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037 睡过之后,被抛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总裁,离婚吧! 作者:米粒白
    蓝萧深目看着杨木樨。
    唇角,也跟着微微上扬。眼里,有一层淡淡的波痕,似是轻松。
    原来,说实话,其实也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艰难,或者没面子。
    “杨小姐,对于这个结果,你好像很开心?”
    蓝萧没有忽视掉杨木樨唇角的笑痕。
    他这句话一落,杨木樨就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笑容僵住。
    因为尴尬,小脸有些涨红。
    她太不会藏情绪了。
    以至于蓝萧一眼就能看穿。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开心了?”
    “哪只眼睛都看到了。”蓝萧答得迅速。
    “……”杨木樨只觉得更尴尬,轻咳一声,生硬的替自己辩解:“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不是你和叶澜之间的第三者,这会让我轻松很多。”
    “是吗?”蓝萧哼了一声,双目在她脸上逡巡了半晌。
    似乎是要从她面上看穿个什么来。
    杨木樨心虚得很,也不知道蓝萧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她别开目去,不敢对上蓝萧的眼。
    却只听到他不怀好意的开口:“既然你现在这么轻松,那刚刚我们的事,是不是也该要轻松完成了?”
    “……什么?”
    杨木樨愣了一瞬。
    侧目,一下子就被他吻住了唇。
    甚至不给她任何抗拒的空间,他的大掌已经再次窜进她衬衫里,迫不及待的将胸衣扣子解开。
    大掌,扣住一边,掌握住。难耐的搓/揉出各种暧昧的形状。
    杨木樨娇喘出声,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
    她有些迷惘。
    不知道和蓝萧之间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她竟然一而再的就上了蓝萧的床。以前若说是勉强,可这一次……
    她是心甘情愿。
    ……………………………………
    这一夜,蓝萧睡得很好。
    怀里抱着温香软玉,实在很舒坦。而且,她难得的很温顺,任他抱着。
    半夜的时候,他醒来,又用一连串的热吻把她吵醒。
    原先杨木樨还会推拒,可是,后来也就被他吻得服服帖帖,顺应着他了。
    蓝萧现自己真正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有她,有孩子,像一个家的感觉了。
    阳光穿透云层,他才苏醒。
    长臂下意识往身边探去。空荡荡的感觉,让他皱眉。
    立刻睁开眼。
    果不其然,身边的位置竟然已经空了。
    环顾一圈,哪里还有那女人的踪影?他起身,连洗手间和盥洗室都看了一遍,人确实不在了。
    他特意上的指纹锁,她怎么开的?
    这才想起,昨晚她嚷嚷着要喝水,他出了房间给她倒水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门都忘了关上。
    但愿这女人只是去看儿子去了!
    蓝萧胡乱的抓过长裤和衬衫随意的套上。
    一出来,楼下也没见着人。
    连同杨木樨的行李也不见了。
    他眉心跳动了下,问佣人:“杨小姐呢?还在不在屋子里?”
    佣人摇头。
    “杨小姐一大清早就走了呢!”
    “走?她有没有说是去哪?”
    “这个,她就确实没交代。”
    “我知道!”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两人的对话中。儿童房被打开来,小乖穿着恐龙的睡衣站在门口,“妈妈早上有和我道别哦!”
    蓝萧冷哼。
    果然,儿子的存在意义就是不一样。
    连待遇都不同。
    tangp
    在他这儿,就是走得一声不响。
    “她道别有和你说什么?回家了?”
    “没有。”小乖摇头,“妈妈直接坐车去了机场,说是要出国。”
    她到底还是走了!
    “你怎么不留下她?昨天你不是还说不舍得么?”
    “我是不舍得啊!可是,妈妈说要出国去挣很多很多的钱,我想,反正爸爸以后也不会养妈妈,那妈妈总是要挣钱的吧?”
