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1102.惺惺相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昊和魏凌两人此刻飞快离开了魏源等人的藏身地。
    到了这一步,他们这群人最好别乱走,外面现在乱成了一锅粥,乱走的话分分钟被人干掉。
    两人跑出几十里地,叶昊看了魏凌一眼,忽然道:“魏大哥,这一次如果再杀人,我会说出我到底是谁。”
    “嗯?”魏凌眉头一挑,神色莫名。
    叶昊肃容道:“在没遇到大哥你之前,那是没办法。可事到如今我也知道,‘魏源’被追杀,不再是因为斗王后人,魏凌弟弟的原因。
    主要原因是我后期杀人太多了,现在那些人真正想要杀的是我,而不是真正的魏源!
    我叶昊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有些锅还是自己背比较好。
    毕竟这些人可不认面孔,只认身份,万一以后魏源还来这里被他们追杀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魏凌神色莫名的盯着叶昊。
    之前他虽然没说,可他还是有点不爽,觉得不自在。
    胖子虽说是叶昊救了他,可是叶昊顶着胖子的名头大开杀戒,到时候黑锅都给了胖子,给了魏家。
    这一次胖子没事,可下一次呢?总不能堂堂斗王后裔、魏家后人,一辈子都要隐姓埋名不成?
    当然,这些事他现在不好说出口。
    虽然他有怀疑,但也不能当着胖子的面,说叶昊就是拿他来背锅的。
    可现在,叶昊居然自己说要暴露身份,这就令得他有几分始料不及了……
    魏凌上下打量叶昊几眼,才轻笑道:“你就不怕,我家老祖来了,知道并非是胖子惹祸,对你袖手旁观?”
    叶昊微笑,道:“这是我自己惹下的事,当然得我自己来扛。而且我魔都学院并非没人!
    大总督应该会来,在那情况下,如果他都保不住我的话……
    你说,如果我要求自我放逐去大荒来解决这事,算不算解决了问题?”
    “深渊的王者,无非就是想要我死而已,但他们还得顾及颜面,顾及不要和人类的王者正面冲突,可是一个六品丢去他们的老家,你觉得他们会不答应吗?
    哪怕当场不杀我,但在他们看来,我回不了人类世界,能够折腾起多大的风波,肯定是迟早必死的。
    所以,哪怕是真到那一步,我也并非就必死无疑,对吗?既然如此的话,为何要怕?”
    魏凌瞳孔微微一缩,沉声道:“叶昊,你很自信!”
    叶昊这家伙居然觉得他一个六品能在大荒活下去?
    一个六品,居然敢有这样的想法?人家九品、王者都不敢这样想,区区一个六品,何等嚣张!
    叶昊笑道:“并非是自信,也非嚣张,而是真的到了那个关头,我也不希望人类的王者和对方的王者彻底的撕破脸!毕竟这是关乎大局的事情!
    到时候,如果需要的话,牺牲我一个人,总比引起大战要好。
    更何况,我就算死了也不亏,所以接下来我肯定是要全力以赴的,能多干掉几个就多干掉几个,我不会客气,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这是不想要因为你一个人。引起人类和深渊的大战?”魏凌皱眉道。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叶昊笑了笑,“我这个人虽然不算什么好人,也不算什么坏人,其实魏大哥你也不用多心,我也没算计谁的意思,一切都是因缘际会而已……”
    “况且,就算是把我丢在大荒,我如果不死的话,大荒九大上宗就等着完蛋吧!”
    说完叶昊一脸冷笑。事实上,这不仅仅是说九大上宗,也是在说人类。
    这一次如果人类的高层真的舍弃他,那么想要他日后再守护谁,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如今的他,虽然还算不上什么年轻一代的领袖,但对华夏、对人类他是有归属感的,也愿意为人类出一份力。
    这恐怕是无数强者在前线征战的原因。
    强者,不会持强凌弱,弱者也不会自我放弃,大家前仆后继,一起守护人类世界,这才是人类的大局。
    可如果,真的因为人类的压力,身为人类的最高领袖能够这样舍弃一个有功之臣,那么以后大家就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了。
    他叶昊在圣子殿杀人,又不是无缘无故的。
    这本来就是王者之间的协议,本来就是这一次进入圣子殿的任务之一。
    如果自己杀人太多,又没有王者背景就得死的话,这是很没道理的事情。
    这样的话,还和深渊打个鬼啊?干脆投降得了。
    至于借用叶昊的身份,好吧,叶昊一开始真的就是玩玩而已,没有坑他的意思,可是后面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真的是巧合而已。
    叶昊说完这些,一脸认真的看着魏凌,一脸坦荡,这就是我叶昊,虽然有时候有点不太合群、有点不符合众人的喜恶,但我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魏凌也是停下脚步,深深看了他片刻后,忽然一笑道:“不错,有点意思,我见过不少嚣张的人,但是没有见到过嚣张到你这地步的。
    你若是只敢借着我们魏家人的名头行事,那么我哪怕不说,也会低看你几分。
    不过你现在这么狠,我反而觉得你这个人值得结交……”
    说着,魏凌笑道:“其实也你也不用担心,杀了几个人而已。大家同阶杀敌而已,算什么?说起来,他们现在七品的人跨界来杀你,这才是坏了规矩。
    如果这样还得拿你出来挡枪,那我们人类的王者还要不要脸的?
