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四十五章 美队的贞操,卢克的嘲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事实证明,卢克猜得很对。
    当罗杰斯拿到那面银光闪闪的圆形盾牌后,像是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不停地摆弄着,而且感觉很趁手。
    “这是我们离开布鲁克林后,收到过最好的礼物!”
    罗杰斯稍微露出一丝笑容,把盾牌戴在手上,做出几个标志性的动作。
    他本来还在担心好友巴基的安危,情绪有些低落。
    不过卢克的到来,让罗杰斯轻松很多。
    “卢克,你说巴基到底怎么样了?”
    眼中透出一抹担忧的美国队长,皱眉问道。
    他觉得卢克总是有许多办法,能解决各种问题。
    “我问过那些被俘士兵,他们说巴基很有可能是被转移了。”
    回到营房里的卢克分析道。
    他确实打听到一些别人不会注意的线索。
    比如那座九头蛇的秘密基地,每过几周就会转移一批俘虏。
    107步兵团差不多有两百人被关在军工厂,充当免费的劳动力。
    但最后成功跟随卢克和罗杰斯逃出来的人数,大概只有一百二十多名士兵。
    排除掉过劳死掉,伤亡牺牲的,大概还有十五人下落不明。
    他们和巴基有一样的经历,都是被押送到军工厂的隔离病房,而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而且,有个英国士兵在军工厂当劳工的时候,曾经听到佐拉博士提起过“斯特拉克男爵”这个名字。
    很巧的是,卢克知道它所代表的意思。
    因此,他得出巴基很可能是被九头蛇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的结论。
    “希望如此。巴基还不知道,我已经上前线了。这本来会是一个准备好的惊喜!”
    罗杰斯低头说道。
    他一直都想亲口告诉巴基这个好消息,欣赏对方惊讶的表情。
    卢克还未出现之前,只有巴基与自己作伴,两人的情感很是深厚。
    “别想这些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是好好准备一下,菲利普斯上校晚上举办庆功会,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少姑娘邀请你跳舞的。”
    卢克岔开话题,故意打趣道:“我听说你下午还跟一个文职人员抱在一起,那个热情的姑娘,要替被俘士兵的家人感谢你……”
    罗杰斯帅脸一红,咳嗽两声,有些窘迫的说道:“这……是个意外。我没什么经验,然后她就直接抱过来,卢克你知道的,我总是不太懂拒绝别人……”
    听着美国队长结结巴巴的苍白辩解,卢克呵呵一笑,继续取笑道:“那倒也是,谁会去拒绝一个献上热吻的漂亮姑娘。对了,史蒂夫别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否则我会鄙视你的。”
    “怎么可能!”
    罗杰斯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我和珍妮丝,还有艾米……”
    “可巴基说,那都是你八九岁时候的事情了,难道跟女孩儿玩过家家也算?”
    瞧着美国队长很是努力,想要找出自己的感情经历,卢克笑了起来,营房里面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等到罗杰斯心情恢复,离开营房去准备庆功会的衣服,独自坐在原地的卢克眼眸闪烁,似是思索着什么。
    他正在想佐拉博士提到的“斯特拉克男爵”。
    对方的本名,是沃尔夫冈冯斯特拉克。
    出生于德国的巴伐利亚,跟纳(na)粹党中颇为有名的“泽莫男爵”,同为元首的心腹。
    不同于红骷髅的野心勃勃,斯特拉克对第三帝国,还是抱有深厚的感情,一心想要打败同盟国,帮助轴心国赢得这场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斯特拉克男爵虽然是九头蛇的高层,但跟红骷髅却并非处于同一个阵营。
    他有着自己的研究所和科技力量,曾经制造出过一种名为“死亡孢子”的病毒武器,收割过同盟国的大量生命。
    “这样一想,同盟国还真是够惨,被轴心国的各种黑科技按在地上摩擦……”
    卢克默默地想道。
    难怪某个德军少校会喊出“德意志科技世界第一”的口号!
    ……
    ……
    一番简单的清洗,换上全新的军装礼服,卢克和罗杰斯走进附近城镇的酒馆。
    嘈杂的声音扑面而来,空气里弥漫着麦芽的香气,还有劣质烟草燃烧的淡蓝色雾气。
    那些侥幸逃生,成功归来的被俘士兵,拼命地灌着一杯杯烈酒,或者围在一起打牌、掰手腕。
    有些人一时兴起,甚至还准备来上一场摔跤比赛。
    挤满酒馆的大兵们,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哄笑。
    吵闹的音浪让头顶的天花板都微微震动,悬在上面的灯泡一阵摇晃。
    “我们的英雄来了!”
    坐在吧台边上的“达姆弹”杜根,瞥见站在门口的卢克,立即大声高喊。
    他用酒杯用力敲击吧台的桌子,如同富有节奏感的鼓点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大兵们自发停下其他的事情,全部起立,鼓起掌来。
    整个酒馆像是要被掀翻过来一样!
    那些崇拜的视线,感激的目光。
    化为一声声喝彩,送给卢克。
    这是对于战争英雄的尊敬!
    “他们可真热情!”
    掌声和欢呼持续了两分钟,罗杰斯坐到好友的身边,递给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等下有舞会,你选好舞伴了?”
    卢克端起酒杯,冰冷而炙热的液体灌进喉咙,让人感到一阵舒畅。
    “我怎么不知道?”
    罗杰斯睁大眼睛,他没有听说庆功会上还有跳舞的活动?
    美国队长还以为在营房里,卢克是开玩笑的,战争还没胜利就举办舞会,是不是有点过头?
    “霍华德告诉我的消息。他已经选好今晚的狩猎目标了。”
    卢克笑了一下,轻轻撞着罗杰斯的肩膀说道:“那个就是夺走美国队长初吻的幸运儿?看上去还不错,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瞧见没,她正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你呢。”
    “史蒂夫,你今晚在劫难逃了。”
    好友的取笑,让罗杰斯产生羞恼的情绪。
    毕竟以美利坚的风气来说,二十岁的大男孩却没有丝毫的感情经验,堪比一张纯洁的白纸,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又不是每个人都像霍华德斯塔克那样!”
    罗杰斯压低声音,举起酒杯掩饰尴尬的表情。
    “好吧,不开这个玩笑了。”
    卢克清了清嗓子,一脸正经。
    随后,没过多久他就把脑袋靠过去,憋着笑问道:“那美国队长你准备在今晚献出自己的贞操吗?”
    噗!
    喝着酒的罗杰斯,一口把嘴里的威士忌喷了出来。
    闹出的动静,引得酒吧众人哄笑起来。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
    罗杰斯手忙脚乱,一边跟无辜的酒保解释,一边怒气冲冲地看向卢克。
    不过,后者早已溜之大吉,消失在酒馆二层的楼梯处。
    “混蛋!”
    素来正经的罗杰斯,难得爆出一句粗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