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91章 叔父贾诩?(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荣拂了拂衣袖,义正词严地喝道:“不降。”
    雷衡淡淡一笑,扬手示意贾诩、庄夏。
    庄夏赶紧押解一名西凉军士卒跪伏在点将台前,朝徐荣等人喊道:“可知此人是谁?”
    徐荣哼了一声,别开头去,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不想知道?本将军偏要让你知道,此人姓张名武,乃是汜水关西凉军队率。”庄夏说此一顿,转头厉声道,“来人,把张武斩首!”
    “遵命。”
    两名蛮兵虎吼一声,把张武架到点将台一边一摁,早有刀斧手上前照着张武的颈项一刀斩下。
    “噗……”
    血光飞溅,一颗头颅抛飞而起,翻翻滚滚地摔落在城楼下。
    雷衡转向徐荣,淡然道:“徐荣将军,这张武乃是因你而死。”
    徐荣蹙眉道:“可笑至极,此人分明死于你的屠刀之下,与在下何干?”
    “当然有干系!”雷衡淡淡一笑,说道,“因为你不愿归降本将军,本将军心中愤怒,可又不忍杀了将军,所以只好杀了他来泄愤!”
    “你……”徐荣脸色一变,凝声道,“简直不可理喻!”
    “说对了,徐荣。”雷衡冷笑道,“来呀,再带十名西凉军俘虏上来!”
    “遵命!”
    典韦虎吼一声,大手一挥。又有二十名军士押着十名西凉军俘虏上了点将台,这次不等雷衡下令,庄夏便直接让士兵把这十名俘虏押到了点将台一角,等侯斩首。
    雷衡脸上浮起一丝诡诈的笑意,再次问徐荣道:“徐荣,降是不降?”
    徐荣转头望着那十名西凉军士卒,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不忍,但咬了咬牙凝声应道:“不降。”
    雷衡回过头来,向庄夏挥了挥手,冷然道:“斩。”
    “遵命。”
    庄夏答应一声,举起的佩剑冰冷地斩落,倏忽之间十柄锋利的腰刀已经劈空斩落。热血激溅中,又有十颗头颅滚落在城楼之下。徐荣猛地合上了双目,雷衡嘴角的那丝笑意却是越发地浓了。
    倏忽之间,贾诩的话在雷衡耳边再次响起:“主公,正所谓君子可以欺其方,徐荣为人耿直、爱兵如子。主公若以西凉军全部俘虏之性命相要挟,则可无往而不利也!”
    雷衡淡淡一哂,说道:“徐荣,这十名俘虏也是因你而死。”
    徐荣神色惨然,嘴唇嗫嚅了两下,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雷衡又问道:“徐荣,本将军再问你一次,降是不降?”
    徐荣目露犹豫和痛楚之色,半晌不能做声。
    李肃、赵岑两人眼巴巴的望着徐荣,底下西凉军俘虏也尽是哀求企盼神色。
    雷衡却是仰天长笑三声,厉声道:“来呀,带一百名俘虏上来!”
    “遵命。”
    典韦大喝一声,手一挥,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两队亲卫押着整整一百名降卒奔上了点将台,在台前再次排开。一百名刀斧手神情冷肃、手持钢刀往百名降卒身后一站,令人窒息的杀机便在点将台上肆意漫延……
    雷衡踱到徐荣跟前,语气陡然变得无比清冷,说道:“徐荣,你若不降,本将军便杀了这百名俘虏;若再不降,本将军就杀了一千名西凉军俘虏;如果还是不降,那么本将军只好把这汜水关所有西凉军将士全部斩首了!”
    徐荣剧然一震,目露骇然之色,定定地望着雷衡,一时间再说不出话来。
    赵岑再也按捺不住,朝着徐荣吼道:“去你 妈的徐荣,为了你自己的声名令大家替你陪葬!”
    “将军,识时务为俊杰!”李肃也开口喊道。
    贾诩阴阴一笑,凑到徐荣面前说道:“徐将军,真要逼我家主公动手杀人?这两千多人可都曾是你的部下!就因为你的固执不降,白白枉送了性命!”
    徐荣霍然转头望着贾诩,却还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将军,只要你降了主公,这些西凉军就不必死了!”贾诩微微一笑,终于亮出了最后的王牌,“为了保全自己地名节,你就真的忍心昔日袍泽,战友子弟一同赴死?将军三思啊!”
    徐荣坚涩地吸了口气,目光一侧忽然注意到往前不远就是城墙,只要往前疾奔数步……
    忽然之间,徐荣眸子里掠过了一丝决然之色,可雷衡却像是猜中了徐荣地心思般,闪身挡在了徐荣面前,冷然道:“徐荣,你不要妄想自杀,就算你结果了自己的性命,本将军也绝不会放过这些俘虏!一句话,或者你降,或者都死!”
    豆大的冷汗从徐荣的额头淌落下来,微垂的眼帘也在急剧地颤抖,徐荣正陷入剧烈的思想斗争中。雷衡的要挟虽然卑劣无耻,可他说到做到,徐荣绝对相信,如果自己坚持不降,他定然会冷血地将西凉军俘虏屠戮殆尽。
    一边是个人地名节,一边却是两千无辜儿郎的性命,孰轻?孰重?
    “将军也无需担心家中受到牵连,诩亦出自凉州,愿以性命保证将在场将士的家眷尽皆毫发无损的接送至巴州!”
