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下次你不愿意我就忍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浴室花洒下,尹以沫全身几乎都靠在贺景儒身上。下身很疼,让她的腿都站不住了,最后索性让他托着自己小屁股,抱着她给她冲洗。
    洗着她的私处贺景儒感觉烫烫的,估计应该是破皮了。赶紧给她冲好身子,裹紧抱到床上,贺景儒就换好衣服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袋子,进卫生间洗干净手,撩开她的衣服,轻轻的脱掉她的内裤,把药在自己手心里捂热,用手指轻柔的挑开她的花唇涂抹。
    “撕!唔嗯……嗯,疼!”她闭上眼轻哼着!
    贺景儒把手上的动作放的更轻,“宝宝,忍着点,抹完药就好了!”他现在就恨自己刚刚那么没轻没重的,把她伤着了。
    涂完药上床两人相拥而眠,贺景儒迷糊着,听见怀里的人说了一声:“生日快乐!”自己下意识把她抱紧了。
    尹以沫醒来的时候,刚动一下,私处传来的疼痛还是那么明显。看着身旁的人还在熟睡着,伸出手,用手指描摹着他的眉眼。
    贺景儒被她摸着摸着就醒了,伸手把她作乱的小手困于身下。
    “还疼吗?”说着他把手伸到她的裙下。昨晚没给她穿上内裤,现在手指直接就触碰到了她的两片花唇。
    穴口还没完全合拢,微微外翻着。温柔的用指腹摸了几下,换来了她娇软的呻吟。
    揪着贺景儒胸前的衣料娇滴滴的说:“嗯……别!我还疼呢!”贺景儒用鼻尖蹭蹭她,把手拿了出来。
    由于昨晚破处,尹以沫今天行动就不便了,两人哪都没去,就窝在酒店里。
    叫了餐刚吃好饭,尹以沫又开始吃着昨天他买来的零食。凑到贺景儒身旁神神秘秘的问:“就是…就是那个!”
    他从手机上转移视线,抬头疑惑的看她说:“有什么事就问,你就是什么就是!”
    “就是昨天打电话的人是谁啊?”问完就乖乖的接着靠在了他身上。
    听见他没什么情绪的说:“是我妈,她现在在国外。如果昨天不是她能想起来是我生日,估计电话我也接不到一个。”
    尹以沫心里一惊,只知道他自己一个人住。原来他妈妈还不在国内啊,顿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安慰他,告诉他你还有我。
    贺景儒自嘲的笑着说:“你不要安慰我,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她听着更心疼他了,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身上。
    窝在酒店休息了一天,尹以沫又满血复活了。早上起床的时候,贺景儒还缠着她不放。
    手胡乱摸着她的身体,乳房,小腹到她的阴部。她是好不容易哭咧咧的求他,用手让他释放出来。射了自己一手的精液,他居然还不高兴,这下尹以沫不干了。
    在车上尹以沫满脸的不开心,脸转过去不理贺景儒。
    他趴到她耳边咬着她耳朵说:“宝宝还生气呢?我错了,下次你不愿意我一定忍着!别生气了,一会就能看到你喜欢的大草原了!”
    看着他那么诚恳的份上,尹以沫就姑且原谅他了,扭过脸靠着他说:“哎呀,也不是让你忍着啦,就是…就是这个事它要适量一点,我才刚好你就要进去!不能再等几天吗?”
    “好好好,都听宝宝的!”他做出了发誓状,尹以沫看着他的傻样笑了,真的是服了他。
    来到草原,第一件事就是要贺景儒带着她骑马,她坐在他身前,他牵着绳子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慢慢的逛着。尹以沫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他也露出了淡淡的笑。
    看着眼前草地上还有昨天下的雪花,积了薄薄的一层。草原辽阔,连天都望不到边,两人就一直那么骑马走着。
    晚上就宿在了当地特色的驿站,虽然没有酒店方便但是环境清幽整洁。因为明天就要原路返回了,所以尹以沫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夏霖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让她回去,尹以沫虽然意犹未尽,但是妈妈都开始催她了,万一她打电话问了田嘉壹,自己露馅了可就麻烦了。
    等她洗好澡穿着睡衣出来的时候,看到贺景儒靠在床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问他:“嗯?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还没说完,贺景儒直接从床上跳下来,抱起她直接扔在床上。
    ——————————————————
    小泡沫:禽兽,整天想着那事!
    贺狗:宝宝,干你的时候你不也是舒服的嘛!
    小泡沫:别说了!捂嘴.jpg
    明天有考试,但是我不想复习T﹏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