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被前夫鄙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医生,没想到你也来了,欢迎,欢迎!”
    那徐悲雄不等姜安红回应自己的质问,他就立刻迎上来,满脸微笑,神清气爽的对张振东弯腰,行大礼。
    “是啊,就是顺便来看看你。雄哥你身子怎么样了?”
    张振东眯着眼睛,很是和善的笑道。
    徐悲雄脸庞一红,看了女友梅渝子一眼,然后支支吾吾的笑道:“那个,我已经很好好了......从诊断室回来之后,我就试了试!然后感觉很不错。”
    “意思就是,你可以随时随刻都对梅渝子产生那个念头了?”
    既然看出了徐悲雄的害羞。张振东也就问的颇为含蓄了。
    “对啊,只要梅渝子稍微对我表示一下,我就特别来劲!”
    那徐悲雄拉耸着脑袋,很是害羞的在梅渝子身边坐了下去。
    至于梅渝子,她已经被臊的抬不起头来了!
    “那你现在能持续多久呢?”张振东很详细的问道,这是他对病人的本能关怀。
    “四十多分钟吧,要不是心里想着要去打零工,我还能坚持下去。”徐悲雄陶醉又窘迫的笑道。
    “嗯,很不错,你的确是相当厉害了。”张振东满意的点点头道。
    “这都要感谢先生您......”徐悲雄感激的笑道。
    “哼,你们大概是上午十点回来的。现在才下午三点钟,抛开你徐悲雄在外面做搬运工的时间,你们还有时间做那方面的试验吗?大白天的,你们居然乱来,可真够厉害的啊。”
    这个时候,姜安红思想邪恶又阴暗的冷笑起来。
    此番话,自然是为了让徐悲雄和梅渝子更加的抬不起头来。
    反正姜安红现在就是邪恶又心怀,就是不想看到前夫得意,春风满面的样子!
    因为她后来坚定不移的觉得,就是徐悲雄无能,才害的自己在强海城他们那里哀嚎,痛哭,受难了若干年。
    “这关你什么事?”徐悲雄脸庞一沉,悲愤的抬头喝道。
    “好了,两位不要吵了。”张振东头大的看了眼藏在洗手间门口的徐朝燕。
    因为这个时候,徐朝燕正表情凄苦又尴尬的看着她的父母。
    这离婚的夫妻见面都吵嘴,自然会对他们的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关键是,他们吵嘴的这个话题,还特么的有点儿邪恶。
    徐朝燕之所以变得邪恶,将来要用她最宝贵的东西报答张振东,也是跟她父母学的。
    毕竟徐悲雄和姜安红一着急上火了,那是不管多么恶心的话,她们都骂的出来!
    让徐朝燕听了去,她能不开窍,成熟,懂事,变坏么?
    “雄哥你能找到一些做男人的节奏,我也为你们感到欣慰,不过心理医生还是得看。”
    制止住了徐悲雄和姜安红,张振东又开始针对徐悲雄一个人了。
    “先生放心,我已经有勇气去找朱宁帮我解决心理问题了。”徐悲雄点点头道。
    “是吗?现在你不觉得不好意思了?”张振东笑问。
    “毕竟在您的帮助下,我终于又找到了做男人的状态。这个状态让我痛快,让我骄傲,还让我自信了起来......”徐悲雄满脸感恩的对张振东点头笑道。
    在张振东颔首赞同的时候,徐悲雄又略微不好意思的笑道:“好不容易做回了自己,我可不想再次变成无能的家伙。所以,心理医生,我必须要去看。”
    “你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接下来,我们就说些其他的事情吧。”
    张振东的看向徐朝燕,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先生请说。”
    徐悲雄紧张的坐直了身体。
    因为他已经才猜到张振东的身份不简单了。
    离开柳玉红的诊断室之时,他就感觉到自己被针灸、推拿的元气饱满,气血充盈,精神强劲了......于是他心里就觉得,张振东不是一般的大夫。
    然后在回来的路上,他和梅渝子讨论了片刻之后,就越发觉得张振东不简单。
    待得回到家里,他和梅渝子那啥了一会儿之后,他对张振东就有了种很奇妙的崇拜感。
    就仿佛那个男子,他无所不能,他至高无上......
    所以哪怕徐悲雄还不知道张振东的具体身份。
    可是面对张振东强大的气场,神奇的医术,不凡的谈吐,他也会感到紧张。
    何况这个大人物居然还要和自己说正事!
    自己可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小角色啊。
    这是要摊上什么事儿了?居然会让这么高贵的大人物,亲自前来和自己交流?
    “我打算资助你的两个孩子读书。”见徐悲雄很紧张,张振东也就懒得折磨他了,而是直接说出自己来见他的目的。
    张振东来这里的目的虽然是为了送两个孩子回家,可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见家长。
    毕竟徐悲雄是徐朝晖和徐朝燕姐弟俩的监护人。
    张振东哪怕是要资助他们上学,也得经过徐悲雄的同意才行。
    光是姜安红同意了,那并不具备法律效应。
    面对徐悲雄这种遵纪守法的凡人,张振东当然也会遵纪守法。
    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们的身上。
    毕竟张振东的“霸道”一向都是分对象的。
    比如说说面对胡丽珍,强海城,强波柔,姜红琴,刘聪慧,索菲特丝,格云祖,**云,**美那种人,张振东绝不会跟她们讲人权、法律。
    他们根本不是人,还有什么人权?
