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变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她累瘫的样子也不忍再折磨她了,自己胡乱的撸了两把然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给她擦拭那一塌糊涂的腿间。
    尹以沫趴在贺景儒的胸口上乖巧的闭眼睡觉,他的手不是划划她的后背就是撩撩她头发。尹以沫被他鼓捣的烦了,开始哼唧了起来。
    “你回去把你的成绩表还有相关的信息整理好给我,我给你去办理出国的事。”尹以沫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
    材料整理起来也简单,就是要多跑几趟教务处。
    自从林雅琪和曲晓秋知道她要留学了,在宿舍里简直每天都当她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过,对尹以沫温柔的都不像她俩了。
    这一天尹以沫刚从教务处出来尹建北就给她打来了电话,她觉得奇怪怎么这个点会给她打电话。
    “喂爸爸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呀,是不是想我了呀!”
    “以沫你现在先请假回趟家,你妈出了点事!”
    尹以沫听见最后一句话时,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了,小脸变的煞白。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刚刚她爸说的话,尹建北抽泣的声音也通过电话传到了她的耳中。
    撒开腿疯狂的跑回了宿舍,手里拿的出国材料在奔跑的过程中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回到宿舍拿上包,把衣服证件什么的胡乱塞了一通。本来没有哭,但是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用手一擦满脸都变湿润了。
    林雅琪和曲晓秋看见她从进来宿舍就慌里慌张的收拾东西还哭了,一看就是有什么大事,不敢多说话就跟在她后面帮她收拾东西。
    尹以沫用浓浓的鼻音对她们说:“帮我请个假,短时间内我可能不回来了,谢谢你们!”
    说完提着书包就跑出去了,到高铁站买了最近一班高铁票。尹以沫整个途中没有流一滴眼泪,但是当站在医院长长的回廊上看到那个保护着整个家的父亲此时正无助的抱着头蹲在手术室外,尹以沫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手术中”叁个大字刺红了她的双眼,泪水也模糊了她的视线。没有嘶声力竭,父女俩安安静静地并排蹲在地上等待着。
    “你妈演出临退场时失足摔下去了,正好前几天舞台施工,有的东西在舞台下忘记收了,直接摔了上去,然后就送到医院来了!”尹建北手用力的抓着头发,艰难的说了出来。
    “这些年我妈大大小小的伤受了那么多都没事,这次也会没事的。”
    等了仿佛一世纪那么久,从白天等到医院走廊都亮起了灯,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
    “您太太已经脱离了危险,外伤都已经处理好了包括被钝物所伤的头部,但是脊椎受损了,具体对脑部神经的损害程度有多严重还要继续观察,请你们家人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等到什么都安排好了,尹以沫才拿出手机。手机里有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无数条信息,都是贺景儒发过来的。
    贺景儒已经呆坐在沙发上好几个小时了,视线一直紧盯着手机。说好今天她来给他送材料,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她都没接。
    他好久没有抽烟了,今天忍不住的抽了,一抽就停不下来,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客厅里烟雾缭绕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嘟嘟嘟…”贺景儒一看她回了电话,慌忙的接听了。
    “喂!”一晚上没有说话一开口声音有点沙哑。
    “你怎么一天都不接电话,知不知道我很着急!”贺景儒慌乱的问她一通,但是却听到了她的啜泣声,以为自己的语气太凶了,就缓和了下来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尹以沫的情绪顿时绷不住了,躲在卫生间里开始嗷嚎大哭了起来。贺景儒听见她的哭声心里一沉,就听见她断断续续的说:“我…我妈…妈如果…如果醒…醒不过来,我该…该怎么……么办!”
    贺景儒边抽着烟边听她在那边哭,他的整个心都疼了,他的宝宝现在应该多难过啊!
    在尹建北的强烈命令下,尹以沫早晨不得不从医院回家休息然后再拿点换洗衣物来。
    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贺景儒,尹以沫的眼眶顿时红了。
    贺景儒看她的眼睛肿成了核桃,皱着一张小脸,走过去拥着她,就这样静静的拥着谁都没有先开口。
    打开门尹以沫走进了好几个月没有踏进的家,看到夏霖最爱的几盆花草都有点枯了,拿起旁边的喷壶给她最爱的那株米兰浇了水。
    走到房间发现贺景儒已经给她铺好床了,他和她一起躺下,轻抱着她休息。
    他感受到枕头变的潮湿,怀里的人梦中也在哭泣着,慢慢手紧自己的手臂,让她更贴近自己。
    ——————————————————
    泡泡:太悲伤了我撩不起来了T﹏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