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两百二十七章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就麻烦陈小姐了!”
    刘风笑了笑!“不麻烦不麻烦,一点小事!”
    陈五客气了一句,赶紧把陈灵珊拉倒一边,小声言辞警告了一番!什么一定要照顾好刘大师!绝对不许耍小性子之类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陈灵珊不耐烦道!“那刘大师,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不打扰您了!”
    陈五这才笑着告辞!陈五一走,陈灵珊顿时就冷笑了起来,一脸不善的望着刘风:“小子,你胆子很大啊,连我爹都敢忽悠?”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额!刘风一脸愕然:“我忽悠你爸什么了?”
    “还在这跟我装?”
    陈灵珊冷笑:“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说着,她挽起了袖管,露出洁白的藕手臂!那架势,看得刘风一愣,旋即饶有意味道:“陈小姐,你不会是想揍我吧?”
    “揍你?
    当然不会!”
    “万一你在我爸那告我黑状,我不就惨了吗?”
    陈灵珊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龇牙一笑:“我只是听说,刘大师您击败了什么狗屁血手黄屠,一时仰慕!”
    “正好,我也是跆拳道黑道七段!”
    “想跟刘大师您切磋两招!”
    她似笑非笑:“刘大师不会不敢吧?”
    看来是怀疑自己的实力啊!豪门大小姐,就是麻烦!刘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不敢也得硬着头皮上啊,不然陈大小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啊!”
    “哼,知道就好!”
    陈灵珊娇蛮的哼了一声,恶狠狠道:“看招,今天本小姐就让你知道,骗子的下场!”
    “大师?
    我呸,看我把你揍成猪头!”
    她气势汹汹的丢下一段话,然后整个人凌空跃起,一个漂亮的侧踢,朝着刘风的脑袋踢来!这一脚,非常的漂亮!刘风略微有些惊讶,看来这个陈灵珊,倒也不是花瓶啊!这个跆拳道黑道七段,还是有点真本事的嘛!难怪敢挑战自己!就她的身手,对付两三个普通男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惜,遇见了自己!刘风脸上露出饶有意味的笑容,双手背负,一动不动,压根不闪躲,就这么看着陈灵珊踢过来!“果然是个骗子,什么狗屁大师,自己一出手,就吓傻了,动都不敢动一下!”
    陈灵珊见状,心中冷笑,同时,脚下也收了两分力道!她怕一下把刘风给踹死了!砰!下一秒,她一脚踢在刘风的脑袋上!啊!瞬间,陈灵珊脸色狂变,嘴中发出一声惨叫!那一刹那,她感觉不是踹在人脑袋上!反倒是像踹在了世上最坚硬的花岗岩上!一阵剧痛传来,她俏脸瞬间惨白,额头上满是冷汗!那一刹那,她甚至怀疑自己的腿,可能是断了!整个人直接失去重心,从空中狠狠跌落!这个高度,这么直挺挺的没有任何防护的摔下去,搞不好是要出大事的!刘风摇了摇头,一伸手,在半空中将陈灵珊给抱住,放在了包房的沙发上!低头一看,陈灵珊的脚崴已经肿了起来。
    刘风有些好笑的看着已经呆傻了的陈灵珊:“幸亏你最后收了几分力道,不然今天,很可能你会骨折!”
    “混蛋,竟敢嘲笑我?”
    陈灵珊回过神来,脸上瞬间涨红,又羞又怒:“你不就是练了点铁头功吗?”
    “本小姐下次不踹你的脑袋了,换个地方,你就死定了!”
    铁头功?
    刘风无语:“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练铁头过了?”
    “你脑袋这么硬,还说不是铁头功?”
    陈灵珊气的要哭了:“卑鄙!欺负人!”
    我尼玛,比窦娥还冤!从头到尾,自己都没动过好吧?
    惹事的是你陈大小姐好吧?
    刘风一脸无语的摇摇头,孔子说的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过今天还得指望陈灵珊带自己去参加药材拍卖会,刘风苦笑着蹲了下来,一把抓住她的腿,把她鞋子给脱了!“混蛋,禽兽,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你要是敢趁人之危,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陈灵珊大惊,还以为刘风想强那啥自己,吓得尖叫起来,整个人胡乱挣扎!不过,刘风的手就跟铁闸一样!任凭她怎么动,都没用!麻溜的就把她的袜子给脱了!“完蛋了!”
    陈灵珊心头一阵绝望,这个禽兽实力太强了!看来今天,自己的清白之躯是保不住了!“刘风,你快住手,不然我就要喊人了!我要叫了!”
    她心头一片慌乱,色厉内荏的威胁道!“喊个屁啊,吓唬谁呢?
    这包房隔音效果一级棒,你爸刚才不是说了吗?
    在这包房k歌,隔壁都听不见!”
    刘风翻了个白眼,道!陈灵珊:“……”引狼入室,这是引狼入室啊!她彻底绝望了,眼睛一闭,心一横:“本小姐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但是从今以后,金龙会一定会追杀你到死!”
    她厉声道!刘风都懒得搭理她!这女的想象力太特么丰富了!刘风运转功法,体内劲气流动,附着在手掌上!“啊!”
    陈灵珊惨叫一声,脚腕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但是,这股痛感,只持续了一秒!立刻,就被一股清凉之感取代!接着,陈灵珊甚至感觉非常舒爽,脚崴处不但不疼了,竟然还感觉很舒服!舒服的她都想哼两句了。
    这?
    她整个人都愣住了,一脸呆滞的看着埋头再给自己按摩脚崴的刘风,一张脸顿时就涨红了,结结巴巴道:“你你是再给我推拿?”
    “你你是医生?”
    刘风抬头,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不然呢?
    还是说我没有像你想的那样,欲行不轨,你很失望?”
    “我我——”这一刹那,陈灵珊有种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冲动!尴尬,太尴尬了!特别是想到刚才自己那么激动的大喊大叫,她羞愤欲绝!“好了,消肿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走吧,陈小姐,带我去药材拍卖会吧!”
    这时,刘风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淡淡道!额!消肿了?
    陈灵珊下意识的低头,一看自己的玉足,虽然还有位微红,但是已经看不出一丝红肿的迹象了!这也太神奇了!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脚,发现一点异样都没有了!刚才她的腿,可是疼的都快失去直觉了。
    这才多大一会!竟然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