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221:天海一行,欧洋嘱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雷火州那边,禁地暴动,是继血海魔渊之后,搞出声势最大的地方,比起当初噬天侯的事儿,那边显得更乱。
    雷火州属于大州,域内共有六郡三十府,其实单论地域范围,几乎比得上两个云州,只不过那边环境不行,所以百姓稀少,数十里没个人踪实属正常。
    唐云此去乃是代职,当然这只是官面上的说法,实际上他的权力跟郡主没啥两样,甚至由于代职问题,他可以更过分些。
    反正两年就得走,再烂的摊子管他屁事。
    “张伟,咱们到哪了?”唐云眯着眼,目光掠过窗缝。
    充当马夫的属下闻言,连忙回道:“大人,咱们刚到天海郡地界,过了天海郡,再途径两个郡,就进雷火州了,以现在的速度还需两月。”
    唐云想了想,吩咐他:“天海郡?顺道去一趟郡城,我去见个人。”
    “是,大人。”张伟点点头应道。
    他要找欧洋一趟,之前对方曾来过信,待唐云启程途径天海郡,定要去那里跟她见一面,说有要事商议,但具体如何却并无细说。
    马车吱吱呀呀,迅速在官道行驶。
    在道路两旁岩壁最顶端,数人俯卧在此,目光死死盯着下面那飞驰而过的马车,脸上满是不加掩饰的恶意。
    一獐头鼠目的家伙,束音成线问:“老大,动手吗?”
    大汉擦拭着手中环首大刀,淡淡的说道:“动手是要动手的,但不能现在动手,还不是时候。”
    “为啥?”手下问。
    大汉压低声音:“那些人说,唐云是九品蕴气境,且这厮还是从尸山骨海爬出来的,无论哪方面都是一顶一的强,咱们不可妄动。”
    望着那已然达到峡谷口的马车,手下忍不住叹道:“可过了这个地方,就没有下手的好机会了。”
    大汉想了想,道:“到了这等层次,所谓地利没有太大意义,以唐云的实力,就算脚下这座山塌了,他也不会有什么事,在这里动手风险太大。
    我们只是负责检察他的一举一动,等过了这天海郡地界再说,咱们届时提前设伏,以免生出意外。”
    “是,老大。”手下连忙领命,弯着腰运转身法,迅速消失在这里。
    “唐云~”
    汉子捏了捏刀柄,脸上浮现几分贪婪:“要怪就怪你的脑袋太值钱了,那些人可不想你活着到地方。”
    ……
    郡城。
    欧洋穿着白色长裙,宛如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盈盈美眸注视着面前青年,不禁感叹:“这才多久?你已经八品了。”
    四下看了看,唐云轻笑回道:“许久不见,欧大人更胜往昔啊,观大人气息浮动,怕是不日就能突破七品吧?”
    “比不得你咯。”
    欧洋侧身,与他入府,边走边说:“我如今已经这个年龄了,在八品徘徊了这么长时间,辟穴境已经是极限,此生却是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了。”
    唐云不再这个话题掰扯,随口问:“天海郡如今恢复的怎样?”
    “百废待兴。”
    欧洋叹道:“幸好学院这东西,让咱们占据了先机,而后这些世家学院,固然资本雄厚,可要么吃相难看,要么起步太晚,如今已经追不上咱们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促狭的冲他眨眨眼:“可想知道玄云宫如今情况怎样?我记得张楚钰那个小姑娘,对你颇有情谊呢。”
    唐云失笑:“少女常怀春,如今她应该成熟许多了,大人提及这个,难不成是想看到我怅然若失的失落样子?”
    “你真的对那个小姑娘没感觉?”欧洋诧异的盯着他,似乎要看出个花儿来。
    唐云哑然失笑,摇头说道:“天下美人多了去,我又不是色中饿鬼,何至于盯着一个不放?”