    “谁告诉你我不养你妈妈了?”蓝萧拧着眉。
    “妈妈说的。爸爸以后要养自己的老婆,哪里还会有闲钱养妈妈?”
    蓝萧唇角微抽了下。
    “是,我是要养自己的老婆。所以,以后,你和你妈,都归我养!”
    这句话,蓝萧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完,连自己也愣了愣。
    可是,竟也不想收回来。
    老婆,孩子他妈,连在一起,似乎是个很靠谱的想法。
    小乖却是一脸的遗憾,摊摊手,“可,现在也已经晚了啊。这些话,昨天你就要和妈妈说嘛。那妈妈就不会这么操心钱的事了。”
    确实是。
    蓝萧一想起杨木樨就这么把他撇下,不告而别就觉得气闷。
    莫名其妙有种被睡过后,对方不负责的一走了之的感觉。
    可是,转念一想,这种想法怎么想怎么都不对。明明是自己睡了她,而且,昨晚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睡。
    睡得酣畅淋漓!
    蓝萧气恼的回房间,找来手机,打电话。
    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直接是关机。
    她还真的是飞走了!
    哪怕昨晚说得那么清楚,也依然一声不吭的飞得潇洒!
    …………………………
    杨木樨到国外好几天,和同事们在一起,虽然是陌生国度,但是总归也能很快适应。
    只是……
    她和蓝萧之间,就这样断了联系。
    好几次,她给孩子打电话,偶尔提起蓝萧,小乖都也只是说爸爸没空,爸爸在忙。
    大概,蓝萧在生自己的气吧。
    可是,她和蓝萧之间的关系实在有些尴尬。与其一直和他稀里糊涂下去,倒不如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好好冷静冷静。
    只是……
    不知道等过几个月自己再回去,蓝萧那边,又会是什么样一番光景。
    像他们这样的人,身边从不缺女人。他既能对自己提出‘情人’这样的要求,怕是对别的女人一样可以。
    叹口气,心情闷了些。
    ……………………
    几天后。
    蓝萧正陪着客户打高尔夫。
    一群男人,各自配了个绝色的球童,打得不亦乐乎。
    倒是蓝萧,把自己身边的球童一直晾在一旁,多看一眼都没有。
    最近实在是没心情。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和中邪了一样,自从杨木樨走了之后,他连对女人的想法都没了。
    每次儿子和她通电话的时候,虽然他都在书房里说是没空,但其实就在楼上拿着另外一个电话偷听。
    偶尔,听到她提起自己时,他那一整晚心情都会无比的好。
    但是,若是那次没听到她问起自己,他会生很久的闷气。
    这种心情,简直像和过山车一样。时上时下,让人有些恼火。
    正努力理着自己心思的时候,手机乍然响起。
    蓝萧拿起电话扫了眼,贴到耳边,就听到儿子在那边的求救声:“爸爸,我们下一节课要查国徽!可我没带!”
    国徽?
    o(╯□╰)o
    /p
    蓝萧都快忘了这种玩意儿。在国外长大的孩子,对这些东西印象都不那么深。
    “谁让你不带的?”
    “一个学期都查不了几次,我哪知道今天要查嘛。”
    “那现在怎么办?让老师扣分?”
    “不好!满分可以得到老师的奖励的。”他的提议被孩子立刻就拒绝了。
    “那你想怎么办呐?”
    “我国徽就在妈妈住的屋里,爸爸,你最好了,帮我去拿,好不好?”孩子使劲儿撒娇,恳求。
    蓝萧自然要答应的。即使现在这里这么多客户。
    毕竟,儿子的事才是最大的。
    “知道了,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谢谢爸爸!那你要快一点哦,40分钟一定一定要赶到!”
    某人一而再的叮嘱。
    蓝萧威胁,“你再啰嗦我就让你扣分了。”
    “哼!你要让我扣分,今晚我就和妈妈说,那天是爸爸让我装病。”
    “……”蓝萧无话可说,“算你厉害!”
    校园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