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530章 趁乱夺城?也没那么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激烈而又十分刺耳的鸣金声在弘农城头到处响起,城外厮杀混战的大批梁军将兵听罢,也都试图摆脱扑杀过来的敌军开始朝着城门的方向退了过去。
    按李天衢旨意掩杀出寨的三军将士,也不会让出城的梁军部众轻易再退回到城郭里去。转瞬间,几拨军阵又狠狠的撞在了一处,兵刃军械翻飞旋舞间,仍有大批的兵卒相继扑倒在战场上!
    朱温也很清楚,倘若在这个时候鸣金收兵,诸部梁军急于回城,只怕遭遇敌军阻截,阵型崩散、自相践踏又会枉然折损不少兵马,而敌军也极有可能趁机突袭城门...可是他也只得如此做,终究不能拼到城外这七八万兵马伤亡殆尽,既是终究要收兵,自然是越早越好。
    而城外没有足够火把映亮的位置,一片黑灯瞎火,只能凭借微亮的月光依稀辨识周围地势,乃至撞到眼前的部众到底是敌是友...虽然一拨拨部众开始迅速往弘农城的方向退去,但是大多仍旧无法摆脱敌军阻击。这场双方投入兵力已达十几万,偏偏又只得在夜间打响的混战看来仍旧要持续一段时候。
    而临近李天衢行营大帐的战团当中,在敌阵中不断冲杀的王彦章手中打磨的大枪枪锋早卷了刃,迸裂的缺口上粘稠的鲜血肉靡。在敌军中冲杀几进几出,单只是死在他大枪之下的敌将敌兵便有两三百人。
    衣甲上除了溅染的敌人鲜血,这次混战王彦章浑身就不曾负一处伤,他仍如一尊杀神一般不停的收割人命,也骇得大批梁军将兵根本不敢上前阻拦。只是王彦章呼吸也不免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枪头频频砸扁搠透敌人身上的甲胄,即便已经卷刃迸裂,可是由王彦章施展起来,仍能当做马战钝兵器使用。然而他为了更加有效的伤亡梁军士兵,又提起得胜钩上备用的大枪继续摧锋破阵,直待另一杆大枪的枪头锋刃也是滴嗒淌血之际。弘农城那边响起的鸣金声,隐隐的也传入王彦章耳中,而他与周围一众锐骑也发现扑向行营大帐的梁军部众。也开始纷乱的朝着城郭的方向退却。
    庆幸敌军奸计未能得逞,也无法危及陛下性命......
    王彦章这边刚松了一口气,便有个虎翼骑军虞候催马疾驰过来,又疾声报道:
    “都点检使,梁贼趁夜奇袭,虽然我军及时前来截杀,可是龙骧、虎翼二都儿郎终究是陷在敌阵中厮杀,难以驱驰战马,伤亡也甚是惨重!除了都点检使亲自统领的部曲,以及撞阵时陆续投来结阵的骑军,其余还有不少被杀散的弟兄,夜间也难以统计两支骑军又伤亡折损了几成。”
    听那虞候说罢,王彦章心中一股怒火蹭的疾窜而起。朱温发动大批兵马趁夜劫营,意图袭杀自己所效忠的君主。那么统领麾下骑军健儿死守在李天衢前方,就算拼到一兵一卒也势必要抵挡住敌军的攻势,自然是责无旁贷。可是这场仗一开始是以少敌多,也完全无法发挥出骑军的优势,所以即便龙骧、虎翼二都尽是精锐之师,也终究难免要付出更为惨重的伤亡。
    王彦章凭着他万人敌的绝世武勇,乃至聚拢在身边的骑军健儿拼死奋战,固然是迫退了眼见要杀至李天衢行营大帐的大股梁军。然而这场仗到底打得有些憋气,龙骧与虎翼二都又是王彦章亲手打造磨练出来的心血,眼下自家主公既然性命无虞,他再回过味来,当然也不免怒火中烧。
    “尚能厮杀的儿郎,随我继续攻上去,继续掩杀,尽可能歼灭城外敌军人马,容不得这干驴鸟想来就来,说走便走!”
