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一百四十九章狼兄狈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四十九章狼兄狈弟
    月神醒来,却不知是过了多少时辰,虽然身处一个漆黑的空间,她却能感受到自己却未被侵犯,浑身上下却有一道无形的绳索绑着,而她却并不急着挣脱,只是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呼吸平稳的呆着,就如同在金光山被掳一样,她不需要作无味的挣扎,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气馁,自己以为能从山中意和马大华还有刘明嘴中知道点关于敖丙他们三人的消息,可却未曾想这狮山镇之人却是长着人灵的面,却还真是兽心,早就对她起了歹意,而她却推掉了酒,却在茶中中了**,从此时恢复的感觉来看,若是对普通凡灵,此药应当一沾就可以让人昏迷,而对月神来说,却已是如此长久的时间。
    当月神在酒楼知道中了**时,自己已经为灵体留得空明,这一点空明自然可以唤醒沉睡的星魂,让魂力驱逐身体中的**,而月神的冷光自灵魂苏醒就已充满全身,一旦起了作用,要解这**却是不难,可她还是没能完全清除,魂力依然受限,就好像宿醉之后的第二天,虽然人基本清醒,可身体却没有力气,时时昏昏沉沉的,现在的月神也是如此,十分后悔喝了那茶,十分后悔自己把境地生灵想得如此简单,忙却未帮上,却又添加了麻烦。
    月神身处此中,也是没有办法,也只得静待歹人,既然这山中意是城主之弟,必然也住在城堡之内,这让月神多少有些安慰,至少可以探得一些信息。
    正思着,整个屋里似乎已有了一线光亮,两个人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来,其中一人却是一边走一边道:“二弟,今天你又抓人回来了,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女人境地多得是,你却总是抓狮山镇的,狮山镇的人都算是咱们山家的子民,你这样做,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城主如何向狮山镇的几十万生灵交待。”
    另一个则回道:“大哥,你放心,此女我绝不会伤害于她,你见了定也舍之不得。”
    月神听着却是山中意在说话,而刚才那个定然就是这狮山镇城主,他的哥哥山中堂了,由此可见这山中意平时却也残害了我数狮山镇的姑娘,而自己这次被缚来,只是无数受害者中的一个,就连他当哥的都看不顺眼,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两人走近月神,月神十分平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上也未有任何微动,如同还在昏迷一样。
    山中意带着山中堂来到床前,看着月神道:“大哥,你看此女如何,在这狮山镇恐是难寻难见,纵是境地却也是一绝色。”
    山中堂走近月神,借着荧光,从头到尾把月神看了一遍,边看边道:“此女子确是这境地绝色,可看她的样子,似是这附近的村姑,我却从来也没见过这附近村里有如此绝色的女子!”
    “大哥,你说如此绝色美女,谁人见了不爱,更何况是我这种风流之人呢?”
    这山中意倒是回复的快,自己兄弟两人谈话,竟如此无耻,把如此下作之事当成风流之事,并且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一点堂堂男儿的羞耻心都没有,更没有一点刚才在酒楼的那种儒雅风范了,为非作歹似乎成了他家常之事,且还要做为自己炫耀的资本,这让月神十分气愤。
    山中堂却是一边绕着月神,此时月神被用十分细微的绳束着,整个身子显得曲线尽显,玲珑有致,十分苗条,这却也只能便宜了这两兄弟,月神躺着也没有办法。
    “中意,你是如何遇到她的?”
    山中堂眼中透着种种怀疑,他与山中意一般高大,只是比山中意更壮一些,而山中意则身形灵动,显得更潇洒自如,两人脸型却也都生得十分俊郞,山中堂则更威武一些。
    山中意十分得意道:“此女入城口之时,我就已看见,只是远远跟着,她混在一些村姑之中,后来在城门之时,她看了大哥你派人贴的捉人布告,我却在一旁观她表情,看样子她却是对布告上之人十分感兴趣,所以就一直尾随于她!”
    “二弟为何此讲?难不成她不是咱狮山镇之人?”
