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不是不做吗?(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五晚上大家分头打车去了之前早就订好的一家新开的餐厅。尹以沫和她舍友苏粟到的时候其他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会长热情的招呼她们俩过去坐。
    苏粟是属于健谈型的,所以和桌上的人聊的比较开。尹以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一个人低头慢慢的吃着碗里的菜偶尔回答一下。
    席间谢从一直给尹以沫介绍菜品都让她尝尝,然后她就一直吃着他推荐的菜最后都有点撑了!
    突然会长问了句:“开学有一段时间了,在座的各人问题都解决的怎么样了?大家都来说说!”
    苏粟直接就脱口而出:“我只知道以沫有男朋友了!”
    尹以沫正喝着水,发现桌上的人全都在看她,就不自在的点了点头承认了。
    之后大家的氛围明显有点不一样了,但是会长还在热情的招呼着。谢从拿起旁边的杯子直接灌了一杯酒,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餐厅的另一个包厢谭骁铭一手推开包厢门,手里还拿着擦手的纸巾说:“老贺我刚在卫生间门口看见你家小仙女了,她好像没认出来我!她怎么能够忘了那么英俊的我呢?”
    从贺景儒听见他说看到了尹以沫,就起身走出了包厢,哪管他的自恋!其他两个舍友对谭骁铭的自恋都免疫了,各吃各的不管他又发什么骚。
    尹以沫洗干净手走出卫生间,一出去就看见贺景儒靠在墙上,吓了一大跳。
    尹以沫摸了摸胸口,“阿景你怎么在这?一个人来的?”
    “吃饱了吗?吃饱跟我回去吧!”
    尹以沫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他拉走了,掏出手机慌乱的给苏粟发了条信息说她先回去了。
    谢从从男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尹以沫被一个男生拉走了。这应该就是她男朋友了吧,看着还不错!想着自己自从大一那段感情破灭以后一直到现在才对一个女生动心,但是还没开始就被扼杀了!
    贺景儒带着尹以沫来到了一个栋公寓门前。
    “你不在学校住啦!”
    贺景儒开着门回答她:“偶尔来这住住,想着你周六周日也能来住。”
    室内装修和之前他高中住的那栋公寓差不多,但这个比那个要小点,这只有一个卧室。
    尹以沫刚吃过饭觉得现在身上全是菜味想先去浴室洗澡,谁知道贺景儒也要来凑热闹,一想起上次在浴室里两人那样,直接红着脸把他推出去了!
    洗完澡两人在床上都很老实,他看他的理论书,她玩她的手机,该睡觉了两人就自觉的关灯睡觉。
    尹以沫看着眼前老老实实抱着她睡觉的男人,觉得太奇怪了,他最近怎么变的那么老实了呢?
    半夜尹以沫就被胸口的刺痛能弄醒了,迷迷糊糊的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黑色头颅。
    “不是不做吗?”尹以沫被他彻底弄清醒了。
    看她醒了贺景儒就松开了她的小乳头,吐出来的时候乳头湿淋淋的泛着光耸立着,被他舔的娇艳欲滴的。
    脱掉她的内裤向两边掰开她的大腿,趴在她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直接舔上她的穴口,旁边两片花唇还激动的抖了抖。
    “呃嗯……”尹以沫也没想到他上来就舔她下边,他的舌头仿佛有什么魔力,舔的她全身舒服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贺景儒手摁着她的大腿根,嘴唇包着她的洞口,舌尖探入小穴抽插着,她体内的热流顺着他的舌尖、嘴角、下巴流了下来。舔干净她洞口周围的花液,吻了吻她的阴唇还有花户起身脱下自己的裤子。
    阴茎从睡觉开始就一直硬着,现在就跟一个烧红的铁棍一样,没套上安全套就撑开洞口进去了。
    尹以沫被进入体内的硬物给烫了一下,躲着身子哼:“嗯……好烫啊!”
    贺景儒趴在她身上,嗅着她脖颈里的气息,闷声的干着!
    好久没做爱了,尹以沫很快就高潮了。一股温热浇上龟头贺景儒粗喘着猛干了起来。
    “啊啊……呃嗯,慢点,慢点!”两腿岔开,抱着他的肩膀承受着他的进攻。
    没过多久只听他闷哼一身腰腹抬起射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烫的尹以沫小腹抽了两下。
    许久没射的精液异常的粘稠,射完之后贺景儒感觉全身上下舒畅了不少。
    平复十来秒之后就让尹以沫侧着身子,他从侧面抬高她的腿重新插进去。
    “呃嗯……好难受啊这样!”尹以沫不怎么愿意用这个姿势哼哼唧唧的向前躲着。
    贺景儒摁着她腰,头靠在她的肩上轻声哄她:“就干一会,宝宝你先忍忍。”
    说完他腰就一直向前耸动着,一只脚踩在床上大腿上还架着尹以沫被抬高的那条白嫩细腿。一只手伸到她胸前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她下边摁揉着她的阴蒂。
    尹以沫被他伺候的简直太舒服了,侧着身闭眼呻吟着。
    他快速的冲刺了几十下,把她干的吱哇乱叫。然后把她弄趴下,只拦腰抬起她的屁股阴茎对准红艳艳的穴口又插进去快速的干着。
    “啊啊啊……别!太深了,别进去了呀!嗯……”
    贺景儒让她屁股紧贴着他的腹部,她的穴口也就被迫着一直往他的下腹压,就这样猛干了数百下之后抽出来射在了她屁股上。
    尹以沫彻底没了力气,下身花液没了障碍就直接流到了床单上。她趴在枕头里喘息着,心里在骂着贺景儒。
    果然她就不应该觉得这个男人变了,每次和他做他都往死里干她,弄的她到了第二天下身都还疼。
    嘴里嘟囔着一声:“混蛋,狗男人!”
    贺景儒趴在她身上听见她嘟囔的话委屈的说:“宝宝你骂我!”
    尹以沫又对着他重复了一遍:“混蛋,狗男人!”
    贺景儒看到她抓狂的样子,笑着咬了她的肩膀一下。
    ——————————————————
    小泡沫: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贺狗:宝宝你到底是骂我还是骂你?捧腹大笑.jpg
    小泡沫:……被你气晕了!努力维持.jpg
    今天更晚了对不起>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