    “唉。”
    欧洋有些失望的叹了声,道:“我本还想取笑一番呢,没曾想你竟然真的是这般想法,如你这般活该平步青云。”
    她是在说唐云拎得清轻重,爱情这玩意,本就是见色起意继而泛生的产物罢了,只不过被冠以一层美好且神秘的面纱而已。
    如唐云这般,若非驸马不可掌权这等律法,恐怕皇帝早他么赐婚送公主了。
    饶是如此,没看十七皇子依旧巴巴的送闺女上门吗?
    爱情?
    起码唐云没把这玩意当一回事。
    唐云叹气,有些心累的笑了笑:“你只看到我平步青云,却没看到路旁险象环生。”
    “既然这么累,为何还坚持?”欧洋有些不解,驻足转身看着他。
    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如今取得的成就已经足以傲视同龄人,甚至足以让他们仰视且为之奋斗终生,按理说已然足够,最不济也应该休息一下。
    可唐云似乎背后有屠刀抵着,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
    方才那一年?
    别闹。
    一年时间有个屁用,能干啥?
    且欧洋很确定,唐云之所以老老实实在龙阳郡窝一年,暗地里肯定在做准备,为了达成更大的目的。
    欧洋与他来到院中荷塘边,从袖中抽出一封信递给他:“此番叫你过来,一方面是许久不见,另一方面……你看看这个。”
    “不如大人先说说?”唐云打量着这没写名字的信,放在手里把玩,却没有拆开的动作。
    欧洋心下暗叹,脸上却不动声色:“你此去的雷火州,襄火郡,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处于禁地的最前沿,那里汇聚四方武者,且势力分布极为复杂。
    我相信你主动上牒请罪,自罚去那里定然有所算计,具体如何我也不想打听,就算打听你也不会说,此番只是让你顺道查一件事。”
    “何事?”唐云挑了挑眉。
    欧洋压低声音:“襄火郡前任郡主,死的不明不白。”
    说话的同时,她伸出手悄悄指了指天:“你上奏自罚之事,其中固然有皇帝顺道下坡的原因,也有一方面是这人背后势力推波助澜的结果。”
    “哦?仔细说说。”唐云眨眨眼,有些稀奇。
    欧洋说道:“如今这天下势力,谁人不知你唐云的秉性,对宗派世家等一切不属于朝廷的实力,向来深恶痛绝。他们怀疑这个郡主的死,跟当地的势力有关。”
    唐云翻转着手里的信,淡淡然的说道:“想让马儿跑,不能不给马儿……”
    话音未落,欧洋掌心出现一瓶丹药:“此为先礼,若真的查出结果,且抓住真凶的话,更有厚礼奉上。”
    唐云没有伸手接,而是重复了一句:“抓住真凶?”
    “他们,要活的。”欧洋加重了语气,遂目光落在这瓶丹药上:“否则,你觉得他们会拿出龙骨圣皇丹吗?”
    唐云楞了楞,旋即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龙骨圣皇丹?这玩意还有?不是早就用完了吗?”
    这玩意说起来颇有渊源,最主要的材料是达到妖皇境界的真龙一条,抽取脊骨精髓,辅以共计百种天材地宝炼制而成。
    当初那条龙皇被杀了以后,材料就被炼制成了这种丹药,一共炼制了一炉,也就二十几颗罢了,如今甭说龙皇了,连个血脉纯正的龙妖都没几条,这丹药自然也就绝迹。
    欧洋耸耸肩,撇嘴说道:“只是赏赐出去了而已,受赏的有没有吃,谁知道呢?最起码我手里这颗应该是真的,我找人验证过。”
    唐云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告诉我,那个前任郡主是谁,丹药的主人是谁?”
    欧洋没有隐瞒,径自道了出来:“归义侯,死的是归义侯儿子,袁凤龙。”
    “是他?”唐云感觉眼皮子抖了抖,眉头深深皱起。
    如今朝廷王侯众多,皇亲国戚在京城内也是遍地乱爬,但这些大都只是米虫而已,说白了也就占着身份,被朝廷养着,本身没啥权力。
    譬如王鑫这种,说实话他执念要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就是那郕王的名号,论权力真没有外面一个郡主大。
    但这不是全部,总有那么几个佼佼者的。
    譬如归义侯,这家伙是少数不在京城,常年驻守在外面镇压禁地的实权派,这等大佬的儿子死了……
    不对啊。
    唐云压低声音:“你在骗我,虽然我不太清楚袁凤龙的出身,但他姓袁,而归义侯姓蔡,二人有个屁的关系?”
