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屋

任重而道远(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尹以沫提了孩子的事情,贺景儒仿佛有了一种执念,每次晚上招惹她的时候都会加上一句:“老婆今天接着努力吧!”
    晚上尹以沫刚加完夜班回到家洗洗准备睡了,他又开始不老实了。拍着他的手背哼哼唧唧的说:“嗯~别碰我,今天实在太累了。”
    贺景儒从后面抱着她,细吻着她的脖子,滚烫的呼吸扑在她后颈:“我也累,但是任重而道远我们得努力啊!”
    最后尹以沫还是被贺景儒给扒掉了内裤,她气鼓鼓的说“还任重道远呢?我看你最近可能太闲了,突然好想让你忙起来啊!”
    他脱掉她内裤后就开始埋在她的双腿间好好表现了,重重的吻过她整个阴部,没空理会她的抱怨。“我要是太忙谁来这样疼你?嗯?”说着轻咬了一下她的阴唇。
    “嗯……坏蛋……你居然还打击报复!”被他咬了一下阴唇瓣,尹以沫直接被刺激的涌出了一小股的暖流,顺着穴口流到了他嘴边被他一口就吮住吞了。
    舔着她的穴口,用舌尖挑开了她层层穴肉包裹的小穴。粗糙的舌面磨着娇嫩的小穴内壁,越磨穴肉越滑润。吸着她一股一股从甬道流出的蜜液,贺景儒忘情的吻着她的大腿根说:“老婆你真甜!”
    尹以沫听见他开始不正经了,抓着他头发用力薅了两下:“赶紧给我起来。”
    贺景儒笑眯眯的起身跪在她的双腿间脱下他的内裤,露出来他直挺挺立在下腹的肉棍子。虽然这个东西都进过尹以沫身体无数次了,但是每次一见到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趴下亲着她的唇角,手扶着他的阴茎蹭了蹭她的穴口让它沾上一些蜜水好顺利进入。
    娇嫩的阴唇瓣被硕大的龟头拨弄了好几下,尹以沫下身痒意十足,看他迟迟不进去难耐的呻吟着:“嗯……干嘛呀……能不能不磨了,这样好难受啊……”
    贺景儒看着她小脸欲求不满的皱着就想和她开玩笑:“刚刚谁一直喊着说太累了不干的?嗯?谁?”
    听见他还调侃她,尹以沫不愿意了,后背向后磨蹭着:“你还笑话我,哼!不做了你给我起来。”开始用手腕推着他的肩膀。
    “没有没有,谁说不干了,老公这就进来……插你!”说着阴茎直接全根插入了她的小穴,手伸到她的阴蒂处揉捏着想让她爽一会。
    “啊……你个混蛋,干嘛一下子那么深……”他整根阴茎直接捅进去,还整根出整根进的大进大出,弄的她里面疼死了。
    她紧窄的阴道锢的他阴茎都疼,必须得用点劲插才行。“老婆,你太紧了所以我得用劲,你忍忍啊乖!”贺景儒边安慰她边抽插着。她突然泄出的一波蜜水缓解了一下阻碍,让他还能顺利点。
    慢慢的小穴里被插的开始水漫金山了,两人之间湿哒哒的都是她的水。手掌用力的抓着她的大腿根固定住,下腹撞着她的小穴,离开时粘液连成的银丝断了又接又断循环往复。
    小腹痉挛的越来越厉害,尹以沫受不住的长吟一声,大股热液喷了出来,烫的贺景儒龟头爽麻。看她一脸爽到家的表情含笑说:“爽了吧,换我了!”
    说着就直接托着她的屁股把她抱她来,跪在床上捏着她白嫩的小屁股下身快速耸动的干着。蜜水滴滴答答的从两人结合处流下来,滴在床上形成阴影。
    “啊……快……快放我下来,不要啦……嗯啊……”虽然是在床上,但被他抱着太让她没有安全感了,头趴在他的肩头呻吟低泣着。
    贺景儒用力抽插了几十下也到了,低吼一声射了出来,还是没有拔出阴茎,堵住她的穴口跪在床上保持着姿势缓和了一会。
    偏头吻了吻尹以沫汗湿的额头,每次他一射完精她都是这个乖巧外加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给她洗澡的时候贺景儒特意只给她洗了外阴,其实他是真的想有一个和她的孩子。现在他还在读博虽说平时一些事情可以在国内完成但是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去学校的。如果有一个孩子的话他不在还能陪她,但是一想他不在的时候要她一个人照顾孩子,他又会犹豫。
    正在享受着他特殊照顾的尹以沫才不知道就洗个澡的时间,这个男人已经规划到孩子两岁了。
    才腻歪了没几天贺景儒又收到消息要走了,他们要开组会进行总结,这个他必须到场所以他赶了最近的一班飞机飞走了。
    贺景儒不在尹以沫只有被医院压榨的痛苦了,刚刚陪着他实习的老师做了一场手术累的她腰酸背疼的,一回到办公室就瘫在了椅子上。
    坐她旁边的同事也累的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我后悔了,天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学医,这一上午我一下都没歇。不行了,我要自行申请一顿火锅来续命!”说完就打开手机开始找火锅店了!
    尹以沫听她抱怨完还要去吃火锅笑了笑,起身想去给自己倒杯水,刚走到饮水机旁边突然她感觉有点晕乎乎的,想来是上午累着了吧,揉了一下太阳穴想缓和一下!
    正在找火锅店的那个同事听到水杯落地的声音抬头一看,吓得她手机都要掉了。赶紧上前把要晕倒的尹以沫扶住,焦急的说:“哎哎哎,以沫你怎么?没什么事吧!”
    尹以沫刚想回她没事,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她怀里了。
    她同事看尹以沫真的晕倒了,慌乱的想去拿手机打120,一拍脑子:“真是个大傻子,这不就是医院吗?”赶紧喊人来把尹以沫抱去检查了。
    ——————————————————
    小泡沫:你一走,我所受的压榨就只有我的工作!
    贺狗:你居然把那么美妙的做爱叫做压榨?
    小泡沫:感觉美妙的只有你吧……死不承认.jpg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