,这王熙凤自然没有了弄权的可能,甚至因为王家前些年的遭遇,地位比贾家已经低了不少,若不是因为贾琏是不袭爵的嫡次子,这王熙凤都没有可能嫁进贾家,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所谓的脂粉堆里的英雄,自然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相反还因为地位的问题,很是小心谨慎。再加上没有了挑着她出头的王夫人,这王熙凤更加不可能去做什么房高利贷,包揽诉讼的事儿。她的那一身的管家理事的本事最终能用的地方,就是在贾琏分家出去之后用在他那个小家里了。

    说起小家,贾瑚书画很不错,读书也有天分,是玉字辈的第一个进士,让荣府也沾染了些文气,倒是贾琏,依然不善读书,只是被压着考了个秀才,从此就一心钻进了商事上,打理家业倒是一把好手,最后谋划了一个捐官,索性在户部当了一个小官,凭着他对银钱的敏感,对账本的熟悉,最后也算是不错,混了个五品,让王熙凤也算是得意了一把,有了敕命。

    贾珠读书好,性子好,可是运气不怎么好,三十多才中进士,好在即使这样,也已经很让人得意了,这贾家荣府连着两个进士,怎么能不让人羡慕,倒是另外的几个孩子,一个个都不怎么样,最高不过是举人,像是两房的庶子,最后不是替家中管理产业,就是在家学当先生。可就是这样,这一代的贾家子弟也已经是几代以来最出息的一辈人了。

    因为兄弟出息,贾家的闺女也开始受人欢迎,虽然贾家底蕴依然不足,让很多文官清流看不上,可是这些女孩子总算也能嫁的不错,从这一点上看,甄回感觉真的是很欣慰的,他记得,那原着中,这些女孩子后半身都很苦很苦,这个世道对于女子太不公平,能让她们有一个好一些的结果,甄回感觉,自己总算是没有白交好贾家一场,这绝对是功德。

    王家虽然因为那衣料的事儿地位有些下降,还遭受了训斥,可是也算是因祸得福,由此王子腾这一房倒是把金陵那些拖后腿的族人们彻底的掰扯开了,有点轻装上阵的意思,家中其他人虽然不怎么出息,却也因为受了打击,变得低调起来,就是后来很是让人诟病的王仁也很是老实,不敢随意在外头招摇,而王子腾娶妻的人选自然也不一样了,因为地位的下降,想要重新开拓人脉,为将来做准备。最后没有娶四大家族中的女子,反而是娶了一个文官的闺女,虽然对方老爹官职差了些,也不算是什么清流,可是毕竟也是书香人家,倒是让他后院很是安静,还意外的改变了无子的命运,得了两个儿子。

    至于原本的王夫人,史家二爷凭着自己的本事得到了爵位,还是侯爵,这样的侯爵夫人的身份,已经让她很是满足,满足的女人一般是不怎么会生事儿的,甚至为了维持自己的高贵,还自动的进入了慈悲模式,虽然因为史家低调,甚至因为还欠银的事儿很有些拮据,可她却依然为了自己的高贵,从不做些败坏自己名声的事儿,像是教养史湘云,像是勤俭持家,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