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主动勾引(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开始同居的这几天,都正常上下班,就是贺景儒他会经常加班到很晚。有时候尹以沫都加班回来了也不见他回家,但是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他总会躺在她的身旁熟睡。
    今天恰好两人都休息,尹以沫本来想在家打扫打扫卫生给他好好做顿饭的,谁知道刚吃完早饭就被他给带到了一个老中医的诊所。
    尹以沫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说:“我就是医生啊,我这真的没什么事!”多说也无益她还是被贺景儒强行拉了进去。
    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中医出来看着贺景儒慈眉善目的笑着说:“阿景都到了能带女朋友来我这看诊的年纪啦!”
    听见贺景儒叫这个老中医慕爷爷,看样子他们是认识的。
    最后什么都问了一遍结论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还是开了一大包中药让回去熬着喝调理一下,临走时人家还特意提醒了两人服药期间不要频繁同房。
    听到这一点贺景儒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尹以沫可是羞死了,躲在他身后也不好意思看医生。
    自从尹以沫开始正式调理身体以后,贺景儒可是有事干了,熬药的事都不要她插手,都是他亲力亲为。
    尹以沫已经喝了一周的中药,两人都老老实实了一周。这一天两人都洗好澡平躺在床上,尹以沫的小手就开始悄悄地伸到他那边直接附在他的肿胀上。
    贺景儒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住了,下身也立马勃起。但是还是抓着她的手哑着嗓子说:“别闹!”
    “你不想吗?”说着手掌还揉了两下他硬起的阴茎。
    贺景儒突然翻身压着她望着她的眼说:“发骚了?”
    尹以沫不听他说什么直接上手剥开他的衣服,扯掉了他的上衣,看他还无动于衷的,她有点泄气了。心想还是喝醉了好啊!还没等她正式放弃的时候,他手直接伸进被子里探进她的睡裙给她脱掉了。
    看见他主动了尹以沫赶紧手收紧他的脖子恐怕他后悔,看着她这个傻样子贺景儒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
    拨开她的内裤探入她的花穴,还没怎么湿。他揉了揉她的阴唇手指直接就插入了进去,紧!
    手指捅开她内壁的褶皱,用指腹慢慢的磨蹭着她软滑内壁上的嫩肉。摸到了一块硬硬的凸起,贺景儒就用手指戳了戳。
    “嗯啊……别碰那……痒!”尹以沫被他戳着那块,甬道里突然流出了大量的蜜水,她也难耐的呻吟闭紧了腿。
    贺景儒继续磨蹭着那块,唇也一直啄着她的锁骨:“放松,腿再张开点我手动不了了!”
    慢慢的她也放松了下来,贺景儒对她的身体已经很熟悉了,知道哪是她的敏感点。就只是用手指插穴她身下的床单都差不多要湿透了。
    狰狞的肉棒插入她的时候,因为刚刚扩张的足够了所以两人此时非常契合,彼此都舒服的吟呜出声。
    尹以沫的小脚搭在他的肩膀上在那无所适从的摆动,贺景儒直接上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摁在自己的肩膀上,下身用力撞着她的小穴。
    床单弄湿了她的小屁股感觉很难受,就扭着屁股乱动。“啪”他的大掌直接拍在了她不老实的屁股上。
    “唔嗯……啊啊啊……别打我啊……是屁股湿湿的不好受呀……”
    贺景儒停止了下身的挺进拦腰把她抱起来:“麻烦!”
    两人下身没有分开就保持着交合的姿势来到了房间的飘窗上。贺景儒把她的背压在玻璃上,她蜷缩着身体下身向他的下腹靠近承受着他的抽插。
    “嗯啊嗯……轻点啊……后背疼!”玻璃摩擦她后背感觉麻麻的。他直接调换了一个方向,变成他坐着,而她坐在他身上。
    “嗯?怎么这样啦?”尹以沫手攀在他的肩上,下身就坐在他的肉棒上也不动。
    贺景儒直接一手捏她腰一手握着她晃荡的乳肉下身向上挺动顶着她。“啪啪啪”肉体拍打的声音在寂静的卧房里显得格外的清晰,阴茎与穴内发生摩擦产生的粘液声也在两人耳边回荡。
    “啊啊啊……慢点……我要掉下去了!”尹以沫一手抓着他肩膀一手向后摁着他大腿,坐在他身上被他插的细腰不住的摇摆。
    尹以沫喘息大声呻吟着,她已经被干的泄了一波。他的阴茎也在变的更加肿大,濒临射精他突然抱起她,把她重重的抵在墙上,下身发狠的操干插她。
    尹以沫的小穴已经承受不住了,用力揽着他的后背,下身疼的指甲都嵌入了他的肉里。
    后背带来的刺痛反而让他更加兴奋,用力的捅了她的嫩穴好几十下。
    “哦~”他呻吟着射了,射在了她的穴里。她流出来的热液烫着他了,而他的精液也同样烫着她了。两人用力的抱着彼此,疯狂的吻着对方。
    汗水混着津液都流在了尹以沫的脖子上,最后都被贺景儒舔净了,叼着她的奶头也嘬了几口,闷头舔完她的整个奶子才放开。
    下身没有分开就这样把她抱去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捏着她的屁股想拔掉阴茎,谁知小穴吸的太狠他用了点力才把自己的肉棒拔出来。
    白浊的精液从她红艳艳没有合上的穴里流出来,景象糜烂,看的贺景儒眼热。
    穴口慢慢的合上了,两边的花瓣也变成了保护穴口的形状。贺景儒走上前大掌附上她整个阴部轻轻的蹂了两下。
    “嗯啊……我不能来了,再来我就要坏了……”看到她被干的迷迷糊糊的样子,贺景儒忍不住笑了,把她抱到了刚刚放好水的浴缸里。
    重新换了床单才把她放上去,一到床上尹以沫就赶紧窝在他怀里抱着他。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贺景儒摸摸她的发顶笑笑,搂紧她感觉全身都轻松了很多。
    ——————————————————
    小贺:现在还不能做!无奈.jpg
    小泡沫:只是说不要频繁而已,又没有说不能做!委屈噘嘴.jpg
    小贺:真把你干哭了又要来怪我,实在是太难伺候了!摇头.jpg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