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七十一章 龙王登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夕阳西下!
    最后的光芒消散。
    迷离的夜色缠绕着大地,夜空之上一轮弯月高悬,朦朦胧胧的月光正在洒落。
    陈庆丰站在这一处庄园的门口,气质普通,无半分内力流动,玄冥重水旗伴随着实力的进步,已经能够附带遮掩气息。
    这一处庄园属于卫侯,因为城门已经关闭的缘故,陈庆丰要在此地暂时休息一夜,第二日才能返回神都。
    庄园大门开启,门中一位身披黑色大衣的伟岸之影,立即的吸引了陈庆丰的目光。
    乌黑的发丝自然垂落,黑色大衣上面绣着金色的纹路,勾画间构成了一条仰天咆哮的真龙。
    金色真龙身旁有着白色丝线组成的云朵,正是真龙出行,风云相伴。
    对方站在大门口,郑重对着陈庆丰一拜道:“徒儿没让师父失望,成功跃龙门归来。”
    今日这是怎么了?什么牛蛇鬼神都出现了?
    这大戏一场接一场,根本不给演员休息的时间啊。
    陈庆丰轻轻抚摸了一下僵硬的脸庞,慢慢的泛起灿烂的笑容,漫步朝着庄园内部走去,同时对面前的三徒儿讲道:“好,好,好!”
    嘴中叫着好,可心中恨不得拍死眼前这孽徒,要不是这孽徒,自己早就获得了a级卡片。
    到时候武道法相的实力,拳压姬长空,脚踩浅陌离,横扫天下道佛。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哪里会像现在一样,还要和秦王和晋王这等委曲求全。
    不,不,不,得慎重。
    自己什么时候连晋王和秦王都看不起了。
    ......
    都是眼前这孽徒的错。
    “徒儿昨日未至,非是故意怠慢师父,而是因师父位于神都,徒儿跃龙门成功,已经无法再入神都,今日趁着师父外出神都,亲自来拜见师父。”
    黑说道此处的时候,自怀中摸出了一枚令牌,令牌巴掌大小,是椭圆形状,这是一块鳞片,经过后天雕琢而成,继续开口讲道:“此物为龙王令,乃是徒儿自身鳞片雕琢而成,有徒儿气息留存。”
    “只要是安江龙宫麾下水族,师父皆可凭借令牌号令。”
    “平时在安江河流旁,凭借令牌呼唤徒儿。”
    陈庆丰伸手交过黑递交过来的令牌,缓缓的收起放入到储物戒指中,看着面前的黑,这位真的已经大不同了。
    自获得乱古大帝道韵后,黑就已经蜕变,此番跃龙门成功后,一举一动充斥着无穷自信,前后差距犹如两人。
    要是一开始的黑,陈庆丰还能够判断出心中真正态度,但现在的黑让陈庆丰捉摸不定,不知道眼前这位孝子贤孙,是真心?还是伪装的?
    所以见到这一位,陈庆丰心中自有压力,远远的超越晋王和秦王,毕竟得罪了那二者,有着志村团藏这人物卡,配合着神兵也能够逃离,但在黑这位妖神面前,陈庆丰知道自己没有逃跑的丝毫可能。
    不论真假,这位既然表面是孝子贤孙,那么陈庆丰就要配合下下去,二者步入到府邸中,其他活人一个也没见到,空旷的庄园有一种阴森恐怖,但陈庆丰愣是展现出了其乐融融。
    不要问,问就是天赋。
    黑突然神态一动,自正堂到大门,相聚近百米,但此时大门应声而开。
    赵无极高大的身影,出现于大门之外,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正堂中,陈庆丰抬头看着赵无极,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位元神未成,还没卫侯威胁大呢。
    卫侯现在已经沦落成为了威胁单位。
    “先生!”
    赵无极对着陈庆丰一拜,然后对着一旁的黑也行礼道:“前辈!”
    “来的也正好,刚刚秦王有事相商,走的较为匆忙一些,今日在春风苑,李长歌突然动手,你为我挡了一剑,这本乃是关于阴阳合神的感悟,拿回去好好看吧。”
    陈庆丰自怀中摸出了一本书籍,这是当初给卫侯讲解的内容,事后陈庆丰记录下来了,尽管没有道韵效果大减,但也是好东西。
    赵无极未曾去接书籍,而是郑重的回答讲道:“就算无极不挡,先生也会平安无事,反而显现的无极多事,为此无极专门前来向先生赔罪。”
    “还有一事,请这位前辈退后,无极要和先生讲。”
    陈庆丰毫不在意的一挥手,区区一个宗师未成的,能够有什么秘密,大度的开口讲道:“此地未曾有外人,尽可畅所欲言。”
    赵无极迟疑片刻,最后还是一咬牙,自怀中拿出了金羽讲道:“先生可识得此物?”
    金羽自出现陈庆丰面前,上面流转着一道光芒,自夜色中驱散黑暗,彰显着不凡。
    陈庆丰一时迷惑,但旋即就领悟,【略懂】能力触发,关键词不多,但陈庆丰依然判断出妖神金鹏。
    缓缓点头讲道:“原来金鹏暗中在神都的人是你,看来你已经寻到我了,可是禀告给了金鹏?”
    赵无极凝重之色消散,心中那沉重的压力顿时溃散,语气轻松的讲道:“无极不敢。”
    “此来正是要向先生示警,那妖神金鹏要对先生不利。”
    一直沉默不言的黑,讽刺的语气响起道:“不利?”
    “就凭它?”
    “这是自寻死路。”
    赵无极深深看了一眼黑,然后继续开口讲道:
    “早年间无极年幼无知,被那金鹏所欺,生命在其掌控中,不得不听命行事,此番寻先生,无极就是打算弃暗投明。”
    “求先生助无极脱离苦海,无极愿意侍奉先生,不敢贪图弟子之位,愿意为奴为仆。”
    赵无极说话间,已经跪拜在了地面上,额头碰触着地面。
    砰砰砰!!!!!
    连续的声音响起,已经不断磕头。
    陈庆丰亲自起身,伸手搀扶起赵无极讲道:“无需为奴为仆,你也是天下英杰,我岂能折辱于你。”
    “要是真心入我门下,那么就当一个四弟子吧。”
    “师父。”赵无极连忙改口,有着一些迫不及待。
    陈庆丰面如桃花,笑的非常璀璨,心中也是犯狠,这些不安分的家伙,怎么一个个都找上门来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是该下定决心玩把大的,把徒弟们都坑死,然后另起炉灶,删号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