    “罢了……罢了……”好半晌,徐荣才浩然叹息一声,高昂的头颅颓然垂落下来,黯然道,“愿降。”
    贾诩奸笑道:“将军既然降了,何不上前见过主公?”
    徐荣猛地回头,怒视贾诩。
    贾诩微笑以对。
    徐荣目光一闪再闪,终于向着雷衡纳身拜倒,涩声说道:“徐荣,拜见主公。”
    李肃、赵岑两人见徐荣屈服投降了,不觉长舒一口气,赶紧跪拜道:“李肃(赵岑),拜见主公!”
    底下西凉军俘虏见三名将军都投降雷衡了,也赶紧朝着雷衡叩首拜道:“我等愿降!”
    “哈哈哈……”雷衡长笑三声,上前将徐荣扶起,朗声道,“德威(徐荣表字)快快请起。两位将军也请起……”
    “诩……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贾诩走上前来,向雷衡抱拳贺喜,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不可遏止的喜色。
    贾诩很清楚,以徐荣的性格,如果仅仅只是投降,只怕是面降而心不降!万一董卓再以其家眷或是朝廷旨意令他反叛,就会给自己一方带来巨大的隐患。
    可如果逼他奉雷衡为主公,情形就将完全不同了。这一声“主公”就是徐荣心理上地一道坎,只要迈过了这道坎,徐荣将死心塌地追随雷衡,从此再无异心。再者,还可以散播这批西凉军将校因拒绝投降,而被雷衡全部斩杀的消息。董卓那边听闻后必然不会再为难众人家眷,届时有的是机会和计谋将他们的家眷尽皆迁往巴州。
    纵然将来徐荣被人俘虏,只要对方不以同样卑劣的手段来要挟他。哪怕对方是当今天子,他也不会再变节了。
    典韦、庄夏等人也连忙上前祝贺道:“末将等恭喜主公。”
    “报……”雷衡正得意时,忽见一骑快马从关外疾驰而来,向着点将台径直冲来,马背上的骑士一边策马疾奔,一边疾声高喊道,“主公,虎牢关急报!”
    “主公,董卓亲引大军赶至虎牢关,其麾下吕布骁勇非常,连斩盟军数员大将……”
    原来,董卓汇合虎牢关守军,得兵马七万,分为两路:一路先令李傕、郭汜引兵一万,把住虎牢关,不要厮杀;董卓自率五万骁骑,同李儒、吕布、樊稠、张济等在虎牢关外十里安营扎寨。
    董卓令吕布领三千军马,去联军大营约战。
    盟军中,因为汜水关之战大获全胜,各路诸侯纷纷起了轻蔑之心。
    “董卓老贼已到,正好一战而定,若是能在此杀了老贼,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是啊!老贼前来送死,正好省的我们去洛阳杀他了!”
    “我看明日就直接出战,与老贼决一生死。”
    众诸侯都是士气高涨,完全没有将董卓放在眼中,好像董卓就是一只蚂蚁,一只手指就可以碾死似的。
    听到这些诸侯的言行,雷衡也是摇头。就这些人,怪不得最后全部给曹操做了嫁衣,成了曹操事业路程上面的垫脚石。
    吕布得董卓之令,领三千战骑前往约战,吕布虽然兵少,却怡然不惧,反而很是兴奋,带着兵马就赶过去了,于联军寨前叫阵。
    “吕布,这个逆贼,前番助董卓老贼杀害执金吾丁原,现在又助纣为虐,谁愿出战吕布。”袁绍厉声高喊道。
    “穆顺来也!”也不知道是谁的部将,率先杀出,吕布在马上连动都没有动,直到穆顺距离他只有一丈的时候,吕布当下手中方天画戟一抖,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刺出,穆顺还没到吕布面前,就已经毙命了。
    “吕布,武安国在此!”
    片刻之后也是一声哀嚎,又是一人毙命。
    随后,几路诸侯纷纷派出武将上前挑战吕布,竟然一一被吕布数合斩杀。盟军惊惧,不敢直视吕布旗帜。袁绍无奈,只得后退三十里下寨。
    雷衡挥手示意哨探退下,就地召集文臣武将商讨对策。
    雷衡首先简单的介绍情况,道:“今吕布连斩数将,诸侯心惊胆寒,是否即刻进兵支援?”
    典韦、庄夏连忙进言说道:“请主公下令!”
    雷衡额首不置可否,又目视朱武、贾诩以示询问。
    朱武沉默半响,终是缓缓点头。
    贾诩一直低着头,好似睡着了。
    雷衡见此,下定决心立即出兵,只是这随征人员又是一番头疼。
    徐荣、李肃等西凉军新降,肯定不能带去虎牢关,若是临阵倒戈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若是令这些人一军独守汜水关,期间临时反叛可就断了己方的退路。
    必须得留下一至两名谋士,一二名武将同守汜水关。
    谋士现有朱武、贾诩,武将不算西凉军降将有典韦、庄夏、石宝、袁朗、廖化。雷衡有意留下朱武主持军务,典韦、廖化并西凉军镇守汜水关,只是这贾诩是留是走,都可能显得自己不信任他,着实头痛。
    “诩愿随主公虎牢关一行!”
    这贾诩果然知情识趣,雷衡闻言大喜,立即分拨军马奔赴虎牢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