    山中堂看起来似乎比山中意要愚拙一些。
    山中意十人自信道:“此女如此绝色,在境地之中怕也只有双灵镇的水无双有此姿色,那水无双我却是见过的,跟她有些相似,难道大哥还不知道她是谁吗?”
    “你是说她就是九灵镇月神?”
    “不错,她就是九灵月神,只可惜她有心靠近于我,想借我探取那三人的信息,她却并不知我非她所想那么单纯,既然她主动投我,我当然不能放她自由而来,又自由而去了!”
    山中意说完,自个儿大笑起来,看来在此堡里兄弟两人却是一丘之貉,狼兄狈弟,一点也不再顾忌自己的形像。
    月神此时既是后悔十分,也同时很怀念有敖玄云在的时候,若是敖玄云在此,他必然能识破,只是自己一片善良之心,却一直被这些歹人所利用,不仅现在身陷囹圄,却也不能帮上敖玄云,反而成了一个麻烦,但她却还是依然镇定,对月神来说,虽然现在不能动,却并不代表着她可以被欺负,这是她所依仗的。
    山中堂等山中意笑完却是十分生气道:“中意,你可是太不自量力了,这九灵月神你都敢把她绑来,她可是星魂之灵,魂力不在你我之下,若她醒了,当是如何解释?”
    “大哥你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们这狮山镇自千年前先祖自解,以化灵魄,守在此山之前,狮山镇星域的守护自也不敢再过问这狮山镇之事,他们自知纵是六人和体,自也不是咱先祖那灵魄的对手,一个小小月神之灵,怕是还比不是狮上镇的一个普通星灵,又何惧之有!”
    山中意能把月神绑来,当然是有恃无恐了,如此一说,到反觉得这山中堂还有一点仁意了。
    山中堂看着月神缓缓道:“月神星魂之灵,切并不可惧,为兄自知,可你知这月神如此弱小之星魂,却能在星域建立行宫。”
    “我当然知晓,要在星域建行宫,非仅有星魂之灵,这星魂之灵却也相差甚大,若想在星域自建行宫,自是得有在这黑洞之空再建星体之能,这种魂力非普通星灵能比,可她却能建之,自是得魂帝庇护。”
    山中意说完,自是看着山中堂,而山中堂却是十分担心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缚她来此,难道是想我狮山镇尽数陪你死吗?”
    “大哥,你为何总是如此责问于我,难道你不知道吗?魂帝虽强,无人敢拂其面子,可魂帝却从来不过问这境地之事,这是在远古之时就与三大部族订下的规矩,再说了我拿月神来此,却也是为这狮山镇好,为大哥你的大计谋算,大哥何故处处与我不和,难不成你也看上了她吗?”
    刚才山中堂一直在责问于山中意,而山中意自然熟悉他的这位大哥,刚才他所问的一切,山中堂自然知道,若不然怎么能做一镇之主,只是他的责问或许可以让月神以为这山中堂城主还有一些惧意,可从山中意此时有些发怒的责问来看,这山中堂却也并未安什么好心。
    “二弟,大哥却不是责难于你,我这城主却也得为这狮山镇考虑,你刚才用的什么药,她是星魂之灵,可别让她醒了!”
    “哼!”山中意鼻子一哼,接着道:“大哥这个你可放心,我用是的狮蟾,用了足足可以对付十分魂师的药量,此药你是知道的,普通魂师一旦沾上,却是需三致五日才能醒来,至于月神的星魂之灵,所以大哥还请放心,若是半月之后,她醒来,自然一切都已尽在掌握了!”
    “还是二弟考虑周详,可除了魂帝,我听说还有九灵守护敖玄云也与他一起的,难道你就不怕吗?”
    山中堂诡笑看了一身边的山中意问着,眼睛却是死盯着月神那隆起的身姿。
    “大哥,还有几天那狮心灵魄就会显世,你前日发了布帖,难道不是故意想捉住敖丙他们三人,再引得敖玄云来此,到时你拥有了灵魄,可以化身狂狮,何惧他小小敖玄云,连他体内那九星之灵,还不是大哥掌中之物,你以为小弟不知吗?”