    这地方,除了殷姬不能杀,还有谁不能杀?不杀她,不是怕她,而是还想要让阐教和截教对立而已。
    一旦阐教和截教敢结盟,我第一个杀她!”
    说到这里,魏凌冷笑连连道:“你放心好了,这都不算什么事!当年截教教主多牛啊,自己跑来绝境长城叫嚣,结果呢?被万里部长一剑劈断了大道,差点直接死了!
    你去看看截教敢拿这个来说事吗?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
    说到底,你还是担心一会儿怎么杀敌吧,其他的算不上什么……
    而且,有一点你不知道,你们魔都学院那一位,这本来是大秘密,不适合说,但现在说了也没啥了……
    你魔都学院的那一位,多年前击杀了一位深渊王者,现在假借他的身份,潜伏在了大荒九大上宗之中,这一次,他八成会来……”
    说完这个,魏凌就是一脸意味深长。
    叶昊这一次是真的震撼了!
    人类的王者,居然成为了深渊的王者,这简直……
    不过震惊之余,他还是忍不住轻声道:“魏大哥,这种机密能乱说吗?”
    魏凌不屑道:“这种东西,当然不能逢人就说,可是,也得让一部分人知道……一方面,万一遇到什么必死无疑的情况,我们能拿这个做本钱,来保命你懂吧?”
    叶昊不断点头:“可这不会坑了我们魔都学院那一位吗?”
    魏凌一变鄙视道:“你懂个屁,你们魔都学院那一位,总之不会被人发现的……而这个消息传回大荒,你觉得九大上宗的人,会怎样?他们可是有上千王者,在这上千王者里面,找出一个冒充者?你觉得容易?
    再加上,这些王者有一些有仇,有一些彼此看不顺眼,这种事情传回去,说不定给一些王者彼此动手的借口……”
    “总之,这事情只要还是‘绝密’,那么效果就一定有的,说起来,这些年来部分上宗与我人类交好,说不定也有你们魔都学院那一位的功劳。
    当然,他也有可能是绝对的主战派,这不好说……”
    叶昊此刻是真的震撼了,怪不得我没见过我们魔都学院那一位,敢情那一位是真的牛啊!
    而魏凌连这种事情都说,摆明了就是把他当作自己人了。
    一念及此,叶昊哈哈大笑,道:“魏大哥,你比别人有意思多了,不畏畏缩缩的,战争就是战争,小人物该做的就是小事,事事去操心,觉得我们小人物可以改变大局,改变王者的行事,那就是扯淡!
    想要开战,不死人,他们也会开战!
    不想开战,亲儿子被干掉了,他们也不会开战的!
    之前说别杀王者后裔,其实杀了就杀了,难不成王者还会亲自出面击杀我,自毁长城?
    不过你说不杀殷姬,我觉得有几分道理,那妞实力一般般,却傲气得够呛,有她在,我觉得她会阻止阐教和截教联手的,毕竟在我看来,她很有‘大局观’……
    至于其他的阐教强者,杀了就是了,之前江南深渊一战,我就不信他们在背后没有默许……
    既然如此,把殷姬杀成光杆司令,又如何?”
    魏凌这个时候越看叶昊越顺眼,笑道:“之前我在通道口杀了一个圣女,不少人就废话多,特么的杀了就是杀了,还要我怎样?给她人工呼吸?奶一口血?
    大家本来就敌对,杀敌就是一切,哪里那么多废话?”
    说完这个,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倒是有点志同道合,惺惺相惜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