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同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天是田嘉壹参演电影的首映,虽然她只是个女叁号不是女主角,但是她也强烈要求尹以沫要去看首映并且写观后感。看电影就算了还要写观后感,这是什么鬼?
    这几天她因为贺景儒的事都过糊涂了,忘了电影的事情。谢从买好了两张电影票,她想着要不就和他一起去吧!
    电影本来就是大制作所以口碑也不错,听见坐在旁边的人评价影片中的那个女叁号说她演的还不错,小丫头挺有灵气。尹以沫就给田嘉壹发了消息说了这个事,借机还捧了捧她。
    电影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谢从还想请她吃晚饭,尹以沫拒绝了。他又说要送她回家,尹以沫就没接着推辞。
    贺景儒坐在车里等在尹以沫的小区楼下,他下午去了她医院等她,没看见她出来就来到了她家小区,等了几个小时了也没见她回来,就开着车窗在车里抽烟。
    后座衣服里的手机响了,是何卓杰的。他都不想接,这个人不是找他吃饭就是找他喝酒,天天把他当成和他一样的闲人。
    不耐烦的接起来:“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要不然下次我就拒接!”
    “别啊!这次真是大事,我看见以沫了在电影院,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和一男的……”
    没等何卓杰说完贺景儒就挂断了,把手机重新扔回后座,拿起烟盒又点了一支烟。
    这边何卓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直接懵逼了,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最好的兄弟还这样对自己,简直是让他整个人都要暴走了,心里暗暗发誓叁天不会理这个男人了!
    没有两支烟的功夫就看见有车来了,尹以沫从车上下来,那个男人也下来送她走到了小区楼梯口。还是老相识了,停车场的那个!
    尹以沫上楼的时候感觉后面有人跟着自己,回头一看竟然是贺景儒。
    尹以沫顿时展开了笑颜:“哎,你怎么找这儿来了,唔……”
    他直接把她推到了墙上狂吻,弄的尹以沫不知所措,手腕也被他抓着有点疼,舌头也麻了。
    贺景儒最后用力的吸了两下她的小舌就粗喘着放开了她。她的手腕终于得到了解放,边揉着被他掐红的地方边看着他:“你怎么了?”声音里还带有哭腔。
    贺景儒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对她说:“我先走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她拉住了,扭头看见她眼里还含着泪说:“你吃饭没,我还没吃呢,要不留下来陪我吃个饭吧!”
    她做的是贺景儒第一次去她家吃的番茄鸡蛋面,手艺确实又长进了很多。
    尹以沫中途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手捂着肚子,他放下筷子走过去蹲在她旁边:“怎么了?肚子怎么突然疼了?”
    看到他蹲在她椅子边,低头看他红着脸说:“没事我就是来例假了!一会就好了你先吃我去房间躺一下!”
    贺景儒在她家里找到了红糖,给她熬了姜糖水。走到她房间的时候看到她手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额头都是冷汗。坐到床边手抹去她额头的冷汗,哄着她起来喝姜糖水。她也迷迷糊糊的,闭着眼被他喂着喝完了。
    今晚他没走,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在那勉强能容纳他的小床上紧紧靠着她,手捂上她的小腹摩擦着。
    尹以沫睡梦中感觉小腹热热的很舒服,手不自觉的搭了上去,慢慢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下身湿湿的应该是卫生巾要漏了,准备下床发现肚子上搭着一双大手,转身看见了还在熟睡的贺景儒。
    他昨晚没回去吗?怎么睡在这儿了?
    小心翼翼的下床去卫生间换了一个姨妈巾,回来发现他正掀开被子看着床单上的那抹嫣红。
    尹以沫顿时脸红的能滴血,赶紧去把被子盖上。
    “那个…你还想吃什么吗?我去…我去买!”说完赶紧逃出房间了。
    两人坐着吃早饭的时候尹以沫看了眼阳台上晒着的床单,头低的简直能盖在粥里。
    “你以前不是不痛经吗?怎么现在突然那么严重了!”
    尹以沫无所谓的说:“年龄大了嘛!大学有段时间事情太多没怎么注意就落下病根了,没事,反正一个月也就那几天!”
    贺景儒听她说的那么轻松,放下手里的勺子看着低头喝粥的她:“收拾收拾搬我那儿去吧!”
    尹以沫被一口粥呛住了,抬头看他是在开玩笑吗?怎么那么突然就让她搬去他家!
    第二天晚上贺景儒就开车来接她了,把她的东西全都一胡啦的带走了!
    一直到晚上尹以沫准备洗澡的时候,还是晕乎乎的感觉很不真实。她怎么就来他家住了?
    “那个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毕竟来到人家里了,还是客客气气的比较好。
    贺景儒看着文件没有抬头:“又不是没住一起过,问那么多没必要的问题干嘛?”
    上床的时候她特意睡在了床边离他远远的。贺景儒刚洗好澡上床,看着中间的空隙冲着她的后脑说:“留那么大空干嘛,还有人来?”
    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把她向后移,直接靠在了他的怀里。被他揽着尹以沫身体僵硬着不敢乱动,他在她耳边吐出的热气扑在她的脖子上感觉痒痒的。
    “你都这样了,我能对你干嘛?”
    说是那么说,但是她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屁股缝他下身抵住的那块发生的变化。
    这个男人嘴里说着什么也不做,身体也是同样能忍!
    ——————————————————
    贺狗:我能忍吧!骄傲.jpg
    小泡沫:不忍你还能干嘛!碧血洗银枪吗?
    贺狗:如果你实在想的话,我也是可以委屈一下自己的!从容不迫.jpg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