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第八十一章 尴尬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九月等人此时也已经彻底看清了这两人身上的衣饰,此时再感知着这两人体内的真元气息,他们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起来,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
    “这两人是绝修?”
    王离迅速收回了思绪,他看着这两名被镇压住的修士,眉头也顿时皱了起来。
    他的见知的确远不如何灵秀,但比起小玉洲绝大多数乖宝宝修士,他还是要强出很多。
    他当然很清楚“绝修”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在已经有着无数年历史的修真界中,每一个时代都有拳头最大,划定修真界规矩的人,现在他们的这个时代,拳头最大,制定规矩的人便是三圣。
    无因圣尊、洞神圣尊、弥罗圣尊,并称三圣。
    这三名在这个时代的修真界之中无上的修士,已经都到了真正的大乘境界,若是有足够机缘,他们甚至能够踏破修真界划定的修为界限,成为万古无一的无上大帝,甚至凌驾于天道法则之上,创出属于自己的道!
    这三圣镇压着所有的修士洲域,制定让仙门正统必须遵循的道例,除了他们自身的修为不相伯仲,各自拥有恐怖大道之外,他们在修真界所掌控的势力,也是相差无几。
    按照道例,所有仙门正统都归附三圣门下,都算是三圣的门人,但各修士洲域的绝大多数仙门正统,都并不是属于某一名圣尊的嫡系。
    说白了,大家都遵守三圣定立的规矩,但平时还是拥有绝对的自治权,不是属于三圣之中某一圣的私军。
    但三圣座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嫡系宗门,也自然是有着纯粹听从某一名圣尊旨意的私军的。
    无因圣尊的嫡系宗门是无因圣宗,洞神圣宗的嫡系宗门是洞神圣域,弥罗圣尊的嫡系宗门是弥罗道场。
    这三大宗门,便是此时中神洲三大至高宗门。
    这三大至高宗门各自开花散叶,还有一些分支宗门,也是相当真传之下的真传,都是三圣之所以称圣的私有力量。
    所有这些宗门虽然也都按照三圣约定的道例行事,但可想而知,要是真正有什么事要大战一番,且不说是三圣之间有冲突,便是面对三圣之外的敌人,无因圣尊肯定调动不了洞神圣尊的嫡系,同样洞神圣尊也调动不了无因圣尊的嫡系。
    三圣统御的各自的嫡系宗门之中,有些修士从开始修行起,就是专事杀伐。
    他们在庞大的宗门系统里,根本不干其余杂事,所需要做的就是战斗,杀伐。
    以战修行,以杀证道。
    在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未来,杀出自己的一番成就,便是这些人被挑选出来之后,就必须面对,也是唯一可选择的道路。
    无因圣尊门下有“蚁徒”,洞神圣尊门下有“绝修”,弥罗圣尊门下有“血煞”。
    蚁徒、绝修、血煞,便是三圣座下嫡系之中的嫡系,就是三圣手中的杀器!
    这些人都是三大至高宗门从各洲挑选出来,然后在无边杀场之中磨砺出来的杀胚!
    就以这弥罗圣尊门下的绝修为例,他们从被选定成为绝修的第一日起,就会被丢入弥罗道场的独有血色试炼之地异星杀场。
    那是一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在进入修行的第一年里,绝修就要淘汰一半,只有一半能够生存。
    接下来三年之中,这些绝修要面临超过三十次残酷的血腥试炼,达不到要求的绝修没有安然退出的可能,只能在异星杀场之中化为腐骨。
    能够从异星杀场活下来的修士,才能成为真正的绝修。
    但接下来迎接他们的,便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杀伐任务。
    他们必须在杀戮之中变得强大,然后获得更好的宗门资源,变成更强大的绝修。
    事实上,即便是刚刚真正成为绝修的弥罗道场的修士,刚刚在外行走,他们就已经足够令绝大多数修士胆寒。
    因为他们不知痛苦、不知恐惧、不择手段,他们可以为了达成目的而泯灭人性,可以比邪修更为邪恶,可以比魔修更像魔鬼。
    而且最关键在于,他们拥有着至高宗门的优势资源。
    他们拥有很多旁人无法想象的秘法,他们拥有无数同阶的修士根本接触不到的法宝和法器。
    对于修真界的很多人而言,他们就是恐惧,就是黑夜。
    而且最关键在于,他们就是三圣的杀手、刺客和打手啊。
    罩着他们的,就是三圣。
    不躲着他们走就很好了,谁敢主动招惹他们?但现在,他们直接就镇压了两名绝修。
    王离觉得,这**的就好像有点尴尬了。
    而且关键在于,这个时候何灵秀竟然出声,把他心中的这句话给直接说出来了。
    何灵秀的声音此时清晰的响起:“这就好像有点尴尬了。”
    王离忍不住都笑了。
    但叶吉等人都差点要哭了。
    在混乱洲域里,当然杀人灭口是很常有的事情,但关键在于,绝修本身就意味着强大的力量。
    一名绝修的实力远超同等修为的寻常修士。
    这两名绝修看起来是筑基期一层两层的修为,但谁知道现在这白骨洲里有多少绝修,有多少高阶的绝修?
    尤其是叶九月现在就觉得更尴尬了。
    这种修士是避之不及,但他偏偏还有两只妖虫正在寻觅更多绝修的路上……。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尴尬。
    慕余和韩耀两个人互望了一眼。
    这和他们预计的相差也有点大。
    之前他们已经觉得对手不简单,而且按照他们的所知,他们觉得在这边的对手恐怕会是独山洲仙蟾宫的人。
    仙蟾宫的修士也很擅长御兽炼蛊的手段,而且仙蟾宫的法门,也的确不俗。
    但仙蟾宫的修士如果见到绝修,恐怕瞬间就得夹着尾巴跑。
    按照所有人的认知,弥罗道场的绝修只要出现,便意味着一定有惊人的大事发生。
    因为绝修和寻常修士相比,就意味着惊人的成功率和绝对的保密性。
    而且最关键在于,稍微有些见识的修士就都知道,从绝修的口中,几乎是不可能问得出什么东西的。
    这些人连神魂之中都留有可怕的精神印记,对他们的神识压榨超过极限,他们就会马上神识消亡变成活死人。
    这简直比好不容易找到人问路结果问到个哑巴还尴尬。
    因为哑巴说不定还会比划,还会写字。
    看着所有人都很尴尬,王离想起来从一开始镇压这两个人就是自己的主意,虽然他也只是从善如流的听从何灵秀的建议,但这个锅好像他背定了。
    于是他干咳了一声,道:“不过也好歹知道了对手是谁,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