    “私生子。”欧洋耸了耸肩。
    唐云探手,满脸诧异:“所以呢?”
    私生子是个什么东西?
    这么说吧。
    如归义侯那种,假如第一个儿子不是正妻所生,那就是长子。正妻所生的第一个儿子,才是嫡长子,天然具备继承权,而长子是第二继承权。
    除了这两个特殊的,还有其他妻妾所生的儿子女儿,这些基本没啥用,如果没啥意外基本不可能继承老子的名位。
    至于郕王,王鑫那是纯属意外。
    而私生子是怎么回事呢?
    说白了就是个野种,他娘都没被娶进门,生出的儿子自然也不会有名分,甚至连归义侯府的门,人家都不会让你进,当下人都不够格。
    归义侯又没啥身体隐患,据唐云所知这厮儿子女儿都有,何至于盯着个私生子不放?这不科学。
    欧洋挽了下发丝,说道:“据说归义侯年轻的时候,跟一个身份不低的女子有过一段情缘,只是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
    后来立功封侯,被皇帝赐婚娶了公主,位高权重,实力非凡,自然也没有人敢乱嚼口舌,这么多年自然也就淡去了。”
    唐云嘴角一抽:“你的意思是,归义侯对这个女子用情很深,或者觉得亏欠许多这种狗血原因,所以才对那个私生子多有关注,甚至于暗中照拂?”
    “很有可能。”欧洋俨然点头,表示很同意这个说法。
    唐云坐在池塘边,揉了揉额头:“既然归义侯暗中照拂,那雷火州镇武阁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清楚袁凤龙那家伙的底细,如今这厮就这么挂了,归义侯不去找他们,找上我是什么道理?”
    除非……他忽然抬头,与欧洋水盈盈的双眸对视。
    “你想的很对。”欧洋示意他拆开信。
    唐云皱了皱眉,抽出信纸抖开,内容很少不过数百字,他寥寥扫几眼便看了个变,脸色阴晴不定。
    过了很久,他忽而似梦呓般喃喃:“欧洋,他为什么会通过你?”
    欧洋沉默一会儿,还是如实说了出来:“待我突破后,就会离开这里,届时归义侯会上书皇帝,将我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唐云追问:“这天海郡不好吗?为何要走?”
    “人各有志,我很累了。”
    欧洋揉了揉额头,苦笑:“灾劫即将降临,天下会陷入混乱之中,论城府和野心,我远不及你,也没有那么大的冲劲,倒不如去个安稳地方,静等灾劫结束。”
    唐云唇角翘起,眼中精芒闪烁,忽而吐出三个字:“龙阳郡。”
    欧洋俏脸微变,忽而笑了:“不愧是你。”
    她早该知道的,早该猜到的。自己一旦说出这句话,以唐云的脑袋,很轻易就能猜出下面的东西。
    唐云闭目思索片刻,随手丢下信,捏起她掌心的丹瓶晃了晃,又丢回她手里,轻声道:“回书归义侯,单凭这颗丹药还不够,大家别都圈子了,亮筹码吧。”
    “这只是定金。”欧洋语气有些急促,她再度强调了这一点,以唐云的手段查清楚此事绝对不难,为何执着于此。
    “你不懂。”
    唐云看了她一眼,笑着摇摇头:“告诉他,我要七品辟穴境的地级中品功法【天星定穴图】。”
    欧洋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没说,快步返回书房,显然是要去写信。
    是,她确实不懂。
    这关系到一个主动权的问题。
    假设唐云接下这活计,费尽心思查清楚了事情真相,这事儿定然瞒不住,以他的算计肯定要奏明朝廷,借此再定一功,若是再加上归义侯的尾款,这就是好处叠加。
    那么问题来了。
    假如唐云办完了事儿,归义侯反悔不付尾款咋办?或者在唐云查清楚后,直接派人横插一杠,中途截胡咋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