    王彦章厉声怒吼,旋即立刻挥枪催马,他带领着汇聚在周围的骑军甲士朝着前方扑去,一往无前的锐骑,又凿进前面一拨阵型崩散的梁军人群当中,紧接着激烈的碰撞声、厮杀声、惨嚎声...便又成倍的爆发开来!
    而在另一侧的战团当中,康延孝也率领所部军旅与敌军激战正酣,忽的听见弘农城那边有鸣金声穿来,梁军军阵当中又是一片骚动。
    而也要亲自冲入杀阵的康延孝横起手中马刀,借战马的冲势掠过当面一名梁军骑将的胸口。两马高速对冲之际,刀锋如切割朽木那般,展开这骑将护胸铠甲,刃尖撕裂胸膛血肉。那梁军骑将手中兵刃才探出一半,便惨呼了一声,身子便向后倾倒撞了下马去!
    梁军这是要退了?本来是朱温意欲趁夜劫营,不惜动用规模浩大的军旅...眼下不得已又要退回城里,既然是深夜时分,而我又何尝不可掩杀过去,趁着梁军涌将入城之际尽力抢占城关,如此不是也有机会反去袭杀朱温,而争来这天大的功劳?
    毕竟是按原本轨迹曾立下献计灭梁,而后又出奇兵灭蜀等奇功的康延孝脑筋转得极快,他遂立刻下了军令,麾下将官军校更是连声呼哨,所部马步军就朝着康延孝这边合拢过来。而兵锋所向,正要冲垮前方一拨拨阵列耸动的梁军部众,继续朝着弘农城关的方向猛扑上去!
    而另一个方向的战团中,白马银枪高思继仍在策马冲杀,手中银锋长枪划出一道森寒利芒,枪锋摆荡戳刺,所过处鲜血横飞,当面又有两个梁军中以武勇自夸的骑将一个咽喉飙血,另一个眉心处被搠出个血窟窿,而相继从马背上翻身栽倒!
    梁军既然开始往弘农城里退,我统领麾下骑军,也正当扑杀过去,如此非但能趁机截杀敌众,不是也有机会撞杀入城中去!?
    高思继这边,很快也意识到现在也可说是趁势扑杀向弘农城的良机,他奋声高呼,急令麾下军校招聚高思祥、高思纶、高行周、高行珪...等兄弟子侄,纷纷统领骑军,在夜幕中扬起一道道翻腾的烟尘,黑压压的甲骑分成几拨,也朝着弘农城关的方向席卷了过去!
    然而毕竟是深夜时分,双方大军又是大规模的混战。无论是李天衢还是朱温,虽然能下达军令指挥三军全面进攻、全面退却...可是也难以及时指挥各处已经扑入战团的军旅。有些部曲与敌军纠缠混战在一处,阵列彻底崩散,只得各自为战,也很有可能陷入敌军的围攻当中。
    先是听闻弘农成那边鸣金声极响,旋即周围又有唿哨声阵阵响起。高思继的胞弟高思绪几乎战至脱力,好不容易又冲垮一队敌骑,正要去招聚麾下散乱的骑军,去与自家亲族会合之时,他脑袋忽然一阵眩晕,旋即又感到一股强烈痛楚从体内蔓延开来。
    一直厮杀血战,精神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下尚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高思绪喘息稍定,却发觉自己的腰肋处攮出个血窟窿。即便他马战的枪法亦是纯熟精妙,但是混战厮杀之际,也难免被周围骤然猛搠、劈斩的长枪马刀伤及身上致命处......
    高思绪怔怔的低头望去,虽然立刻伸手捂住腰肋间血流不止的伤口,可是仍不由感到体内生命的气息正在飞速流逝着...再抬起头来,试图在战团中寻找高思继的兄弟子侄的踪迹,然而不出片刻的功夫,他便从疾驰的战马上一头栽落,摔到了地上已,已再无半点生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