    可是遇到好人,张振东做事就一丝不苟,遵纪守法,恪守礼教了,绝对比老夫子还刻板!
    “资助我的孩子们读书?”徐悲雄一愣,表情变得没那么紧张了。
    “对,就是这么一件小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张振东摊开双手,耸耸肩膀。
    “哈哈,这可不是小事,对我而言这绝对是大事。”
    在张振东的玩笑中,徐悲雄就更轻松了。
    “是啊,对父母而言,孩子之事无小事。”张振东点点头。
    想到儿子张凌心和女儿张娉柔,张振东心里滚烫,莫名的觉得疼痛又幸福。
    幸福他理解。
    但这个疼痛,一直都让他觉得很古怪......
    而且面对女儿的时候,那痛感还会强烈一些。
    “先生您为何要资助我的孩子们读书呢?毕竟我跟先生您,还不认识呢。”
    徐悲雄不解的笑问道。
    面对张振东的资助,他当然很开心。
    毕竟在男人的尊严,和孩子的未来面前,他会选择后者。
    因为他是孩子的父亲!
    没有一个做父亲的男人,是不希望孩子前途似锦,前路充满光明的。
    “因为我跟姜安红很熟啊,她也是孩子的母亲。”张振东气定神闲的笑道。
    “以先生的出身,怎么会......”徐悲雄用很别扭的眼神瞟了姜安红一下,然后他就低下头去,尴尬的龇牙了。
    心想这个可恶的母夜叉,现在给我徐悲雄,我徐悲雄也不要,还想对她吐口水!
    先生你这么高贵,怎么会看上她这号的......
    难道你是***吗?
    “怎么会看得上姜安红对吗?”张振东笑呵呵的问道。
    张振东若是知道徐悲雄的想法,肯定会被气哭。
    因为徐悲雄特么的有点那个意思:这破鞋,被我穿了很多年,现在我不仅不要了,还非常的嫌弃之,可你居然还把她视作珍宝......
    这对张振东,可就是羞辱了。
    然而,徐悲雄哪里知道变坏的姜安红,她是多么的美妙?
    宁愿把自己伤的说话艰难、吃饭艰难,她也要把张振东送上春光明媚的幸福高度!
    而柳玉红,汪江洋,朱宁等等变坏又很可悲的女人,哪一个对张振东不是如此的好?如此的拼命?如此的不把自己当成一回事,自己糟蹋自己的!
    这样的好!也只有张振东能品尝到。
    因为他的魅力,会让那些在地狱哭号,在烂泥中挣扎,身心被摧毁的千疮百孔,看不到光明,得不到爱情,拥有不了幸福的女人迷恋的发疯的!
    一发疯,她们真会把自己当做张振东的工具。
    不顾自身的耗损,也要让张振东对她们满意,喜欢!
    何况她们也知道,就算自己的零部件损坏了,不管自己伤成什么样子,张振东也能治好她们。
    “不错。”面对张振东那个“我怎么会看上姜安红的吗”的问题,徐悲雄低头,避开姜安红的眼睛,鼓起莫大的勇气,才敢回答道。
    “喂,徐悲雄,你什么意思?”姜安红顿时就不干了,这前夫分明是在嘲笑自己啊。
    “好了,红姐,人家雄哥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张振东洒然摆手道。然后意味深长的笑道:“何况你的好处,只有我知道,外人不得领会。这就够了。”
    “哼!”姜安红狠狠的瞪了徐悲雄一眼,也就懒得再吵了。
    因为她也意识到,徐悲雄的话没有问题。
    凭借张振东的出身,他怎么会看上姜安红呢?
    “如果徐悲雄知道,在张振东这里,我姜安红只是张振东的仆人,小狗......徐悲雄就能理解张振东为何要对我好了吧?虽然他没有让我做仆人,而胡丽珍才是仆人,可我们这种女人,只有资格做他的狗。”
    又冒出这个念头的姜安红,她并不觉得委屈,也不觉得自己卑贱。
    因为她和汪江洋、朱宁等十个女医,也跟胡丽珍一样,有了巨大的思想提升。
    她们并不在乎自己,在张振东这里是个什么东西,对张振东发挥的功用是什么。
    她们只在乎能否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且年轻貌美,潇洒自在,青春永驻的仙女,神女。
    如果她们可以变得那么超凡,那么优秀,那么厉害......
    那么让她们给张振东做狗,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到那时候,她们甚至会觉得自己与有荣焉!
    反正张振东来之前,她们连狗都不如呢!
    君不见,她们必须要对强海城和强海山,唯命是从!
    哪怕生病了,哪怕身子不利索,也要咬牙去服从他们的命令。
    可是一投靠张振东,她们就再也没有苦痛,没有病痛,没有屈褥,没有伤害了。
    她们得到的是希望,是信仰,是未来,是幸福,是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