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71章 总裁是我俩的亲生爹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任务比较着急,陆岑岑之所以下班的时候才交给李女士,真不是因为她故意想为难她,是因为下班时间南洙决才把文件看完。
    动漫部负责这个项目的刘总,今天都已经和陆岑岑说过了,特别重要,他们会通宵赶出来。
    结果现在这蠢货告诉她,文件弄丢了?
    而且她在工作群里委屈巴巴的什么意思?这种事不会单独私聊她解决?非要暗示是她陆岑岑故意刁难?
    气归气,但是工作就是工作,还是得去解决。
    陆岑岑又赶紧回集团去找文件。
    从电梯里出来,偌大的助理部只有李女士一个人在场。
    陆岑岑刚才是一路跑过来的,此时还有些轻喘,扶着椅背问:“桌子上找了吗?抽屉里找了吗?你包里有没有?”
    李女士耷拉着脸,说:“都找了,没找到。”
    陆岑岑眉头锁紧:“我明明交给你了,这一会儿功夫你放哪儿去了?这么大个人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我怀疑你以前到底工作过没有?”
    骂完,赶紧低头到处找。
    可李女士却双手环胸,平静地看着着急寻找文件的陆岑岑,笑了一声说:“我下班的时候去了一下洗手间,不晓得是不是掉在哪里,然后被保洁阿姨扔垃圾桶里了。”
    陆岑岑一听,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转身往洗手间去。
    洗手间外头,有一个很大的垃圾箱,陆岑岑掀开盖子低着头翻找。
    此时李女士拔下键盘,脚步轻轻地走到她身后,举起键盘就往她头上砸去。
    “砰”的一声,陆岑岑立即捂住疼痛的后脑勺,回头看向她,难以置信地问:“你居然打我?”
    李女士露出狰狞的真面目,趾高气昂地说:“打你怎么了?这里又没监控,反正明天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说完,她的键盘又要敲下来。
    太无法无天了!
    陆岑岑猛地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抬脚狠狠踢向她的膝盖,然后扣住她的手将她转了个身,另一只手直接把她的头往垃圾桶里按。
    冷笑两声,咬牙说:“是啊,没监控啊,谁也不知道我打你!”
    然后,整个洗手间都回荡着李女士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
    此时,对面的商场,赵a拿着望远镜,对着鸣世大厦方向,透过洗手间上一个小小的天窗,艰难地观察里面的情况。
    赵b为了保护陆岑岑,在陆岑岑的包里放了监听器,此时举着耳机,也十分艰难地听着那边的声音。
    因为这个时候包没放在洗手间,他只能听见李女士的惨叫,听不见陆岑岑的声音。
    他实在受不了了,拿下耳机,掏掏耳朵,抬头问赵a:“哥,咱俩现在过去救老板娘不?”
    赵a轻轻给了他脑瓜子一下,说:“你这过去是救老板娘吗?是妨碍她干仗!”
    赵b抓抓脑袋,有些苦恼:“可是老板娘现在这情况,万一哪里伤了,老板找我们麻烦可咋整?”
    赵a迟疑了一下,拿出手机说:“老板交代了,老板娘有事一定要和他说一声,我打个电话告诉老板。”
    电话拨通后,赵a便把这边的情况和南洙决说了:“老板,陆小姐被李女士骗到集团卫生间,现在两个人正在斗殴。”
    电话那头的南洙决一愣,抓起外套就出了门。
    自从苟家人挨个没了声息之后,难得等到陆岑岑被欺负的场面,他得赶紧去英雄救美。
    “她现在怎么样?看着她别受伤。”
    赵a把望远镜拉的更长,勉强看见那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女人,李女士脸上已经挂彩,陆岑岑压在她身上,扯着她的头发……
    以陆岑岑这个武力值,想受伤也挺难的……
    “老板放心,陆小姐不会受伤的,您快过来吧。”
    来晚了,那位李女士估计就要撑不下去了……
    ……
    陆岑岑很有分寸。
    听见李女士哭喊着求饶的时候,她就停手了,站起来,在一旁淡定地拍了拍衣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李女士衣服都被她弄乱了,脸上的妆也哭花了,靠在垃圾桶边上瑟瑟发抖,又恨又害怕地看着陆岑岑:“你一个女的怎么这么粗暴!我估计我的肋骨都被你打断了……”
    陆岑岑冷笑一声,用鼻孔看着她说:“是你先打我的,我这叫自卫。”
    李女士哪还敢说话,她先前惹过那么多女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陆岑岑这么能打的。
    陆岑岑突然伸手,抓着她的衣领把她拉了起来,李女士以为她又要揍她,吓得她立马闭上眼睛。
    陆岑岑却并没有动手,扯着衣领让她站好,问:“你今天说文件丢了,是不是就为了骗我过来?”
    李女士见她不是想揍人,只需询问情况,这才敢睁开眼,低着头往后面躲,小声说了句:“是……”
    “那文件呢?”