    山中意说完,自是也站在月神身边,防着山中堂有什么不轨之行。
    山中堂退后两步,而山中意也退后两步,两人离月神远些。
    山中堂一副诡笑看着山中意道:“都说我兄妹三人,最聪明的人就是二弟了,大哥这点小盘算,又怎么能瞒住你呢,不错我是想借此机会,得到那九星之灵,这样我身俱狂狮灵魄,又有九灵,到时这境地还不是任我行走,你是我兄弟,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山中堂说完轻拍山中意的肩头,显得十分友善。
    山中意却挪开身子,看着山中堂道:“大哥,你这计谋虽好,你又怎么知那敖玄云必然会来此呢?”
    “他们自认为对这境地有责,所以一直在追查双灵魂师那个与九幽勾结之人,这敖丙就是敖玄云派来的,等捉到敖丙三人,还得请二弟想法给送个信去,如此他必然会来,再说了这月神不是还在我哥俩手中吗,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大哥若得九灵,必会分你二灵,你可满意。”
    山中堂看来却也是奸诈之人,并非所表现得如外貌一般正气。
    “小弟自然会帮大哥,若大哥如此照顾小弟,小弟万分感激,不过这敖玄云,我看很快就会来此狮山镇了,大哥只须抓住那三人即可,不须担心。”
    山中意说完十分得意而神秘的对着山中堂笑笑,山中堂心想这二弟一向鬼主意多,此时如此说来,竟是比自己还先有准备,自然得防着他些。
    山中堂却是面不改色道:“二弟有你帮忙我自然放心,不会既然这敖玄云一伙是为找与九幽勾结之人,此人必不在白羊坪,自然就在我狮山镇,如此内奸还需二弟亲自暗查,必须在我寻得狮心魂魄之前把他揪出来,若不然我始终不放心!”
    山中意心里是骂声一片,这大哥看似委他重任,其实是要在此时束住他的手脚,可他却不惧,毕竟相互知根知底,早就有了准备。
    山中意点头应允,却问道:“大哥这几日月神又当如何照看,总不能我兄弟两人同时在此看着她吧?”
    山中堂自然知道自己兄弟的意思淡淡到:“不若如此,你派一个信得过的女人,我派一人,这样两人看着月神,可也得照顾她的日常,不能等事情办妥了,却变成一具枯骨吧!”
    说完山中堂灭了这屋内之灯,两人手拉着手向外走去,不时响起两人得意的笑声,听起来确是十分亲密,让人难分真假,月神此时自是难以相信,毕竟从两兄弟的话语来看,不知道是故意说给她听,还是真把她当作昏迷之人,因为山中意与山中堂脑子里装的东西,怕是月神这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山中意如此问山中堂,自是对山中堂不放心,并且对山中堂所通捕三人之事知根知底,而若是诱敖玄云来此,自己当是最好的诱饵,自己已被缚于此,兄弟二人为何又相互不信任呢,如此说来,两人皆是打着月神的主意,若山中堂执意要自己看着月神,那山中意则也会看着月神,这样两人却什么事都做不了,可山中意这样问山中堂,山中堂必然不会守着,可他也不会让山中意独自守护,意思很明确,要么两人同时守着,要么两人都不管,这样大家才会自己办自己的事,兄弟二人,本来应同心,可在月神面前的面,却让他有些悲凉。
    前两日刚埋了百三十岁的普通三位老人,他们那真挚的爱情,友情,却是这些修魂者无法达到的,而这两位兄弟,虽然贵为狮山镇城主,富家公子,并且魂力高深,却是如此龌龊之人,兄弟两人不仅算计他人,谋害自己的镇民,而且还相互算计,自是这人灵的丑陋之处,在私欲面前,没有亲情只有利益之分,可以相互利用,同样也可以相互算计,以达成目的。
    月神听着两人的脚步声,知道此地应该在狮山城堡之下,并非一个单纯的房间,因为刚才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受束缚,而是传得很远,并且两人却毫不惧有人听去,说明此处定是一个地下迷宫,如此说来,自己想逃离却也是几乎不可能之事了,只得慢慢等着,或许敖丙一行应该已在狮山镇了,这对他来说还有着希望,这让他继续昏沉的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