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醉酒(100收藏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坐在后座看他开车的样子,觉得过去这一年多他真的成熟了很多,眉目间已经完全脱了稚气。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一不小心和他对视了一下,男人冷峻的目光扫着她,尹以沫忙把眼睛看向车窗外。
    “就在前面那个路口转个弯再往前走走就到我家了。”她说完贺景儒也没有什么表示,心想他刚刚应该听清了吧!
    到了路口处尹以沫发现他没有转弯还是直行,怕他忘记了就出口提醒他:“我家的那个路口刚刚过了…”他竟打着方向盘在下一个路口拐了弯。
    “我知道过了,你脚崴了一个人在家不方便,去我那吧!”
    她觉得两人目前的状态去他那有点不好,看着后视镜里的他:“我去你那是不是不方便啊,要不我还是回家吧!”
    “没什么不方便我平常也不怎么在那住!你先放心住吧!”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俩说的最多的一次话!
    贺景儒把尹以沫带到了他家,把她一路抱到客房放下。环顾了四周说:“你先住在这间吧,这都有阿姨固定时间来打扫,很干净。”
    他去拿了医药箱还有冰袋递给她:“自己来还是我来!”尹以沫红着脸说:我自己来吧!”接过冰袋敷在崴伤的脚腕处。“
    “我还有事你先自己待着吧,等晚上我回来给你带饭!”然后他去书房拿了几份文件就走了。
    尹以沫敷好脚腕颠着脚去了客厅,看了客厅摇了摇头,真的是一套两套都是这样的装修风格一点没变。
    去卫生间看到衣篓里还有没洗的衣服,估计是他早上换下来的。西装什么的她摸着应该都是高级定制的,就放在一旁了,把他其他的衣服都给洗了。
    搓他内裤的时候尹以沫简直羞死了,以前也帮他洗过几次。就因为太害羞了所以不怎么愿意,但他给她洗内衣内裤就是常事了。
    她一觉睡到了太阳落山,走出房间看到贺景儒正在把饭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就坐在餐桌上乖巧的等他。
    两人坐在桌前都沉默,贺景儒看了一眼阳台又看向了她的发顶:“阳台的衣服都是你洗的?以后别洗了!”
    尹以沫心里一咯噔,原来他们已经不是那种她能给他洗衣服的关系了,闷闷的回了一声“嗯!”
    突然眼睛有点酸,“啪”眼泪最后还是滴到了碗里。贺景儒知道她哭了,但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突然起身说:“我所里还有一些事没处理,今晚就不回来了!”
    等他走了,尹以沫把剩下的饭封好放在冰箱里也回房了,不一会房间里传出了压抑的哭泣声。
    自从那天他走了以后就没回来过,但是还是有人定时定点的给她送饭,想着明天她还是回家去吧!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还能回家和爸妈过两天。
    贺景儒已经在办公室里睡了两天,他的同事大多都是中年或者老年人,看到他没回家住都调侃他。
    “小贺同志啊,年轻人怎么生活那么枯燥呢?虽然我们这行本身就很枯燥,但是也要适当的给自己放松一下嘛!别把日子过成我们这个年纪的了!”
    说着还笑笑:“是不是还是国外好玩呀,咱这也不差呀,外面好玩的也多!”
    当晚贺景儒就拉着刚出院的骨折男来到了一家新开的酒吧,何卓杰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也算是酒吧的一道风景线了。
    他不能喝酒就看着贺景儒在那把酒当白开水一样往肚子里灌。
    “我说景爷你咋啦,你以前多好一青年,你看看你现在又抽烟又喝酒的,啧啧啧…堕落啊!堕落!”
    “再多说一句我就拍张你现在的样子发给你爸!”
    何卓杰全身抖了抖觉得石膏都要裂开了,要是被他爸知道他飙车把腿飙骨折了,那他这个腿不直接废了?
    接下来也不敢多说话了就看着男人继续自甘堕落!
    晚上尹以沫口渴,没有穿鞋脚就慢慢的颠着走到厨房。回去的时候看沙发那边有猩红的点,空气中还有烟味。打开灯看到贺景儒手里夹着烟正看向她这个方向。
    放下杯子走过去,走到他身旁不但有烟味还有酒味“怎么了?”手自然的摸上他的额头。
    “喝酒啦?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正要转身倒水就被身后的男人推到了沙发上,他还没有完全醉还记得要避开她的脚。
    他趴在她的脖颈里,尹以沫的呼吸间全都是他的味道,虽然烟味混杂着酒味但仍使她鬼使神差的把手搂上了他的脖子。
    贺景儒在她脖子里呼吸沉重,汲取着她身上的味道,手掌顺着她的腰间扶上了她的胸口。
    尹以沫习惯晚上不穿内衣,她的柔软被他无障碍的握在手里,动作算不上轻柔。他粗喘着,感觉肚子上有东西顶着她,她脸一红知道他硬了。
    紧紧夹着腿承受着,乳尖也被他隔着衣服磨蹭着,让她娇嫩的乳头发疼,难耐的哼出了声。
    贺景儒本来借着酒劲碰了她的身体,突然听到了她的呻吟彻底清醒了,手上的动作一顿起身躺在沙发上摁着眉骨说:“对不起!”
    尹以沫被他突然停下来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迷离着眼看着他,起身理好自己的衣服回房间了,听到身后打火机“啪嗒”一声就知道他又要抽烟了。
    低头看了眼自己没穿鞋的脚,想他也不会因为这批评她了。
    “少抽点烟吧,对休息不好!”没有回头说完就进客房关上了门。
    贺景儒自嘲的笑了,她还会关心他吗?
    ——————————————————
    小泡沫:他怎么停下来了?不甘心.jpg
    泡泡: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吃瓜.jpg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