    “文件我已经送到动漫部了。”李女士看她恐怖的眼神,怕她不信,连连解释,“我真的送过去了,我不瞒你,我是想接近南总,所以我不敢连这种工作都搞砸,这样不是自毁前程吗?”
    陆岑岑点点头,不过还是不放心,打了个电话和动漫部确认了一下,动漫部说收到了,她才松开握着李女士衣领的手,说:“你可以滚了。”
    李女士再也不敢造次,赶紧先跑了出去。
    等她离开后 ,陆岑岑才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每走一步的疼得头皮发麻。
    她掀开自己的裤腿,上面有两个地方已经发青了,都是李女士的细长高跟踹的。
    除了腿,还有腰、屁股……好多地方都被踹了。
    她刚才不想落下风,才装作一副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故意咬牙忍下来的,其实早已经疼的不行了。
    看来买双高跟鞋穿真的挺有必要的,必要的时候可是防身武器啊!
    ……
    她现在所坐的位置,后面有大大的玻璃窗,赵a现在可以看清楚细节了。
    赵b没看见,还在一旁笑嘻嘻地吐槽:“老板还来啥来啊?老板娘都打完了。”
    赵a却脸色发黑,因为他看见了陆岑岑腿上的青紫。
    老板过来看见他们俩没有保护好陆岑岑,肯定要生气的。
    赵b见他不理人,就抬起头好奇地问:“哥,你咋啦?”
    赵a眉头拧得和麻绳似的,说:“这可咋整,老板娘腿磕破了。”
    赵b也吓了一跳,沉默一会儿说:“要不,咱俩跑路吧,不然老板肯定要弄死咱俩。”赵a瞪了他一眼:“一天天尽扯犊子,老板替咱俩还了贷款,还救了爷爷,还给咱俩工作,是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的亲爸爸!就算要弄死咱俩,那也给他弄!”
    赵b抓抓脑袋,他不是能坐以待毙的性格,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沉默一会儿,他突然站起来说:“哥,我去买点药膏,给老板送过去,你想想,老板抓着老板娘的脚给她擦药,是不是一高兴就不弄咱俩了?”
    赵a一想,这个办法好,立马说:“你可以啊!快去快去!”
    ……
    等南洙决到的时候,赵a赵b已经在停车场等他了。
    “她没事吧?”刚从车上下来,南洙决就着急地问。
    赵a笑了笑说:“老板放心,没有大碍,就是……就是……”
    “就是陆小姐的腿磕破了。”赵b直接替他说了,然后不等南洙决发飙,就赶紧把买好的药递给南洙决,说,“陆小姐现在还在楼上呢,药我们买好了,老板快去吧。”
    南洙决一听陆岑岑受了伤,确实没有功夫追究他们俩没保护好陆岑岑的责任,接过药上了楼。
    等他到的时候,陆岑岑也缓过来了,正打算离开这里,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就看见南洙决出现了。
    四目相对片刻,陆岑岑想到他今天的讨厌行径,嘴一撇,没好气地说:“南总是回来加班呢?”
    南洙决走到她面前,轻轻把她按回了椅子上,看着她问:“伤哪儿了?”
    要是吵架还好,刻意针对她也还好,但突然这么关心她,陆岑岑眼眶就热了,咬咬牙说:“不用南总费心,死不了。”
    南洙决低下头,看见她裤子有一边还有没有捋平的褶皱,就猜到刚才一定是掀开这边的裤子看伤口了。
    他拿出药膏,蹲下身,要替她上药。
    陆岑岑看出了他的想法,猛地抓住他的手腕,看着他说:“不用了,我受不起,南总。”
    南洙决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陆岑岑也瞪着眼睛看着他。
    看着看着,陆岑岑早就在眼中打转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她冲着他吼:“南洙决,你脑子有坑吧!一会儿撩拨我一会儿又故意膈应我……”
    南洙决突然站了起来,直接将她抱起放到了办公桌上,一只手扣住她的后劲,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陆岑岑下意识地伸手推他,锤他的心口,可他任由她怎么撒泼,就是不松开。
    等南洙决感觉她呼吸开始急促时,才迫不得己松开了她。
    陆岑岑使劲擦了擦双唇,红着眼骂他:“你他娘的变态!老子迟早弄死你!拿你骨灰拌饭!”
    南洙决却是知道她,遵纪守法良民一个,去菜市场都不敢看杀鸡,也就狠话多罢了。
    他微微一笑,低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脑袋,双手轻轻放在她的腰上,低声说:“我们别闹了。”
    陆岑岑使劲挣脱他的桎梏:“我什么时候闹了?我早就提醒你她没人品不能要你还要!”
    南洙决无奈地笑了笑:“不是你非要离开我,我会故意这么做么?”
    陆岑岑瞪他:“要不是你一阵阵发神经,我会想走吗!是你有病!”
    “行,是我有病。”南洙决一把将她横抱起,“回家,你替我治一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